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28章 出发

众人一直跑到了晚上九点,这与天空都还没有全暗下来呢,如果放到县城这时候早就路灯全开了,但是这里,月亮一出配合着四周的皑皑白雪,直接把周围起伏的坡地沟谷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大家伙各自拿出了自己的饭盒,就这么凑到了锅边,沿着锅沿摆了一圈。
瞅了一眼苍海,文一道把自己背上的睡袋往苍海的爬犁上一扔:“我跟师薇说了一下,我离开的这些日子,让她多照应一下我家婆娘。”
苍海这边见尚青云老爷子走了,自己则是专心致至的搬起了东西,今天和丑驴子搭活的是一匹公驮马,这家伙运气不好,被张久生黑下来之后,也没有什么大的表现,为了榨取军更多的盛于价值,乡亲们给了它一刀,去掉了它的是非根,让它老老实实的干活。
“大家都睡吧,趁着碳火的温度还在!要不然早上被冻醒我可不管。”苍海把自己缩进了睡袋,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虽然文一道是个美国人,但是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比村里的毛头小伙们都多,两人还有点儿忘年交的意思,时不时的凑在一起喝个小酒,吹个小牛什么的。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尚青云带着文一道过来了,文一道的背上还背着一个防寒睡袋,不用问文一道是答应下来了。
苍海很快挑好了一个背风的谷地,在半坡上停下了爬犁。
以前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凑和着吃,就算是有肉,他们这些搞研究的人有几个是烹饪高手?
文一道同样如些,这家伙直接坐在了雪地上,屁股下面铺着一个草垫子,望着已经散出香味的锅子,笑着说道:“还是跟着苍海出来爽。你看看这饭,太丰盛了,这冰天雪地的还有老母鸡汤喝!”
营地很快就建了起来,现在这地方举目望去都是光秃秃的一片,找柴生火那根本就是妄想,现在燃料得自己带。
好在丑驴子那真是一如既往的给力!
苍海这m.hetushu•com边自然没事,空间里的东西都够这些人吃上半个月的。
会弄点儿家常菜就不错了。所以以往野外考察的时候,大家就是对付着过,有的时候一天三顿都是方便面,就算是有肉也太多是煮熟了就吃,有盐熟了就吃,真的谈不上什么手艺不手艺的。
平安问道:“哥,为什么不能堆一堆,两个爬犁装尖点不就行了么。”
苍海说道:“那得多高的重心,万一路上遇到一个陡坡,那么得翻车啊!又不是去凤凰沟知根知底的,那地方我都还没有去过,这几位也就是坐着直升机去过两次,路上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呢,要不然我带着虎头做什么。”
大家伙围着品字型的煤油炉子,眼巴巴的等着开饭。
苍海接口又道:“范婶,菜每人都有量,肯定够大家补充维生素的,这肉您可得多吃一点儿,这不是村里,这东西吃了不光是顶饿,还御寒!”
见苍海不搭话,尚青云老爷子张口又问道:“就没有合适的人了?”
平安也不拉着苍海和师薇试车了,连他自己也没有在村里瞎开,到是有事没事和村里的其他人一样,拿出了车上人家送的拂车工具,里里外外的掸掸灰什么的,弄的苍海看到一次笑一次。
接下来两人也不多话,开始办正事,平安去牲口棚牵牲口,尚青云则是去别家借爬犁,等着牲口和爬犁到了位,把剩下的东西都装上爬犁,大家这才正式的准备出发。
暖和的账灾让尚青云都感慨:“苍海,你这小子真会享受啊!”
等着锅里出现在嘟嘟嘟清脆的冒泡声,苍海掀开了锅子看了一眼,加了一些小鸡毛菜,然后继续盖上了锅盖子又煮了两三分钟,等着米饭一好,苍海这边才开始给各位打饭。
尚青云老爷子现在也知道啊,但是赶爬犁的人难找啊,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人,多出一个人来就多出了各方面的事情,就说这http://www.hetushu•com一周的吃食那也要多出不少来。
当然了这是不算上空间作用的,算上空间最地球上最牛叉的野外生存大师和苍海比都是渣渣。
村子里还能看到一点别的色儿,一出了村子放眼望去四周都只有一种颜色,就是铺天盖地的雪色,银白色的雪给人的感觉除了天之外,铺满了大地,随你怎么看,山川河流现在都化了一片银装素裹的银白。
“算了,还是文一道吧,我现在就和文一道说去。”尚青云想了一下,也就是文一道最合适了,哪怕是拒绝,自己也得张这个口。
“这两个爬犁肯定拉不完的,必须得要三个。”苍海这边看了一下地下的东西,张口对着尚青云老爷子说道。
“想来想去也就是文一道比较合适。”苍海说道。
经过这么一撞,村里的小子们也就不敢再嘚瑟了,也没有人会没事的时候摆弄别家的车子了,没有买车的也就等着车停了上去摆弄两下,过过瘾头就算了。
这事苍海想来想去现在村里也就一个人合适,那就是文一道,别看文一道是个外来户,而且是个美国外来户,但是野外的生存能力比苍海都要利害一些。
文一道笑着附和说道:“这一趟出来有点儿意思了!”
先伺候着牲口们吃上了东西,大家伙这才开始扎营,准备做晚饭。这个时候人虽然说是第一位的,但是牲口更加重要,一仨是牲口们病了什么的,大家也别提什么搞东搞西的事情了,直接回村求救算了。
苍海的爬犁上装完了生活用品,还有两件重的设备,平安驾的爬犁上则主要是摆了帐篷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仪器箱子,剩下的一辆爬犁估计也差不多,都得放仪器。
苍海这边拿出了几个小铁盒子,又从车心拿出了一些木碳,用炉火引燃了之后,把红彤彤的木碳放进了铁盒子里,然后关的严实了,放进了帐篷里取暖。
一驴当先,踩着齐膝盖和*图*书的雪,居然如同无物一般,等着丑驴子拖着爬犁轧过之后,后面的两匹骟驮马就轻松多了,齐膝盖的雪被扫成了将将没过马蹄,几乎相当于丑驴子给它们卸去了百分之八十的力道。
范小霞问道:“怎么不见点儿绿啊?”
但是现在和苍海一起出来,那待遇和以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
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连眼睛都罩在了护目镜中。
就算是现在大家都有钱了,但是像李双两口子一样赔人十万那也受不了啊。眼瞅着快过年了别像他家一样弄个这么闹心的事情出来。
尚青云一听,魏文奎那还不如找文一道呢,到不是两人的关系不好,而是人家魏文奎有事情啊,人家老姑病重,一大早上就已经离开村子了,全家都走了还能让人调头回来不成?
也知道是听到可以休息,还是有人说话打破了这一路上的平静,大家伙的精神都为之一震。
苍海立刻说道:“好的,我看看挑个地儿,咱们今天就走到这!”
出发的时候,各家的媳妇亲人什么的自有一番相送,苍海这边和师薇聊了几句,亲了几下自家的两个大儿子便赶着爬犁出了村子,一路往西南方向而去。
四五个铁盒子散发出来的热量,很快把帐篷的温度给顶起来了,虽然说不可能到变态的十几二十度,跟地暖似的,但是总比外面高了不少,所有人缩在了睡袋里,至少不像是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冷了。
有还把三辆爬犁首尾相接,形成了一个挡风的墙,然后把牲口们都解开,拉进挡风墙内,解开了草料袋喂它们吃东西。
要是没有护目镜,用不了多久大家都得得雪盲症。
东西准备好,尚青云老爷子定的仪器什么的也都运到了村里,所有的东西都到了位,大家便准备出发。
尚青云又问道:“那你说,希望谁来赶这第三辆爬犁?”
出了村子众人还能聊上两句,不过等着走了和图书半个多小时的时候,大家就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趣,旅游的人或许觉得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很有意境,但是对于赶路的人来说就不是那么舒坦了。
“苍海,苍海,今天就在附近找个地方扎营吧,大家伙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咱们今天走的路已经超过预期了。”尚青云老爷子在后面平安的爬犁上冲着苍海吼了一嗓子。
“苍海,你那边准备的食物怎么样?”尚青云问道。
热呼呼的一顿饭下肚,大家全身都热乎了起来,把自己的饭盒子用干净的雪擦一擦,然后收起来,所有人都开始整理睡袋,吃饱喝足了就得睡觉,这冰天雪地的闹折腾就是浪费体力。
去掉了势的驮马比公马好使多了,性子也更加温和,最适合拉爬犁这种事情了。要是说丑驴子风孩子们到是力大,只不过都太小了还没有满一岁呢,这样的牲口现在役使起来不合适。
苍海这边给大家打菜,先是给大家每人的饭盒里打了一勺子姜丝鸡汤,让大家暖暖身子,等着每人把鸡汤喝完了之后,这才给每人的饭盒里加上了米饭,并且先浇上鸡汤,然后在上面铺上了五六块红烧肉,最后用筷子从锅里挑出了几根烫熟的鸡毛菜摆到了饭盒里。
尚青云有点儿为难了,不是他不认识文一道,相反,他不光是认识文一道,和文一道相处的也特别的要好。
“他媳妇现在正怀着孕呢。”尚青云脸上露出了苦色。
“我知道了!”范小霞笑着说道。
喂的水也都是苍海空间的,为了更好的恢复牲口们的体力。
“您放心好了,范婶,我哥那边带了一大包菜过来呢,都在那边的箱子里,咱们这些人省着一点儿吃,足够七天吃的。”平安笑嘻嘻的回答道。
除了文一道之外,就剩下老一辈胡师杰几人了,这些老人家你让他们这天气出去挨冻受累去,那不是要命么。
不光是人裹严实了,连着牲口都披上了一层厚棉马衣。虽然四家坪和图书的牲口们都很着调,一到了冬天就自动披上了一层厚实的毛皮大衣,但是现在让它们离开牲口棚活在野外那必须得披上一件马衣保暖,要不然不一定抗的住野外的低温。
苍海打菜自然没有什么手抖不手抖之说,每人的份量都给的足足的,不光是给人,虎头这次也有自己的餐盆子,享受了和人一样的待遇的,盆子里米饭鸡汤和红烧肉一样不少。
再看村里四十来岁的,魏文奎这一辈的,还真没有几个行的,年青一辈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魏文奎,魏老叔。”苍海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名字。
三个二十多公分高的煤油炉子呈品字型摆开,一个炉子上面热着姜丝老鸡汤,另一个炉子里焖着米饭,最后一个炉子里则是热着红烧肉,除了米饭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做好了带过来的。经过这一路都冻的结实了,不到锅里走一次根本没有办法吃。
野外牲口们可就不能像村里那么喂了,这时候喂的都是高营养的东西,像是豆渣饼,麦子片什么的,当然了少不了一些青料,这些青料都是苍海特意准备的,草都是从空间里割的,切成了两公分左右的小草碎儿,配上豆渣饼之类的粗粮,算是顶级的营养料了。
多出来的东西不是大家准备不足,而且尚青云这群家伙临时又加了一些东西,原本两个爬犁将将的可以安放下,现在就不行了,得用第三个,这样的话不光是牲口可以轻省一些,人也坐着舒坦一些。
“应该的!”苍海点了点头。
苍海想了一下说道:“我这边准备的没有问题啊,多上一个人也没事!”
苍海也不搭茬,就这么等着尚老爷子决定,文一道的媳妇是怀孕了,不过所有孕妇的各种不适,对于他媳妇来说也几乎没有,只是时不时的有点轻微的恶心之类的,也不难过撑上个一两分钟的,一会儿也就好了。
尚青云听了笑道:“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带着苍海不光是有了向导,还有了大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