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2章 明码标价

过年是相亲季,四家坪村里无论是男娃还是女娃现在都有点儿水涨船高的架式,在乡亲市场上一改以前的垫底地位,不能说个个抢手最少也是优质人群,原本不着调的来安,今年在乡亲市场上也有了斩获,和别的镇子上的姑娘看对了眼,两下都对了眼两家这边便商量起了过完年把两孩子的婚事给办了,自然而然就讨论起了结婚的事情。
李立达的人品苍海是信的过的,更何况李立达这边已经摆明了车马,所以这钱那是稳稳的还的上。
明年的饺子现在得包起来了,要不然大年初一大家不知道睡到什么时候呢,如果再包饺子的话,肯定是早饭改午饭了。
苍海这边也不会因为这事生什么气,不值当的,大新年的要借就让言美娟两口子借,照样用瓜田的产出抵,至于平安来借,苍海根本不搭理。
“二哥!”平安叫了一声,然后拉了个小兀子坐到了苍海的旁边,那小模样一看便知道受了什么委屈。
说到这儿呢,门口的帘子又被挑开了,苍海一看胡师杰挑开了帘子走了进来,于是立刻站了起来。
“行!这东西你收好,要是弄丢了我可不给钱的。”李立达爽快地说道。
言美娟两口子哪里能拿的出这么多钱来,首先想到的就是从大儿子的口袋里掏钱,他们觉得大儿子跟着苍海干活,以苍海的性子给吴惠都能给上万块的红包,整一年跟着苍海的平安怎么说手头也个五六万块,于是便让平安出五万。
“唉!”胡师杰点着了烟长叹了一口气:“大过年的,我不想闹笑话,但是这大儿媳妇实在是不着调,老二家的两口子又笑眯眯的看热闹,我觉得窝心就赶平安出来,顺带着我自己也过来和你商量一下。”
差不多五斤多的猪肉,肥瘦相间,拿到了屋里之后,苍海用刀去掉肉皮,接下来把七八瘦三分肥的五花肉切成小块,然后在盆子上放上了砧板,开始剁了起来。
“你没有跟你娘说你今年没有分红?”苍海问道。
况且也知和图书道平安存不住钱,这次是他的口袋里没钱,要是有钱,以平安的性子一准就被言美娟给掏走了。
“群娃子也相上啦?”胡师杰等着李立达这边的事情办完了,这才问道。
听苍海这么说,屈国为把手中的瓜籽放了下来,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给我也找把刀,我帮着你剁馅。”
“也不是每家都是这样的。”苍海又把李立达家的情况说了一下。
苍海回道:“齐悦,你带着濛濛和平安去放烟花去吧,我这在还得做饺子馅。”
“苍海,你小子别忙活了,过来看电视,春晚马上就要开始了。”屈国为从手掌心中捡出了一颗西瓜籽放到了嘴里一边磕一边冲着忙碌的苍海说道。
大家伙于是把平安的事情当个话题闲聊。
苍海手中的刀子很锋利,刃卡到肉上如同裁纸似的,迎刃而碎,等着大块变小块,两把刀并用,砧板和锋刃想交发出了轻脆的嗒嗒嗒声,内成了馅之后,苍海把旁边碗中的小蒜啊,小姜啊之类的抓了一小把放到了馅中,继续剁了起来,等着姜与蒜都成了沫均匀的融入了肉馅中的时候,加上了一两勺酱油,然后继续剁到馅子几乎看不到肉块,差不多成了肉糊糊这才算是正式剁好了。
原本苍海是不关心这事的,但是现在听平安说,光是彩礼就是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除了这个还有改口费一万,金项链金戒指金耳环什么的,人家那头又定下了标准,少于三万免谈。剩下来还有什么上轿钱,下轿钱,规定了车队迎亲的车队必须是一水的宝马,要不就得同等级别的奔驰,最少也得八辆,好家伙这家上酒席什么的就得三十五万往上走。
要是连上新窑的装修什么的,稳稳的要上五十万。
“又怎么了?”苍海问道。
平安气鼓鼓地说道:“我娘不讲理!”
“不急,不急!”李立达说道:“人家那边下午才传来的信,我觉得正月里借钱不好,所以上赶着这时候和你说一说。”
“不用,不用,您看你和图书的电视吧,菜什么的干妈她们都弄的差不多了,肉馅我自己搞就可以了,用不着那么多人帮忙,要不等会您帮着包吧。”苍海连忙说道。
胡师杰问道:“你不在家看春晚跑来做什么?”
“哟,胡老哥也在呐!”李立达笑着说道。
“您借多少?”苍海问道。
“放心吧,一定让您满意。”苍海乐呵着说了一句,继续往屋里搬东西。
“咱们家媳妇可比不上你们家来安相中的那位,人家是镇上的小学老师呢,端着铁饭碗的姑娘,不出个十几二十万的你好意思?我们家这位就是一个乡下娃子,只要日子过的好就可以了,没那么多讲究。”李立达笑道。
李立达也很讲规矩,老人家都知道这办事得有规矩,借钱这东西更是如此,摆到了明面上光明正大一切都逃不出一个理字,不清不楚的纠缠在一起那肯定出矛盾。
李立达说道:“十二万,两年内还你。”
今年平安新窑的装修家具什么的都是苍海给置办的,这东西别看不怎么起眼,没有个小二十万跟本就打不住,苍海自然不可能再给平安分红什么的。其实如果是平安缺钱,苍海那肯定掏的爽快,但是掏的不明不白的那说不过去。
李立达说道:“六万八!总共加起来也就是十五万不到一点儿,我这是多借了一点,到时候把已经挖好的新窑好好折腾一下,不能照比着海娃子的,平安那样的整一窑给孩子们结婚后住着也好过日子。”
听到平安这么一说,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平安的身上,除了方武、齐锋和胥小敏之外,别人都知道平安的母亲言美娟嫌弃大儿子喜欢小儿子,对于平安说出这个话一点也不奇怪。
“都坐吧,我就是过来看看,挺不错的啊。”胡师杰脸上挂着笑容。
苍海一抬头看到春晚的片头出来了,于是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看起了春晚。
胥小敏说道:“怪不得人家说乡下结次婚就是扒层皮呢!这几十万是想连人家底都要掏空了哇和图书。”
“这么少?”
苍海听了笑了笑,出了屋把师薇给叫到了书房,师薇听了二话没说,等着李群过来直接用手机给李立达转了十二万。
送走了李立达,胡师杰就不再说什么了,有李立达在前,就算是言美娟借也得按着这路子来,要不然理上就说不过去。
“开始了,开始了!”
苍海听了点了点头:“那我把师薇叫过来,我的手头没这么多钱,让她转账给你。”
再多的钱也喂不了母亲的偏心啊!
苍海剁馅,胥小敏则是开始切菜,她要把韭菜、芹菜和菜切成碎,与肉不同,菜不能剁成沫,一剁成沫菜里的水份就流失大了,所以菜得小心的切成碎,这样的活儿还只得胥小敏或者苍海来,别人也没这刀功啊,平安到是能切,但是大年三十的平安得回自家过个团圆年啊。至于齐锋、齐悦,方武这些人则是根本不能指望。
濛濛见苍海回来了,立刻嚷嚷着说道:“哥哥,我要放烟花!”
肉什么的都是贮藏好的,苍海过年时候家里杀了两头猪,当然这两头猪不是苍海家全都留着的,送了半扇到老师家,又送了半扇给自己的丈人家,剩下的一头分给了乡亲们一半还多点,剩下的精肉好肉和漂亮的猪油则是全都留了下来。
刚抄起肉削掉肉皮,便觉得背后一阵凉风吹来,一扭头看到平安这小子挑了帘子走了进来。
平安说道:“弟弟说是正月里在过礼,让我出五万块,我哪里有五万块给弟弟!我说没有我娘就数落我,我爷气不过让我到你家来……”
“这是个老师价就高?是做生意么,明码标价?”齐锋听的直摇头。
李立达说道:“嫁咱们村子,他闺女还拿工资呢怎么不说?拿工资离家又近,最主要的是亲家通情达理,人家也没有准备把我家一下子给掏空了让闺女嫁过来帮着还账,这钱啊最后一大半还得陪嫁过来,给小辈们使唤。”
苍海带着方武齐悦收拾好了桌子,那边师薇胥小敏几人则是把零食摆到了客厅的茶几上,m•hetushu.com打开了电视所有人或坐在沙发上,或直接拿张椅子围坐在电视机旁边看春节联欢晚会,虽然每年的春晚都受到很多的吐糟,但是乡下大年三十不看看春晚这年味儿似乎少了什么似的。
“彩礼多少?”胡师杰问道。
吃完了年夜饭,把桌子稍微收拾了一下,剩下的饭菜什么的都拿到厨房里去,留着明天初一的时候热一下继续吃,整盘子菜中最重要的是鱼,每家每户年三十晚上的鱼都会剩下来留到初一的餐桌上,讨个吉利:年年有余!
屈国为一听又坐了下去:“那我等会帮着包饺子,对了饺子包的大一些,太小了吃不着什么馅!”
李立达赶走了李群后给苍海立下了字据,然后写上还款的日期,还有还款的金额,这十二万借出去,两年后还回来就得是十四万四,哪怕明天还也是这个数,过了期那一个月就得三分利了,着实不能算低,不过现下民间借款就是这规矩。
苍海知道老头过来那肯定是有事,这里说着也不方便,于是等着大家扯了两句之后,便带着这爷孙俩出门转去了自己的书房。
“嗯,下午的时候人家那边给了准信!等着四月份挑个好日子把这婚给结了。”李立达笑道。
胡师杰也挺无奈的,大儿子家现在是一锅粥,到是小儿子家日子过的和睦温情。这让胡师杰反思,自己是不是以前对于大儿子一家太好了,把大儿子养成了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送走了胡师杰,苍海带着平安回到了屋里。
“怎么我们遇到的都是不上道的呢。”
苍海笑了笑没接茬,等着肉剁好了之后,便拉着师薇一起去外面看烟花。
嘴上这么说,但是李立达哪里有一点儿自谦的意思,分明是说你家那媳妇娶回来顶在脑门上吧。
齐锋感叹地说道:“还有这么做父母的,真是少见!”
屈国为说道:“言美娟这个人性子不坏,待人也还可以,邻里关系处的也不错,就是这一条不知道是鬼迷了心窍还是怎么的就是看不上大儿子,一心挖大http://www.hetushu•com儿子填小儿子,唉!”
今天包饺子的肉是贮藏在苍海空间里的,相比较水塔来说,空间里贮藏的肉质更好一些。
按着一整套走下来,得问苍海借四十万,四十万加上这民间贷,那还起来可就有乐子了,包括他胡师杰都得背。借十年?谁家是银行啊,没这规矩,最多也就是三年期,这婚一结之后,全家三年都要勒住裤腰带过日子。
“你不是也在么,我来找海娃子商量个事儿,我家李群准备正月末过礼,手头缺点钱找海娃子周转一下,按着咱们乡下的规矩来,担保呢就用我们家在瓜场的收入。”李立达说道。
胡师杰一来,那齐锋都算是晚辈,所以屋里的人都陆续站了起来。
乡下的规矩借钱不说九出十三归,那也是十出十一归,还得算上一成的利息,比银行高的多了,但是就这利,现在你张口问人借去也不一定借的到,因为现在谁家都知道借钱难,借钱的时候时孙子,还钱的时候就是大爷了,就算是血亲挚友之间现在也少有借钱的情况。因为谁都怕老赖,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等着齐悦带着濛濛和平安出去了,方武这小子自然也就坐不住了,跟着齐悦也出门放烟花去了。
当听着几个主持人唠叨完之后,看到第一个节目是大型舞蹈,苍海抄起了刀继续干活。
苍海听了笑了笑:“没事,我把馅儿剁好,等会儿一边看春晚大家一边包饺子,等着饺子包好了,守夜的时候饿了大家就下着吃。”
李立达显然对这门亲事挺满意的,对于亲家也交口称赞。
胡师杰在话刚说完,门口传来了李立达的声音:“海娃子在屋里么?”
“好嘞!”齐悦就等着苍海这话呢,听到了之后直接从沙发上翻了起来:“这破晚会,看的脑瓜子疼,还是放烟花有意思!”
苍海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进了屋之后,苍海散了一下烟,平安自然是没有的,这小子现在缩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摸着虎头的脑门子。
苍海听了立刻到了门口把李立达给迎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