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0章 不满足

“这里冷!”
“他又过来了。”苍海一听张久生来了不由的一阵头大。
现在小柿子树上叶子已经掉光了,整棵树上看不到一丝丝的绿色,整个小柿林子里的所有树似乎都陷入了休眠中,唯有树头的一颗颗橙红色小柿子看起来那么鲜艳,那么耀眼。
“这里是好地方,不光是空气好吃的东西也安全,小虎在这里我放心。”张久生说道。
苍海听了张口咬下了一块,品了品果然如师薇所说的一样,这种小柿子做成了柿饼子的确比自家种的那种大柿子好吃,怎么说呢,大柿子虽然甜但是甜的有些单一,真不如这小柿子做出来的柿饼子口感丰富,且甜的不腻味。
“明年咱们自己种!”苍海连忙说道。
魏文奎笑道:“这东西你们想吃就吃呗,还自己种什么种。”
苍海望着张久生,心下升起一阵无力感,他实在是有点拿张久生没有办法,这老小子太会耍无赖了,原本说好的每天那么多的蟹,谁知道这货每次捞蟹达标少了他不退,达标的多了他也不放回塘里去,反正每天出货量最多比预定的多了三成。
苍海望着张久生问道:“说吧,这次来又看上了村里什么东西?”
说着,张久生扭了一下身体,把自己身后背着的双肩包给解了下来,从双肩包里呼啦拿出了一摞子大红票子。
想到这里,张久生望了一眼苍海,原本那点儿爽快立刻消失的没影子了,心中暗自腹诽道:“你小子看到了钱怎么就能不激动呢!”
两人一转头,发现魏文和图书奎扛着一个锄头走了过来。
苍海对张久生抱怨村子福气好没什么感觉,泄湖里的水产要是真的按着鱼塘的标准捞,没个四五千万根本不可能买下泄湖的水产,别看泄湖表面上平湖无波的,但是苍海知道,在生命之树那个大混球树的照应下,湖水下藏了多少鱼,现在捞个一两百万价值的真是毛毛雨。
“怎么了,想吃柿饼子了?”
进了屋,张久生把背包里的钱取了出来,摆在了桌上,一共二十来摞子,摆在桌上像是一堆小钱山似的。
张久生见苍海往屋里去了,立刻跟了上来,冲着苍海笑着解释说道:“票子才有震憾效果啊,比一张不起眼的支票冲击感强大多了。”
魏文奎笑着说道:“哪里挖宝,我去把大棚里的青菜刨去了一些,准备种点儿西兰花,现在种下去到了孩子们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正好能吃了。这不,一出来便见你们小两口在这边转来转去的,于是过来看看。是不是想吃柿饼子了,想吃就摘一个呗。”
说完,魏文奎冲着苍海小两口子挥了挥手:“行了,你们两在这里继续逛着,我回去了,马上都快两点多了,去打麻将去了,别让人占了我的位置。”
两人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濛濛身边放了一个篮子,篮子里装了很多的枣儿,枣儿挺大的,一颗差不多挺乡下枣两个大,而且还有富余。
“咱们别在这边显摆了,我这一包现的剩下的都是你们家的钱。”张久生说道。
“我们去看看,风的怎么样了。”m.hetushu.com师薇冲着苍海说道。
枣味儿非常不足,如果不是看外表,苍海都不知道现在自己嘴里的是个枣,泛着青味儿,不说苍海以为自己吃的是青苹果呢。
师薇听了笑道:“什么叫人家又过来了,张久生在这边可是有生意的,并且还有两口窑呢,人家过来是再正常不过了。”
篮子周围挺有趣的,一个小娃子一个猩猩,还有一条狗,三个三竿子打不着的东西现在正围着篮子美不滋滋的吃着枣子。
张久生不知道的是,苍海看到钱也会激动,不过那种激动肯定是他张久生给不了的,苍海曾经一个人对着整个祭甲激动了好几天,很显然张久生给再多的钱,也不可能比祭甲的价值高,所以张久生也无法在送钱的时候,从苍海的脸上得到满意的表情。
小柿子吃起来味道不是太挑,但是自然风干成柿饼味道到是出奇的好。
苍海闻言点了点头:“等着开春,咱们便问胡大爷爷他们弄上七八颗这种小柿子树,说不准明年冬天咱们就有这种柿饼子吃了。”
魏文奎听了哈哈乐了两句:“人家,这里哪里有人家,我跟你这么说吧,这边只要有村子就会有这种柿子树,结出了果子除非自家吃,拿到街上去也卖不出什么钱来,而且像这种小柿饼子,太小了卖相差,就算是拿到网上去卖也卖不起什么价来,他们种了也都是自己吃的,并不是为了拿出去卖钱,所以啊你们要是想吃直接拿篮子过来摘就行了。”
张久生笑道:“不多,真的不hetushu.com多,你自己不知道你那大塘子里有多少水产,我跟你这么说吧,比泄湖那边只多不少,你知道泄湖光是捞这水产就捞了多少钱的?”
苍海家里也种了柿子树,不过和现在看到的柿子树品种不一样,苍海家的柿子树个大,个个长的比成年人的拳头还大,挂在树上的时候像一个个小灯笼似的。
如果不是苍海控制,放开了让张久生捞,张久生这边的捕蟹队扔下几个笼子满几个笼子,小蟹什么的根本不敢往笼子周围靠。
苍海望了他一眼:“我要是嫌弃你,你能自动消失么?”
师薇听了摘了一个放到了嘴里,只不过师薇吃东西要比魏文奎文雅多了,师薇小口咬开了果子皮,咬下一小块果肉在嘴里慢慢的品尝,尝出了味道之后,把手中剩下的果子放到了苍海的嘴边。
这也是苍海选出来的大果品种,今年也结了果子,不光是结了还结了不少,前一段时间的时候刚把果实给收家里。
“怎么,嫌弃我啊?”
苍海只得笑着说道:“我又没什么说什么就这么感慨一下,你们到比我说的还多。”
濛濛说道:“久生哥哥送来的。”
苍海和师薇望着魏文奎的背影,转头相视一笑,各摘了一个柿饼一边吃一边往家里走。
“的确挺甜的,比咱们晒的柿饼子多了一份说不出来的味道,有种甘甜的味道。”师薇说道。
“人家也要卖钱的。”师薇说道。
说完魏文奎自己伸手从树梢上摘了一个小柿饼子下来,伸手搓了两下后放到了嘴里,嚼了m.hetushu.com几口点头说道:“熟了,全都熟了。”
这一片小柿子树是本地的小果品种,也是一种地方柿子树品种,果实比较小,差不多没风干之前,也只有小娃娃的小拳头那么大,吃起来到了挺好吃的,不过最大的特点是忍的住冻,到了初冬的时候都不用把果子从树上摘下来,直接挂在树梢头凭着自然条件风干就成了天然的柿饼子,没有任何防腐剂和任何添加的那种。
张久生望着苍海摆出了一个非常郁闷的表情:“我有这么势力么?”
“我说等着小虎放假,我婆娘带着小虎住村里来。”张久生重复了一遍。
张久生现在想起来刚才胡师杰几人的目光,心中便是一阵暗爽,自己把一大的包的钱往他们面前一放,那家伙直接让几个老头看的眼睛都直了。
张久生知道苍海和自己开玩笑,也知道苍海的性子和你开玩笑那肯定是拿你当朋友了,像是花海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随意和一个人开玩笑,除非那人是好友。
张久生伸出了一根手指带个巴掌在苍海的面前晃了晃:“这个数!”
苍海看着他挺无语的:“我说你不会直接开一张支票过来啊,这种硬生生的大票子,你也不嫌累!”
“嗯,你说什么?”
师薇伸手捏了一下树梢上的一颗果子,发现果实中已经没什么水份了,已经差不多就是一个标准的柿饼子了,于是冲着苍海点了点头表示这柿饼子差不多已经自然风干了。
苍海听了点了点头,两人便向着东面的一片小柿子林走了过去。
“现在是hetushu.com一百五十万,等着快要过年的时候我准备再大出一批,你们村怎么就这么好运气呢,原本人家说祸不单行什么的,到你们村不管用了,现在福气都双至了……”张久生说完,顿了一下又说道:“等小虎放假了,我让婆娘带着小虎住你们村来。”
看到苍海点了点头,张久生继续说道:“我是来和乡亲们结账的,喏,不光是乡亲们,还有你的那一份!”
枣子并不好吃,大枣儿泡的严重,更何况一个个长的跟个小西红柿似的大冬枣。
“多少?”苍海问了一句。
“哪里来的大冬枣?”苍海好奇的走了过去,伸手从篮子里摸了两个枣子,很自然的把其中的一颗送到了师薇的手上,等着师薇一接把手心剩的枣子送到自己的嘴边。
苍海笑着问道:“魏老叔,您这是准备去干什么?天寒地冻的还挖宝去啊。”
“一百五十万?”苍海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想的美,我是不会离开的。”张久生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人正瞅着柿子呢,突然间听到魏文奎的声音响了起来。
无论是师薇还在濛濛对于张久生的印象都非常好,因为张久生这家伙每次来不光很客气还带礼物,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都能照应到。
回到了村口,师薇望着东边一片黄澄澄的树梢,冲着苍海问道:“咱们明年也种一些这种柿子吧!”
看到这些钱,苍海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你小子趁着我上出的功夫又给自己增加捕捞量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久生笑眯眯的站到苍海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