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9章 手段

相伯这两只黄鼠狼如果遇到松鼠,估计它们也不介意换个口味吃吃松鼠什么的。
除了树与草,湖边上也能看到一块块还没有融化的薄冰,时不时的有些身材轻盈的小鸟落在冰上,伸着脑袋注视着河里的鱼,看样子准备捞一条打打牙祭。
苍海正准备把目光从鸟身上移开,突然间见到湖里的水花一振,一个远比鸟大的多的身影从湖水里跃了出来,直接奔着站在冰上的鸟去了,别说苍海了就连水鸟也没有发现危险,等着它想振翅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
苍海笑着说道:“它到是会找地方藏粮食!”
盖好了之后还打量了一下,似乎是对于自己杰作非常满意,于是飞快的跳到了旁边的树枝上,两三下跳回到了松树上继续开始剥起了松子。
说完苍海想了一下:“这次回家的主题是什么?”
苍海摇头说道:“我可不想吃松鼠的口水。”
苍海到不觉得怎么样,准丈母娘想带自己这个准女婿去见见自家亲戚,有这样的想法那真的太正常了。
听了苍海的话,师薇便停住了掏松子的动作,跟着苍海一起继续沿着小溪逛了起来。
苍海见师薇并没什么开心的模样,于是问道:“怎么啦,对我没有信心?”
如果没有这两样东西,说不准这些胆大包天的东西能搬到四家坪和乡亲们合同一个窑。
“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还有做奸臣的潜质呢!”
“又不是没见过,害什么羞啊。”苍海打趣说道。
“那你还准备怎么样,别管马屁不马屁的,全家和谐才是最重要的!”苍海笑嘻嘻地说道。
其实师薇知道这里面最想让苍海去的还是自家的母亲,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
苍海身上的气味让这些小家伙们胆儿更大,同样沾满的苍海气www•hetushu.com息的师薇,它们自然也不会害怕,就像是现在师薇盯着的这只小松鼠,磕了一嘴的松子之后,贱溜溜的从树枝上滑了下来,转到了师薇的脚下顺着师薇的裤子爬到了师薇的肩上。
“嗐,你怕个什么劲啊,我跟你说你老公我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放心吧,保证让舅舅他们喜欢上我。”苍海把胸口拍的啪啪响,自夸说道。
“我是夸你么?”
“看到没有,那边有个小树林子,咱们要不要进去探讨一下?”苍海大声笑着说道。
苍海听了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心烦的,如果人厌咱们就离的远点,人品好咱们就亲近一些,不用心烦。所谓车头山头自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里真的漂亮,真想在这里一辈子这么住下去。”师薇望着一只小松鼠开心地说道。
“过奖过奖!”
师薇听了也觉得有点恶心了,之后把手掌中的松塔扔到了地上。
再说了反正总有见的时候,早见晚见又有什么区别,他们又不是什么妖怪更不可能吃人,苍海还能怕了他们去不成。
乡亲们也不会捉这些小东西,以前是没有这些小东西知道这东西能卖钱也没有地方捉,现在村里马上就有了收入,更加没人捉这些小东西了,乡亲们的纵容也让这些小东西的小胆儿越来越肥了。
还没有等师薇的话说完,小松鼠伸出了小爪子扒开了师薇的领子,然后把小脑袋伸了进去,然后开始往师薇的领口内吐起了松子。
两人挽着手,漫步走在小河边上,这个季节什么虫虫蛙蛙的早就没有踪迹,只有时不时的从树梢上传来的清脆鸟啼可以打破这份沉静。
看师薇脸上的表情,苍海知道她担心什么,于是伸手扳正了师薇m.hetushu.com的身体双手扶住她的肩,目视着她的双眸,郑重地说道:“我希望咱们是一体的,我会如同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待你的父母,我看的出来,叔叔是个忠厚的人这不用担心,阿姨呢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小市民,不过真没什么坏心眼,放心吧,我能应付的了,说不准过些天你会觉得你才是外人。”
这时的太阳晒在人身上也很舒服,暖洋洋的。
师薇想把松子从自己的文胸里掏出来,但是被苍海阻止了:“你现在别掏,咱们走开再掏吧,要不然小东西可能会失望,说不准还会往你的衣领里藏东西。”
苍海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行,你要回去咱们就回去呗,不过这次得让我准备一下,弄点好的礼物,别像上次一样打个措手不及的。”
师薇说道:“哪有什么主题,我们家亲戚想见见你,原本我不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去的,不过我舅他们亲自打电话过来,我就只能应下来了。”
吃完饭,苍海带着师薇出去溜弯兼消食,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濛濛这个小丫头才会不缠着苍海或者是师薇,这时小丫头带着滑头还有铁头满村子疯,通常不知道开心什么,但是小孩子的心情就是这样,在大人看来不值得开心的东西也能让她们展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反而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就没有这种简单至极的快乐了。
师薇被小松鼠弄的有点儿痒,一粒粒的小松子落进了胸口,让师薇不知道是好气还是好笑。
王真珍那边一听立刻觉得精神一振,她带着苍海回去就是去长脸的,买礼物这事儿自然会考虑,她最担心的就是怕准女婿不知道人情世故,正不好意思张口和苍海提呢,没有想到准女婿这么上路子,自己提出来www.hetushu.com了,如何能不开心?
“阿姨,我正在村子里呢,对了,薇薇说您过几天要带我去亲戚家见个面,我想您帮我参谋一下,到时候我该带点什么礼物……您看我这人也不会买什么东西,想把这事交给您,你看到底是花多少钱合适,还有买什么东西,要不我先给您打过去三万,您帮我仔细把个关?”苍海在电话中说的很恭敬。
要说村里这些小东西最怕什么,第一是村里的那几只懒猫,它们不介意有的时候给自己加上小点心,抓鸟逮雀都拿手唯一不干的就是逮老鼠,典型的不务正业。
师薇刚想说话,但是此刻小松鼠已经把嘴里所有的松子吐到了师薇的文胸里,然后两只小爪子飞速的挠了几下,把师薇的领口又盖了起来。
师薇听了反手握住了苍海的手:“我只是不希望你讨厌我的母亲,她的性子真不讨人喜。”
“松子挺大的,要不要尝尝?”师薇看着手掌心的松子,送到了苍海的面前。
师薇很无语,望着苍海‘依依不舍’的和自家老娘聊了块十五分钟放下了电话,顿时问道:“这就是你的办法,无原则的猛拍我妈的马屁?”
说完苍海伸头瞄了一眼,弄的师薇立刻伸手推了一下苍海。
师薇不担心苍海,她是担心的是王真珍这显摆的性子,自家的闺女找了一个好女婿,那自然就要向兄弟姐妹们显摆一下,师薇的舅舅阿姨大多都生活在南方紧临着魔都,不是搞点小生意的,就是混政府的,职位不高但是也算是小有成就。
小松鼠现在有点儿懵,见师薇要走,也不知道是想着自己的松子,还是觉得自己的移动仓库要走,反正抱着松塔的小东西有点儿懵逼,一动不动的望着师薇的背影,等着快瞅不见了,还站了起来,一只小瓜http://www.hetushu.com子抓着头顶的树枝张望。
师薇摇了一下头:“我只是觉得心烦,我妈也真是多事。”
树上的小松鼠并不怕师薇,不光是不怕还瞪着一双小眼睛瞅着师薇,一边瞅一边还翻动着嘴巴不停的磕着手上的松塔,嗑的同时嘴巴渐渐的鼓了起来,很显然松子已经快塞满了它的小嘴巴。
两人这么一直沿着河道逛,恋爱中的男女逛起来是没什么距离感的,这么一逛直接就逛到了泄湖边上。
“你这孩子,阿姨不怪你,你们年轻人在这方面都欠缺,还有三万也太多了,薇薇两个舅舅三个阿姨的,每人买点小礼物就算了,像是薇薇大舅到是可以多一些,以前对我们家照应也不少……”王真珍说道。
到是村里的人它们并不害怕,不光是不怕有的时候还会把自己的食物藏到乡亲们的家里,所以有的时候乡亲们会在抽草引火的时候,在自家的草垛里发现一些野栗子,有时甚至能在自家的柜子里。被子里也能发现松鼠塞的小松籽什么的。
这里的松鼠并不怕村里人,但是对外面的人抱有着相当大的敌意,像是每天过来运蔬菜的那几人,只要靠近这些小家伙十米,它们立刻闪的没了影儿。
走了差不多一百来米,师薇这才连掏带抖收拾了一下衣服,把松子从自己的身上给弄了出来。
“直来直去的我看挺好,要不你瞅着。”说完苍海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下发现信号还不错,于是直接拨了王真珍的电话。
“下个月的月中,咱们跟着我妈去一趟我外婆家?”师薇突然间问道。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鱼一捕到了鸟,便重新回到了水里,如果不是留下来的涟漪,苍海都怀疑整个事情有没有发生过。
第二就是魏文奎家养的那两只黄鼠狼,两个小东m•hetushu.com西逮老鼠,而且还很尽责,不光逮村里的老鼠,田里的也逮,绝对是捕鼠标兵。以前村里的猫是追黄鼠狼的,不过挨了几脚之后再也不逮黄鼠狼了。
该落的树叶也都落的差不多了,光秃秃的树杆随处可见,落下的叶子也铺满了原本的小道,如果不是苍海和师薇都常走的话,根本无法分辨出来哪一块是小道哪一块是土地。
此刻的泄湖已经不像是夏日那般郁郁葱葱了,现在湖边的权几乎都落光了叶子,光秃秃的竖在湖边,湖岸边上水中还能见到一些枯死的野草,大多数都倒伏在地,只有少部分孤零零的立着,显得有些萧瑟。
师薇对于小松鼠亲近自己很得意,板直了身体生怕小松鼠跑掉,同时冲着苍海小声说道:“你看,你看,这小松鼠好可爱!”
一个电话打完,原本王真珍一直叫苍海的大名,现在改成了小海长小海短,小海喜欢吃什么下次阿姨给你做之类的,王真珍估计恨不得直接张口叫好女婿了。
很快王真珍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喂,苍海啊,现在哪里呢。”
可以说所有的兄弟姐妹中混的最不好的就是王真珍家,王真珍又是爱面子的人,现在能显摆一下自然要显摆一下。师薇怕以苍海的性子这种事情久了,会讨厌起王真珍同时讨厌起自己来,心下有些怪母亲多事。
开了免提,苍海示意师薇安静下来,等着电话接通。
苍海这边也不提什么意见,不住的嗯上一声,然后就是阿姨真厉害考虑的真仔细之类的,满正满口阿谀,直接把电话那头的王真珍给哄的,笑声不断差点儿乐坏了。
除了落了叶子的树还有就是长青树,比如说松啊,柏啊之类的,有些松树上还能见到棕褐色的松塔,时不时还有一些忙活着准备最后过冬粮食的小松鼠在树枝上跳来蹿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