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6章 假狗

苍海不是没有见过吃蔬菜的狗,而且农村养狗都是主人家剩什么它们吃什么,吃青菜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土狗吃蔬菜那都是拌着饭吃的,没有几个土狗跑到菜园子里抱着一颗大白菜啃。
“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手艺。”苍海赞了吴惠一句。
“都开好了?”苍海好奇的问了一句。
苍海听了只得把盘子带着盘子里装的东西都放到了钱三奶奶家门口灶台上,并且找了个东西盖上,防止村里的馋猫给偷了,然后这才跟着钱喜妹进了窑里。
听到平安这么说,苍海这才注意起吴惠扎架子的手法来,这一看才发现吴惠这扎架子真的是快,一秒钟便扎好了一个节点。
吴惠笑着说道:“以前给俺爹治病的时候,俺在医院附近的工地上跟俺娘一起干过活,扎过钢筋所以这活干的来。”
平安笑着用嘴努了一下吴惠:“不是我们偷懒,是吴惠妹子扎架子特别快。”
就这么着,一个上午的活下来,苍海发现滑头这家伙愣是吃了一个茄子,一根萝卜,还有一颗卷心菜,外带两颗青菜椒,好家伙!吃掉的菜都能炒上几盘子了。
苍海立刻安慰道:“您别生气,反正这钱啊我不借就是了。”
钱喜妹还是有点儿疼儿孙的,听了说道:“老头子,孩子们也不小了,都三十好几了,心里能不急么?”
苍海点了点头一副这是个好办法的模样。
“这是你选的菜地?”苍海问道。
帮着上了一会儿手,苍海发现自己居然是可有可无的人物,也就是帮着递点铁丝,扛儿片竹子什么的。轻松的都快让人想睡觉。
“钱现在到不是大事,如果是安生过日子的,三十六万多些,大家拼着一张老脸借呗,只要孙子们日子过的好我也能捂着鼻子认了,但是现在什么情况?听着就不和图书像是过日子的人,你听听这个钱订婚的时候就得给!证都没有扯,先把三十六万扔了听响!噢,我这边请亲戚朋友来吃上一顿,酒席一摆你就拿走三十六万?到时人家钱一到手不结婚了怎么办?……”李立达一说起来,火似乎又上来了。
“平安,你想到在哪里开地了没有?”苍海随意问了一句。
吴惠被平安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忙说道:“机器都是平安哥使的,我脑子笨开不来大机器。”
“没有!”
苍海哈哈乐了两声,继续给大家打下手,时不时的便注意起了滑头,只见这货一个大茄子下了肚,居然自己走到了一颗红萝卜旁边,用嘴把萝卜给拨了出来。拨出了萝卜之后,直接趴在萝卜坑旁边开始吃了起来。先从萝卜缨子开始吃,吃完了缨子之后这才开始啃起萝卜。十来分钟过后一颗萝卜也进了它的肚皮。
平安笑着说道:“地都开好了,就等着搭棚子呢。”
“那是我没有用心,等我回去好好看一下食谱,一准做成功。”苍海知道自己做锅贴的手艺的确比不上李旦伯,但是死了的鸭子嘴硬,苍海是不会承认自己技不如人的。
“海娃子,正好你三爷爷找你有话要说!”钱喜妹看到了苍海立刻冲着苍海招了一下手。
吴惠一手拿着一个L型的铁架子,另一只手拿着一把U型的纪钢丝,钢丝往架子上一穿一钩一拧,也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两个竹片子便稳稳的扎在一起了。
苍海抬了一下下手上的盘子:“三奶奶,您等会,我把盘子给旦伯送过去。”
来到了水塔里,苍海很快挑好了东西,准备给李旦送到窑里去,当苍海经过了李立达家的窑门口的时候,正巧遇到钱喜妹钱三奶奶从窑里出来。
平安望着空空的盘子,冲着m.hetushu.com苍海说道:“二哥,这锅贴真好吃。”
滑头这家伙现在正抱着一个大茄子,还是那种圆茄子长的很个小皮球似的,直径差不多有十公分还要多点。
平安很不客气地说道:“二哥,你做的锅贴不如这个好吃!”
“不走寻常路啊。”苍海望着滑头说道。
“茄子我自然是认识的,但是我还没有见过生吃茄子的狗呢。”苍海说道。
乡下的习惯是人家送东西过来不能把空盘子给人送回去,总得捎上一些什么,原本苍海想送点儿菜什么的,一想这东西他们家肯定都有,于是想着回水塔那边看一看,自家还有什么好东西弄一些和盘子一起给李旦伯家送回去。
“你要是觉得好吃的话,等咱们干玩了活咱们也弄!”苍海笑着说道。
平安嗯了一声,笑着说道:“吴惠妹子说,反正咱们这里地多,就多开一些呗,你们去省城的时候,天黑了我们俩就挂着马灯用拖拉机来犁地,开始的时候还用了挖机,好在有些机器,我们才那么轻松的把地给平了出来……”
“我没有看错吧,滑头在吃什么?”苍海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钱喜妹说道:“这些人想钱想瞎了心了,还不是见到咱们村的日子好过了,光棍又多,一个个都狮子大张嘴,三十六万摸摸良心,他们这些人家一辈子攒的下来这些钱不。”
苍海回到了菜园子里,见师薇和平安两人负责托着架子,不让架子偏了,而吴惠一个人负责扎架子。
“我也不知道,也就这几天的事情,第一次我们发现它在菜园子里吃莴苣,后来是吃青菜,接下来发现菜园子里似乎没什么是它不吃的。”平安望了一眼滑头挠了一下后脑勺说道。
“你们俩真会偷懒!”
“你们家肥黄呢?”苍海问了一句。
苍海hetushu.com顿时心道:这孩子到底干过多少活啊!怎么好像是苦力活这娃儿居然都干过似的。
带着一盘子锅贴,苍海仨人来到了菜园子旁边,喊平安和吴惠停了一下尝尝锅贴,大家隔着菜围子的围栏,三五分钟便把一盘子锅贴给分食了,虽然每人也就分到了两三个,但是食物这东西并不在于多少,更多的意义在于分享。
大茄子现在已经被滑头吃了一小半,露出了紫色茄皮包裹着的白色茄肉,滑头咬一口茄子大口大口的嚼着,时不时的还抬头用一副淡定的目光打量着四周,一口吃完继续吃下一口,淡定的像是在啃骨头似的。
苍海听了两着疑问道:“听说李群哥说好了一门亲事?”
苍海这边只能在旁边劝,好在老头子也不能一直生气,菜园子还有一堆活儿要干呢,所以气了三五分钟,吸溜完了早饭,便披上的衣服和苍海一起去干活。
“张口你也别借!这东西总算还听的进我的话。”李立达说道。
等着中午吃饭的时候,苍海继续观察滑头,只见这货肉吃的极少,碗里的肉几乎没有怎么动,到是蔬菜吃的一干二净的。不像是虎头,吃饭的时候时挑肉吃,然后再吃有肉味的饭,最后才是大白米饭。
“我不会养了一条假狗吧?”
见三爷爷望着自己,苍海一脸正色说道:“真没有!”
一进了窑,苍海发现李立达正坐在小桌子旁边吃早饭,清粥小菜佐面饼子,虽然简单但是吃的比苍海一回来可好太多了,以前的粥那清的都能看到碗底,现在一碗粥那厚厚实实的,而且小菜也不是常见的萝卜干了,而是凉拌的小菜秧子,加了花生碎什么的,还加了红油和辣酱,一看便觉得青脆爽口,至于面饼子那就是常见的馍,用手撕着吃。
“不在家?”苍海望了一下李旦的http://m.hetushu.com窑门口。
师薇听了笑着推了一把苍海:“快点把盘子给李伯送回去吧,拿着空盘子挥来挥去的算什么事啊。”
除了塑料布之外,竹子什么的都可以就地取材,所以整个大棚相当节省。
苍海回道:“哪有把空盘子给人送回去的,平安,菜园子里有什么果子熟了去摘一些。算了,不指望菜园子了,我去水塔里看看,家里写有什么东西可以当回礼的。”
原本苍海以为这只是特殊情况,不过一天是这样,两天是这样,直到平安家的大棚都搭了起来,滑头吃饭偏向蔬菜的情况不光是没有改善,反而是越来越明显了。
“刚出去修路的队伍上工去了,你胡爷刚找人说一声,人家给开了一天一百多的工钱,他们觉得在家闲着不如去卖把子气力。”钱喜妹说道。
平安说道:“和我爷家的二黑关在一起去了,我爷说再和滑头混在一起,我们家肥黄就废了。”
“急的话就像小双娃儿一样,自己凭本事在外打工的时候找个媳妇回来?人家那媳妇不光是不要彩礼钱,还给了小两口四五万块钱生活,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好人家,冲老子甩脸子要钱算哪门子英雄好汉!”李立达又怒气冲冲地说道。
顺着平安手指的方向,苍海这才发现离着自己这边差不多三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一片新开的地,大约有四亩的样子,四周还用白灰洒了个边,整的有模有样的。
苍海正想说什么,目光一转看到了旁边趴在地上的滑头,滑头现在已经半大的小狗子了,差不多三十公分高了,毛绒绒肥头大耳的模样到是长的可爱,但是性格就有些惹人厌了,活泼的如同哈士奇似的,完全不像是一只虎头黄猎犬。就连平安家的肥黄现在都有点儿被它给带偏了。
苍海等着李立达说完了,张口来了一句:“我听了也http://www.hetushu•com吃惊想着这家人还真敢要,三十六万!哪有这样的行情。”
“行了,你放我这里就行了,他们晚上才会回来吃饭的。”钱喜妹说道。
“嗯,不能借,这家就算是真想嫁女娃,要是个良善人家也不会坐地起价,不是个良善人家就算是个美若天仙也不是过日子的人,这仨怂货就不明白,等着咱们村的日子好过了,媳妇还不是容易的事,他魏老叔都有人嫁,他们一个没结婚的怕个什么劲,这么些年都等下来了,就忍不住这一两年啦?非得挑在这个时候想乱七八糟的心思。”李立达说道。
这天苍海终于忍不住了,把滑头叉在了怀里,翻来覆去的想在这货的身上找出拉链口什么的,苍海严重怀疑这货是一只小羊羔子披上了一张狗皮扮成的狗。
钱喜妹拿这爷仨也没有脾气,按她的想法多开几块菜地都比去工地上上工合适,但是人家不听啊,儿孙大了她也做不了主了。
菜园子里的塑料大棚并不是正儿八经的大棚,比地棚的复杂,又比真实的钢混大棚简单,材料用的是竹片子,弯成一个弓形两头扎在地里,然后用竹子片再把所有的拱型竹子给连在一起做成架子,最后在架子上铺上塑料布便可以了。
师薇看了一眼:“你连茄子都不认识啦?”
李立达一边吃着一边问道:“你旦伯问你张口借钱了没有?”
“屁的亲事,三十六万的彩礼怕也只有他这傻爷仨觉得是门亲事,也不想想人家姑娘凭什么看的上他……”李立达一听立刻来了火气,张口就开始数落了起来。
师薇这时笑道:“别偷懒,好好的干你打杂的活,没事干你注意滑头干什么,我看你啊和滑头到是挺配合的,都是滑头!”
“吃过了没有?”
“吃过了,三爷爷,您这是叫我进来有什么事儿?”苍海笑着拉了一条板凳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