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5章 担忧

乡下相亲爱情什么的那就是白扯淡了,相的就是人和钱,一张口三十六万的彩礼,还谈什么爱情不爱情的不可笑么,直接谈钱更直接一些。现在的婚骗可不罕见,已经慢慢的有发展成为常态的势头了。
此时的小晨风已经有了凉意,让苍海不由缩了一下脖子,骂了一句:“我去,冷了!”
“村里的大进项拿大头的还是村里,昨儿晚上我问了你爷,你别琢磨这事儿了。”李旦叹了一口气说道。
李晚说道:“村里明年不是有大进项了么?总不会比咱们在外打工一年还赚的少吧。”
“等会活干起来不就暖和了么。”苍海说着紧了紧身上的厚单衣走进了厨房,拿了篮子准备去菜园子。
苍海说了道:“我想找赵长春、李方他们打听一下吧,毕竟他们都是生意人,消息来源原更广一些。”
今晚小丫头濛濛睡的到是老实,苍海一起身发现小丫头已经裹着小被单子,自己挤到了墙边上。
看到苍海和师薇手拉着手出了屋子,濛濛一张小脸上全是疑虑。
于是苍海冲着师薇摇了摇头。
三口还没有走几步呢,正好在路口遇到了端着个小盘子的李群,盘子里放的是满满的金黄色的牛肉锅贴,锅贴的表面上一层金黄色的油渍,下面煎成了棕褐色,看起来十分诱人。
迎面走过来的正是李立达的儿子李旦,李旦比苍海的父亲年长一岁还一两岁的苍海记不起来了,但是按着岁数苍海叫旦伯是没错的。
李旦说道:“去水塔里拿些牛肉,早晨准备打点馅,做锅贴子,等会儿做好了送你家一份尝尝去?”
起床冲了一个澡,苍海换好了衣服站到了屋外,原本那一丢丢睡意被小风这么一吹立刻散的光光和图书的。
苍海说道:“我也是担心这个事情,按着旦伯的形容,长的高挑漂亮的姑娘看的上李群?”
李旦笑道:“嗐,你那时十来岁,现在都二十七八了吧,我这能不显得老么。”
睁开了眼睛之后并没有起床,而是望着自家的房顶发了一会儿呆,等着耳朵里听到了第二声鸡鸣的时候这才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因为这事儿可没有少闹出去事来,甚至遇到了狠的人家直接闹出过人命来,一方是见钱不要命,另一方人财两空哪里能罢休。
等着吃完了早饭之后,苍海这才把自己思滤的事情和师薇说了一下。
苍海一见两人的模样,再想想李旦伯描述的女孩子的模样,顿时觉得其中似乎有什么猫腻,按着李旦说的这么高挑的姑娘,身材这么好,凭什么看上其貌不扬的李群?
苍海伸手接了过来,冲着李群笑道:“谢谢群大哥。”
苍海伸手捏了一个锅贴放到了嘴里,吃了一下便冲着师薇和濛濛说道:“尝尝吧,味道挺不错的。”
“那怎么办?”师薇问道。
苍海觉得此人面生,仔细看了一下又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旦伯?”
几天的时间有这么好的成绩,可见吴惠和平安两人肯定是下了死力气的,这活儿干的苍海无论如何都挑不出什么错来。
离开村子的时候,苍海觉得李群和李晚个头还不错,现在等着苍海个头一起来,顿时觉得这哥俩和自己隐约记忆中的模样差距不小。
“您一大早这是准备干什么去?”苍海问道。
苍海到真没有想到,李旦居然还有这一手。
“看什么看,走,下地干活去。”苍海一抄手把濛濛给抱了起来,师薇则是顺手拿起了墙边http://www.hetushu.com的锄头扛在了肩上跟在了苍海身后,三人说说笑笑的往坡下走了过去。
苍海此刻也打量着李旦,自己离开村子的时候李旦还是一头浓黑的头发,现在不光是头发白了一大半,精气神上也没有以前的锐利了,脸上开始爬上的皱纹,背也微微的开始有些驼了。可见生活的担子有多重,打工的日子有多辛苦。
想了一下,师薇小声地问道:“不会是骗子吧?”
“三十六万彩礼?”师薇听了都快愣了神。一般来说这边结婚井不多二十万左右,三十六万的彩礼相当于一般人家娶两个儿媳妇的钱,师薇虽然现在有钱了,但是还是对这么多的彩礼感觉到吃惊,这哪里是结婚啊,分明是想把一个家给掏空了吖。
来的两个小伙身量都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左右的样子,壮壮实实的,长的跟帅气不沾边,脸上还是一副憨厚的样子。不用问,来的就是李群和李晚了。
“女娃子家模样长的不错,高高挑挑的身材一米七几大个儿,就是体重轻了一些,才一百斤出头的样子,按我想的这女孩子有些太瘦了,但是现在不都流行这个模样的女娃么,你李群哥一眼就看上了……”
苍海笑着和师薇一起出了屋子。
按理说这事情很好解决,婚骗那就是诈骗,不结要眼退钱呗,可是事实就是这么奇怪,只要警察那边认真办事就可以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警察一方的态度,民不举官不究,就算是报了案,警察那边时不时也会推委一下,生怕自己辖区的案子多了,破了指标什么的。法律这边漠视,就得靠民间的力量解决了,这下子胆小的只得回家暗自抹泪,胆大的十有八九要弄出人命http://www.hetushu.com来,事情就闹大了。
就在这爷仨正在焦头烂额想钱的时候,苍海回到了自家的厨房,开始切肉,把切好的肉块放到了锅里焯水。
李旦这边正在说着呢,苍海望到了坡上有两个壮实的年青小伙走了下来,仅看了两个小伙一眼,苍海就觉得这亲事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外面传来的濛濛的声音。
“哥哥,嫂子!”
李旦说道:“人家给你李群哥说了一门亲事,姑娘我们见了人长的挺不错的,但是你知道的现在结婚的彩礼可不少,两下相看了一下,人家姑娘家那边提出了三十六万的彩礼钱,不多赚一些那怎么能行……”
苍海摇了一下头:“人我还真不认识,您这么着急做工干什么?”
师薇吃了一口也点了点头,至于濛濛则是一边吹着气,一边不住点头称赞锅贴好吃。
李旦仔细打量了一下苍海,然后脸上全是笑容:“海娃子,啧啧,这十几年没见,人长的更加精神了。”
苍海站在半坡上,望着坡下自家的菜园子,昨晚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没有看的太清楚,但是现在一看发现自家的那菜园子几乎全都被白色的塑料大棚给占满了,再看看别家的菜园子,大多数的塑料大棚都还没有建到一半呢。
随着一声鸡呜,苍海舒服的睁开了眼睛。睡在自家的床上,让住了快一周酒店的苍海觉得特别的舒适,有点儿不想起来了。
李旦瞪了一眼自家的儿子:“我不是不想借,而是你爷不让我们向苍海张口,唉,再说了光是彩礼就是三十六万,杂七杂八的东西下来没有五十万根本就撑不下来,你这边借了钱,你弟弟过两年再借钱,一百来万咱们爷仨什么时候能和图书还的完?”
苍海想了一下并没有回到厨房,而且继续往坡下走,从水塔里挑了一块肉出来,拎在手上走出了水塔。
看到苍海,李旦上前走了两步并且仔细打量了一下苍海说道。此刻的苍海经过了魔都几年的熏陶身上已经没了那种农村味道,完全就是一个城里小伙子的模样,如果在街上遇到,李旦都不敢认。
师薇听了点了一下头,两人都窝在四家坪,消息自然没有一直在镇上做小老板的赵长春儿人来的广。
李旦爽快的性子到是没有变多少,听到苍海说自己老了也不生气,笑着冲苍海聊了一句。
李群这边想了一会,他哪里能想的出什么办法,在他的脑子里没钱了就去打工,然后一分分的攒,至于做什么小买卖什么的,李群到是想过,也试过但是没有一次不亏的头破血流的?
婚骗这个事情那可不是桩两桩,有些黑心的媒婆和女人专门就干这个事情,谈好了彩礼,等着定了亲之后,女孩子直接不嫁了,那男方可就欲哭无泪了,上门要钱?最多要回来一半,剩下的钱那你就慢慢要吧。
师薇这边正和平安、吴惠一起择菜呢,看到苍海站在锅边有些走神,于是张口问道:“一大早你想什么呢?”
想起来昨晚自家老子那爆脾气,李旦就有点儿害怕,李旦想的是村里既然有钱了,好几百万呢,让自家老子去活动一下,借个一二十万出来,谁知道一听这话他老子如同一只暴躁的狮子似的,不光是一口回拒了,还伸手指着李旦的鼻子一顿好骂。
苍海也不客套,直接点头应了下来:“那我这里先谢谢旦伯了。”
苍海这边转头看了一下平安和吴惠,把原本想说的话给压了下去,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嘴紧的人,www•hetushu•com万一自己说了这事被他们给知道了,到时候出去一说那不是很尴尬。
“苍海,来尝尝我大做的锅贴。”
李旦父子仨人目送着苍海上的坡,这时李群才说道:“大,听说苍海手头趁了不少钱,咱们为什么不问苍海借一借?”
“您看起来却是显得有些岁数了。”苍海说道。
没有办法一来李群爷三的脑子笨不活络,同样在夜市摆个摊什么的,人家那边就能赚到钱,他就赔钱,不光是赔钱而且时不时的还受到一些小流氓的骚扰,除了小流氓之外还有城管什么的,生意最长做过大半年就黄了哪里赚的到什么钱。
心中这么想,但是苍海并没有傻到说出来,而是面带微笑和李群和李晚打了一声招呼。
“没事,没事。”李群笑着摆了一下手,把盘子放到苍海的手上,便转身回去了。
“没事,都是小事情,哦,对了,海娃子,我和你李群哥还有李晚哥准备去工程队上上工,你认不认识那边的人?”李旦问道。
听到李旦说了一下,苍海直接愣住了,冲着李旦问道:“三十六万的彩礼钱?现在乡下的行情涨到了这份上啦?”
刚出了水塔的门,突然间见到一个四十多块五十的中年汉子迎面走了过来。
师薇正好从自己的窑里出来,听到苍海这一句,顿时接口说道:“既然知道冷还不多穿几件,你就穿个厚单衣顶什么用?”
四人聊了几句,苍海便拎着手里的肉转身回家里去了。
走到了半路的时候正巧遇到了上坡的吴惠和平安,两人抢过了篮子,问了一下苍海要什么菜之后,两人直奔菜园子而去。
师薇这才说道:“走吧,干活去,要不咱们也太不像话了,出去玩了几天把活扔给了人家,回来又偷懒。”
喔!喔!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