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2章 奸滑

苍海以前听说过,很多县为了发展,把搂钱的招打到了公务员和老师的身上,因为这些人吃财政饭的么,说是公务员和老师每个月捐半个月的工资,而且一捐就是半年一年的,这钱就支援给县里建设了。
苍海听了点了一下头:“留是留了,不过上午赵干事过来说乡里的意思是建化粪池,那我预留的管道就要改了吧,总不能直接把化粪池建在我家的污水池里吧,这可说不过去!要我说啊,乡里还是别辟他处,重新建一个污水系统的好,当然了,那些管道也中以改一下嘛……”
“这人。”
胡师杰说道:“眼界太小了,只看自己这一块,怪不得干了那么多年的书记还是一个乡书记呢,没格局。”
吴明道这边见苍海蹲了下来,伸手提了一下裤角,也跟着蹲了下来:“苍海啊,你们村这卫生情况很不乐观啊,你看看镇上都集资搞了污水处理系统,你们村这边居然还是旱厕,明显跟不上时代了嘛,也有损四家坪村的形象。”
一听这话苍海明白了,赵广这家伙奸滑还算是奸滑到了地方,也算是有本事的奸滑。弄的苍海现在看赵广觉得比吴明道都顺眼一些了,总觉得赵广这人虽贪了一点,不过还挺会来事的,想到这苍海都觉得有些奇怪。
苍海这下子是服了,冲着胡师杰抱了抱拳:“还是您老奸巨猾啊。”
要知道在乡里,吴明道是很有派头的,背着手嗯嗯啊啊的那气派直接表明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吴明道说了就算,现在见一个四家坪村的村民居然那么和蔼,一下子让这两位有点接受不了。
“大工程你就能捐多一些?”吴明道拿话开始堵苍海。
但现在情况不http://m.hetushu.com一样了,乡里说出钱,最后让苍海捐上一笔子钱那叫什么事儿,敢情苍海出了钱,让吴明道得了面子?这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苍海又不需要仰吴明道的鼻息讨生活,干什么伸着脑袋应承这破事。
苍海和胡师杰把人送走,转回了村里,边走祖孙俩便聊了起来。
胡师杰伸作作势要打苍海,同时笑着说道:“这主意可不是我想出来了,是下午聊天的时候赵广那家伙想出来了,我也觉得挺不错的所以就准备这么干。”
胡师杰说道:“你小子怎么就不开窍呢,柏油路修不起来就修石子路啊,石子路拿不出钱来,那把土路拓宽一下,能走个汽车总行了吧,实在不行弄两座小石桥,别一下雨的时候出村跟烂泥塘里打滚似的就好了,慢慢来嘛,不同意一下子搞,咱们就零敲碎打呀,要不然新上任的乔书记来一趟我们都没什么困难让乔书记解决,是不是有点儿太看不起人了一点?拿县高官不当干部呀。”
“现在哪个还敢这么搞!”胡师杰听了笑着冲苍海说道:“这都是十来年前的招式了,现在再这么搞就找死了。”
“乡里实在是困难,这到处要花钱……”吴明道开始诉起了苦来。
咬了咬牙,吴明道说道:“我这就回乡上个会,看看乡里是什么决定,咱们尽快动手搞起来。”
苍海听了立刻冲着胡师杰竖起了大拇指:“大爷爷,还是您敢想啊,县里要是把这路给修了,最少也得七八百万吧?这还是实打实的造价,县里找工程队来搞,估计没个一千万就别想这事了。现在就县里的财政,别到时候搞个什么http://m.hetushu.com公务员带老板每个月拿一半的工资,借给县里一半吧?这么一搞我们村可就招人恨了。”
“那这样吧,我现在手头也没什么钱,就捐个三千!”苍海说道。
苍海不缺钱,四家坪村马上也不缺钱,路可以慢慢的修,一步一步来,别到时候修条路成了县里的众矢之敌那就不好了。
“村里准备建厕所,海娃子你给说说,你那边不是给大家伙预留了一些管道口了么。”胡师杰这时插嘴说道。
苍海笑道:“随他去,想捞点政绩就掏钱,不想要咱们村自己搞就是了,到时候还省得麻烦。”
“不理他,办个事情抠抠嗖嗖的一点也没有乡长的气派,都想着沾光了还这一副小家子气,咱们这边还是收庄稼吧,等着过几天县长来了咱们再哭哭穷,看看能不能让县里把咱们这边的路给修了。”胡师杰说道。
旁边跟着来了两位有点走神了,心道:吴老抠今天怎么那么好说话?
“那县里都穷成那模样了,哪里来的钱给我们修路?银行怕都不乐意借县里钱了吧?”苍海问道。
“您找我有什么事?”苍海走到了吴明道的旁边,很自然的蹲了下来。
但是现在胡师杰愣是梗着脖子想一份钱不掏,吴明道就有点儿坐腊了,舍不得钱啊!
偏偏的吴明道还不能发火,吴明道再傻也知道西瓜这东西和苍海有着莫大的关系,指不定那个美国什么种的公司就是苍海自己的,只是苍海不承认大家也都跟着装傻。
“大工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什么大工程能看的上我手里的仨瓜俩枣的。”苍海笑了笑没有入套。
看到苍海回村里了,吴明道立刻站了起来,他这么一站http://m•hetushu.com围在他周围的人都跟着站了起来,有些似乎不知道苍海是干什么,脸上还带着不解。
“乡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让你苍海这个大老板出点钱,提借一下支持!”吴明道听着苍海这小子根本就不往上面靠,只得扯下了脸皮直接点了苍海的将。
这么一想,下面的话就有点软了,张口说道:“村里管道是有了一部分,但是并不全嘛,而且每家每户也要有洁具什么的,这都是钱哪,刚才我让人算了一下,整个都弄齐差不多得小二十万呢。”
以他一个小乡长现在还真的没有办法在苍海面前嘚瑟,虽然说县官不如现管,但是还得看这人有几把刷子,像苍海这样的他一小乡长也只能哄,硬气什么的那就别提了。
胡师杰是被这吴老抠给弄的有点儿不爽利了,心中想道:提这事的是你,捂着钱袋子的也是你,你博名声就不能干净利落一点,想吃狐狸又嫌肉骚,真让人看不起,怪不得孙振军不拿你当回事呢,一点决断力都没有。
“不能往后推了,时间紧啊。”吴明道哪里肯推,他就是见四家坪村眼看着要大发展了,过来捞成绩的,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他这时候出来捡点儿县里的残渣剩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等着工厂一开建,那还有他一个小乡长什么事情,县里指不定就专门派人管这一块了,十有八九就得一个副县长。
吴明道冲着苍海招了一下手:“苍海,过来!”
要不人家怎么背地里叫吴明道吴老抠呢,他原本想着乡里咬着牙出这么十万的,在四家坪村留个东西,到时候四家坪村发展起来的时候,他也能拍着胸口说乡里给了四家坪村大力支持的,不信你看别http://m.hetushu•com的村乡里都没有支持卫生系统的改建,四家坪村就有了。
苍海一听这乡里还有意出洁具的钱?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胡师杰,见老头微微的点了点头便知道这事儿有谱了。
把这事放到了一边,村里这两天的任务就是收庄稼,原本苍海准备最后收的,谁知道胡师杰第二天便准备收苍海家的麦子,一大早便过来通知苍海准备袋子装粮食。
想摘点小桃子,但是这桃子又扎刺,你说郁闷不郁闷。
吴明道一听,搓了一下牙花子,他一听苍海这边报了三千,顿时心里有点儿不开心了,不过这不开心还得压下去,吴明道明白啊,苍海可不是他手下的兵,也不是要他给饭吃的人,他真拿苍海没有办法。
吴明道听出来了,苍海这小子是有点儿炸刺了,心下想道:算了,不跟这小子一般见识!
就算是这样,苍海也没有准备跳出来大捐特捐,乡里想要政绩,那就得往外掏真金白银,白给别人送名声这个事情苍海可不干,他又不是吴明道他爹,操这份闲心干什么。
此刻苍海心道:人家叫你吴老抠还真的没有叫错,你自己贴上来要涨脸的事情,居然想着让我出钱?凭啥啊,我要是出钱这里面有你什么事?真是既想当女表子又想立牌坊。怎么着?我看起来就那么傻,出钱给你博名声?
老抠这边想着从苍海这边先挤出一点来,他这才好逼着胡师杰同意村里出点,原来想着苍海怎么说也能拿出个三五万的,这样村里再出个三五万,那乡里拿个十来万出来差不多就行了,现在苍海一个三千,再不张口了,这让吴老抠吴书记觉得揪心的疼。
公务员没什么,工资少点还有福利,有些岗位只要伸手总能搞点钱和_图_书补贴家里,但是老师就可怜了,全家收入少了一大截子,日子过的相当清苦,当然了那时候老师还单纯,都是吃死工资的,还没有学会课堂上不讲重点,放到晚上的补习班教,好收学生的补课费。所以时不时的就有老师闹事。
有了吴明道这话,一帮子人又聊了几句,便跟着吴明道一起回乡里去了,走的很急,连晚饭都没有怎么吃。
胡师杰这时拱了一把火说道:“乡里困难的话这事情就往后推推,等着乡里有钱了,或者村里有钱了再搞也行。”
苍海并不是不想给村里做贡献,而是这事不是这么办的,如果让苍海来做那苍海一定没有意见,不说二话就把这事情给办的妥妥的。不做是因为考虑到乡亲们的脸面,还有就是这事要做也得有个说法,老是掏钱一旦掏习惯了,别人也就不拿你的好心当回事了,有一次不掏别人就说不定恨上你了。
说着苍海摇了摇头。
“我知道啊,但是乡亲们没有钱怎么办?总能让乡亲们不吃饭先建厕所吧,都没饭吃了建个厕所也没有用了啊!”苍海笑着打趣说道。
“你这小子!”吴明道听了苍海的话不由一乐。
苍海这边板着脸,装出了一副沉重的模样在边上听,但是就是不松口,根本不提再捐一些钱的事情。
胡师杰自然也知道苍海担心的事情,不过那是以前,大家为了搞经济不择手段,但是现在早就不让这么搞了,现在再动这心思就要想想头上的官帽子,当官的搞这个就是为了官帽子,现在要丢官帽那谁还敢啊。
就算是留吴明道也没什么心思啊,原本出十万现在要翻番了,吴明道就是吃满汉全席也是味如嚼蜡,更何况留在村里吃饭还得看着胡师杰和苍海两张欠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