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39章 小丰收(上)

到了地方,苍海开动了挖机开始在离着溪谷差不多两米高的坡地上开始挖自己的稻田,都是黄土挖机挖起来并不算吃力,开始时候苍海操作着还有点手生,等着活干了一个小时之后,就慢慢的熟悉了也挖的更快了一些。
胡师杰道:“现在犁的哪门子地,等着麦子杆有了还得把麦子杆放到地里烧一烧,给地里蹭加点肥料再犁。”
想去拾麦子吧,发现地里落的也不多,急于表现在苍静和林志景两人跟在机器后面捡都有时间说说笑笑的,苍海从中插上一脚也不是个事儿。
“大哥去开了,这还能论的到我?您快下来,让我试一试,你都开了几趟了。”说着李立达就要往收割机上爬。
苍海是无法体会乡亲们此刻心情的,以前都是挥着镰刀弯着腰在田里砍麦子,抓一把砍一刀,一滴汗珠儿摔了八辨才能把麦子从地里收起来,现在只要稳稳当当的坐在收割机上,这么来回转上一圈,不到十分钟,就干了以前一个人两三个小时的活,他们的心情能不激动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头开的是兰博基尼,在酒吧门口把妹呢,瞧把老头给乐的。
苍海明白了,原来一帮子人怕把机器弄坏了。这情况也可以理解,在乡亲们的心中这些机器可是很有份量的,人生第一次村里有了那么多机器,这对他们来说是了不得的事情。
随着一板车一板车的麦子运过来,谷子也就越来越多,只是这时候苍海已经插不上手了,有了伯娘,三婶,加上三位奶奶级别的,已经完全接掌了脱粒与脱麸的工作,苍海又被她们赶去了田里。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这效率赤裸裸的说明他们以前活干的是多没效率。
“村里还不是有一个么,m.hetushu•com你开过来就不成了,为什么和我抢?”
拿过了说明书,苍海直接当场看了起来。
“我来试试,我来试试!”李立达有点儿忍不住了,见胡师杰开的挺麻利的,他也想试一试开收割机。
胡师杰眼睛一瞪:“不烧怎么办,总不能让麦杆烂在村里吧,就算是引火也用不了那么多啊,再说子烧了几千年麦杆也没见弄出霾来,现在一出霾到怨我们农民烧麦杆了!这帮子专家就是扯淡。”
到了村口的牲口棚,离着老远苍海便发现村里的大老爷们一个不差的都到了,现在正围坐在机器的旁边,借着树荫抽烟聊天。
笆斗满了换上了新笆斗接粮食。苍海拖着满了的笆斗到了脱壳机的旁边,直接把笆斗扛在了肩上,把笆斗里的带壳小麦粒子倒进了脱粒机的斗里,机器一开,很快脱了壳的谷子就从机器口里流了出来,重新落入了地上一个笆斗中。
李立仁没有抢过自家大哥,扔下一句便眼巴巴的望着坐在收割机上神彩飞扬的李立成。
苍海问道:“这合适么?”
“要不我开拖拉机过来把地犁一犁?”苍海说道。
苍海闻言笑道:“等我做什么,大家都动起来啊,这些机器也不复杂,你们都能把它们开回来,怎么着不敢动啊?”
苍海也没有玩过这些机器,不过苍海一来胆儿大,二来口袋里也有钱,他才不怕把这机器弄坏了呢,最贵的不过七八万一台,苍海买十台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口袋里有钱底气就是足啊。
胡师杰对于这政策不是太理解,而且四家坪这里说千里无人烟有些夸张,五十里无人烟那肯定是有的,而且黄土沟越往里越没有什么人,就算是烧麦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和-图-书关健是四家坪村里种的麦子真太少了,加起来还不如沿海一个行政村一成多呢。烧不烧的也无所谓。
在苍海的指导之下,胡村长第一个玩上了收割机,老头显得特别的兴奋,连平常的旱烟窝子都没有抽,今儿直接换上了带过直嘴的二十块一包的卷烟,散了一圈之后爬上了收割机,一边玩边叼着卷烟同时嘴里还赞着苍海。
看到苍海过来了,一个个都从蹲着改成了站姿。
一边出谷子一边麦子壳从另一边也跟着出来了,这些麦子壳就是麸皮,可以用来喂牲口,一般农村都用来喂猪,用水和上一和就是最廉价的猪饲料,也可以喂鸡,当然了贫困的时候这东西人也吃。
这就像是一个人刚拿了驾照买了人生的第一辆车,那叫一个爱惜啊,一个月最少洗上两三次,小撞小擦的都得立刻到四儿子店去上个漆,要等着新鲜劲一过去那开起来才能可劲的造。
机器很简单,苍海熟悉了一下就上去摆弄,没用五分钟便把一整套的流程给弄明白了,开着一台机器到了最近的田里试了一下,沿着田边上开了一个来回玩的是有模有样的,机器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两条整齐的两行麦杆。
苍海试着捆了没有两捆子,就因为捆的麦子不合格,不是小了捆的麦子太少,就是看似捆好了,伸手一提整捆麦子便散了一地,于是很快被别人嫌碍事给赶到了一边。
“算了,你不是说要整出一块梯田明年留着种水稻的么,正好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干脆自己去挖你的水稻田吧。”胡师杰说道。
李立仁笑着冲苍海说道:“海娃子,你早饭吃的也太磨叽一点了,老长辈们都等你小半个钟了,你小子也不知道起的早一些。”
不光和*图*书是村里住的老几位到了,连苍世贵,苍世远和李辉都来了,大家喜气洋洋的蹲在一起,聊的十分热络,分明连说话的声音都透着喜庆,一年忙下来收成就看这几天的了,而且这一年老天爷也算是给力,家家田里麦弯腰能不开心嘛。
“这不好吧,全国都不让在田里烧麦杆了。”苍海说道。
收割机什么的都不是什么高级货,并不是那种直接地里就把麦子收下来,穗归穗杆归杆的,这种收割机就是收麦子,把麦子割下来放倒在田里,还需要人动手去把麦子捆扎起来,运到脱粒机边上脱粒脱麸才能最终得到谷子。
苍海这边走了过去,把要领教了一下,很快李立仁、李立成还有老叔魏文奎几个也都学会了,于是这一台收割机便开始在三叔家的麦田里工作了起来。
瞅着人家捆的轻松,扯起四五个麦杆子一拧一扭然后往一捧麦杆子底下一伸一拉,膝盖这么一顶手一紧,绕几下下一捌结结实实的一捆麦子便捆好了,跟玩似的。
当然,像苍海这样的效率自然比不上那些蓝翔出来挖机学生的,好在苍海这边也没那么多的要求,只求在坡上挖出一条和挖机差不多宽的稻田就可以了,到时候收稻子的时候收割机只要往返一趟就可以把这片稻田给收割完了。
苍海听了觉得自己还真没什么事可干了,于是便转身回了村里,把挖机给开了出来,开着挖机的苍海并没有选择过河,而是沿着小村一直往东开,转过了一个小土坡,便到了苍海选定的稻田位置。
这些崭新的机器让他们情不自禁的有些畏惧,生怕自己这笨手笨脚的把这些宝贝机器弄坏了。
站起来的苍世贵却看到了女儿苍静和林志景一起来,顿时脸上的笑容隐了http://m.hetushu.com下去,同时还伴着一声冷哼。
“瞧瞧!还是机器好使,以前用的歪头杆子不知道要敲多少次才能把麦子敲下来,这下你看这边杆子一进去,谷子就出来了,杆子打的又干净又快。”刘爱芬望着金黄的带壳的麦子从另外一个出口落入了笆斗里,很快一笆斗就满了。
接了新任务的苍海也不好在田头再呆着了,况且瞅他们这些老头都在兴头上,指定不自己今年都碰不上这收割机了,于是迈开脚步回村里去。
师薇则是留在了家里,照顾濛濛,还有准备午饭,还得肩负起给干活的大家伙煮绿豆汤的活计,反正这个时候谁都有事可干。
胡师杰又打了一个来回,看到苍海站在地头,停下了机器问了一句。
不过也就是哼了一声,到是没有开腔说两人什么,明显对于林志景没有昨天那么恨不得打死这小兔崽子的架式了。
回到了村里,拿出了收割机的便用说明书,翻了五六分钟苍海便知道如何使用了,等着平安赶着丑驴子把第一板车麦子送过来的时候,苍海也只是按了一个按钮,三位奶奶级别的就已经知道把车上的麦子头朝里往机器里送了。
胡师杰有点不想撒手,伸着脑袋看着收割机把麦子整齐的绞进机器里,然后神奇的从右手边上出来的时候就码在了收割机的右侧,转头望了一下身后,两行金黄色的麦杆整齐的躺成了两条麦线,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李立仁笑着说道:“我们这些人识的字加起来也没有几大筐,理解力更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还都是新机器我们怕给弄坏喽,别到时候活还没有开始干先把机器弄趴了窝。”
因为苍世贵不悦,别人更不好和苍静、林志景说什么了,于是乡亲们冲着两人笑了和_图_书笑,算是打了招呼,也因为苍世贵的表现,所以现在没人有心思拿苍静和林志景两个小辈开玩笑,好在场面只略有些小尴尬但是大氛围还是好的。
于是就在大伙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苍海发现自己居然无事可干了!
吃完了饭,苍海带着平安下地干活,苍静和林志景自然也跟着一起去,苍静家里地没有种,不过看样子两人是打算好好的表现一下,让村里人能更快的接受林志景。
“海娃子,你回村去,教教那帮子婆娘们如何用那个什么脱谷机,这几有我们就行了,平安,世远和世贵你们三个搭把手用牲口车把麦子运回去,运回去的麦子让村里的婆娘们脱粒,记住一家一家来,别到时候弄混了。”李立仁分配起了任务。
这里的坡地平缓,坡度不大而且向阳,反正四家坪村这里除了种麦子,别的也没什么一年两季之说,都是一年一季,水稻那自然就更不行了,所以稻田只要选个向阳的地就差不多了。
胡师杰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总不能在这里干看着吧。”
“还是你们年轻人聪明!”胡师杰笑眯眯的上了手。
这边苍海看着两个老头抢收割机,身后又传来了另一架收割机的动静,苍海一扭头发现另一台收割机也已经开到了自己的旁边。
苍海现在有一种捂脸的冲动,两老头加在一起都一百多多数了,怎么看收割机就像是两小孩抢玩具似的,不由在心里琢磨:收割机真的有这么好玩?
重新回到了田里,苍海发现自己也插不上手,开收割机有胡师杰和李立成两人,扎捆麦子的就更多了,平安、李立仁、李立达和魏文奎四个,人家一捆麦子也就是两三秒钟,最少的平安也捆了快十来年了,速度哪里是苍海这个读书娃可以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