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1章 求救

几声吼过后,母熊带着小熊离苍海这些人差不多也就四十来米的距离。
苍海一听差点乐了,这人到真是生意人,一有赚钱的空当就想挤进来,还为村里出点力,想赚票子就是想赚票子吧,说的还这么好听。
师薇望着苍海说道:“我是医生,不是兽医!对处理动物的伤口不拿手。”
张久生听了笑着道:“你可……”
苍海琢磨了一下品出了其中的味道,张口问道:“你是想着把这活接下来?”
“这是熊!”师薇不是有点担心,而是满满的担心,这家伙再虚一巴掌拍下来也能把人拍个骨折什么的。
胡师杰作为村里的大BOSS自然是要过来问上一问的。
听到师杰这一声叫唤,乡亲们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开始纷纷的往苍海这边来,不过都没有走到苍海的身边,各自家自家的地头向着这边张望。
“我?别问我收钱,我管谁接这活儿!”苍海笑着说道。
“不说我们家口粮的事!”张久生带着小跑来到了苍海的旁边,气都没有喘一口便伸手帮着苍海掰起了玉米棒子。
两人正说着呢,突然间濛濛的童音响了起来。
师薇走到了母熊的身边,看了一眼伤口说道:“伤口附近的肉烂了,得除掉,好在伤的并不算是太深,这样的伤最好是缝合,不过我手头也没有针线,以我现在手头的工具只能割了腐肉,然后洒点药水,做点简单的包扎。”
张久生继续笑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事在人为吧,不去想办法那事情怎么会有转机?我就是想问问,如果我想接手运输的活,你边是什么个态度。”
“哥哥,大狗熊!哥哥!大狗熊!”
苍海想的还真不差,和_图_书母熊的确是过来求助的,自从上次和苍海分别之后,母熊便带着小熊在附近生活,没事抓点鱼弄点野果什么的生活也算是乐无边。
苍海其实心中有点儿奇怪,因为除了粮食和蔬菜之外,苍海想不出有什么地方和张久生说的了,虽然张久生的儿子小虎是苍海的干儿子,不过说实在的两人真还没什么生意上的来往。当然了,主要是苍海不卖菜,家里的菜宁愿喂猪也不拿去换钱,你说气人不?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别人下地干活的时候他在睡午觉,别人依然在干活的时候,苍海这家伙却准备收工吃晚饭去了。
师杰虽然特别想上前,不过这小子可是惜命的主,挪了两步远远的观望着。
不光是苍海磨叽,同来的这群人中也没有几个靠谱的,师杰现在正蹲在地里弯着腰找着蟋蟀,颜丽则是跟在男友的身后,时不时的掰一根玉米棒子往身后的背篓里一扔,差不多一两分钟掰一个棒子的速度,怕是丑驴子会掰玉米都比颜丽活干的好。
“海娃子,什么事?”
平安的动作很快,几分钟就奔了一个来回,直接骑着丑驴子奔到了母熊的旁边,这才从丑驴子身上跳了下来,同时把医药箱放到了师薇的手中。
可了好一会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苍海了,偏偏张久生还不能说不对,因为把张久生放到苍海的位置上,肯定也是这样的选择,免费的东西不要上赶着给钱,还差不多是同样的服务,那不是溅皮子嘛!
苍海笑道:“您还是歇着吧,这么勤快我心里吃不住,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如果要是帮的上忙那一定不推辞。”
原本还算是有热情的濛濛现在注意力m.hetushu.com全在自己新得的小狗身上。
苍海伸手轻抚着母熊的脑袋,不住的轻走发出嘘嘘的声音,试图舒缓母熊的紧张。
乡亲们看到张久生自然是高兴的,但是苍海看到他就有点儿苦了:“我说张哥,我真的拿不出来更多的粮食卖给你了,要不这样吧,玉米我可以多卖给你一些。”
母熊似乎也知道师薇是要救自己,并没有乱动,只是在刀子割到了嫩肉的时候发出两声痛苦的低吼。
“这熊受伤了!”师杰说道。
现在的濛濛正站在玉米地垄边上,再往上去就是土山脊顶了,就在土山脊顶上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毛绒绒的身影,一看便知道是一只母熊带着一只小熊。
小熊看到了苍海,颠的小步子便想向着苍海这边冲过来,只是冲到了一半的时候,似乎又有点儿害怕苍海旁边的人,转过了头去冲着母熊嗷嗷的叫了两声,然后又转头冲着人群试探性的走了几步,走了几步之后又缩了回去,蹲在原地扯着嗓子嗷嗷的叫唤。
分完了狗,张久生便四下和乡亲们挨个聊了起来,作为一个生意人,张久生怎么可能不知道维护客户的重要性。
苍海被这小子震的耳膜都有点儿疼,张口说道:“我看到了,只是几天没见,这两狗熊有点儿瘦啊!”
苍海想了一下心中便有了决定,转头冲着师薇问道:“那伤口你能不能处理一下?”
“这事你跟我商量没有用,明年我们村便只管种和收,运输上的事情全都归日本公司管,他们想用牲口运就用牲口运,想用汽车先修路,想用飞机的话他们自己会修飞机场。还有你要接了这活,村里怎么办,明年大家可是收瓜运输http://www•hetushu.com都是要插上一脚的,我劝你吖,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苍海笑着说道。
苍海一听说熊,立刻精神一紧,向着濛濛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苍海挠了一下脑袋:“我哪里知道,看这模样是想找点吃的吧。”
苍海放下了濛濛,让胡师杰看着,自己则是缓乐向着母熊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抬手示意母熊自己无恶意,等到了小熊旁边的时候,小毛熊一把抱住了苍海的大腿,不住的嗷嗷叫着发出了撒娇的声音。
离的太远有点儿看不清这两只熊的样子,但是熊肯定是熊的,苍海怕熊会伤到自己的小妹,于是赶紧向着濛濛的方向奔了过去。
张久生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没错,我心里想着到了明年你们村那么多的西瓜产出来,乡亲们肯定忙不过来啊,就算是你们村所有在外务工的人都回来了,你们村能有多少人?到一百人了没有?这不到一百人哪能顾的了这一块啊,我便想着我是不是能给村里出点力?……”
听到苍海这么说,师薇点了点头。
苍海苦笑着说道:“你看看这四周哪里有比你更何适的人,这样吧咱们死马当活马医,能治好算是它的造化,治不好也就这样了。”
“老大,是您那天遇到了那一对熊!”师杰现在跟上足的发条似的,也飞奔到了苍海的身边,伸着脑袋左看右看,然后兴奋的冲着苍海大声叫道。
苍海的话刚落音,山脊上的母熊冲着苍海站立的方向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嗷!”
不用师杰说,苍海这边站着的几个人也都看到了,母能的前肩部分,有一道不小的口子,现在这口子上面围着不少的苍蝇正的四下m.hetushu.com乱飞。
平安张口说道:“我去吧,我骑着丑驴子快一些。”
不过眼看着冬天也没有几个月了,所有的熊都准备存点肥膘准备越冬,吃的东西也多,四家坪村这一片就算是加上文一道的林场,面积也不算有多大,所以很多熊的领地自然也就有了交叉,这么遇到了次数多了,总有压抑的二百五公熊着急传宗接代的,于是就有了母熊身上的伤。
这一对母子熊的确比上次苍海见的瘦了不少,尤其的母熊,毛色远没有当是那么油亮,而且现在肚子也是瘪瘪的,看样子似乎没吃什么东西。
走到了母熊的身边,苍海看了一下母熊的伤口,然后四周检查了一下,还好母熊身上只有这一处伤口,伸手按了一下母熊的脑袋,母熊便顺从的侧身躺了下来。虽然躺了下来,母熊还是保持着一种戒备,两只眼睛盯着人群。
“你小心,我试试。”师薇打开了医药箱,拿出了一个小手术刀,还有一瓶酒精之后冲着苍海说道。
听到苍海这么说,师薇点头道:“那行,我去拿医药箱。”
“行了,就这样吧,剩下的事情听天由命。”苍海说道。
苍海一点头,平安转头向着丑驴子跑了过去。
飞奔到了濛濛的身边,苍海把濛濛抱了起来,然后望着山脊上的熊。
听到有人叫自己,苍海抬起头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张久生腆着一张布满笑容的胖脸冲苍海小跑了过来。
“苍海,苍海!”
然后母熊就在大家的注视之下,带着小熊向着人群的方向走了二十来米,然后跟着又吼了一声。
不光是苍海这边,所有在地里忙活的乡亲们都看到了这两只熊,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瞅着突然出hetushu.com现的两只熊。
就母熊这模样都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被什么东西给伤了,最大的可能自然是那些精虫上脑的公熊。
村里的乡亲们现在全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母熊扑向苍海,但是又不敢出声,怕自己一出声突然惊到了母熊。
师薇见苍海走的小心翼翼的,于是自己也抬脚慢步向着母熊走去。
小狗太活泼,苍海给弄了一个绳子栓住了,一头小丫头抓着一头栓到了小狗的脖子上,现在的濛濛正牵着小狗满玉米地的乱跑,好在玉米杆还没有砍,要不然苍海根本不放心小丫头这么闹。
“没事,我在旁边按着,这熊挺通人性的,上次遇到了危险就求我帮忙,这次肯定也是过来求救的。”苍海说道。
“你们村明年就要大变样了,那明年这西瓜的产出一多,运输是个大问题啊,日本人那边有没有说帮你们修条路?”张久生问道。
当然那只公熊也没有落下好去,现在指不定就在某一个角落趴等着生命流逝呢。
剩下两个半干活靠谱的是平安和师薇,两人是劳动大军中的绝对主力,现在的收成至少有一半都是两人的功劳。最后半个是铁头,铁头现在自己背个篓子,掰一颗玉米会稍稍的玩一会儿,有时候抓个小虫放嘴里,有时候看到地里的小野瓜也会揪一个尝尝。
苍海伸了一个懒腰,双手叉在腰间扭了两下,同时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要落下去的夕阳,红彤彤的太阳这时已经没有了晌午的热力,但是却把所有能照耀的地方都染上了金红色,照的小河面如同一个镜子把附山的湖光山色都收拢了进去,小村胜景美的不可方物。
苍海不是欣赏景色,他现在正在心中盘算着时不时现在可以收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