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91章 壮硕的瓜苗

“还真是!”
哥俩继续分头看瓜田,看了一会儿苍海也没有发现一根草,想了一下觉得可能是这瓜秧子长的太狠了,让一些野草没有办法在田里生存。
当生命之树传来这附近的影像时候,苍海觉得情况不像是自己想的那么坏,当然了几片浸水的竹林子那是没有办法了,原本就是抗旱的,现在泡在水中那么多天,根都烂了一大半了,就算是现在不死,看样子也挺不了多久了,除非今天就雨过天晴,然后让这里的水消下去。
两个家伙没有看到空间,于是一个蹲一个坐开始围观起自家的主人挖野菜来。
说完苍海把虎头咬过了野菜顺手扔到了小湖里。
于是哥俩分别向着两边背向而行,苍海往东,平安往西开始检查起了西瓜田。
挖了几颗野菜,苍海抬头发现虎头这货正撅着屁股咬一颗野菜,于是伸手把虎头推开。
见到苍海这个架式,平安那脱的更欢了,几下把自己扒光了,一溜烟奔进了小河里,还没有等苍海走到河边上呢,这家伙已经站在了中间。
现在在苍海看来瓜秧子长的有点过于密了,怕到时候长起来有些拥挤相互抢养份,毕竟是第一年种瓜,还是小心一点,况且苍海也不指望着第一年的瓜发大财。
很快苍海找到了一片野荠菜,长在了沟底离着水源很近的地方,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扣打开了小军刀,又趁着平安不注意打开空间,从空间里拿出了两个塑料袋准备装野菜。
一行人来到了瓜田,苍海蹲下和_图_书来看了看,便发现这瓜苗子长的似乎是有点太壮了,这瓜秧子现在长的都有成人的手指头那么粗,比正常的瓜秧子粗了好几倍,而且爬的范围也不大,每一个瓜秧子都只有两三米长,还不像是一般的瓜秧子一样向着伸展,而是几根瓜秧围着根长,整个瓜蔓成了一个很奇特的伞状。
“怎么办,凉拌!”
铁头和虎头感到了空间的气息,原本玩闹的它们俩立刻向苍海身边凑了过来,可惜的是当它俩靠近苍海的时候,苍海已经关掉了空间的裂隙。
“把水弄干,不要留那么多的水面。”
“瓜地里长的?”苍海抬头问道。
生命之树的理由还是上面那个:它需要!
“可能吧。”
穿好了裤子,苍海带着大家继续赶路,路上又遇到了两条小黄水河,好在也都不深,差不多都是脚弯附近,趟了过去之后,便来到了凤凰沟。
苍海逮住了铁头,给它普及了一下荠菜知识。
平安开心的点了点头:“好嘞!”
“拨不动就别拨了,就这么让它长着吧。”苍海回头吼了一嗓子,顿了一下说道:“四周看看有什么小草什么的拨了。”
“这东西不能吃!”
苍海也不明白啊,自己明明白白的只点了果实,谁知道秧子就给了自己一个惊喜。
苍海望着面前的小河,不由的来了一句:“我了个去!”
苍海能拿一棵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放火烧了它吧,既然它需要那就随了它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小面子,苍海m.hetushu.com还特意叮嘱了一句:别淹了我的瓜田就行!
“那继续看瓜田,等会儿看荠菜多不多,多了挑一些回去包饺子吃。”苍海说道。
还没有等苍海弯下腰去,平安那头又喊道:“二哥,我看到有荠菜。”
平安这时也大声喊道:“二哥,瓜秧子拨不动啊。”
苍海让平安带着虎头几个玩耍玩耍,自己则是把手放到了生命之树的树干上。
走了几步,苍海发现有一块地两三个瓜蔓缠在了一起,于是想着把其中的两个瓜蔓给拨出来,不过试了好几次,苍海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因为瓜蔓的根扎的太深了,苍海两只手都愣是没有弄的动。
说完苍海站了起来,拍了一下手上的泥土:“四周去看看,看看有没有长的不好的,如果有长的不好的就揪掉。”
“你又不是榕树,长在水里做什么。”苍海有点无语。
别开玩笑了,重新种它可就意味着再去美国找地方蹲上两三个月,过一段清教徒的生活。以前没有女朋友还成,现在有美人在侧,就算不在侧也可以视频啊,苍海哪里还会乐意去钻山沟。
平安蹲下来伸手理着瓜秧,一边理一边也不知道在嘴里嘟囔着什么。
泡在水中的几片林子也有一两片也不行了,剩下的三四片到是不怕水泡,存活下来没什么大问题。
正说着呢,看到一个小黑手拿着一棵野菜放进塑料袋里。
向着坡上走了走,苍海来到了半坡腰上,从这里开始再到坡顶就没什么植物了,至于坡顶www.hetushu.com除了自家种下的几棵瓶子树之外,依然是光秃秃的一片,弯腰伸手捏了一下土,发现表层的土水份不少,不过当苍海用手指往下扣了扣的时候,感觉水份便很明显遂步减少了,差不多一指深的时候土层就相当干燥了,而且带着很重的粘性。
没等生命之树回答,苍海把手缩了回来,转头冲着平安说道:“走了,去看看瓜田去。”
“好嘞!”平安回了一句低头开始找起了小草来。
苍海伸手也掐了一段瓜秧子,发现果如平安所言,就算是最头上的最绿的瓜秧子柔韧度也是相当惊人的,不像是一般的瓜秧子一掐就断了。
平安说道:“嗯,现在只长了一点点,不过这边好大一片。”
刚翻过了一个山坡坡到了坡下的时候便看到了一条略混浊的小河拦住了去路,以前雨季流的都是泥浆河,现在这附近的植被好了些,所以这河水也比以前清了一些,不过就算是这样,也看不到河底,不知道这小河到底有多深。
“不是。”平安回答。
“二哥,瓜秧子好结实啊。”平安伸手想拆一下瓜秧子,但是发觉自己一只手居然弄不断。
苍海只得回头道:“马菜你管它做什么,现在不是季节。”
苍海看到这样的情况觉得挺揪心的,如果这水一直这么淹着,别说是竹子了,淹在水中的几片林子能保的住就不错了。至于生命之树苍海到不担心,因为它要是那和容易被淹死还有什么资格叫生命之种这么拉风的名字,况且现在看起来这家m•hetushu.com伙长的还是枝繁叶茂的。
“你咬的口水淋淋的,哪里能吃!”
平安点头应声道:“好的。”
“二哥,水不深!”平安冲着苍海挥着手。
至于坡上的西瓜地到是没有被淹到,离着岸边差不多还有五六米的距离呢,从目前来看西瓜长的受挺不错的,叶子什么都挺盛的,看不出来被雨浇坏的样子,所以苍海决定先去看看情况。
“哦呃!哦呃。”
“二哥,这是咱们的西瓜么?”平安有点拿不定主意,在他的印象中瓜可不是长的这副模样。
淹不淹瓜田也不是苍海可以拿主意的,就算是淹了瓜苍海又能有什么办法,砍了生命之树?
看到虎头过了河,铁头很开心的迎了上去,谁知道刚到了虎头的旁边,虎头这家伙开始抖毛了,一下子淋了铁头一身,让它跑都没有来的急跑。
平安问道:“二哥,怎么办,过不过?”
“不对,这是这个,是这样的,看到没有,很多齿的菜,你这是圆不溜丢的叶子,这菜不能吃苦的要死,通常都是喂牲口的……”
想了一下苍海把自己的意思传给了生命之树,让苍海很无奈是生命之树直接拒绝了苍海的提议,它需要这些水,不光是需要这些水,它还准备趁着雨季多积一些水下来。
铁头挺聪明的,听到苍海说一下便能分清荠菜和一般野菜的区别来了,转头一蹦一跳的去找起了荠菜来。
转身想要离开,去和平安汇合顺带着摘点儿野荠菜回去包个饺子,刚走了没有几步在坡沟里发现了几株枸杞,枸m•hetushu•com杞发的挺不错的,植株都到了苍海的膝盖,看样子今年春夏的时候就有枸杞泡茶了。
“我知道了。”苍海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心道:这小子看到马菜有什么奇怪的。
好在这河水不急,远没有昨天回来时候破桥那边的汹涌。
铁头怕水,虎头却不怕,不过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趟河,这家伙似乎有点信心不足,站在岸边踌躇了一会儿见苍海已经到了对岸,这才小心的把脚伸进了河水中,走了几步克服了害怕之后,虎头很快的施展起了自己看家的狗刨法,一路顺利的游过了河。
平安快速趟过了,苍海知道这河水也就到大腿,于是转身把自己的裤子什么的拿在了手上,正准备过河呢,看到铁头呜呜叫了起来。这才想起来铁头这货可能怕水,于是又伸手把铁头抱了起来。
铁头表达自己的不满。当虎头友好的蹭了一下它之后,铁头立刻给了虎头一个拥抱,两个家伙又好了起来。
苍海笑道:“知道了,别管这些现在不能吃的了,弄点能吃的菜回去,今晚咱们包饺子吃。”
“哥,这里有几株灯笼果。”平安开心的喊了起来。
“二哥,还有马菜。”平安又喊道。
这时候的凤凰沟差让苍海没有认出来,沟中原来的小水洼子直接成了一个小湖,原来沟旁边的竹子还有小树林什么的都淹在了水里,就连生命之树的树林子现在也是一半都进了水里。
说着苍海便开始脱鞋脱袜子,最后干脆连长裤也脱了下来,就这么只着了一条内裤准备去试试能不能趟过小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