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5章 碰头会

到了窑口,卸下了丑驴子身上的套,直接把平板车就这么扔在了窑口旁边,苍海牵着丑驴到了村里的牲口棚栓好,这才向着胡平安家的窑口走过去。
这下苍海明白原来今儿开的是碰头会,村里各家的当家人都凑一起商量这些‘大事’来了。
“二哥,二哥,我爷找你!”
虽然地面上停止了生长,但是苍海却是感觉到了在地下,在这黄土之中,种子根正在像着四面八方扩展,仅仅这一会几便扩出了百米的范围。
“我家?既然大家都买的话我家也来了一点儿吧,来这么四五只羊,鸡崽来个百十来只的样子,最好一半公一半母的。”
“找人帮种的事情海娃子你没有意见是吧?”
“你爷找我什么事?”
苍海一端碗这东西便凑到了苍海的身边,眼巴巴的望着自己的主人,虽然菜盆就放在地上,一伸嘴就可以吃的到,不过虎头黄并没有吃,而是老实的坐着等着主人的赏赐。
菜是定量的,但是馒头管够。
“海娃子来了啊!”
苍海点了点头:“没意见!”
苍海甩起了自己手中的鞭子,半空中抖起了一声鞭哨。
起镐挖土,挖好了坑之后,苍海捏了一个法诀,引导着空间里的生命精华缠绕上了根系,这样可以让树根入土之后便萌发成长,增加瓶子树的成活率。
苍海吃完了饭,拿了一个馒头掰碎了和到了碗里,把馒头裹上了剩下的汤汁,然后倒进了虎头的碗和*图*书里。
种树的地方没什么路,苍海这边沿着土势的起伏,赶着丑驴,丑驴的力气那是没的说的,这一路上来几乎就没有过的去的坎,半个多小时便到了凤凰沟和夹子坨的正中央。
正纳闷呢,魏文奎张口说道:“咱们这两天准备去镇上买一些鸡崽,再买上几只羔羊,海娃子你看你家有没有需要的?”
“不知道!”平安坐在车上捋着自家的大黑狗。
“成!”李立达听了又把这一笔给记到了本子上。
这个时候苍海可不想去给别人添乱,虽然平安有点儿傻,不过干起活来可不会偷懒,实打实的卖力气,一般人都没有他这么勤快,胡师杰的地还得靠这个大孙子呢,苍海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夺人所爱。
略微思量了一下,苍海便把数目给报了出来,苍海到不是准备考这个赚钱,而是想着养上一年,等到了过年的时候正好杀了,给老师、干妈两家送一些过去,算是自己的一点儿心意。
这种感觉十分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当苍海一低头看到脚下的时候,发现就在这一瞬间,自己刚种下的种子已经破土而出了,绿色的小芽瞬间由嫩绿色变成了深绿色,看起来就像是一株野菜一样趴伏在了地面。
听到了鞭哨声,所有的土狗一下子不哄而散,最近的也跑出了十米开外,这才敢转头望着苍海。
见苍海进了门,所有人都抬起了头,别人都是冲苍海hetushu.com点了一下头,李立仁这边却是冲着苍海吱应了一声。
回村的时个路边了生命之种那里,见这家伙还是小树苗的样子,并没长大,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赶着丑驴回村。
听到苍海不乐意帮自己,平安生气的挪开了苍海两步,以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见苍海不搭理自己,没一会儿又凑了过来。
肥肉往地上一扔,虎头便一咬咬住了肥肉,大口大口歪着脑袋嚼了起来。苍海则是就着馒头吃起了鸭块,骨头什么随手扔到了地上,这也是虎头的食物。
走到了大家的旁边蹲了下来,苍海从口袋里摸出了烟散了一圈,便老实的蹲着听着长辈们有什么事情说。
心中却想道:这事儿不是中午就说好了么,怎么到了晚上又来了一遍?
一推门一打帘,苍海发现几个老爷们正蹲在地上围成一圈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虎头的性子明显的很倔,就算是这样也没有放弃反抗,小身板住不的发出了呜呜声,张着嘴不住的想咬这些欺负自己的家伙。
相对比猪比羊到是还差了一些。
一进村,蹲在树口抱着自家大黑狗的平安也不知道从哪里跳了出来,差点儿吓了苍海一大跳。还没有等苍海回答平安又抱着自家的大黑狗上了平板车。
这成狗群的习惯,就像是人一样欺负新人,虎头明显就是属于进村不久的新人,现在正被村里的一帮子老炮‘教育’。当然了这些土狗也不是和图书真的咬虎头,所以现在虎头的身上并没有伤。
李立达拿起了脚边的一个破本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圆珠笔把苍海家要的东西给记上了账,同时说道:“海娃子,菜要不要顺道带一些回来?”
盯着看了几分钟,再也感觉不到种子的根系扩张了,苍海这才转身离去,上了坡顶开始种瓶子树。
苍海打了一盆子菜,拿了一个馒头蹲在了窑口的旁边,大肉虽然不油腻,不过苍海还是不吃肥肉,把瘦的挑出来啃了,肥的部分便宜了自家的虎头黄。
中午的大锅饭简单,两荤三素,荤菜是烧鸭块和一片一掌大小半指节宽的大肉,肉晃晃的半肥半瘦,看起来腻味不过吃起来味道相当好。素菜则是一个花菜,一个西红柿炒菜,外加一个炒青菜,汤则是碧玉汤,也就是青菜豆腐汤。
就在苍海准备走人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脚下似乎是轻微的一震,苍海还以为是地震了呢,不过伴着这点儿微震,苍海觉得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似乎就是刚才的那一瞬间,自己和脚下的土地突然间有了一种别样的联系。
苍海不由的感叹了一句:果然是空间里的奇物啊!
洗好了盆子放回窑里的桌子上,苍海便准备去种树,套上了丑驴拖着平板车,苍海出了村子。
这地方苍海并不准备种树,而是想把空间里的生命之种给种下去,选的也是山沟沟近底的地方,因为这里并不显眼,苍海怕和图书这种子长出什么参天大树来,那可就有的瞧了。
出了空间小东西长的挺快的,现在比刚放出来的时候大了快两圈,食量也不小,现在这模样一顿能吃一个半馒头,汤泡的那种。
一株种下去之后,隔了差不多百米,苍海这才种下另外一颗,除了喝水的时间,苍海几乎就是不停的种树,就算是这样,到了傍晚时份,苍海也仅仅种了十颗不到。好在距离远,也算是拿来当围墙用的,所以苍海对于今天的进度还算是满意。
这便是虎头的午餐了。
苍海听了说道:“我不去说,老实的跟着你爷去种庄稼,我这边的事情自己可以干。”
啪!
苍海有点儿不明白了,现在的天色刚黑,依着乡亲们的干事风格,这个时候才刚刚从地里往回走,今天这个时候都窝在了村里有点儿不寻常。
苍海道:“菜不是太缺,而且村里的菜地也都开出来了,青货以后就在咱们自己村里买,到是肉食您明儿带些回来,猪肉来这么一扇,猪蹄还有猪尾巴什么的您自己看着来。”
“我去!”
见苍海蹲了下来,胡师杰来了一句。
虎头爬了起来,一声不吭的两着小跑靠近了平板车,苍海一抄手把自家的狗子拽上了平板车,然后向着自己现在住的窑口驶了过去。
听这话,苍海明白了,以前村里没有水,往返拉的那些个水也不经用,现在村井打出了水,而且还是上好的甘泉水,乡亲人的思想自然就活跃了和-图-书,养鸡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养羊到是这里的传统,只要是条件许可,哪家都会养上几只羊,甚至是一群羊,主要是卖钱,次要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杀了吃肉。
这小子明显有点儿不开心,刨了几口饭之后便对着苍海说道:“二哥,你去跟我爷说一声,我不想跟他干活,我想跟着你去种树!”
拿起了镐头,刨了一个坑,苍海便把生命之种从空间里取了出来,放到了坑里把长芽的一头向上,浇了一些水便盖上了土,整个过程连十分钟都不到。
“嗯,那老三,你把海娃子要的数目记下来,等着明天带着你家婆娘去乡里。”胡师杰冲着李立达来了一句。
平板车走不到十米,苍海便见自家的虎头黄正和村里的土狗打闹,说是打闹其实是被村里的几个土狗欺负,村里的土狗都成了年,就算虎头黄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狗崽子,别说几条了一条都干不过,所以现在虎头黄的处境很不好,被一群狗压在了地上,这个掏一下那个咬一口。
刚吃了两筷子,一个人影凑到了苍海的旁边,苍海都不用看,便知道这是平安过来了。
一看到主人的动作,虎头便知道自己线正餐来了,摆着尾巴站在自己的盆子旁边,盯着苍海手中的盆子,见饭倒一来的时候立刻把脑袋伸进了盆子里,张口大吃了起来。
晃了两下,小株这边便站了起来,发成了一个颗小树苗的样子,好在成了小树苗之后,这东要便似乎是停止了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