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章 有准备的人

接了苍海的电话,赵长春开着小面包车过来接了苍海,去看了一下钢架师傅的作坊,小作坊不大,师傅的手艺也说的过去,于是苍海便把自己画好的图纸拿了出来。
苍海一听顿时明白了,人家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离开了老师的家,苍海招集了一下自己的好友们,吃了一顿把自己离开的事情交待了一下,便乘着夜里的高铁回乡。
大家出身的鲁言智看不上这四百万,但是见苍活拿钱那么利索,觉得苍海这人真的不错,干脆!不像是有些来投资的磨磨叽叽的,瞧这位,第二次来就带着钱来了,直接往桌上一拍抓起了合同就签,和这样的爽快人打交道真的舒心。
苍海不明白,县里已经被骗的精明了,以前有来投资的,每一次夸夸其谈,最后等着项目一报,人家一摊手说没钱,或者缺钱,县里没有办法只得捏着鼻子帮人家找钱,等着钱找到了,厂子办起来了,要是效益好那自然是都欢喜,效益不好亏钱了,人家一拍屁股跑了,县里可就坐了蜡了。
小张一听笑了:“您别叫我小张,咱俩岁数差不多,我也就痴长几岁,你叫我的名字,张恒就成!”
虽然苍海没有说,但是鲁言智还是支应了一声,让苍海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小张,直接找他也可以。
四百万实打实的到了县里的账上,无论如何这鲁言智也就有了底气,如果不是不太看到苍海能够搞的成,那场面还要大一些。
苍海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事和*图*书情,让张恒在鲁县长的面前好好的表现了一把,隐约的有风声传来,这个新来的鲁县长对现在配的秘书水平不太满意,而张恒在苍海这个事情上表现出来的专业,让鲁言智高看了一眼。
“怎么说?”苍海问道。
张恒一听立刻摆手说道:“苍总,这些日子不成,我这边事情有变动,得夹着尾巴做人,咱们来日方长!”
聊到了这里,苍海想起了文一道的事情,于是张口说道:“我一个老外朋友,他也想租地种树,前期的投资大约是两千万的样子,不知道这事儿。”
小张听了笑道:“这事不在我,而在您!”
“那只会有奖,不会有惩的。”苍海很自信。
“好的,鲁县长。”小张连声应下来。
约摸着又过了半个小是,鲁言智这边说有个会,苍海也就识相的带着合同告辞了。
“他是想种速生林,然后建造纸厂什么的吧。”苍海张口说道。
县长的办公室可比小张的好多了,而且鲁言智这个人谈吐什么的带着几分儒雅,也会聊天。
“苍老板,可终于把您给盼来了!”
苍海这边准备好的银行卡摆到了桌上,那边县里的会计便开始转账,账一转成功,小张便把合同给拿了过来,由着鲁言智亲自给苍海遂条解释。
鲁言智道:“好好干,过两年我去看你的成绩,咱们这还不是有奖惩条款么。”
听着话音,苍海明白了,自己有什么事情那肯定要先找小张,至于鲁县长那是不到和图书一定程度万万不能打扰的。
“谢谢您,我一定不负所望。”苍海说道。
看到张恒话说的坚决,苍海也就不再相请了。
小张笑着说道:“您不用着急,这事儿鲁县长亲自负责,您的事我也跟他汇报过了,县里也上了会,不光是县里知道了市里也有消息,咱们大市长对于您这样的回乡进行农业创业的投资人可是给了很高的评价……”
独食不肥,这个道理苍海明白的。全乡都穷,就苍海一人富的流油,那估计就到了被宰的时候了。杀大户这个事情在中国历史上那是数不胜数,苍海可不想成为下一个,也没有心思成为下一个,因为在苍海看来自己现在的钱足够活上一辈子,再挣太多的钱也没什么大意思了。
小地方的师傅专业的图纸看着还有点儿吃力,苍海不得不一一的解释起来,就这么着,苍海不得不在县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这才动身回乡。
苍海这边应了一声,于是两人便走到了隔壁的会客厅,说是会客厅,不过是个小房间里摆了一对黑沙发,中间一个茶几。
夜里上车,第二天一清早便到了市里,然后坐汽车到了县里,就不多到了上班的时候,苍海便出现在了小张的办公室。
小张说的没错,对于苍海回乡创业,县里给的条件相当优惠,苍海看了一遍,便签下了大名。
于是张口说道:“那张哥,你给我一个准信啊。”
小张道:“您只要一交了保证金,这合同随时可以签!”
和_图_书海听的有点儿懵,不知道小张怎么又扯到了市里。苍海不明白,这么大一块地就算是荒地,县里也不好一下子决定,不光是过了市里,省里也挂了号,虽然在省市都没有掀起什么大浪,但是优惠是给出来了,因为苍海这边一旦搞成了那可是个大好的事情,所以苍海租荒地这事情可以说是一路绿灯,并且还由鲁言智亲自挂帅。
苍海说道。
“您就不再想一想?”
“全了啊。”苍海说道。
苍海点头说道:“只多不少!”
到了三叔三婶家,苍海把带着的礼物一卸,午饭过后便骑上了摩托车往村里去,走到了半路的时候,把丑驴子和虎头黄给放了出来,这么一来速度就稍慢了一些,直到太阳快落山了这才隐约的看到了村子。
对于苍海来说没有指望吃独食,依着他一个就算是卖了祭甲,想把绿水青山摆弄起来,没个上百年时间也不成的,只有带动了大家都赚上钱了,这事才能办的快起来,也能让大家一起有个奔头。
“那他有什么需求?”鲁言智这边将信将疑,来个苍海就已经奇怪了,再来个老外在他看来有点儿不是那么可靠。
招待着苍海坐了下来,小张便热情的沏茶。
鲁言智听了笑了笑,拿起了手头的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这样的话,从凤凰沟到夹子坨的那一块地几十年之间都属于苍海了,只不过合同上标明只能是农业使用,什么开矿啊工业啊都不行,好在苍海也没有准备这么干。
走出了鲁县www.hetushu.com长的办公室,苍海对着小张说道:“张哥,今晚您无论如何得赏脸一起吃个饭!”
苍海这边看了一下,觉得现在这个办公室情况和自己来的时候有点儿不一样了,原本这里作主的一看就知道是那四十来岁,一脸横肉的妇人,现在明显的小张似乎有取而代之的意思了。
如果不是这个事情大家都不看好能成的话,挂帅的最少也是个副市长级别的,鲁言智都没那么大的脑袋。
“我信您!”
张恒拒绝了苍海的宴请,出了政府的门苍海也没有立刻回乡里,而是给老同学赵长春打了一个电话,准备去看看做钢架的师傅,同时称量一下这位的手艺。
苍海可没有这么傻,社会上混那么多年,说话要是不会,那就白活了。
小张一看到苍海,立刻笑眯眯的从桌边站了起来迎了上来。
签好了字,苍海又问道:“什么时候给我画地界?”
小张听了轻拍了一下桌子:“那我现在就和鲁县长汇报去,您坐这里先等一下。”
“走,咱们到会客厅说去。”小张这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说别的,就这签字仪式最少也得来个县台拍一拍上个新闻什么的,现在只得切都从简,万一搞不成,那么这事儿也就不声不响的过去了,反正四百万到了县里的账上,县里是不会亏了。
鲁言智笑道:“我也这么希望。”
“这……要多久?”苍海怕是就是浪费时间,所谓的时间不等人啊,今年忙上一年,等到了明年的时候,苍海就想着http://www.hetushu.com弄点儿产出,这有进有出,也能带动大家的积极性。
“张师傅,我今儿来就是想把这事情给办了,眼着马上就开春了,事情就得做起来了,要是这耽误,到了雨季过后,再想种树什么的,存活率可就低了……”苍海这边也不多扯,上来便直奔主题。
等了不到五分钟,小张回来便示意苍海跟着自己去鲁县长的办公室。
说着小张便走了出去打电话去了。
苍海一听明白了,只要是凤凰沟到夹子坨那就任由着自己围呗,这样的话那可操作的范围可就大了。
小张听了不由的愣了一下,他可没有想到苍海是那么爽快的人,于是问了一句:“带全了?”
好在苍海没有准备骗钱,手头上实打实的带着钱呢,于是拍了一下口袋:“钱我带着呢,什么时候签?”
“那等他来了,我们再谈!”鲁言智说完,转头对着小张说道:“小张,你负责和苍总联系,务必把这个任务放到首要的位置。”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鲁言智不由的愣了一下:“你确定两千万的投资?”
鲁言智笑着伸手指了一下合同:“这不画好了么,凤凰沟到夹子坨么?”
又谈了一会儿,鲁言智问了一下苍海这边还有什么困难,苍海哪里会有什么困难啊,心早就飞回村里去了。
虽然不知道鲁言智心里是怎么样的,有没有换大秘的意思,但是张恒得到了消息那就不能等闲视之,有句话说的好,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没有准备就算是机会来了抓不住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