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6章 小鬼难缠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苍鹤南还是有点儿不习惯。
等着人走了,苍海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卡交到了苍鹤南的手中:“这里是五千块钱,你省着一点儿花,吃点儿好的,学习用脑营养得跟的上!”
约十分钟之后,苍海才见到有学生从教室里出来。
苍海笑了笑。
俗话说半大的小子吃死老子,可真不是瞎说的,这三个孩子愣是把一桌子菜给包了圆,最后连汤汁儿都泡了米饭,看的苍海直咋舌。
站在了办公室的门口,苍海透过了小窗户看到里面有人,于是伸手敲了敲门。
不过任他怎说,苍海是不信的,因为按他的说法,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那腰上哪里还能系着爱玛仕的腰带,这玩意儿怎么说也得要头两千块才能置办的下来吧。
“今天就到这里了,你们两个明天再来吧!”
苍海听他唠叨了两三分钟,好不容易等着他歇了下来,刚准备说话,便听到这位又张开了口。
看到这小子没有望自己,于是苍海便又大了声喊了一声苍鹤南。
这位说了好办天,见苍海一个屁也没有,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骂:就特娘你这样的傻缺货还想租地?要是不过我这关就算你租下来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这下苍鹤南听到了,抬起了头望向了苍海的方向,不过好些年没有见,这小子有点儿记不清苍海的样子了,想想看苍海离开村子的时候他才六七岁,哪里能记的清苍海啊。
苍鹤南一听乐了,笑眯眯的接了过来:“谢谢哥,我早就想着买一双耐克了,只不过生活费太少一直没有省下来,八百多呢……”
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家族弟的班级还没有人出来,hetushu.com看样子老师又拖堂了,于是苍海只得又等了一会儿。
苍海也不以为意,明白像他这样大的孩子,正是虚荣心强的时候,只要不是过份,苍海也不打算玩什么言传身教,因为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只是当时条件不充许,买不起别家孩子的东西。
不得不说这小吏的眼光很毒,一眼便看出来苍海肯定不了是太了解这里的情况。
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有点儿不耐烦,带着一股子不爽的味道。
“要不要再来古一点儿?”
苍海可没有听到这句,此刻的苍海已经把乡里给排除了,准备明儿去县里打听一下,自己这边想租的可不是一亩两亩,也不是百亩千亩,依着苍海的意思,怎么说也得有个上万亩的地,要不然岂不是对不住砸在自己脑门上的神奇空间?
看这位小吏苍海顿时觉得有点哭笑不得,自己这边进了屋一句话还没有说,一口热水都没有,居然就遇到了索贿的。
睡了个好觉,苍海第二天等着上班的时候便自己往镇政府去。
把自家的摩托和小汽车都扔给了三叔三婶,钥匙自然也留在了三叔家,可惜的是老两口没人会开车,就算是有车他们也是干瞪眼,只能放在门口积灰。
苍海一听心里便开始嘀咕了:你一个办事的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干情乡长书记都不行了,就你牛气?
看着时间还有,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苍海这边叫了个车便往县政府而去,到了县政府的门口,门卫就负责多了,问明了苍海的情况,然后还看了身份证,登记了一下这才放着苍海进去。
“我来想咨询一些事情,关于土地租赁的。”苍海语气平和-图-书和地说道。
饭桌上自然就更加热闹了,这儿的菜没有魔都馆子里精致,但是份量十足,不说别的只说这牛肉,一片都能改成魔都馆子里的三片厚实,实在是实诚的很。
吃了三个多小时,天色晚了赵长春和李方也就没走,两家人都在郑波伟家里住了下来。他们俩家住了下来,苍海自然也就不好说回家,于是几个同学一直聊到了晚上十一点,苍海这才回到了三叔的家里。
“哥,够了,够了!”跟着苍鹤南过来混吃的小胖子嘴里塞着饭,不住的说着够了。
“鹤南,我是你二哥!”苍海走到了发呆的苍鹤南面前,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头。
“原来的想租地的,快点儿进来!”
一边琢磨着这个,一边往三叔家走,到了家里见婶子忙着择菜,于是苍海这边便蹲下来帮起了忙。
到了门口,门房看到苍海这边穿的一本正经的,也就没拦直接放苍海进去了。
于是苍海便带着这一帮小子到了学校门口的小馆子,小馆子而且还都是面对学生的,哪里会有多贵的菜,七八份的肉菜也不过两百来块钱,实惠的很。
说到了这里伸手戳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表:“看到没有还有一分钟就到五点了,下班时间不办公了,明天早点儿过来,我们先给你办!小张,你给他俩开个条子,明天他们若是来的早,就先紧着他们办。”
里面的人一听是过来租地的,立刻带着小跑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打开了门冲着苍海堆起了笑容。
“二哥?二伯家的?”
除了办事员之外,靠墙的长条椅子上还坐着几个人,看样子都是在等候办事的。于是苍海坐到了空位置上,安安静静的等着。
苍海和*图*书不知道,人家一看便从他的穿着打扮看出来了,这不是本乡人,就算是本地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回来了。
“还是你们这些当老板的好吖,像我们整天拿这一点儿死工资,一家老小吃喝都成问题,这么跟你说吧,我的工资到了手上,三除三除的一个月下来不光是没有剩余还得欠账,借钱过日子,你说我这图的是什么呢?……”
“别啰嗦,今天事情完了,我们要下班了,天大的事情明天再说!”妇人瞪了苍海一眼,然后打了个手势示意对面的年轻人小张给苍海两人开条子。
苍鹤南这时到是笑了:“走吧,我二哥在魔都工作,一顿饭可吃不穷他!”
接过了条子,苍海见上面只写了一个大大的二字,于是揣进了口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感慨了一句人浮于世之后,到了县政府的门口想叫一辆车回到了自己租下的小旅馆。
苍鹤南抹了一下嘴:“二哥,饱了,饱了!”
心生厌烦,苍海这边更不言语了,老实的坐着听他说。
中午在三叔家吃了顿,下午苍海便准备搭车往县城里去,这次回魔都苍海可不准备开车了,二十来个小时的车可不是那么容易开的,苍海准备取道市里搭高铁,六个多小时的车坐着总比自己开车舒服多了。
听到他的话,苍海好悬的没有笑出声来,心道:你个乡镇府办事的小喽啰也有资格开会讨论?估计到了会场也只是缩着脑袋充王八听乡长书记扯淡吧?
三叔帮着找了一辆过路的车,苍海搭上了直接奔着县城,到了县城给了司机师傅两面包当做车资,苍海先找了个旅店住了下来。
脑子这么一想,苍海终于明白了,这位小吏不是真的哭穷,这http://www.hetushu.com位在暗示自己如果是想租地的话,要给他一点儿好处。
打了车到了学校门口,正巧学校还没有下课,于是苍海便站在了教学楼的拐角等着族弟下课。
按着门卫说的方位,苍海找到了管这事的办公室,敲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屋里摆着两组四张面对面的办公桌,每张桌子的后面都坐着一位办事员。
苍海没有想到这位突然间提起了自家的穷日子。
“您是准备租哪块地?我跟你兜个底儿,现在租地的人可不少,大片的地都租出去了,乡里也只剩下了一些不大的地块,就这样还是挺抢手的,一般的人就算是有钱还不一定租的下来……”
苍海进了院子,找了个人问了一下,便径直的往管农业的办公室去。
这位小吏望着苍海的背影吐了一口吐沫,恨恨的小声骂了一句:“什么玩意儿!”
时间随着等候一分一秒的过去,等着排在苍活面前的一个刚想上前的时候,其中一个办事的人发话了。
想到了这里,小吏换了一副面孔,原本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冷冷地说道:“租地国家也是有政策的,不是什么人想租就能租的,如果你想租的话按着程序来吧!先走程序,咱们秉共办事,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先回去,写个书面的东西交到我这里来,然后我们开会讨论。”
这时的苍鹤南已经适应了这种亲情,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跟着堂哥身后像个小尾巴一样的事情。有些东西比如说是亲情,不是时间可以割断的。
几个小子一听这话有点儿扭捏起来了。
“没事回去吧!”
几个小子到是识相,看到苍海吃完饭没有要走的意思,明白人家这哥俩有话要说,于是有人打了一个眼色,便一起和-图-书先走了。
“我你是海二哥!”苍海笑道。
听到这位这么说,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姐张口了:“你忙我们就不忙?”
一眼便瞅见了苍鹤南这小子,于是苍海伸手招了一下同时喊了一声鹤南!
开门的人把苍海引进了屋里,一边走一边说道:“租地你可算是找对了人,别的不说这上里八乡的地我就说了算。”
苍海一看门开了,便打量起来开门的人,此人三十来岁的样子,个头不高一米六五左右,精瘦瘦的,两腮没什么肉而且脑袋生的也不好看,上尖下尖的一张棱形脸配上他脸上的笑,活脱脱完全诠释了什么样的人才叫做獐头鼠目。
“前天回来的,走,跟着二哥吃饭去!”说完苍海冲着站在苍鹤南旁边的几个半大小子说道:“大家一起!”
苍海这边也张口说道:“我就是想问个事情,几分钟的事。”
苍鹤南整个人都有点儿懵住了,直愣愣的看着苍海,隐约的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点儿二族伯的影子。
苍海这边一坐下便听到这位小吏开始说起了租地难的事。
想了一下,决定去看看自家在族弟,也就是在县中学读书的苍鹤南,他是三叔三婶的儿子,今年刚十七岁,正上高中二年级。
几分钟,苍海便听到了电铃声,随着电铃声这些孩子们便像是放了闸的水一般涌出了教室。
排在苍海前面的人脸上堆起了笑容:“同志,同志,我都等了这么久了,麻烦您给办一下呗,我是从乡下来的来回好几十里地呢,事情也简单,您给磕着章就成了,我已经跑了您这里不下三趟了……”
“谁啊?”
听到人家送客,苍海也不恼,笑眯眯的站了起来,扔下了句再见,然后便施施然的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