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4章 离村

漱口水一到了嘴里,平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平常估计连牙都不怎么刷的家伙肯定不习惯漱口水中的酒精味道,也不适应那种微烧的感觉。
苍海回道:“起了!”
平安呜呜地说道:“二哥,难受!”
老村民的习俗,祭品这东西只要是被祖先们享用过了,那么‘剩’下的就可以让儿孙们吃了,平安不是头一次上坟,自然是眼巴巴的望着摆在苍海父亲坟头的水果还有糕点。
摆到了祭品,正儿八经的跪在了父亲的坟头,点着了纸钱苍海便给父亲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开始说着自己这些年在魔都的生活,还有以后的打算。
看到平安的样子,苍海这才明白这小子舍不得离开祭品。
祖坟离村子并不是太远,越过了一道山沟沟之后再翻一个坡,在山坡坡的西南面上。十年没有来了,但是坟头还是很明显,看样子在苍海没回来的这些年,乡亲叔伯们也没有少照顾。
“漱口水!行了,平安吐了吧。”苍海说道。
苍海这边见胡师杰没有注意,便把碗里一半的面加上所有的咸肉都拨给了平安。这小子一边傻乐着一边大口大口的嚼着咸肉,虽然脑子不好,但这小子也明白什么东西好吃,并且知道这事儿不能被自家的爷爷发现,所以吃的贼快无比,不到两分钟原来堆的尖尖的面被他干去了一半,至于咸肉连个丁也没有剩下来。
听说苍海要走,村里的老几和-图-书位中午自然又聚了一顿,吃完之后,给苍海整了一些土产,便目送着苍海离开。
平安开心地说道:“那我去给你打水!”
等着胡师杰含了一会儿,再吐出来的时候,顿时觉得自己的口气清新了不少。于是老爷子拿着装漱口水的瓶子,左看右看看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城里人还真是事多!还用专门漱口的水。”
吐出了漱口水,胡平安哈着自己的嘴巴,觉得自己了嘴里有点儿不爽,但是嘴里的气息香香的,又让他感觉很奇怪。
“呵呵!”苍海笑了笑没有回答。
胡师杰冲着傻孙子问道:“你嘴里含了什么玩意儿!”
说完胡师杰转身回了屋里。
主要是事情办完,开窑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所以苍海决定下午便回小镇上去,后天去镇上问问租地的事情,然后便转道回魔都,然后杀向美国去吸吸美国的那颗大树。
听到这价钱,胡师杰拿着瓶子的手都一哆嗦:“这么贵,四十多块钱买这么点儿漱口的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那刚才的一口岂不是要两三块钱了。”
平安有点扭捏着不肯过来。
“没事,含一会儿就好了。”苍活笑道。
说完不待苍海回答,一溜烟的又跑了出去,等着苍海穿好衣服的时候,平安正好回来,笑眯眯的冲着苍海说道:“二哥,水我给你放门口了。”
苍海于是又给胡爷爷弄了一m.hetushu.com小瓶盖子,教他含着漱口水。
呜呜!
村子的结构是阶梯式的,一层层的窑洞,这家的屋顶就是另外一家的院子,所以一伸脑袋就能和下面人家聊天。
除了面之外少不了蒜,吃面配上蒜那是标准搭档。
听到苍海这么说,平安开始忍着。
“爷,你闻闻我的嘴里香不香。”平安现在挺满意自己嘴里的香气,凑到了胡师杰的身边,张开了嘴想话自家的爷爷闻闻自己嘴里的香气。不过胡师杰哪里有这举趣,直接在平安的后脑勺上来了一个巴掌,把他给抽到了一边。
苍海这边收拾好了,那边平安已经用自己外面的袄子,把三个坟前的祭品一扫而空,全都打包似的背在了肩上。
胡平安的嘴里含着漱口水,因为苍海没让吐,他也就老实的含着,说话自然有点儿不利索。
在父亲的坟头呆了差不多十分钟,苍海这边准备转到祖父和祖母的合葬坟继续祭奠。
苍海听了也没话说了,于是端着碗直接蹲到了门前的地上,就这么开始吸溜起来。
“胡爷爷,不用了,我洗完了。”苍海笑着回道。
胡平安见了,从粮食围子里拿出了一个袋子,摸出了几个柿饼子让苍海带上。
“吃吧!”
最不舍苍海的自然是平安,眼泪汪汪的拽着苍海的衣角不松手,最后胡师杰竖起了巴掌这才松开了手。
胡师杰说道:“年青的后生怎么可能吃不下,你先吃着和-图-书,实在吃不下给平安!”
苍海一点头,平安那边出手如电,拿了一块桃酥放到了嘴里,很快不光是嘴里嚼着一块,两只手也没有闲着,瞬间装着桃酥的纸盒子就空了。
西北的汉子吃面,碗可不小,像是胡师杰给苍海盛面用的就是汤盆,满满当当的一下子,如果放到魔都的面馆,这一盆子最少也得分成四人份的。
“爷,我可吃不了这么大一碗!”苍海望着自己碗里的面,哭笑不得地说道。
“别咽下去,这东西不能喝,含在嘴里一会儿吐掉就可以了。”苍海说道。
吃饱了,放下了碗,苍海这边便准备去给自家的父亲祖父母上坟,什么纸钱啊、祭品啊都是准备好了的,现在苍海缺的就是一把铁锹,到时候好给坟头添点儿土。
这几的习俗就是如此,所以苍海也不生气,扛着铁锹带着一路上不住嘴的平安回到了村里。
这一顿面放在外面不算什么,但是摆在小村里那可是相常有份量招待人的伙食了,于是苍海便对着胡师杰说道:“胡爷爷,这都是一家人您就别这么大的阵仗了,我随意吃一点儿就行了。”
平安没有见过蓝色的漱口水,拿着瓶子左看右看一脸的好奇。
空间自然不能说的,虽然平安是个傻子,但是他可不是哑巴,而且他的嘴也没个把门的,万一说出去了总归不好。
这儿吃饭一般来说除了喝酒的时候,用不着什么桌子凳子这些东西的,和-图-书端个碗门前屋后这么一蹲脚边摆上一头蒜便开始吸溜。
“四十多吧。”苍海回答道。
祖父母这边完了,太爷祖父母的坟自然也要上一上的,只不过及祖父母那边就要简单了一些,供品由六变成了四,至于香火酒水什么的那自然不能缺的。
苍海转身拿过了铁锹,开始给祖父母的坟头堆土,堆好了新土,然后摆开了祭品,开始烧纸磕头。
一通摆弄下来,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挖了一个土块,在三个坟头压上了印花的大纸,整个这坟的过场才算是正式的走了下来。
就这么着苍海拎着东西,带着笑容满面的平安向着自家的祖坟走了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地上面盆里有一点儿水,刚能蘸满毛巾的那种。知道村里的水金贵,苍海也没有多对说什么,就着湿毛巾擦了一下脸,至于刷牙什么的那自然是省了。不过苍海这边带了漱口水,拧开了瓶盖到了一瓶盖子吸进了嘴里含着。
“二哥,你起了没?”
“谢谢平安!”苍海说了一句,便往门口走。
“二哥!”
“漱口水?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胡师杰有点好奇。
准备给祖父母的坟头添土,苍海发现平安还在父亲的坟旁边发呆,于是张口喊了一句。
“海娃子,这一瓶多少钱?”
说着老爷子把手里的漱口水放到了地上,似乎是生怕弄洒了一样。
也不知道这家伙在窗户口站了多久,苍海这边冲他招了一下和-图-书手,平安便开心的咧着嘴带着小跑进了屋里。
苍海一张口,平安便拿了铁锹并且扛在了肩头,看样子打算跟着苍海一起去。
胡师杰这时一手面的走了出来,看到了门口的盆子,于是冲着胡平安说道:“怎么就打了这么一点儿水,而且还是凉的,去把水瓶拿来给你二哥续点儿热水抹把脸。”
“十年来回来一趟,知道你在外面吃的好,咱们村里也没什么好的,你就将就一下。”胡师杰一边说一边给苍海盛了一大碗面,并且几乎把一半咸肉都捞到了苍海的碗里。
没吃两口,平安凑到了苍海的旁边同样蹲了下来,而胡师杰则是蹲的远了一些,蹲在了院子边上,和下面一层的李立仁聊天说话。
“平安,愣着干什么呢?”
苍海从床上一坐起来,第一眼便看到平安正伸着脑袋,扒在了窗房玻璃上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就算是这样,平安还是站到了村顶,站了大半个小时,一边挥手一边目送着苍海消失在了山沟土梁之中。
苍海见平安好奇,吐掉了自己嘴里的漱口水,粘着平安招了招手,等他过来的时候接过了瓶子倒了一小瓶盖,示意他含在嘴里。
听到苍海让自己吐了,胡平安立刻撅起了嘴,一道蓝色的水箭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
苍海跟着进了屋,只见锅里煮了大半锅的手切面,也不是白面,带着几颗油嫩的小青菜和一片片的肥瘦相间的咸肉。
“海娃子,准备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