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之安小四

我不知道哪里不对,就是很不对劲。脱口而出道:“你娶我是为了我安家的银子,你如今……如今又利用我,我……”
我一惊,手一滑,惨叫一声摔了下去。这回实实在在摔在了地上,准确说,是摔在他身上,他的手揽着我的腰,眸子里满是笑意:“投怀送抱?还几次三番,四小姐对天祥真是情深意重。”
我嘿嘿笑着,嫁他,其实也不错的。
我哭得更厉害,他不是,他怎么会不是?
等我醒来,已躺在内室床上,三殿下凝神望着我,我一惊起身:“你在酒中下了药?”
什么意思?我跳着脚喊:“我要回家,谁要去你的将军府!”
他瞬间慌了,想给我擦泪又不敢似的,良久才道:“城中有变,留你是怕你出事,莫要哭了。”
手上还带着他的温度,我疑惑的摸摸滚烫的脸,我不是很讨厌他吗?
我怒极,抬腿正中他的要害,看他弯腰忍痛指着我说不出话来,我嫣然一笑:“傻了点,笨了点,痛的还不是你。我回家啦。”
没有摔痛,我定睛一看,居然又回到墙头坐好。李天祥坐在我旁边三尺外笑嘻嘻的瞧着我。
他真的就走了。我看着他走远,又慢慢挪到树边,正伸手去换树,他的声音居然出现在我身后:“这树上有只毛虫,四小姐没看到?”
“若不是我呢?”我有些犯糊涂。
我愣住。
他突然笑了,笑容很是愉快:“原来你是个傻笨妞。”
“好好休息。”他轻声说道,松开了我的手。
我看着镜和图书子里的自己觉得很怪,我眼皮直跳,总觉得今天有事发生。
他牵了我的手送我回内院,我居然没有挣开,到了内院他才说:“明日我要请罗将军赴宴,宴后便送你回安家,可好?”
才进秦川城,我就被士兵围住。我不屑地问:“难道安国士兵要当街抢民女吗?”
他动也不动,很久才颤声道:“我说错啦。”
“咦?不是四小姐自己要来瞧瞧天祥吗?怎么变成天祥软禁四小姐了呢?”
他卟的一笑:“那会儿我就知道你是安家四小姐了,父皇令我向安家提亲,我一听是你便答应得极痛快。”
我气得嘴唇发白,指着他颤声道:“你扣我在将军府所图何事?”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安家虽是大富之家,毕竟是商贾。以他的身份地位,我是高攀了。再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娶的不过是安家的银子罢了。我心里想着就难受。
“小姐真美。”
他扭头就走,任由士兵拥着我带我进将军府。
他才吐出那口气道:“你不仅是傻笨妞,还是只笨兔子,生气就这两招,真好治。”
“小姐此言差矣,我的下属是保护小姐来着。”说话的人很年轻,穿了身绯色锦袍,绣了金龙,身材很高大,气宇轩昂地出现。
他牵我的手,当丫头的面,我不好意思,甩开他道:“殿下请自重。”
说他一脸正气,可是他的眼珠子却上上下下在我身上打转,看得我恼怒:“你是何人?怎生这般无礼?”
www•hetushu.com抱住了我,似乎有些着急不知道说什么好,却也不愿我走。
晚上我悄悄起床,走到围墙边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移了只石缸,从房内端着凳子搭好,打算翻墙跑了。
这本是男人的酒宴,我敬杯酒全了礼节给足他面子,明儿便回齐国去。
听说,他在秦川。我打定主意,拿了些银两,潜过秦河,想亲自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
大哥说,母亲已收下聘礼,将我许给了安国三殿下,当时还是大将军的李天祥。
以为他要道歉,我有些内疚的看着他手臂沁出血珠,轻声道:“我气撒完了,你不痛吧?”
我大方地福了一福。
他的声音极轻极柔,心里的怒气瞬间烟消云散。我有些恨他,他何必说得这般坦白。
没过多久,三殿下来接我,他看了几眼笑着说:“不错,再害羞一点最好。”
我认真的点点头:“我是直性子,真不气了。”
心口一痛,他居然利用我。
他倒说得真坦白,我气极跳下床就想走。
我吓得汗毛直竖。乖乖把饭吃了。
我怒极,一巴掌扇了过去,却扇了个空。
将军府热闹异常,丫头很细心的打扮我。给我换的是安国的服饰,用的钗环首饰都异常精巧。
我走了几步,他总是拦在我身前,我又打不过他,想起这两日被他强困在府中,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一路叫骂,那群士兵始终客客气气,送我进了将军府,来了几个粗使丫头说是请,倒不如说是拉我进内院,我一进hetushu.com去,院门居然落了锁。
“我会嫁给你,现在我要回家。”我哭闹着踢他。
传言说,安国三殿下有端王昔日之风,英武俊气。我忍不住扁嘴,不过是靠了父荫罢了,就连和端王爷在散玉关击败陈军那一仗没准儿也是端王爷照顾这个侄子罢了。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到,一个才十八岁的青年能有什么大能耐。
他低声在我耳边说:“谁知道呢,不过就是你呢,天注定罢了……”
眼泪冲出眼眶,滴落下来。
我的脸哗的红到底,他原来就是李天祥。我想出城回齐国,那群士兵却拦住我不放,我又气又急道:“谁送上门来了?我不过是过来玩玩,你太不要脸了。本小姐决定不嫁你了。”
我恨得将房间里的东西全砸了得粉碎,骂得嗓子发哑说话都痛。我不明白李天祥为什么要软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城他就知道了。总之我对他的印象恶劣之极。
“本殿下才下了聘,四小姐就急不可待的送上门来,这么想嫁?”
我赌气不吃饭,有个丫头居然说:“将军说了,早知道小姐会用这招,说是随小姐意,等小姐饿得没力气了就任他摆布了。”
他朗声笑了起来:“反正是我的人了,走,去见见罗将军去!”
他在我耳旁低语,眼神中似乎满含挑衅。我的勇气骤然来了,执了壶挨着给每个人倒了一杯酒。自己也端了一杯道:“奴家敬大家一杯。”我把酒干完,照杯底一亮,福了福道,“奴家不胜酒力,先行告退。”
他似极看和-图-书不来我哭,原来的牙尖嘴利瞬间没了,急得不知所措,终于憋出一句话来:“这倒不是……”
我又被气倒了,我怎么会什么情绪都被他掌握,一时间恨得牙痒。一口就咬了下去。
他撑住我不让我起身,笑道:“你是我的人,帮夫君有何不对?”
“我,不过顺便而己,倒不全是为了安家的银子。”
李天祥只是笑了笑道:“送四小姐去将军府,通知安家一声,免得老夫人和大公子着急。”
我不太明白,但听到明天宴后便可以离开就点了点头。
罗翼宁将军是安国皇后的亲胞兄,一直镇守秦川,听说威猛异常。我倒真想见识见识,便随了三殿下前往前厅。
说着递给我一壶酒。我呆愣着,他怎么会叫这么亲热?这群将军却轰笑起来。
“小四这么胆小么?爬墙的劲儿跑哪儿去了?”
他笑了笑:“皇后欲谋反,孤执了皇上旨意。正愁没有借口邀他们赴宴,四小姐到来,却也省了些周章。”
离开内院,还能听到三殿下的怒吼:“等我娶了你,你再试试!”
他吸了口气问我:“真的?”
“哈哈,这就是我安国未来的三皇妃?老夫有礼了。”一阵豪爽的笑声入耳。
罗将军年青时应该是个很俊秀的人,比三殿下还好看吧。虽然上了年纪,依然流露出一代儒将的气质。
我小心的爬上去,用力一撑,凳子哗的倒了,我骑在墙头望着下面不知道怎么下去,看到不远处有棵树,便慢慢挪过去,抱着树脖子想滑下去。
我一怔,望着http://www.hetushu.com他诚挚的眼神。竟不知道他该瞒着我好还是骗我一骗的好。
走到厅门,我回头望了三殿下一眼,他本是伟岸男儿,也……挺不错的。脸一红便想离开,谁知眼前突然天晕地转,我腿一软坐了下去。
他轻松跳下墙,望着我笑:“不干什么,看看野猫翻墙,然后回去睡觉。”
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高抬着下巴道:“你说的,我看过了,不怎么样,本小姐这就要走了。”
三殿下温和的笑了,请罗将军与几位偏将入席,说:“小四明日就回齐国,我也回京都等着娶她,蒙将军照顾,天祥在秦川受益非浅。今日正好小四在,天祥与小四敬大家一杯酒,权当先请喜酒了。”
听到厅上一阵喝骂,似有刀兵声响,渐渐远去。
“这么高,不怕吗?”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我的手一松,尖叫一声便往下掉。
他一动不动,等我折腾得累了,他才叹了口气道:“去年清明,你是否在秦河边上放花灯?”
他早已站了起来,望天道:“月色怡人,四小姐邀约天祥观月实乃雅人,不愧是大家出身的名门闺秀。”
可是传言却让很多闺阁少女对他倾慕。直说我许了个好人家。
他似看出我的心思,缓缓道:“你是要与天祥过一生的人,天祥不愿欺瞒。罗将军这次是唯一一次,你稍露破绽,你我的命都会丢在秦川。小四,嫁入皇家,总有许多风雨,你愿意与我一起吗?”
我的脸又红了。
“半夜三更,你干什么?”
我怒气冲冲瞪着他,翻身欲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