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之蔷薇郡主

这时我听到月魄起身,他难道又想趁我睡着做好人,抱我上床去睡吗?我正想着,他果真走到我面前,他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下意识的闭住了呼吸,脸涨得通红。毕竟他是男子,我心里只有永夜哥哥……怎能觉得他身上的味道好闻?
永夜哥哥从不对我许诺。但是他说过的话,他一定会做到的。我望见明月,从来没有一次中秋月明,让我这般喜欢。
眼前模糊的很,我只知道他抱着我,他会一直陪着我。
他越是这样,我越装着不认识他。我靠在他胸前,轻声说:“月哥哥不见了,永夜哥哥,你不要离开我。我的腿动不了啦,我想回安国,想回家。”
我睁大眼看着他,喊了声:“永夜哥哥,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想家,想永夜哥哥。我担心他被月魄捉到。
“喂,臭小子,你究竟和永夜哥哥有什么仇,你要下蛊毒害他?”进了客栈,为了防他跑了,我只要了一间房。
是啊,解药才是头等大事,我狠狠地瞪着月魄:“你最好老实点,你说,这钗是不是你偷了?”
我知道一定会落进他们手中,可是月魄没有现身,他是否知道我看穿他了呢?我故意往客栈方向跑,边跑边喊:“月哥哥,游离谷的人抓你来了,你快跑!”
他哼了声,坐在房中喝茶。
“李永夜会来救你,和我大哥……”那个人的声音飘飘浮浮,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分明他在我眼前,为什么声音这般遥远。
他身体不好,他冲我发脾气,他不睬我,我还是舍不得不去找他。
“我比他好,我会比他对你更好!蔷薇,我带你回家,回家我就娶你,我只娶你一个,你说什么我都听你话!”
月光很亮,我眼前几乎看不到别的东西,那些声音离我太远太远。
终于有人将我送进一个院子。月魄站在院子里无害的看着我。他笑得越温柔,我心里越怕他。
我背上中了一掌,声音断在喉咙口,我痛得眼前一黑晕倒。
才进房间,听到有动静,我赶紧上床睡着。
和-图-书正奇怪的时候,月魄又走到我床前,我闭眼装睡,他看了我一会儿喃喃道:“醉梦散应该还好用。”
他似乎很惊诧,叹了口气不再逼问我,只搂了我说:“永夜哥哥不会离开你的,会带你回安国,回家。”
这个人太阴险了,他居然装着不会武功。他怕是一路上拐我去拿解药时就想好要以我为质诱永夜哥哥上当吧。
我眼前出现了幻境。时间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我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我记不得吃东西,偶尔觉得有人喂我食物,没人喂我,我也不知道。
“蔷薇,我是月魄。”他这样说,他的眼睛里有着探询的色彩。
我眼前这个紫衣翻飞,身手俊到极点的人是永夜哥哥吗?他不会武功的,肯定不是他。我有些舍不得闭上眼。就算不是他,他长得和永夜哥哥一模一样,他打人的姿势真潇洒。他抱着我,我情愿一生都靠在他怀里。就算是梦也好的。
人死的时候总能想到很多东西。我很想家,很想爹娘,哥哥们,包括太子殿下。可是,我真的,回不去了。
我拿了金银,出了客栈,牵着马上街。这是齐国的一个小镇,我故意闲逛,觉得没有人跟着我,这才挥鞭往陈国方向奔去。我兴奋的想,那臭小子一定还在客栈傻等。我要去陈国找到永夜哥哥,告诉他月魄的奸计。
“星魂……”我听到月魄的声音,脑子为之一醒,我看清了眼前的人,他真的是永夜哥哥呢,为什么月魄要叫他星魂?
我用发簪在竹席下一点点刺出小洞。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着见到永夜哥哥,我总要留点东西给他。提醒他月魄信不得。
我着急万分,明天我一定想办法摆脱他。
月魄讪讪笑了笑:“我嫉妒你?谁嫉妒谁啊。”
“看我干什么?我不过是良心发现,觉得和李永夜也无深仇大恨,给了解药两清罢了。”
“找什么?”
走了半个时辰,我以为我找不到他了。这时我听到树林里有声音传来:“把这支钗给程先生送去,务必将永www.hetushu.com安侯留在陈国两三个月。最好擒了送进山谷。”
我想也没想,挥剑便上。
清醒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月魄和永夜哥哥之间怕不是中蛊毒这么简单。永夜哥哥似乎很关心月魄。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却又想不明白。
不论我怎么缠他,他都有办法甩了我离开。
“什么?”
月魄回来的好快。他立在床边看了我一会儿,我的心跳得快从嗓子里蹦出来。他睡在了地上。
“好好好,她记得住就记得住呗,掉了难不成回散玉关找?你不想要她的解药了?”
出了散玉关,进入宋国国境。我一路上瞧月魄不顺眼之极。
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我手脚冰凉,永夜哥哥看到那支钗就一定会想到我,月魄是要用我去捉永夜哥哥吗?他好狠。
什么人深夜放烟花?现在又不是过年。
我不敢喊,我怕我是永夜哥哥的累赘。我明白,我没有猜错,送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引永夜哥哥来。
“小妖女,要是你再不松脚,再敢对我凶半句,我就催动蛊毒,让你永夜哥哥痛死!”月魄恨恨然的冲我吼。
我脸涨得通红,抱着棉被怒道:“等我拿到解药,我再收拾你!”
他愣了愣,抱我坐在椅子上,试图唤醒我似的:“你忘记了吗?我是月魄,不是你永夜哥哥。”
眼前哭着看我的人是他吗?永夜哥哥会为我落泪?!狂喜中,我脑子突然清醒了下,我想让他别哭,想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想告诉他月魄要害他,我用尽全身力气想说话,却喷了他满脸的血,心里一松喉间吐出了一个字。
我开始装疯。拼命地捶我的腿,一半是我真的怕,一半是我想我疯了或许还会有机会跑走。
过了好几个月,天渐渐热了。
“我的钗!我的钗不见了。”
没过多久我又被人带走。
我忍不住笑了,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那晚肯定是月魄抱我上床睡,他其实心里不坏的。我想起永夜哥哥,想到那只钗,想起爹娘,有些睡不着。
马前hetushu•com蹄突然一软,我惊呼一声,差点从马上摔下,一个跃身站好,眼前出现了三个青衣人。
月魄离开床边,竟跃出了窗子。天啦,他的轻身功夫高出我数十倍,他不是不会武功?我忍不住好奇,沿着他走的方向追去。
这时候,我一点也不恨月魄,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知道永夜哥哥的心呢。
醉梦散?是什么?听名字是像让人睡觉的东西,我什么时候中了醉梦散?是刚才他身上传来的味道吗?我下意识闭住了呼吸的那会儿?
此时他被我一脚踏在背上动弹不得,如果不是要帮永夜哥哥拿解药,我恨不得现在杀了他。
人总要有希望,我一定要撑到见永夜哥哥的时候。
月魄喝着粥慢条斯理的说:“就是只镶了珍珠的钗,又不是多值钱的玩意儿?”
我一愣,他怎么没跑?
迷糊的时候,我就像回到了安国侯府。太子哥哥,佑哥哥,眼前的人影晃来晃去,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
我一惊,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真害了永夜哥哥怎么办?我马上松脚,顺手拎他在椅子上,他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端了杯热茶给他:“月哥哥,路上不好玩,蔷薇和你闹着玩呢。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他似笑非笑的瞧着我,大咧咧的接了茶一饮而尽,站起身上床躺下:“你睡地上吧。”
月魄星魂,这两个名字怎么这般亲呢?不能相信月魄,我使劲喊永夜的名字。
夜色深了,他抱我回房,我闭上眼装睡,这时,我听到院子隔壁有打斗声,听到永夜哥哥的声音。
早上醒时,我好端端睡在床上,一惊跃起,臭小子呢?他千万别跑了。想起永夜哥哥的解药,我急得眼泪花直往外冒。
他抱我上床,我醒着羞得一动不敢动。我以为他会睡地上,没想到他竟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我眯着眼看去,窗外的黑夜中闪过一朵烟花。
我想睁开眼,又舍不得惊破了这个梦。永夜哥哥,这是梦还是你真的在我面前?我分不清了。
冰凉的水洒在我脸上,下雨了吗和*图*书
月魄哼了声:“我偷你的钗干嘛?”
我的腿动不了,我身上无力,我能将他怎么办?
我想说话没力气了,我想摸摸他的脸也没了力气。可是我知道,他一定不会被月魄害了,他不会像我一样,就这样死了。
脑子嗡的炸响。
我醒的时候已经是在个陌生的地方。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我不知道是在哪里,我浑身没有力气,腿似乎动不了。我吓得直哭。
门打开,有人进来,是个陌生男人,我一见他就放声尖叫,持续叫了很久,门再次被关上,我还在尖叫。
他真的听到了,他低头看我,眼睛急得通红,他抱住我跃上了石台。交到了别人手中,又跃下去了。
他扔给我一床被子,头枕在脑后慢条斯理地说:“郡主怕在下跑了,非要同房,难不成还要同床?”
他们武功好得很,我打不过。
“你知道什么?”我没有说下去,沮丧地想,找不到也没有办法。
月魄似乎无暇顾及我,匆匆出去。
我想笑,我突然觉得很开心,又很是不舍。为什么,要在我快死的时候,才告诉我,你一直喜欢我呢?
有一个人走了进来。他相貌清秀,浑身带了股邪劲。他蹲在我身前,勾着我的下巴,目不转晴的看着我。
我似乎听到永夜哥哥在叫我。我肯定又在迷糊之中。他其实是不喜欢我的,他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永夜哥哥没有消失。他还是那么漂亮那么美。那张脸,我从六岁时就觉得好看。舍不得移开目光。
永夜哥哥,他一定会来救我。我只有这一个念头。
果然是梦呢,永夜哥哥是绝对不会对我说出这么好听的话来。这一生中,对我最好的人除了爹娘哥哥们,就是太子殿下了。
我也哼了声:“我永夜哥哥比你好看十倍,谁知道你对他是不是……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爱慕我永夜哥哥,所以嫉妒他和我亲热,所以才把钗偷走!”
“蔷薇,不怕……不要怕……你不会有事……我这就带你回家。我们回安国去!我娶你,我陪着你,再也不会把你一m.hetushu.com个人扔下……”
月魄凑过头来笑:“我知道,不过是永夜伸手扶过罢了。她哪会记得住这个。”
我气极:“谁说他记不住?永夜哥哥心思最细,他一定记得住。”
门被推开,月魄端着粥进来:“醒了去洗洗吃饭,还要赶路的。”
我紧张得要命,他喂了颗丸药给我,我没办法只能吞进去。
我想对他说的话太多了,终究只说了那张竹席的竹字。只有一个字,永夜哥哥听得明白吗?他握着我的手连声说他看到了,他会为我报仇。
“蔷薇,你睁开眼!我是永夜!我带你回家!”
“好,我带你回家。回去我就娶你。蔷薇,你撑着别睡。我们马上就回安国,我一直喜欢你,我从来没有不喜欢你,听到了吗?蔷薇!”
一整天我都不高兴,路上月魄的话也不多,过了宋国,进入齐国边境时,我们进了一座小镇投宿。还是只要一间房,我仍然睡地上。
我着急得不行,一口气似提不起来。他怎么就走了呢?他怎么能扔下我。
我几时睡过地上?地板冰凉,被子一半铺在地上,一边裹在我身上让我难受之极,迷迷糊糊到天亮才撑不住睡过去。
我不喜欢他,可是永夜哥哥要是有太子殿下对我一半好,我都心满意足。
“我要保证你被李永夜救走的时候说不出你知道的秘密。我可不认为你真的傻了。”他说完就走了。
我要去告诉永夜哥哥。我悄悄的后退,飞快的跑回客栈,想拿了包裹离开。
我赶紧下床梳洗,咦,我的钗呢?我四下里找,永夜哥哥为我扶头上珠钗的情景我一直不忘,这钗可不能丢了,他从来没有这样和我亲呢过。回想永夜温柔为我扶正珠钗的霎那,心犹咚咚跳个不停。
我不想睁开眼睛,就算是梦,这些话儿听着都让我开心。
“你老老实实在客栈里呆着,听到没有?我要去街上买点东西!”我恶狠狠地对他说。一如平常那般。
“永夜哥哥……”我的眼泪疯狂的往外涌。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将我送来和月魄呆在一起。可是我感觉是和永夜哥哥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