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九章 古怪的小镇(二)

外面传来鞭炮声,声音在山间传得很远。永夜被吵醒了,她发现自己又能动了。坐起身,云髻早已散乱。她不会梳头,干脆打散了头发,随手拿了根布带系住。拉开房门时屋前站着三个人,有个媒婆,有酒店的掌柜,还有本来应该在安国的端王。
永夜也笑,“我要他当证婚人不行吗?”
张屠夫还在街头卖猪肉,笑着招呼她:“小姐,今天还想买什么肉?”
往日情景一一在眼前浮现。
“永夜,如此良缘,为父怎么会不同意呢?”端王笑逐颜开地应道。
永夜把那本礼单还给月魄,认真地说道:“我父王总要同意才好。”
“好。”
永夜想起在平安医馆两人数着铜板喝稀粥的日子,喃喃道:“原来他这么有钱。”
“我明白,我早明白了!你进李天佑的王府并不是因为要配合李言年,而是去判断游离谷全力投入安国皇权之争是否合适。有什么比接近我,和我亲近更适合打探这中间的一切?”
永夜回头,光线从月魄背后打过来,他的脸在阴影中显得那么模糊。她笑了笑,“我又不认识你,我问什么?”
月魄停住,冷冷说道:“你自找的!”
“西泊。”永夜简单地回答。
“小姐,吉时定在明晚。”一个媒婆打扮的人谄媚地笑道。
假扮的端王顿时呆了。这世上为了骂别人肯承认自己是王八蛋的可不多。
酒楼掌柜闪身而出,“小姐放心,小店专程请来了原来京都牡丹院的陈师父,酒席绝不会差。”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残忍?
永夜摇头,“我的聘礼连马桶都有了,你那些零碎要了也没地方搁。”
转过弯,前方有一道木桥。其实就是几根木头搭在了山涧上。看得出来年代已久,木头上爬满了青翠的苔藓。
月魄笑道:“你要风扬兮当你的聘礼?是要他握剑的手,还是他的人头?”
眼前一花,墨玉穿着白色的长衫,拦在了面前。盯着月魄怀里的永夜道:“嫂子,母亲很想和图书见你。呵呵,我忘了,你已经喝醉了,醉得连舌头都大了,话也说不出来对吗?”
桥头突出的岩石上建了座六角亭,月魄坐在亭子里喝茶。
虹衣站起身慢慢地说:“是啊,熟人多是好事。听说风大侠明晚也会下山喝你的喜酒,这婚礼必定很热闹。”
月魄冷冷地看着他,下一秒墨玉脸色大变,人飞也似的跳得老远。月魄抱着永夜没事人似的往山下走。
永夜安静地听着这一切,目光望向天空中的流云。她闭上眼,唇边带出笑容。像流云一般,转眼就被风吹走。
月魄抱起她下山,才走得几步,身后一个声音懒洋洋地说道:“哥,为何还要带她下山呢?你就要娶她了,难道不带回去让母亲瞧上一眼吗?”
花田边缘,一只误闯进来的蚂蚱无力地弹了弹腿,月魄轻提起它的触须甩开,喃喃道:“这里,应该很安全。”
“哥!”墨玉的声音变得很委屈。
又过了会儿,门悄然打开,永夜探出头瞧了瞧,慢步走了出去。
永夜叹了口气道:“对不住啊,张大叔,今天没法照顾你的生意了。”
永夜悲伤地看着月魄,“我不找人在佑亲王府救你,你同样也能脱身的,不是吗?”
永夜呵呵笑了,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眼里的悲伤更深,“我怎么能不来呢?这里的熟人这么多。”
永夜当没看见,抬腿就要上桥。
下山,他在山上吗?永夜的脚步毫不迟疑地往山上走。
他当然知道裕嘉帝和父王已经布下天罗地网,连自己都是粉碎游离谷阴谋的棋子。所以,游离谷才会全身而退,才会舍李言年保存实力。
“喜宴设哪儿?”
他捉住了她的手腕什么也没说,拖着她往山下走。永夜站着不动,被他扯了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
“还满意吗?”
经过回魂的药铺,永夜静静地与他对望了眼,笑道:“回魂师父明晚一定记着换件喜庆的衣服来。”
月魄压了两天的火气终和*图*书于爆发,他慢慢向她走过来,一字字道:“你不认识我?那年你最后一个走进小楼,蜷在角落里,对晚上的厮杀不理不睬,是谁挡在你面前?那年是谁在我耳边喃喃自语说,杀九号楼里的人?我差点儿忘了,我从来当你像我那白痴一样的弟弟,可是你比他聪明一百倍一千倍!”
她全身心信任的人,曾经她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让她信任的人,唯一留在心底的温暖,永夜觉得自己太傻。一个人活了一世,会有许许多多的遗憾,会希望下辈子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留下同样的遗憾,然而,她有了这样的机会能够重新来一回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躲开。
月魄根本不理,脚步更急。
虹衣干完杯中酒,悲哀地看着永夜,“你错了。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故意来的。不需要我再去设计,哪怕不在那杯酒里下药,你也会来的。”
她想起在陈国青衣师父的话,没有人能逃脱游离谷的控制,月魄根本不用逃,不是吗?
永夜笑了笑,“开张吃三年,胖掌柜看来又要肥上一圈了。人生自古谁无死?肥死也很幸福。”
“你是傻,傻得让我不忍心伤害你。我下令退出安国的皇权之争,撤了牡丹院,让游离谷避入暗中,你看,福宝镇多么祥和宁静,山中能够自给自足。我以为能带了你来,过你想过的日子。”
“我总不能显得太聪明。我一聪明有人就要倒霉了。”
永夜的话比世上最毒的药还让人难过。她居然说她不认识他,一句话便撕裂了月魄的心。
“放手。”永夜沉着脸,她不想看到他,她连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那句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又让她想到了风扬兮在安家救了她的情景。她的目光空洞地越过了月魄,直直地看向远山。
“什么?”
再往前走,胖掌柜趴在柜台上笑着招呼她:“星魂,明儿就出嫁了,你来店里选样礼物吧,当是我送你的贺礼,不收你银子。”
m.hetushu.com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一道门隔开了永夜和他的心。该怨谁呢?他紧抿着嘴,剑眉下的眼瞳里闪动着迫人的光芒,伫立良久,他转身离开。
月魄回头冲她笑道:“你的聘礼。”
“是啊,我也只有些零碎东西了,月公子将我这里的所有的珠宝首饰全买光了。”
永夜笑了笑,“让开。”
“是吗?可是墨玉公子要擒我要杀我,打破了你的计划对吗?”
“呵呵,多谢了。还要多谢你扮成风扬兮在夷山从墨玉手中救了我。让我以为,山中十日是我一生中过得最快活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我甚至舍不得不喝你的汤,舍不得不睡过去,舍不得离开。”永夜目中突然就有了泪光,身体抖得像风中的黄叶,她扭头大喊道,“你还开什么平安医馆!”
永夜全身的力气突然消失,和昨天一样软软地倒在他怀里。
“当然可以。”
“你都说对了。星魂,你真的是游离谷最优秀的刺客。”月魄自斟自饮,“前任谷主是我爷爷,进佑亲王府的时候,他过世了,我就接任了谷主。我想了解游离谷策划十来年的计划是否真的天衣无缝。谁知一去就遇到了你,我就知道李言年的计划有了致命的漏洞。然后,我又发现了风扬兮与李天佑暗中往来。别人不知道风扬兮的底细,我很清楚。他是齐国第一剑客的弟子,所有人以为他是安国人,可是,他是齐人。星魂,还要多亏你,否则,游离谷不会这么果断地撤离。”
“亏我一直担心你。我一直想是游离谷的人给你服了蛊,胁迫着你,我万万没有想到……月谷主,我猜对了吗?”
空谷幽幽,山泉凝噎。永夜一步步地走上去,落叶在脚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寂静得能听到她自己的心跳。
“事隔八年,你蓦然出现在李天佑的王府中,你仿佛还是当年的九九,对我呵护备至,对我爱护有加,舍不得让我冒险吃苦。好一个苦肉计!我怎么忘了,一向严密的游离谷为什和_图_书么会让两个精心培养的刺客成为朋友!”永夜逼视着月魄,她没了内力,她不过没有了内力而已,她是一个两世杀手刺客,当别人尚须事实摆在眼前才明白时,她已经用疑点串成了完整的一条线。
月魄没有放手,却握得更紧,一字字说:“你不想知道一切?”
“虽说成亲前新郎不能见新娘,可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今天我很想和你一起喝酒。你不想吗?”
他是医者,他知道自己是女人,他清楚地看明白了一切。
“不是,只是一种感觉。我只不过觉得一个去砸场子的人不该对我这个陌生人把他的计划和盘托出,这本来应该是偷偷摸摸去做的事,你也不像个张扬的人。而到了安家佛堂,你不该问我,我在找什么。”
“多谢。”
虹衣抬起头看着她,“你从什么时候起知道的?”
身后墨玉大骂出声:“你为了她对我也下毒!”
如果不是八岁的月魄站了出来,如果不是十岁的月魄挡在她身前,她会相信他?会一直这样相信他?
她走进酒店,掌柜的迎上来问道:“小姐想来点什么?”
永夜冷笑,“扮得像吗?想当我爹,实话告诉你,我就是个王八蛋!”
他愿意为她开一间平安医馆,小小的门脸,有座小小的花园。
“没关系,小姐明天成亲,月公子已经买了两头猪做席面了。”
“可没人说牡丹院的头牌墨玉公子是白痴呢。他是白痴,我是比白痴还要蠢的猪!我从小楼里全身而出,我手上连一个孩子的血腥都没有,我的刀甚至连血都没沾上一点儿,我真该谢谢你,谢谢你让我认识了你这么个好兄弟!居然站出来当替罪羊。我才是应该佩服你的聪明,一个八岁的孩子,就知道收买人心!”永夜大笑,往事仿佛昨天才发生。小楼里的血腥仿佛又回到了这座木屋里。
月魄大步走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永夜蓦然抬头,另一只手朝他脸上扇了过去。月魄轻轻一扯,她扑进了他怀里,巴掌落了hetushu.com空。他用无比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你今日又喝酒了。”
月魄忍住笑轻咳了声,示意三人离开。他望向永夜正想开口,永夜砰地关上了房,“明晚我出嫁。出嫁前新娘是不能和新郎见面的。这里,就借我一天做我娘家了。”
媒婆笑逐颜开地递给她一本礼单,大红洒金笺上密密列着礼品。她慢条斯理地翻看,足足九十六页,永夜笑了,“出手真大方,比慕容燕送的多了一倍。”
“风扬兮。”
月魄坐了下来,几上有酒,他很想喝,从回到这里起,他每天都喜欢喝上一壶酒,感觉那股热辣辣的气息直冲进肚子里,烧得痛快。
月魄叹了口气,他是谷主,可是,他拦不住墨玉。
两人在平安医馆里清贫度过的时光如此美好,美好得像一个梦。
可是她忘却了前世是怎么死的,她依然让眼前这个看似无限温柔可亲的人击溃了她所有的防备。
“哈哈!我真他妈傻!”永夜想起自己跪在李二面前求他。她的影子叔,她从来没有求过他,却为月魄破了例。
月魄笑了笑,笑容里多少有些无奈,也有着珍惜,“不,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一定会的。”
永夜点点头道:“还好,不过少了一样。”
“我的破绽有那么多?”
虹衣奇怪地看着她,缓缓问道:“为什么昨天你装不知道?”
永夜看着角落里的虹衣道:“来份和他一样的菜。”她走到虹衣面前坐下,倒了杯酒自顾自地喝,没有说话。
回到花田,月魄放下她,永夜的身体奇妙地又有了力气。她瞧也不瞧他就走进屋,反手才掩上门,月魄砰地推开,怒气在他脸上浮现,月魄低吼道:“你想问什么?你想知道什么你为什么不问?”
永夜也坐了下来,倒了杯酒饮下。酒从喉咙直直地烧进了心里,那处柔软像被油烫过发出刺啦的声音,封住了流出的血!她伤感地说道:“我这么傻,跟着我当然最好。”
风吹过,秋叶落下,像断魂的蝴蝶落在上山的小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