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七章 永夜倾城(二)

永夜哼了声,往外走去。
永夜冷冷看着内侍,心里却想着风扬兮。她出声问道:“你还没走,是否太子殿下嘱咐过你?”
嫁给他?这个小受般的男人?纵然他用手段,显心机,她不买账又如何!永夜不屑的钻进了轿子,根本不想问他要带她去哪里。
她的手伸出贴住了墙。突然跳了起来:“殿下!”
“是的。”
就算背上的刀刺进来很痛,尽管困在里面很难受。她却想,风扬兮一定能找到她钉在书桌下的纸,一定能找到她。
永夜笑了,对太子燕道:“殿下,永夜与洪公子一见如故,今晚想与洪公子把酒言欢,殿下自便。”
“是!”
石门依言关上,空间顿时安静下来。永夜盘膝坐上了石床,她想,风扬兮当时也应该是这样。
“回去吧,风扬兮肯定不会在了,会从这里被移走了。”
永夜走进第八重天牢只有这一种感觉。
太子燕开了锁推了下石门,很紧,他涨红了脸道:“永夜你来。”
永夜哼了声仔细观察。
“你会不会挑了他的手筋脚筋穿了他的琵琶骨?”
风扬兮不动声色的被送走,定是中了迷烟一类。第八重牢房每日只有午时才会有狱卒送饭,过了午时,这里安静的像座坟。有人从地道进来,开始挖墙,风扬兮听到也会奇怪,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出声叫喊,要看个究竟。然后迷烟吹进,风扬兮在空气流通不好的牢房内被迷倒,再被送走。
永夜默然。难道真的是齐皇的意思?以那日石台上太子燕流露出的对风扬兮的关心,他不会做。齐皇……是因为自己来到圣京三番五次出事,才怒的吗?
不知不觉酒已喝完两坛,永夜眼神有些迷离,洪公子不安道:“公主,还是早些歇着吧。你是千金之躯,洪某只是个浪子。”
“小姐,该换吉服了。”茵儿和倚红并一干侍女静静的伫在永夜寝殿。
她生平第一次穿上了女装。
永夜大步走向前厅,太子燕怎么会恩将仇报,做出这等事?风扬兮帮过他多少回?永夜心里愤怒无比。
来人有充足的时间清扫痕迹,把青石墙还原。只不过,总留下了缝隙,而这缝隙吹进来的风,却逃不过永夜的感觉。
“把门关上吧。不要打扰我。”永夜想回到风扬兮独自在里面的状态。她也不明白人怎么会就不见了。
他曾经坚定的搂住她,告诉她他会和她一起。
齐国赵大人也在前厅。
永夜见墙边并无碗筷之类便问道:“一天送一餐?”
齐国派出了全副仪仗,神策军封锁了整条街,军容肃整,齐齐喝道:“恭迎太子妃!”永夜瞟了眼礼部尚书赵大人道:“行了,吼那么大声干什么?怕别人不知道么?”
洪公子愣住,永夜已一饮而尽,眼波更加蒙胧,醉倒在桌旁。
永夜唤来一名侍卫道:“备酒菜,本宫要与洪公子赏月。”
片刻后她拿着这块细铁片捅进了锁孔,凭着手感细细感觉机簧所在,一柱香后锁咔嚓一声弹动了。然而又不动了。永夜这才叹气:“这锁没有钥匙开不了。”
顺着地洞下去几名侍卫,永夜正要跳下去,太子燕拦住了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很漂亮的衣服,不适合钻地洞,等消息回报吧。”
“皇上说好事多磨,公主入圣京已近两月,虽然中秋没有入宫,却已昭告天下,公主已是我齐国太子妃。今日嘱臣送来玉册金印,请公主准备一下,明日大内便来人接公主进宫。”郑大人谦卑的笑道,“公主接旨吧!”
“连被子也没有?”
太子燕愣住。他不死心的说:“我知道你是为了他,你怕他死了,所以才愿意的,不是吗?”
永夜听了想笑,突然出手,袖刀轻轻松松逼在了太子燕脖子上:“我挟持你如何?”
赵大人似早已料道,微笑道:“微臣转太子殿下的话,殿下说,公主可以不接,如果公主不在意风扬兮的命。下官话已带到,告辞。”
这是太子燕第一次让永夜觉得他像个男人,看似柔弱却也有着男儿一般宽大的心胸。与太子燕能聊得来,他本来也不差。永夜呵呵笑了,她觉得此刻http://m.hetushu.com的太子燕更像朋友:“殿下请。永夜想去天牢瞧瞧。”
去见他又能怎样?告诉他,她会为了他嫁给太子燕?
永夜安静的坐着,慢慢的化成石屋中的一部份。多一点外来的东西她也能感觉,是的,哪怕是一丁点的风,来自墙缝的风。
他为永夜倒满酒,永夜拿起杯子停了停,嫣然一笑:“我当你是朋友呢。”
太子燕在殿内负手转悠良久,瞅着永夜道:“今日孤去放风扬兮,人不见了。”
她不想见他吗?她想的。可是她很怕风扬兮知道,知道她会为了他嫁给太子燕。等他自由的时候,她已经是东宫的女主人,尊贵的太子妃了。
永夜心酸不己。
永夜仿佛将满天星辰披在了身上。
“他帮了你这么多回,就这样待他?”
太子燕照办。不多会儿,这里陷入寂静。连窗户口的光一丝儿也瞧不见。空气渐渐沉闷。
“感觉。”永夜望着曾经的佛堂,现在的寺庙缓缓说道。她和风扬兮之间不知从何时起有了种默契。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默契。
赵大人与马侍郎并一干人等正等的着急,见他俩出来,赵大人松了口气道:“请太子妃上轿,不能误了吉时。”
太子燕勃然大怒,抄封了寺院,进了佛堂却望着弥勒佛微笑。
内侍吓得去拾玉册金印,马大人站在一旁对永夜的脾气只能摇头叹气。
牢房的门与别的不同,是石门,下方只留下一个一尺见方的窗口,外层罩着铁丝网,也上着锁。看起来像是递送饭菜马桶之物的地方。人是绝对钻不出来的。
“没有。”
永夜不再说话。
“殿下,把石门的窗口堵死。”永夜扬声说道。
她忍不住苦笑,这一世怎么每一次都要受人胁迫?她是个刺客,是个冷血的刺客,她怎么就能有这么多短处被人捏着?
“公主今日大婚,怎么出现在这里?”洪公子很疑惑。
马侍郎一抖,深伏于地道:“臣等恭送公主!”
天明之后,守在寺院的侍卫发现永夜与洪公子同时失踪。
“皇上。”太子燕摸出一把钥匙正要去开石门,永夜拦住了他。
永夜寝殿的大门霍然大开。永夜缓步走出。
“你有完没完?!”永夜大吼一声,轻蔑的看着太子燕目瞪口呆的模样道,“我喜欢他又如何?你还要娶个当你面敢说喜欢别的男人的女人,你不难受?”
酒菜备在寺院角落的六角亭中。永夜望着不远处的侍卫皱了皱眉道:“尔等寺外守候吧,在庙里总不像话。”
半个时辰后,侍卫来报,地洞通向天牢外。
赵大人嘴角抽搐了下,低下了头。
啊?永夜不解的扬眉。风扬兮解了毒,据她的经验,解毒后最多两天,内功就会恢复,应该无事的。从西泊族回来有四天了,风扬兮的功力应该可以恢复,游离谷的人会制住他?而且他是在天牢吧?不是有十六道关卡,八重门,外面的苍蝇进不去,里面的苍蝇也只能近亲繁殖。
太阳落下,再升起,一个昼夜就这么过去。
“若是晚上,把人一扛就走了,马车定不会停留在此。有驯养的狗吗?”永夜望着远处一片屋宇问道。
永夜眸光一转,对跪在院中的马侍郎笑了笑:“马大人,回去禀报我家里那只老狐狸,说这回他可以放心了。”
永夜再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这位齐国太子。苍白文弱的脸,温和的笑容,瘦削的身材,除了身上那套黑色滚红边衮龙纹的服饰,她实在没看出他有哪点像一国之太子。太子在陈皇宫的模样与眼前一般无二。
永夜的眼睛渐渐亮了。她见洪公子身上还裹着纱布关切地问道:“洪兄身体如何?”
宫灯照亮的院子,衬得她一身月白色礼服泛着晨曦般微蓝的光华。长长的裙裾拖在一丈开外,衣上用银线绣满星月。每走一步,星光闪烁。
马侍郎尤呆呆的看着她,仿佛又看到了二十年前的端王妃。不,端王妃国色天香,永夜从骨子里却带着端王的骄傲与英气。他从来没有想过,男装的永夜与女装的永夜差别会有这么大。他已经习惯她男装的颐指和_图_书气使,风度翩翩,却对眼前这个盛妆美人颇不习惯。
两人开始说江湖中的佚事。洪公子自学艺下山,便独自行走江湖,趣闻甚多,永夜听得很是新鲜。时而说些自己知道的事情与他听,两人竟真的像老友一般投契。
“你们全部退出去,火把也不要留下。”
“是,今日午时送餐前孤已来了,昨日的拿走了。这石牢中是不会允许留下任何物品的。”
“公主,找什么呢?”
永夜从来不知道太子燕有这么大的手劲,几乎要把她的手腕握断了似的。太子燕神情紧张,一言不发,直拖着永夜进了内殿斥出了左右才道:“风扬兮在游离谷手中。”
“茵儿,将衣裳拿来吧。”
安家宅院比从前有生气多了,各色人等住进来,自成院落。而狗奔到佛堂却再也嗅不出味道。
云髻高耸,叉了支金凤冠。精巧的金丝盘成凤凰展翅状,凤口衔珠,长长的珠串从耳际垂下,灯光中,耀耀生辉。修了眉做远山,点了唇如八月红樱。
永夜朗声大笑,转过了身道:“我不见他了,明日我进宫,做太子妃。”
永夜觉得奇怪,她沉思一会儿道:“可有别的线索?”
太子燕慢慢走近她,看到了永夜眼中的泪光,似有些歉疚,良久不知道说什么好。
“恭送公主!”安国侍卫的声音悠长地在驿馆内回荡。
永夜一拍桌子:“谁要喝茶,我们继续喝酒!”她的双颊染上一层玫瑰红,眼神柔得似要滴出水来。
永夜被他的逻辑彻底打败。她瞪着他一字字说道:“我是怕看见他关牢里的邋遢样心疼!懂了吗?心疼!”
“马大人!”永夜皱了皱眉。
太子燕怔了怔,自嘲的说:“这般残忍的事孤做不出来。要做,也是皇上下旨。”
仿佛又回到了幼时,和青衣师傅在地室学艺的时候。不见天日对别人而言是很恐惧的事情,对永夜却早已习惯。
“没有。”
他拿起钥匙塞进去,永夜这才发现钥匙构造很奇怪,她沉思道:“我不过是想试试有没有人能开这锁,看来石门的锁没动过。”
永夜灿烂的笑了,走到与隔壁相连的墙边,对两名侍卫道:“推吧。”
永夜进了第八重门,每进一道门,都会有两人同时开锁。每进一道门,都会再把门锁上。除非是持了印信提人,否则,闯进来,也不容易闯出去。
太子燕尴尬地转开了头。
洪公子见她醉了,无奈道:“在下唤人给公主送壶茶来!”
“隔壁牢房住的是谁?”
门开了,移来两支火把将里面照得亮堂。
支走侍卫,永夜这才展颜道:“当日去西泊,洪公子不愿永夜付账,也不愿请永夜,伤后更不愿受永夜之恩。而以一柄剑独上西泊救被祭少女,这份侠义永夜很是佩服,永夜敬洪兄一杯。”
此处正是原来安家的宅院。
永夜想起曾经在陈国对倚红说,她讨厌别离。
永夜一怔,笑道:“我曾经被困在这里,很感慨。”
一名内侍捧着玉册金印进来。黄绫上的东西惊得永夜跳了起来:“什么意思?”
这是茵儿与倚红还有三十名侍女赶了一天一夜绣出来的。永夜坚持。月魄看不到,她尽心了。
他曾经说,嫁给他不嫁太子。
永夜冷冷瞧着赵大人讥讽道:“大人又是来宣旨的吗?”
太子燕笑道:“这锁不是一般的锁,若不是钥匙去开,开的同时,会弹出机关,再也缩不回去。咬合得天衣无缝,就是个铁块不是锁了。”
她扬长而去。
永夜只是随口一问。太子燕神色却很凝重,他迟疑了下答道:“很奇怪,十六道关卡没动静,风扬兮似凭空不见了。”
洪公子应下,爽朗的喝下酒。
马大人在前厅。
太子燕吓了一跳,不安的看着周围已拔出刀来的狱卒斥道:“公主和我闹着玩的。把兵器放下。”
油锅燃着熊熊火焰,天牢内更显阴森。
秋的季节也是收获的季节,她收获了些什么呢?不停的挣扎在各种旋涡中,不断地经历别离。
永夜轻笑着摇头,手无缚鸡之力形容的就是太子燕这类人吧。她缓缓用力,石门一点点被开。心里不由自www.hetushu.com主的难过:“难道关这里面的人,都是不打算再放出去的?”
内侍恭敬地托着玉册金印没有离开。
永夜含糊道:“我想醉,不想进宫。”
永夜盯着太子燕问道:“你喜欢我?真的?”
永夜听在耳朵里突然泪湿。她真的喜欢上风扬兮了吗?为什么她会为他紧张?为什么她是真的心疼?原来她已经喜欢上他。不是那个她念着记着要一起过平安日子的人,不是那个她还念着记着换了女装第一个瞧见的人。
太子燕想了想道:“也是,是挺奇怪的。”他盯着永夜又道:“以风扬兮相胁于你,实乃下策。孤希望永夜心甘情愿的好。所以,等找到他再说吧。燕不才,却也不屑这样娶妻。”
太子燕无奈的说道:“昨天,只有你和我。”
走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永夜细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士兵的布置,天牢的布局。盘算着能否救了风扬兮出去。
马瞬间奔进,长嘶直立,马上跳下一人,毫不理会周围不解的目光,走到永夜身边一把抓着她的手就往驿馆内走。
她不像他。她所有的前世记忆对这些礼法统统不管。可是他会在意,会在意她嫁给了太子。
太子燕看了她一眼,依然退出石门。
这里是一座坟。
太子燕骑在马上,温柔地请永夜上轿。
太子燕一怔,没有说话。
没窗户,窄窄的走廓两边各有四间牢房。站在走廊里能看到第八重铁栅栏,所有的空气都来自第七重牢房。
永夜瞪着他,直挺挺跪了下去。
他会习惯吗?他呆在这里会不会很绝望?永夜禁不住心疼。她强自镇定自己的心神,想起了青衣师傅说的感觉。
“驾!”二人带了一队神策军迅急往天牢奔去。
“婚期延后,此事孤已报奏皇上。”太子燕翻身上马,示意给永夜牵来一匹马,永夜微笑,足尖轻点,身体轻飘飘的落在马上,宽大的衫裙在空中飞舞散开,如午夜兰花,明月的光淡洒在她身上脸上,这一刻,足以炫亮天际。
大批人马的到来惊动了寺院的主持,也惊动了借住在寺院里的香客。洪公子知道伤势不重后坚决辞谢了永夜的挽留,住进了这里。他知晓了永夜的身份,便换了尊称。
永夜的心突然跳了起来,跳得很急,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突然害怕看到风扬兮。
“主持有礼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不知主持以为如何?”
永夜怒极,一巴掌打翻了托盘,想起父王说过:“齐国也不止他一个皇子,能当上太子的人,也差不到哪儿去。永夜别怪父王没提醒你。不要小瞧了任何人。”太子燕是这种看上去斯文秀弱,其实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吗?
如今她为了他嫁,他会是如何?
风吹落屋前的梧桐,已是落木萧萧的时节。
他曾经说,绝不勉强她嫁太子。
她拿起锁仔细看了看,道:“给我一根细铁片。”
太子燕也不恼,心知永夜是想在寺院再查探,叮嘱了一番,留下一队士兵守护便离开了。
太子燕骑马走在轿子旁却忍不住好奇:“你知道我要带你去哪里?”
身后太子燕还在喃喃重复她的话。
“这话现在说你不觉得很怪?”
赵大人目瞪口呆。
“不是游离谷也像在安国一样渗透进了齐皇宫吧?”
现在,她也能靠着这种感觉找到他吗?
深衣罗裙拖着长长袍边的外袍像凤凰的彩尾,穿上这个,是个普通女人也会满身华彩。永夜撑着下巴望着衣架上的吉服看了一个晚上。她遗憾的想,月魄是真的看不到她第一次穿女装了。因为,她一定要救风扬兮,为了风扬兮换身衣裳又有什么?她没办法想象一个像苍鹰一样自由的男人会困在阴暗的天牢中。只要这样一想,她都会觉得难过。
主持合十低头道:“公主所言甚是,老衲也常饮酒的。”
最初她是为了月魄在齐国圣京刻意与他结交。第二次独处则是在安国,她当他是个能聊天的对象。
驿馆外车马在等,屋外马侍郎,王达与所有的侍卫在等,屋内所有的侍女在等。
太子燕的脸瞬间红了,欺欺艾艾半晌才道:“http://m•hetushu•com永夜你……很美!”
“谁有?”
永夜不回答,太子燕跟在她身后唠叨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让他给你治伤,我抱你一下都不行。他中毒倒下,你的手还一直握着他的……”
“公主慷慨。老衲感激不尽,不打挠公主与洪公子品酒参佛,老衲告退。”主持脸上忍不住的眉飞色舞尽收永夜眼底。
风从石门窗口吹进来,带进天牢独有的腥臭与混沌的空气,门外站着五个人。太子燕,两名狱卒,两名侍卫。
“无人!”
她抬头饮尽杯中酒,抬头望月,叹息道:“我明日便会进宫,以后行侠江湖的事是再也做不成了。今日难得与江湖朋友共饮,洪兄莫要当我是公主,还是当日那个小兄弟吧。”
洪公子看了眼一旁侍立的主持,有些为难,“公主,在下……是供住在寺中,这……”
“这里一共有八重。风扬兮被关在最里面一重。只有武功极高又极危险的犯人才会被关在哪里。”太子燕好心的解释道,“还有,从外面到里面一共有十六道关卡,永夜,你想劫他出去,不太可能。孤不希望你劫天牢,会让朝野哗然,你还会受伤,这对两国关系不好。”
晚风鼓鼓吹起袍袖,她踩着红毡缓步走下台阶。
“公主!”香客中有人高叫起来,永夜回头,看到了洪公子。
沙漏的沙悉悉索索漏下,时间一点点过去。
石门被侍卫推开,太子燕惊喜的问道:“有发现?”
太子燕不明白,永夜笑道:“这里有地道,掀了石床便知。”
赵大人笑了笑:“永安公主接旨!”
秋日的夕阳消失了颜色。天空由橙变紫渐渐的呈现出一种灰蓝色。
赵子固亲雕的佛像已经没了,被砸碎了当成檀香使,然而,这里的烟火气与味道却让狗鼻子失了灵。
永夜走进佛堂,青灯如豆,经幡招扬,佛像已变成一尊新的泥塑金身的弥勒。想起当日困在这里见到风扬兮的情景。他冲进来时,她有种惊喜,不仅仅是绝处逢生,而是那种心意相通的满足。
华盖香车下跪着一个内侍。从他背上踩着上去?永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动。她在等太子燕的消息。用风扬兮要胁她,总不能让她傻得人都看不到就嫁吧。
太子燕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解释道:“我说他凭空不见的意思是,天牢当班的一百八十守卫已全被擒下,口供全对得上号,今日无人进入天牢。不可能有人持假冒印信提人。”
如果没有嵌在墙上的油盆里的火,这里只有一片黑暗。
也许,秋天,收获的就是别离。果实与枝叶的别离,幸福因死亡而别离。
太子燕目中露出温和的笑意,与永夜并肩出了驿馆。
“什么?”
衣架上挂着一件大红描金禳深红色滚边的吉服,遍绣金色凤凰。
永夜大踏步走出驿馆。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
太子燕站在一扇石门外说道:“要开这石门,狱卒没有钥匙。”
永夜望着他笑道:“安家人口太多,一个墨玉至今没有抓到,不算什么。”
太子燕与永夜并一队神策军紧着着狗,待到近了,永夜哈哈大笑。
永夜停住脚,回头望着站在原地的太子燕。他不是喜欢她,也许是因为她的容貌,也许是因为她是安国端王的女儿。他不是坏人,甚至不是一个讨厌的人。但是,他永远不会明白,娶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他的女人不是幸福。
“永夜,你逼着我没用,又不是我把他关起来的,是皇上!”太子燕梗着脖子说道,“皇上要这样做,我没办法。你先把刀放下。”
“钦赐安国永安公主为齐国太子正妃,主东宫鸾殿。赐玉册金印!钦此!”赵大人读完圣旨,回头示意。
“十年之中,第八重牢房只有风扬兮一人住进来。”太子燕很肯定的说道。
太子燕接连摆手:“没事,不过,皇上说,如果你明日不进宫,不做太子妃,他就会杀了他。”
“外伤,养些天就没事了。”洪公子说着,却打量起永夜的装扮,惊叹着她的美,目光落在她穿着的绣满星月的衫裙上,似有些接受不了她的女装。
两名侍卫在她手指的地方用力http://m.hetushu.com一推,一块青石轰然掉落,落出隔壁的房间。隔壁石室被打开,永夜走进去,啧啧赞叹:“天衣无缝,连墙粉都是重新补过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太子燕喃喃道。
里面空间不大,宽两丈长两丈。很整洁。干净的石床,没有别的物品。墙以大青石灌浆砌成。
当然有狗,在石牢内嗅了味道,从地洞奔出,直直跑向远处的屋宇。
永夜走了几步,说道:“人就凭空消失了?”
凭空不见,怎么可能。据永夜观察,大齐天牢建造得不比安国天牢差,守卫森严。要说没有动静地将风扬兮带走,是绝无可能。除非天牢中的人被收买,而且是集体被收买。
永夜悠然道:“你管不住我,这是其一。你很有钱,这是其二。你还有权势,这是其三。一个能给我钱给我权还管不住我的丈夫,我想,当太子妃肯定很好玩。”
茵儿和倚红想起了端王府中穿着月白衫子滴仙般出尘的月公子,忍不住为永夜心酸了一把。倚红低着头愧疚不已。她万万没有想到月公子在永夜心中有这样的分量,连出嫁,也要弃了大红吉服改穿月白色的衫裙。
“昨天呢?”
永夜哈哈大笑,原来安家养的是酒肉和尚。她收住笑声对主持有礼的说道:“永夜与大师有缘,捐一千两银子做香油钱。这附近方圆十亩地便添做庙产吧。”她不是齐国太子妃么,这点面子齐皇与太子燕总是要给的。寺院靠上香布施当然没有油水,附近的大宅花园划了部份给寺院,也算是长久的收入来源。
那内侍赶紧跪下回话:“殿下道,他在驿馆外等着公主。”
“你怎么知道?”
“你怎么不以为我是当真的?”
“可是你都不想看他!”太子燕小声的说道,似乎永夜这一举动又让他燃起了希望。
永夜收了刀,望着最后一重铁栅栏停住了脚。“他有事吗?”
永夜想了想,慢慢说道:“本来是今日进宫的,可是有事耽搁了。洪兄,不提那些,还能饮酒无?”
石床掀起,露出一个大洞,太子燕目瞪口呆。什么人竟然把地洞挖进了天牢。永夜站在洞口端祥良久才道:“这不是才挖的洞,也许十年前,这里曾关着一个什么人,这个洞是为了救那个人,正巧风扬兮进了天牢,就用上了。”
永夜情不自禁的想,有权有钱真是好,随随便便手指画块地就行了。
他没有事,他知道她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吗?永夜看着面前的栅栏,只要她想,她就能走过去,走到他的身边。脑中晃过风扬兮在西泊祭台上的笑声,他恼她。他被她牵连了,因为她不肯入宫,所以齐皇趁他中毒将他下了天牢。永夜轻叹了口气。
太子燕似乎很吃惊她的决定,跟在身后不停问:“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见见他?你为什么要嫁给我?是喜欢他怕他被皇上杀了吗?”
诺大的庭院只听到静静的呼吸声。
太子燕望着永夜,似乎现在才发现她换了女装,他上下打量着永夜,突然笑了:“永夜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
“公主!”赵大人见她伫着不动,催促了声。
这里是一片空地。齐国的天牢像座独立的院子,方圆十丈连棵树都没有,地洞的出口是片浅草山丘。一大片草皮被翻开,露出洞口。
“呵呵,能与公主一醉,洪某的福气。不过,寺院里禁止饮酒的。”
这时远远的一马奔驰而来,所有人都奇怪的张望着,不知道是谁胆敢闯进来而又无人阻挡。
洪公子静静的瞧着她,眼神复杂之极,终于长叹一声道:“公主,最后一杯,喝完就回去吧。”
永夜望着玉册金印如同望着洪水猛兽。她本无意嫁给太子燕,更不想在这时候进齐皇宫。她后退了半步,傲然道:“不接。”
洪公子望着永夜,神情无比复杂。左右看了看,抄抱起永夜闪身进了佛堂。
“明日,我要看到他。生龙活虎的。否则,就算我进宫,我保证会离开,除非你砍了我的腿。”
太子燕一愣,赶紧答道:“我会告诉皇上。”他犹豫了下道,“永夜,吉服已送至驿馆,你若男装的话,我怕皇上会大怒,不会放了风扬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