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六章 初吻

永夜无声的大喊,无力的喝下涌进嘴边的河水,无力的看着越来越远的月魄哭泣。
“嗯,伤你的人是个内家高手。是游离谷的人?”
“醒了?”
他想起远远的看着她和月魄住在简陋的院子里,想起她回去的时候脸上隐藏不住的笑容,轻盈的脚步,嘴里有些发苦。
是游离谷反过来要胁安家吗?为什么游离谷又要安伯平留下永夜作画?
无边的黑暗中,永夜仿佛又回到了殊途河水中。冰凉的河水载着她沉浮。她似喝进了河水,苦得想吐,一张嘴又是一口苦水。
“不是你愿意的,我只想杀了那个叫你拿起飞刀的人。他指使了太多人去杀人,为了他的一己之私。”
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永夜恍恍惚惚的听着,无意识的嗯了声,又睡过去了。
风扬兮走到床边,伸手搭住永夜的腕脉,片刻后笑了笑:“无碍,养些天就好了。这里风景极好,也利于养病。”
她似沉似浮地飘浮在河里,没有尽头,没有光亮,没有了意识。
床上的永夜睡了整整三天。照理说,她应该再睡一晚才会醒。永夜身体恢复得很不错,和她身体内那股奇怪而精纯的内力有关。这股内力从不外露,难怪开始他不知道她会武功。
风扬兮正打算劝一句良药苦口,却见永夜深呼吸一口气将药一滴不剩的喝完。她舔舔唇,舌尖还有一丝苦味,永夜自嘲的笑道:“第一口没有淮备。良药苦口,我不能一直病着。刺客没有资格叫苦。”
永夜盯着风扬兮不明白。想起他打了她一巴掌,他应该是恨她的。从八年前她第一次用飞刀杀卖面的王老爹开始。风扬兮就想找到她,杀之而后快。
安家是齐国首富,安家的覆没关系到齐国的财力。
“谢谢!”永夜接过药只喝了一口便吐了,http://m.hetushu•com“很苦!”她想起梦里的苦涩的河水,原来是喝药。
脑子里很乱,他为什么又不杀她了?他为什么要救她?他为什么要对她这样好?为什么?
游离谷本来筹划十来年,要夺取安国皇权,却在瞬间改变了主意。自安国裕嘉帝崩,佑庆帝继位,游离谷设在各国京城的牡丹院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似乎没有任何行动。然而在齐国,却屡屡出现踪影。
她与月魄青梅竹马长大,她到了圣京再逃离也是因为他,她心里只有月魄。
下了床推开房门,迎面一个大湖金光闪烁,她不得不眯缝起眼睛,红红的落日离湖面还有几丈的距离。空中霞光万丈,有白鹭成排飞过。“落日湖!”她脱口而出。
这么多年来,她见了他就像老鼠见了猫。见了他,浑身的毛都戒备的竖了起来。结果这个人却用这样的语气说告诉她,他似乎不会伤害她。永夜一时间变得茫然。 “你说你不与权贵来往,你却帮着李天佑,你说让我去还马,结果你把我卖进牡丹院,让李言年折磨我……我不信你……”
她的话让风扬兮倒吸一口凉气,想怒,见永夜失魂落魄卷缩的模样又极可怜。
风扬兮取下墙上的琴,轻拨琴弦,奏出一曲《清平乐》,琴声清雅,隐隐如水洗蓝天,充满了平和安祥。这样的琴平静的他的心思,也能让永夜紊乱的气息安稳。
风扬兮目光复杂,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转身出了房门。
她力气很小,掌声却很响。在静寂的黑暗中像一把刀划破了和谐与温情。
“安伯平说平叔是别苑的管家。我知道他武功高,怕回到别苑再也出不来。”永夜黯然,胸口又一阵闷痛。
蔷薇的模样冲进心里,转眼之间,她又不见了,还有月和-图-书魄。永夜心里涌出强烈的后悔和自责,胸口一股戾气直往上冲,她喃喃道:“如果我安安静静留在安家,悄悄送信给你是不是就能救了他们?那个平叔武功很高,我怕我再回去就出不来了……”永夜急怒攻心,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好些了?”风扬兮端着一碗药走来。“你说对了,这湖就叫落日湖,日落时分最美。”
“我的伤很重吗?”
突然花中冒出一点月白来,月魄浑身是血躺在花丛中望着她。
什么也不想,救出月魄和蔷薇再说。她闭上眼对自己说道。
风扬兮吓了一跳,见她双目赤红眼神迷离,手掌一翻将永夜打晕了过去。他叹了口气,永夜口中的平叔是真想要她的命。难道自己猜得错了?
永夜一直呆坐在床上,坐了整整一晚。
风扬兮皱了皱眉扶住她:“伤还没好,还要养几日。”
她的话让风扬兮动容。要吃过多少苦,忍耐过多少事情,才能说出这句话来?她应该很怕死,所以不怕吃苦。
落日的光照在永夜脸上,那张脸比落日的景致还要美。
如果可以,他不想让她再搅和进来。然而,不拉她进来,怎么行?不让她瞧个清楚明白她如何肯信。可是这样对她是否太残忍,风扬兮矛盾异常。他的目光从永夜脖子上扫过,怔然的想,如果,她佩着那方木牌不是想利用他呢?
永夜释然的笑了笑。突然想起风扬兮说她睡了三天,忍不住着急:“我睡了三天?”
永夜看了看自己,仅着中衣,蓝色的布袍,缠胸的布叠得整齐地放在枕边,还有那把唯一剩下的飞刀。他脱了她的衣裳?永夜迅速回避这个问题。
可是她不是一直想和月魄过平安的小日子吗?月魄说要带她回老家,月魄希望她嫁给他。可是,为什么风扬兮m.hetushu.com吻她的时候她没有躲开?她甚至觉得他很温柔?她脑子像糨糊糊成了一团。
一双干燥温暖的手从她的脸上划过,她感觉到那双手上粗糙的茧。
她浑身透出的软弱让风扬兮生生压住怒火。他平静的起身道:“你再多休息几日把伤养好,我去查查安家与游离谷的事情。你好好呆在这里别乱跑了。我会请陈家的婢女来侍候你。”
做鬼也这么难啊!要受小鬼排挤,要受鬼差的气。她眼前仿佛又看到了血红色的彼岸花,成片成片开着,似血在路上流淌。
风扬兮发现了自己的失神,暗骂了声祸水。他瞟了眼床头叠好的束胸的布面不改色的撒谎:“你睡了三天,陈秋水的秋水山庄离这里不远,我请了个婢女过来照顾你。”
只是因为她是星魂,是叛出游离谷的刺客,所以才要擒住她?
永夜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她眨了眨间,发现伤势好了一大半。她想起风扬兮来,是他用内力帮她顺畅的经脉吗?胳膊上的伤也好了。
他禁不住苦笑,他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去得到她的心吗?
太阳沉进了落日湖,竹楼里的光线慢慢变得灰暗。
晚风吹起她的长发,简陋的布袍并不能减少半分她的美丽。
“人去楼空。他们没那么傻。”
三日前救了永夜后再去那条巷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摆出的阵仗似乎只要永夜去亲眼看一眼,知道月魄和蔷薇在他们手中,让她不敢妄动。而永夜意外出逃后,游离谷的刺客却早在她前往皇宫的必经之地等着她。是什么目的呢?感觉上只想困住她,不愿意她与慕容燕有任何联系。
“嗯。”
她想起在陈国驿馆风扬兮在火海中找她的情形,她却忍不住想杀了他以绝后患。甚至他来山中救她,她也想和图书过杀了他。她是真的怕。游离谷从小种在她心上的恐惧已超出了一切。她的思维中只有一件事,风扬兮会杀了她,因为她是刺客星魂。
说着她打了个寒战。风扬兮瞬间觉察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禁不住骂自己笨。见永夜无助的模样,心里涌起一股怜惜。他笑了笑,柔声道:“我怎么会杀你呢,傻子。”
她多年的害怕与噩梦瞬间消失。她却只有心悸,担心只是黑夜里的一个梦。梦醒了,他还是正义的大侠,要杀了她。
风扬兮的声音变得冷洌,突然苦笑道:“是因为我想找到星魂杀了她,所以你才在背后射我一刀,才见了我就害怕撒谎是吗?”
风扬兮站在床头看着她,她昏迷时喊着月魄的名字。风扬兮想起那个身穿月白色衫子一脸云淡风清模样的人。李天佑一心想杀月魄,也是因为她喜欢那个人吗?
她呆了,她说什么?
永夜觉得陌生的气息纷涌而来,却宽厚温暖,挣扎到无力,终于放弃,沮丧地说:“你不明白,我怕你,怕到无时不刻想杀了你。”
永夜努力地想游上岸,然而河水却是溺水,轻飘飘的使不上劲。
“为什么你不杀我?我是你一直想杀的人?”
永夜胸口一痛,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永夜呆若木鸡。她被他吻了?月魄只亲了她的脸颊,为什么她会被他吻了?下意识手掌轻轻脆脆挥上风扬兮的脸。
她想起月魄和蔷薇,着急想走。
他的声音像屹立的大山,渐渐安抚了永夜的情绪。她闭上眼一遍遍告诉自己,是真的,他不会杀她,她再也不怕他。
永夜吓了一跳,喃喃道:“我要和月魄过平安的小日子的……”
他拉开房门,星光满天。
月光照亮了湖面,风扬兮思绪如湖面的波光,跳跃闪烁。他一点又一点地拼凑着整件事情。
www.hetushu.com抱起永夜进房,静静的坐在床头陪着她。
“着急没用,人已经不见了。你想要找到他们,只有先把自己养好。”风扬兮柔声劝道。
她放声大喊,嘴一张,一口又一口的苦水灌进来,她所有的声音被河水湮没。眼睁睁看着月魄无力的望着她。
太阳再次将竹楼耀亮的时候,她终于疲倦的睡了。
风扬兮一愣,看到永夜眼里的防备,心里涌起无尽的愧疚。伸手揽了她入怀,永夜恼怒的推他,风扬兮只抱紧了她,仿佛他的胸膛是最安全的地方。
身后的呼吸稍稍变了一变又恢复正常。风扬兮停住思绪回头:“你醒了。”
他不会杀她?永夜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她喃喃说道:“我怕你。多年前游离谷故意要我杀一个素不相识的卖面大爷,就因为你每天都会去面摊前吃面。如果我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就会告诉你我是星魂,借你的手来杀我。很多年了,我一看到你,就在想,你有一天会杀我……”
他的眼睛还是那么温柔,却无限悲凉!
“我要杀你,就不会救你了。”风扬兮叹息。
阳光照进来,永夜脸色苍白,柔弱无力。
永夜抬起头,风扬兮的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她突然意识到他离她很近,近得能听到他的心跳。她尴尬的后退,风扬兮伸手一揽,已吻上了她的唇。他没有给她离开的机会。他的吻霸道又不失温柔,覆在她的唇上轻轻的吮吸。
风扬兮拉上门,一个纵身跃进了湖里。他实在需要用冷水好好让自己平静一下。
如果是安家请游离谷出手捉了永夜最关心的人要胁她。安家这么快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安伯平有千个胆子也不敢在知道永夜是未来太子妃的情况下还敢要胁她作假画。
他没有点灯,黑暗中永夜沉默了下道:“好,我会养好身体。我一定会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