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三章 逼婚拉开序幕

小同乡好奇得不行:“送了三天了,早中晚一顿不差,还从没听说有谁有这等待遇!”
揽翠一愣,她有什么资格怪他?明明是她背叛,不仅出卖了小姐还差点杀了她。
永夜站在天井里,打量着安国的天牢,除了墙上没有铁丝网,与前世的牢房差不多。
李天佑气结喝道:“站住!”
揽翠痴痴的望着窗户,自从进了这里,她就没了胃口。
佑庆帝初登基,便指定了他这出差事,陈三不免想,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升成御膳房的主事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陈公公,这些天怎么总是你在送饭啊?什么人这么大的福气?”遇到一个巴结多嘴的内侍带着谄媚的笑问道。
问话的人恰巧是他的小同乡,陈三左右张望见四周无人便低声道:“听说身份贵重呢。不然怎么会有资格吃御膳房的东西。”
回到府中不久,王公公不顾年已老迈后脚跟进了端王府。
进了大门是一处宽大的四方院子。主殿之内又连接着一个天井,同样的灰砖砌就的三排房舍合围在一起。不见一棵树,一根草。
永夜哼了声:“就不想穿给他看!”
永夜用力甩开他的手,板着脸道:“皇上无凭无据,何苦诬陷永夜。”
“曾经有个刺客夜入我的书房,还炸毁了它。朕如今想着都心疼,你说,我若是捉到了那个刺客会怎么办呢?”
李天佑望了她半晌,叹了口气道:“我很想你,小夜。你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吗?”
永夜板着脸站着,就算是不高兴,眉宇间带出的神气也让李天佑心动。他略皱了下眉道:“为何,你与朕如此生分?记得你去陈国前可不是这样!”
这处院落围墙高大,灰青色大块方砖砌成显出肃杀之气。
“放不放皇上一句话,永夜对揽翠也算尽心了。”永夜极不耐烦,再被李天m.hetushu•com佑盯下去,她有想揍人的冲动。
永夜瞟眼看去,端王与王妃都眼巴巴的望着她,如果她没看错的话,王妃的舌头还伸出来舔了舔唇。这么想看?为什么?一个是袍子,一个是裙子,有这么大区别?可是,她还是想着月魄说过的话。“不换,不帮我算了,我明日还就这样去见李……皇帝!违了他的口喻是抗旨,如果父王不怕我连累的话,不帮永夜解决这个难题也行啊!”
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在幽深的甬道内响起。她没有动,仍望着窗户出神。
端王夫妇同时叹气。“叫你换个女装怎么就这么难?将来你还要嫁人,总不能穿着男装去嫁吧!”
每次来这里,他心里都有种陌名的害怕。
“那是将来的事,我说的是明天的事。”永夜笑道,“我知道父王一定有办法,我不着急。”
永夜一挣,李天佑反而握得更紧,盯着她道:“你可以用功夫的,看你能打得过朕不。”见永夜愣住,便笑了:“小夜,我喜欢这名字,比星魂好听多了。”
天佑不见永夜,人走了却心神不宁。他本决定凉她三日,让她知道现在他已是一国之君。这会儿心里又有些后悔。想到永夜的性子,若什么事都依着她,将来还不翻天?又静下心来批阅奏折。
“永夜说,她会送你去见李言年。”端王扔下这句话就往外走。他相信听到这句话,揽翠求死之心多少会淡一点。
“什么?”端王听到最后一字愣了愣脱口问道。
“你怪我吗?”端王柔声又问了一遍。
小同乡缩了缩脖子,看着陈三拎了食盒走进巷子尽头的院落,生生打了个寒战。怀了满肚子疑问溜了。
端王气定神闲地呷了口茶道:“在府里你也不想换,想穿给谁看哪?”
永夜一跺脚,扭身冲出http://m.hetushu.com了御书房,只留下李天佑怅然出神。
端王一愣,板起脸道:“没大没小!”眼里却分明露出一股得意与笑意。
揽翠一愣,从角落里移过脸,跪了下去:“王爷,揽翠对不起你。”
要捉李言年,揽翠不是个很好的诱饵。他了解李言年,揽翠在他心中不见得有多重要。
永夜终于走进了御书房,瞟了眼穿着龙袍的天佑,见他沉着脸坐在椅子上道貌岸然的看奏折,便行了礼跪在地上等那声平身。
御膳房的内侍陈三拎着朱漆食盒匆匆走进了东掖巷。陈三入宫八年,人机灵懂事,早已熟悉并掌握了宫内生存的技巧。脸上永远挂着谦卑的笑容。他对各宫主子的口味了如指掌。谈不上特别势力,只要有吩咐,一概尽心办好了奉上,混了个好人缘。
“好吗?不过是为了用我来引相公上钩?皇上和王爷都恨不得杀了他才好!”揽翠讥讽的说道。
端王漫不经心的说:“你不换女装,皇上也怪不了你的,你求父王啊!只要你换了女装给父王瞧瞧,马上帮你解决这个难题!”
端王苦笑,把底牌先漏给她实在不是件明智的事情。他坏坏的想,总不成她一世都不换?
金蝉冠束发,缠枝绣花紫绸袍,腰束白玉带。天佑心里的火腾的就上去了,她连他的口喻都不理会?“朕记得昨日让王福送去的是浅紫大袖衫深紫长裙外加一条白色的披帛,郡主依然男装打扮置朕于何地?”
永夜抬起头笑咪咪的从怀中拿出先皇圣旨展开:“准李永夜抗旨三次。钦此!这是先帝赐永夜的圣旨。皇上,永夜抗旨一次,不愿女装示人。”
紫禁城东掖巷是内侍居所和浣衣局所在地。走进这里,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几乎感觉不到皇宫的严肃和庄严。如果不是远处高大的红色宫墙提醒着hetushu.com这里也是皇宫内院,倒像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居住区。
“你迟早要嫁的。否则,圣旨一来,如何是好?”
陈三叹了口气:“可不是!听说与废太子有关……”眼角余光瞟到有人从浣衣局出来,赶紧又道,“不是你我敢管的事,别多嘴说出去了,可是要掉脑袋的。”
“不想嫁他就一定要找个人嫁?”
天佑再次听到王公公通传,兴奋的站起来,又按住激动坐着没动。
“随你,永夜告退!”永夜施了一礼准备走人。
永夜在御书房外等了足足半个时辰,王公公出来为难的回她:“郡主请回,皇上正忙着批奏折。此时不空。”
永夜呆了呆,是啊,李天佑是皇帝,不从就是抗旨。
他怎么知道?永夜眨了眨眼,装不懂。
“如果不是我,你本来可以嫁个普通人,过普通而幸福的日子。我忘了,他原本也是极有魅力的男子。”端王叹息,目光扫过地上未动的饭菜。“皇上对你还好,天牢中少有人能享受到御膳房的饭菜。”
他并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自小受宠,骄傲之极。如今要她屈于络羽之下,她如何肯?就算她肯,端王可愿?李天佑觉得头大。然而,因为永夜断了与齐的盟约,却是万万不行。进退两难时,天佑不免想到揽翠,便唤了王公公下旨将揽翠送进端王府去。
“讨你欢心还不成么?”他喃喃说道,脑中突然闪过了什么,眉又紧紧皱在了一起。
揽翠抬起头,泪水奔泄而出:“别骗我了,我知道,会死,只不过看怎么个死法罢了。不过,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帮你们捉到他!”
陈三来到黑漆大门处验了腰牌,查了食盒,看着禁军每样菜拣来吃了,这才点头哈腰走了进去。
陈三在前院殿上见了天牢主事,再次验了腰牌,查了食盒,才跟着狱卒走进后院天字号牢房。两http://m.hetushu.com丈多高的墙上开了一尺见方的窗,这是唯一的光源。陈三走进去,初夏的味道瞬间被隔绝,一股清冷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端王夫妇笑脸相迎,王公公笑嘻嘻的把佑庆帝的口喻送到,瞟了眼朱漆红盘内的衣裳首饰拱拱手便离开了。
永夜的脸哗的红了,想起从前答应过端王不再与月魄在一起,心里不免难受,怒道:“父王你难道想让我进宫为妃?靠!”
“皇上,永夜是想求你放揽翠一条生路,毕竟她侍候了我多年。”永夜听他喊她小夜就头大如斗。硬生生不理转开话题。
李天佑怔住,嘴边渐渐浮起冷笑:“求人也没你这样求法,换了别人做皇帝,早把你推出去砍了。”
原来是吃醋,李天佑转怒为喜,一时间竟讷讷不知该如何回答,伸手便想抱她。永夜一扭身避过,似怨似怒的瞪着他,直看着李天佑心里发酸,立永夜做贵妃的话在嘴边打了几个转又不敢说出来,怕她怒。
陈三轻咳了声,忍不住心头得意,却板了脸道:“多嘴!”
来人停住,凝视她片刻才出声:“你怪我吗?”
“多谢公公,请公公转告皇上,永夜明日再来。”她笑了笑,转身就走。心里暗骂,李天佑,你端皇帝架子想让我低头?我又不是非救揽翠不可。
他一进这里,就巴不得早点离开。几步走到天字七号牢房前,隔了栅栏将食盒放下,飞快的拿出饭菜。眼睛却瞟到昨晚的饭菜还摆放在原处。他抬头瞟了眼角落里蜷缩的人,也不敢说话,只顾收拣收掇好了,摇着头跟着狱卒离开。心里嘀咕,御膳房的饭菜,不是各宫有品阶的主子还吃不到呢,这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自始至终,永夜冷着脸没吭声。
“极不满的意思!别说你想让我嫁给李……他!”
端王呵呵笑了:“你想嫁谁?”
“你喜欢他吗?”端王www.hetushu.com终于问出他一直担心的问题。虽然他反对永夜进宫,但是永夜万一喜欢上天佑了呢?
“为了他,你什么事都愿意做对吗?我来看你,只是想了解下我犯了多大的错误!”端王没有生气。当年他从散玉关救了她,带回王府养育成人,又利用了她,两不相欠。“你不吃饿死,我们也一样能抓到他,你不死或许还有再见到他的机会。”
永夜已后悔不该前来求李天佑,一见他就控制不住火气。可是他是皇帝,这样顶撞他太不务实了。永夜眼珠一转,低了头转了身,再抬头,眼里已有泪影:“皇上要娶齐国络羽公主为后,你,你让我……”
“如果他们就此隐居,也少件杀戮。毕竟李言年……揽翠也侍候了我多年。”永夜没有进天牢见揽翠,她记得在山谷中揽翠很恨她。她已经不是幼时一心照顾她的揽翠了,可是揽翠的义无反顾让永夜情不自禁想起了月魄。她也会义无反顾地去找月魄,同怜心意,永夜叹了口气,“我去求他。他不是等了很久了吗?”
接连三日,永夜笑容可掬的来,又笑容可掬的离开。想起与李言年之约只有五日,心里未免还是有些着急。
“永夜,你总之是要换了女装的,皇上下了口喻,换了去见他又如何?”王妃劝道。
“这事,恐怕只能去求皇上。他吩咐御膳房一日三餐做好饭菜送来。我想,皇上在等你去求他。”端王眼中有一丝隐忧。
李天佑倒吸一口凉气,被堵得无话可说。见永夜笑意盈盈,肤色晶莹,眉目如画又是一愣,他心思转动极快,抗旨还有两次,随便下两道令,废了这三次不就成了。脸上漾出了笑容,走过去,一把搭住永夜的手扶了她起来,手却不再放开。他定定地瞧了永夜道:“原来你从前的病容也是假的。小夜,你的肤色真好。”
永夜噗嗤笑了:“父王,我更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