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一章 百日成亲

端王不得不佩服游离谷的主事之人。游离谷延续了几十年的嚣张,公然开设牡丹院收银子接任务,如今也敏感的察觉到帝王容不得它的存在,果断的转明为暗,最大可能的保全了力量。
不到半个时辰,城内响起马蹄声。一队士兵护着辆八匹马拉的轿车从城门直冲出来。
端王大喜,永夜的身份迎刃而解,深揖一恭谢过,笑道:“络羽公主会随齐使臣来京都?”
才出礼部的灵棚,端王妃已派人捎信来说永夜平安回家。端王一惊一喜,喜的是永夜平安,惊的却是李言年不知所踪。
“皇叔猜得不错,正是齐国的络羽公主。”天佑回头微微一笑。“我与三弟同时娶齐人,父皇想的是联齐抗陈,也许将来打破天下三分后,再与齐争雄。”
如果皇叔不允,他只能出此下策,以永夜的命相要胁。
端王松了口气,揖手道:“臣这就告知礼部早做安排。”
“皇叔明白了?其实我出宫之后暗中助我的力量便来自齐国。风扬兮风大侠乃是齐国第一高手的弟子。他师傅欠了齐王一个人情,所以他这些年一直在助我。不然,以他的性格和侠名,是不会和官府中人打交道的。”
据陈国与齐国探子回报,陈都泽雅和齐国圣京的牡丹院也在一夜之间人去楼空。一仗下来,连游离谷的老窝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神秘的游离谷主与谷中的刺客们仿佛像水融进了海里,消失了。
初登基的佑庆帝显露出来的本事还是超出了他的意料。新皇喜欢永夜,他一早就看出来了,端王有些不安。想着自己为永夜讨到的旨意,又稍稍放了心。
裕嘉帝过世,新皇登基不过六七日。安国习俗,国孝七七四十九日,禁歌舞饮酒。
望着端王的背景,天佑眼中有丝黯然。他如何不明白端王心意,他不愿自己娶永夜。
“四九之和图书后皇上登基大典与立后大典宜同时举行。只是礼部陈大人还在着急新后的人选。”
办完这一切,他看着不远处的御书房叹气。连太后与太皇太后都不知道新后会立谁,却异口同声以皇上意思为准。看来先帝过世前是有交待的了。
游离谷长大,一身功夫,还是那个让京都闻之色变的……他摇了摇头,游离谷在最后关头撤走了在京都所有的明哨暗卡,几乎没有影响到皇位的更替。一条大鱼明明已经游进了网,却在你收网的霎那躲了开去。
端王恍然大悟,听到立齐公主为后一颗心这才悠悠落到实处,脸上笑容更深:“先帝深谋远虑,实非臣等能及。”
谁忙得过来?端王没好气的坐了下来。先帝后薨,立新皇,京都卫戍,抄查太子党,捉拿游离谷余孽,缉捕李言年……他心痛得一抽,这七日来他就没敢去想永夜。他只认定一条,李言年不会轻易杀了她,会用永夜勒索最大的利益。自己忙得连王府都没回,找不到李言年,他只能等着他上门。想起先帝遗愿,端王硬生生止住对永夜的想念,淡然一笑:“国无后不宁。难道要让新帝三年后再立后?”
跟着王妃的侍从赶紧派发赏钱,城门内外一片欢腾。
端王苦笑,不论是先帝还是初登皇位的佑庆帝都对未来的新后讳莫如深。回想先帝过世那晚说的话,端王恨不得赶紧为李天佑操办了婚事。他呷了口茶皱眉:“太后与太皇太后似乎以皇上意思为准,本王去问问吧。陈大人,你这里赶紧着先行筹备。三殿下今日应该到京都了,等他哭灵之后再议三皇妃之事。以大局为重。”

钦天监李大人叹了口气道:“昨儿张相与三公皇叔公也是这意思。国无后不成,百日热孝内皇上必须立后。下官算来新皇四九登基和-图-书大典与立后同时进行为佳。”
陈尚书额头颗子汗直冒。听端王说完才讷讷道:“三殿下的亲事下官是知晓的,礼部也早做了准备,百日内迎娶三皇妃赶一赶也不是不行。只是,百日内要让皇上也……我礼部实在忙不过来了,王爷!”他忍不住又擦了把汗。
天佑沉默了下开口:“改封为永安郡主,便说身体不好,算命的说必须一直当成男儿养到十八岁才行。”
见他脸上阴晴不定,侍卫赶紧又道:“在山谷中擒到揽翠,皇上下令押进天牢。”
一刻的沉默仿佛是很长一段时间,端王忍不住想要告退溜走之时,天佑轻叹了口气:“三弟娶妃需在百日之内,国也不可无后,钦天监李大人如何说?”
城门众军士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正是失踪月余的永安侯。哗啦啦跪倒一片,贺喜声不断。
“你是何人!为何站在城门口?”守城门的士兵看到永夜傻傻的望着城门楼笑,呼拉围了一圈人过来。
永夜半抱半拥将王妃哄上马车。这才感叹,世界上最不容易对付的就是女人的眼泪,尤其是自己在意的人。
永夜心情相当好,笑嘻嘻地说:“我是端王府的人。”
本朝同族同宗不禁通婚,然而他并不想让永夜为后。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这个女儿的来历。
没等他跪下行礼,天佑已扶住了他笑道:“皇叔请起。赐座!”
天佑回头,目光与端王碰了个正着,不待端王躲闪,他神色已黯然,轻声说:“听说永夜已平安回府了是么?”
端王谢过,坐在锦凳上开口道:“三殿下应该今日到京都,他离京之时尚未开衙建府,是住宫里,还是在外另觅府邸?宫外也已备好三殿下下榻之处。”
才安排妥当为先帝哭灵守灵的事务,紧赶慢赶为四十九日后新皇登基大典做准备。最初几日忙乱才和*图*书过,就又接到各国使臣将来京都贺新皇登基的事。陈子敬盘算着时日各国使臣就算到京都也是一月之后。来贺的人不少,倒也可以缓缓。岂料才舒口气,端王和钦天监李大人走进了礼部的棚子。
陈大人听了一怔,见端王人已瘦了一圈,委实不好再哭难处,深深一揖送走了端王。
“永夜!”王妃几乎是跳下马车,几步上前将永夜紧紧抱进了怀里,哭得几欲晕厥。
李天佑淡然的笑了,他已是皇帝,还能有他得不到的女人?娶络羽为后是两国事先说好的,可没说他这辈子只能娶络羽一人。更何况,永夜会武,他已猜到她就是刺客星魂,皇叔怕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吧!
京都牡丹院已经查封,李言年回魂墨玉公子的图像已经在安国全境发下海捕照影,重金悬赏。看似游离谷在京都已无立足之地,端王心里清楚根本未动摇游离谷的根本。
落魄的衣衫,凌乱的发丝掩不了她的气度。城门士兵不敢造次,听到她是端王府的人吓了一跳,赶紧遣人去通报。
端王一听心下了然。天佑娶了齐国公主自然是与齐联盟。而安家是天下第一首富,三皇子天祥娶安家四小姐却是防着将来与齐翻脸后,拉拢安家,给齐国致命一击。
新任的皇帝这么快就掌握住了宫外的动静?天佑果然是个人才。端王笑了,想了想吩咐王府三百亲兵守住了王府,另传信给京都新任府尹王大人全城戒严,加紧搜捕李言年。
“王爷与李大人说的极是!可是……”陈尚书掰着指头算了半天,脸急得发红,“皇上还未定娶哪家小姐啊!皇上立后六礼不可废,纳采、问名、纳吉、纳征四礼未成,百日内……王爷,你让下官为难之极!”
明黄龙袍给天佑清秀的面容添了几分威严,腰间仍束了一条白色孝带。端王突然觉得天佑实在像极了www•hetushu•com先帝,看上去同样温和的面目,心思同样深沉。短短几日,他已完全适应了并散发出一位帝王该有的气度,举手投足间再不是从前还是对他恭敬有加的侄子。
端王小心的问道:“是玉袖公主还是齐国的络羽公主?”
“皇上,永夜已经十八了,她既然回来……”
一旦永夜进宫为后,游离谷便会借机跳出来要胁。不答应,他们会大肆宣扬永夜的过往,文武百官可不会管她是什么身份,那些言官们会抓着这个机会死谏到底。于理于法永夜都站不住脚,他与佑庆帝谁也保不住她。
目光透过窗棂,天佑的微笑略带着一丝苦意。多年前出宫开衙立府后,裕嘉帝私下里告诉他了一切安排。他一直未娶妃,等的就是登基之后再立齐公主为后。娶公主的消息传开会打草惊蛇。然而,为什么要他遇到永夜?还让他知道她是女子。天佑闭上眼,永夜无双的美丽又浮现在眼前。
马车启动前,她却唤来侍卫低声交待了几句,这才满意的窝回王妃的怀里。
李大人一怔,看向端王。
天佑负手站着,端王第一次有局促不安的感觉,生怕天佑开口求娶永夜。
天佑沉默了会儿道:“父皇早为朕定下一门亲事,一直瞒着皇叔。除了皇叔,朕本来没有任何势力去与废太子抵抗。然为防万一,但父皇希望我联姻以固势均力。”
永夜可以一死证明清白,哪怕是假死。然而,端王并不想看到永夜从此隐姓埋名。嫁过皇帝的女人,她就算浪迹天涯也不可能再嫁他人。改了身份再进宫,难道要她为妃看新帝后的脸色?端王一早想过这些,裕嘉帝临终时再如何想为天佑争取一次机会,他也断然不肯。
“如此甚好。还有一事,先帝过世前嘱托,三殿下与安家四小姐的亲事要赶百日热孝,否则就要耽搁三年,这事张太妃也知晓。和_图_书”端王笑容可掬。暗暗观察着天佑,心里盘算该如何说起立后之事。
礼部尚书陈子敬为人忠厚,心思细致。平时除了与各国使臣周旋,礼部的事务倒也清闲。先帝薨,礼部顿时成了最忙的部门。
龙翊殿外搭起了长长的百官孝棚。张相年己老迈,与先皇情谊深重,闻丧哭泣,以致才两日便不得不请假在家养病。
李天佑笑道:“自然还是住宫里。三弟在外多年,张太妃对他甚是想念。住他原来的地方,朕已吩咐内侍打扫侍候了。”
天佑点点头:“队伍已经出发了,太子燕亲送公主与安四小姐出嫁。”
永夜安静地站在城门口,轿车还没停稳,端王妃梨花带雨的脸已出现在她眼前。她暗骂了声好狡猾的老狐狸,怕自己找他算帐,便把母亲先推出来顶着。心却在看到王妃期盼的眼神时蓦然柔软。
京都城一片萧然。
端王理了理衣袍,脸上浮起笑容,掀袍迈了进去:“臣见过皇上。”
李天佑登基,改年号为佑庆。平时隐忍的势头一并发了出来,仗着年青精力旺盛,亲领百官事务,在六部协助下忙得日夜不休,却也井井有条。加上先皇遗旨与端王张相的威望,中宫与东宫内侍指认,太子服诛。大臣和言官们心生敬意,认可了这次皇权更替。
永夜改封为郡主,她换上女装会是什么样呢?天佑笃定后之又有点急不可耐想去端王府瞧瞧,回头望了望案头堆积的奏折,暗暗告诫自己东宫余孽还没完全铲除,李言年还没落网,百官正眼睁睁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安国新皇佑庆帝孝期出宫私会佳人,史官会记下这一笔。天佑摇头叹息,再次回到书案前埋头批阅。
端王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慌神,却又不好不答,只得硬了头皮道:“才听府中来人说起,平安回来了。”
思绪间他已走到御书房外,门口内侍赶紧进去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