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八章 斗智

李言年坐在床边说道:“你父王很厉害,我以为他会在发起攻势前有异动。没想到,他根本没有什么提前准备的迹象,只下了道令,京都就变天了。”
如果输在端王和裕嘉手中,他知道他们是强敌。可是李二,跟随了他多年,他竟然毫无察觉。
“是我自己。”李言年瞬间就想明白了,永夜看他会觉得熟悉,觉得他气度高贵。一个执事,何来这样的气质。然而,他们为什么会猜到他的真实身份?难道当年母亲有了他,皇后也知道了?
下巴一疼,李言年松开了手,盯着永夜道:“十八岁的大闺女说这等污秽之事脸都不红!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
李言年听着听着就觉得自己在永夜眼中仿佛成了牡丹院的公子。他站直了冷冷道:“你哪像个大家千金!李谷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李言年出现在夷山下的山谷木屋时天边已泛出微蓝的晨曦。
曾经风神俊朗的面容掠过一丝黯然与仇恨。李言年站起身,阳光已淡淡洒在窗前。鸟声婉转,花香扑鼻而来。他望着窗外的树林终于说起了往事。
瞧着他眼中的挫败感,永夜笑得更开心:“师傅忘了,游离谷是培养刺客的地方,可没听说过还培养大家千金。有,也是送去牡丹院做姑娘罢了。”
“师傅,在你眼皮底下,我能逃走吗?你越来越没有信心了是吗?”
李言年看出她的心思,淡然一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让你和月魄靠近李天佑只不过是想知道他的动向罢了。天瑞败了。他无论武功心计都不是李天佑的对手。他们不会放过他,不会……再让几十年前的事情再发生一遍。永夜,你该唤我一声叔叔。”
“他不告而别,我才怀疑他另有身份。他能将你送来游离谷,借我们的手送你回端王府,也许他是真正掳走你的人,也许,他是在破坏我们的计划。天下之大,他就这样消失了,再也不会见面了。也许,他是李成的人,发现了我的秘密。”李言年想起李二挫败感更深。
李言年抬起永夜的身体,让她半靠着墙,端起粥碗喂她吃。他的动作很小心也很细心,每一勺都不多不少,正好一口。“我和你父王像吗?”
李言年拎起她,咬牙切齿的说:“我还没想好怎么对付你,等和*图*书我想好了,你就等着为我生孩子吧!”
“也许是游离谷训练的结果,从小当成男孩子养的结果。”永夜轻描淡写地说道。她只不过在那时还保有前世浓重的记忆。不像现在,十八过去,前尘往事只留下些片段。她已经完全接受并适应女子的身份。连揽翠唤她小姐,她也觉得理所当然。
“不仅忍,还要狠是吗?别人是发动战争抢皇位,师傅你玩的这招叫釜底抽薪!大臣连反对都说不出理由。理直气壮的就抢了权。你遇到了我父王,不过,我倒一直觉得,皇上比我父王还奸诈!”
永夜已想明白一切,笑道:“可是师傅你真狠哪,你找不到杀皇上的机会,却瞟上了皇后。她很美丽,也很寂寞。宫里的嫔妃可能都一样。女人争风吃醋,总不会好过的。”
推开门,揽翠迎了上去:“相公,你回来啦!”
“相公!”揽翠伤心欲绝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所有的事情都合拢了,只缺了为什么游离谷还要让月魄进佑亲王府那一块,为什么一早告诉自己相帮的是李天佑。
隐藏在山谷深处丛林背后的木屋修了很多年,不走近很难被人发现。多年苦心经营,浓密的藤蔓将它重重包裹,这幢屋子从远处看已和山林混杂在了一起。
窗外的阳光每天有两个时辰能照在床上。阳光出来的时候永夜会挪过去晒着,她在黑暗里呆得太久,舍不得错过晒太阳的机会。她想,也许以后都晒不到太阳了。
“师傅,你就没想过皇上与我父王知道你的存在?”
“不让她瞧着办事也行!”永夜浇了瓢油,看到揽翠泪眼蒙胧又带着恶心的表情笑了。
“不是让你去睡吗?怎么起来了?”她不动声色看着揽翠进来。
永夜叹息:“师傅,你真是个人才,你居然忍了二十几年。”
永夜望着阳光笑道:“你去睡吧,有师傅在,我跑不了。”
“原本我可以进宫,也许就像李天佑一样,因为母亲受宠而成为圣祖中意的继承人。我学成武艺后,圣祖已经死了。我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他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每当看着紫禁城我就恨,也许,我并不是一个流落在外的连家也没有的浪子,我会是九五之尊,享尽荣华富贵。你说,我如何不想报仇?”
m.hetushu.com师傅原来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哪!”永夜大笑,“碰我之前最好先把揽翠解决了,免得她瞧着伤心难过!”
永夜心里紧张起来,眼睛却不敢移开半分。若论她和李言年,两人都是狠辣之辈。对视之时眼神只要一动,就输了。
滚烫的热气驱走了倦意,李言年往永夜呆的房间看了一眼,站起身走了进去。
“知道了,去睡吧。”
他笑了笑:“当年你挑拨离间时,我还说不能杀对自己忠心之人。看来,对自己忠心之人,也不能心软的。”
李言年起身接过粥温言道:“守了她一夜,你先去睡会儿,这里有我。”
李言年终于拂袖而去。
“你以为我会受你挑拨?”
“相公,你要不要喝点粥?”揽翠在门口端了碗粥问道。
永夜感觉后颈有汗流下。她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与李言年一席话就像说了很久似的。而阳光不过才跳过山颠。她问自己。若是被李言年奸了会如何?嘴边隐隐浮起一抹苦笑,总不成真的自杀吧?
“师傅才死了儿子,就能这么平静。筹划了几十年的计划失败了还能安然自若。永夜很佩服。”
李言年瞧着永夜面不改色的脸,缓缓站直身:“谁叫你进来的?”
里面光线充足,每一件家具不仅精致甚至名贵。
永夜呆了呆,杀了他的儿子?李言年的儿子,心思数转脱口而出道:“李天瑞?!”
“长得不像,又有些地方有点像。”热粥入腹,饥饿感油然而生。永夜这才想起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又恨起风扬兮来,王八蛋,都是他害的。
李言年笑了:“当初你说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与别人不同。你那时的思想,并不像个孩子。更不像个女孩子。”
永夜想了想道:“我不知道。每个人的经历和遭遇都不同。”
“知道为什么我能这样平静了吗?”李言年勾着她的下巴,手指轻轻抚过,声音无限温柔,“你十八岁了,若是抱着我的孩子出现在端王府,你说,你父王会如何?”
揽翠的手抓紧了衣襟。
他疲倦的坐了下来。揽翠迅速拧了个滚烫的帕子递过去。
他的体贴让揽翠心里甜滋滋的。她乖巧的点了点头,目光匆匆从永夜身上掠过,走了两步又回头:“少…和图书…小姐想把枕头垫高一点,我,我没……”
酒杯也绝不是竹筒木碗,而是上好的瓷。他喜欢的酒还是青州红。
李言年冷冷告诉她:“这链子是纯钢铸的,锁孔用铅封死了。你不用想着有任何能逃跑的可能。”
淡淡的阳光照进来。李言年脸上丁点悲伤都没有:“那是个疯狂的女人。我给她看了唯一能证实我的身份的印鉴,她委身于我就不觉得委屈了,反而构画出一个美妙的梦境。你要知道,有时候女人是特别爱做梦的。从那次遇到她之后,我连一面也没见过她,而她对我念念不忘。我只要报仇,我当不了皇帝,我儿子也行。更何况,天瑞当了皇帝,安国的权利会稳落在我手中。”
他回转身看着永夜。“是你会如何?”
“他若不是这么厉害,你们也不会处心积虑想杀了他。”
“相公……他睡了,奔波了一晚睡了。”揽翠低着头,一串泪珠滚落衣襟。显然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再也睡不着。
永夜正要松口气,李言年又俯下身来一字字道:“你以为这样我会放过你?”
疑心会在女人心里像春天的野草。播下一颗种子,会长成一片草原。也许,会干死在心里,也许也是她的希望。
“不会是皇后说的。”永夜断言,这天大的秘密皇后是不会也不敢泄露的。
她一句话戳中了李言年的心事,领口一松,人倒在床上。李言年一把扯开了她的衣襟,露出雪白的胸膛。
永夜回眸的瞬间,所有的阳光都集中在她脸上。李言年上前一步一耳光扇了过去。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蓦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师傅你就是这样,最看不来别人不尊敬你,最恨别人伤了你的骄傲。你终于忍不住动手的冲动了吗?”
“很老套的故事,圣祖出游爱上了我的母亲。李成与李谷的母亲,当年的皇后嫉妒,在圣祖派人来接我母亲前制造了一起意外。我母亲逃过一劫,生下了我。我自然在学得武功后想要认祖归宗再报仇。可是圣祖死了,李成继承了皇位。”
李二,她的影子叔!她不想让李言年知道的太多。永夜几乎是带着惊诧的语气问道:“李二?不是那个对你忠心耿耿的老驼背?他,和我又是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的是,你的父王与皇上比我m.hetushu.com还能忍。我现在才明白,原来他们一直盯着我。他们竟早知道了我的身份。”
永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低下头眯着眼仔细辨认走之前留下的记号,小心拈起了一根发丝。永夜如果动了一点,这根发丝的位置就会有变化。他很满意揽翠的听话,没有移动过永夜,也很满意软骨散的药力。
李言年是个喜欢享受的人。少时吃下的苦与皇子的身份让他决定一生不再吃苦。
“我没教过你吗?在别院三天不让你吃饭,让你吃了吐吐了再吃的滋味就是告诉你,你斗不过我的时候,你就只能忍。”
李言年只喂了她三勺便停住。他笑了笑说:“不给你吃东西让你饿,与让你吃两口就不再喂你更会增加你的痛苦。李成和李谷报复在我身上的,我会一一还给他们。他杀了我的儿子,我也会杀了你,只不过,我不会让你死得太快。”
他万万没有想到,隔了一个山头的山谷里,还有人曾经也修了一间竹屋。如果让永夜比较,她会说那间简陋的竹屋和这里比,会是她的天堂。
“没想到看走了眼是吗?还不如杀了他更好。”永夜笑得很悠闲。
永夜平静的看着他,再一次心惊。若是刚才揽翠帮她垫下枕头,李言年也会发现异样。他不仅狠毒,而且心思慎密。
“师傅真是好手段,这样一来,不管他是杀了我杀了孩子再杀了你。端王府也颜面尽失。此事最好弄得人尽皆知,大街小巷传遍。让我父王羞对世人,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不过,李家的人就没人是好相与的。父王有他狠毒的一面,自杀不像是他的行为。你何不再奸了我母亲?端王爷最爱最宝贝的王妃,妻女受辱,我估计他想不自杀都会痛苦一辈子。男人嘛,女儿受辱会恨会气得发疯。老婆被奸了,脸才没处放。”永夜笑着一板一眼帮李言年分析。黑亮的眸子竟透出一层兴奋,直直与李言年对视。
永夜看着他,突然叹道:“其实你的风采不输于我父王的。当初在谷中看到你时,我就想,你一定是大家出身的贵公子。没想到你只是王府一名执事。”
永夜笑了笑:“娶到你是他的福气,有时候女人单纯一点好。像我这样的,娶了我都不敢睡我身边,生怕睡熟了脑袋没了。他不会伤害你的。当然也说不http://www•hetushu•com准,他连侄女都想奸了,也没什么做不出来。”
不可否认,李言年若不是露出阴狠的一面,他还是相当有风度有魅力的男人。岁月纵然在他脸上刻下痕迹,他依然是名美男子。
李言年叹了口气:“看来我漏算的还不止这些,还有李二。如果不是他,你如何能安然在游离谷当白痴还能活着?若不是他送你进谷,我也注意不到你。本意是想从你母亲一族中找到一个相像的,没想到你长得和王府里的世子一模一样。当时我就用眼神询问了李二。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你来历清白,是个孤儿,我才放了心。”
他心中一醒,不对。东宫里他用永夜威胁端王,端王说的是,你终于来宫里了。李谷不仅知道他是游离谷的人,也知道他的身份。李言年瞬间被挫败了。那兄弟二人知道的更多,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他们是如何知道的?李言年心中又涌起了一个疑团。
一天之后软骨散的药力便没有了,永夜坐起身。她一直在想是用发中钢丝取了李言年的性命还是另作他用。只有一根钢丝,除非一招得手,否则她就再没有机会。永夜没有动。
这里绝无人迹,李言年把这里变成了他的宫殿。备下的物资足够让他在这里呆上一两年。
永夜看着他,突然一笑:“说实话,我很期待……很期待做女人的感觉。叔叔你风流倜傥,想必这方面也是高手。永夜一定会好好配合。抵死不从,让你奸尸我是不会做的。前戏一定要做够,这样,才会皆大欢喜。”
李言年起身往外走,经过揽翠身边时冷冷说道:“没有第二次。”
“他们当然知道,我并不是头回进宫行刺。走在皇宫里,像走在自家花园里。”李言年叹了口气。对裕嘉帝和端王他实在很服气。他们知晓他的存在,却不知道他是何人。更不知他躲在端王府当了个下人。
李言年摇了摇头:“我对杀他并不急迫。但是游离谷一心想置他于死地却是真的。我只是想让一个替代品潜入府中,慢慢取代了他的地位。毕竟杀了他,还有别的权臣会冒出来。能刀不血刃的将他的权势收归已有才是最高明的计划。”
“师傅若是相信永夜一回,也不会让李二跑掉不是?”
李言年走到床前,伸手抚上她的脸,啧啧称赞:“你有不亚于王妃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