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六章 宫斗

“你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你就必须跟我走。我是游离谷来救你的人。”来人说话间话语中带了一分阴毒。
“孤不走!”
张统领站在端王身边喝道:“东宫左右卫率放下武器,饶尔等不知之罪,再若反抗,与太子连坐!”
风扬兮的剑光袭来,一名刺客迎上一剑,虎口一热剑几欲脱手。另一名刺客补刺一剑,却被风扬兮挥开的剑光所伤,踉跄着后退。
裕嘉帝终年不破的和蔼荡然无存。
“皇上保重身体,永夜没消息,就是好消息。”端王想起开宝寺那场刺杀,永夜回来了却不能回家。伏在暗中打探游离谷的消息,如今却落在敌人手中。他心里异常难受,却不肯再让裕嘉帝担心,低头温言答道。
张统领没有接嘴,抱拳一礼道:“末将奉令,无论何人,敢出宫门者杀!”
东宫足足被围了五个时辰。
“皇上莫要乱说,臣妾……怎么会这样想?”
端王一愣,沉默良久道:“永夜不喜欢他。”
有东宫太监仗着皇后与太子宠信,自告奋勇出宫探听消息,脚步才跨出宫门,就被羽箭穿喉。
敲锣沿街传令的士兵口中吼道:“奉端王爷令,尚营业者杀!擅出门者杀!窝藏奸细者杀!”
风扬兮回头看了眼疯魔般尤做困兽斗的太子,长笑一声:“王爷,风某走了!”脚尖一点,再不管皇宫的事,追踪李言年与三名刺客而去。
皇后坐在地上,轻抚过长发,吃吃笑道:“可是,皇上,你却让你的皇后为别人养着儿子养了二十二年,是什么让你这般隐忍?是我罗家的兵马?还是你妄吞天下的心?我不认识的男人,难道你不认识吗?你真的不认识他?他难道不是你李家的人!?与你流着同样的血,难道,圣祖的儿子就只有你与端王吗?”
重重帏幔后隐隐传来轻咳之声。
“皇兄!”端王膝行上前,靠着裕嘉帝轻声话语。
“天佑,更需如此。国不可无后,百日之内他必须立后。不然就是三年之后了。”
“啪!”一记耳光扇在他脸上,李言年恨道:“你若想为你母后报仇,你若想夺回属于你的皇位,你就非走不可!”
而东宫左右卫率只到齐了一半,硬着头皮关闭了宫门,护着太子。
“这个世界上,老子打儿子没什么不敢!”李言年说完,拎起被他一句话惊呆了的李天瑞往后殿急冲。
“十月……”裕嘉帝叹了口气,他等不到那一天了,“通知礼部赶期,务必在百日内完婚,等过了热孝,要等三年。”
“殿下,小心戒备!”
若想找到她,这是唯一的线索。
东宫左右卫率自然以太子马首是瞻。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拥着太子缓缓打开宫门正想质问禁军之时,宫门口竟一字排开了十门攻城弩。
轻拭去她的泪,裕嘉帝手掌摊开,掌心一枚朱红色的药丸滴溜溜打转:“很难受是吗?服了它就不难受了。”
他的目光充满了回忆。
盾牌结成牢不打挡的墙堵住了攻势。攻城弩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发射出凌厉无比的箭枝。冲在前面的人仿佛不是被箭射中,而是被巨石冲击,弹在高大的宫门上,撞出咚咚的声响。
“是,我就等着今天,等着看你们离皇位一步步走得更近,就如同当年他一样,以为借着圣祖宠爱可以进宫甚至可以坐上龙椅!近在咫尺,触手可及,却眼睁睁丢掉!他如此,他的儿子也如此!”
“安国,陈国与齐国,齐三国之力还灭不了游离谷?实话告诉你,三国的皇帝已经签下约书头一回联手,目的就是要灭了游离谷。而引他们入局的便是你。”裕嘉帝长叹,一个天下闻名的刺客组织,可以公然在三国都城开牡丹院接受任务。没有一个帝王能允许这种情况存在。
羽林卫统领姓张,世家出身,张相内侄。温和的笑了笑对李天瑞道:“太子稍安勿燥。端王世子永安侯回京都被绑架,王爷未免护犊情深有些过激。太子在东宫稍歇,约束好东宫侍卫。王爷自会亲自前来给太子一个交待。”
“殿下,换了奴才衣裳,逃吧!”
“为什么?他不是你们的兄弟?你们就这样,就这样让他在端王府做个下人?”
“多久了?”
才出得殿门,迎面又是一蓬箭雨,一群羽林卫。
“住口!孤是堂堂安国太子,孤要看看,李天佑与李谷勾结害死父皇母后,杀弟夺位史书会怎么写!孤不走!”李天瑞怒吼。
端王摇了摇头,同情的看着太子。他如何比得过自己,多年军中生涯,他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游离谷的人杀进宫来,一并除掉。
李言年听着,脸上露出佩服之色,回头看了看李天瑞,冷声道:“随我冲出去!”
皇后惊恐的后退,长幅裙裾绊住了脚,咚的摔倒在地,金簪滑落,披散了如瀑长发,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绝望与悲苦:“是,他不是你的儿子,可是为什么?我不好吗?我父兄长守秦川,为你拒挡了齐国的兵马,我十四嫁入太子府与你结缡。为什么,你还要有李氏,张氏?”
这一声皇后等了许久,直等到心里那根和_图_书弦噌的断掉,抬起头来,已满面泪痕:“不必了,皇上想说什么直说无妨。”
烛火被风吹得飘摇,裕嘉帝心思恍惚,一生就这么过去了。良久叹了口气,是否功过由人评说,都与他无关了。
裕嘉帝起身走到皇后身前,淡笑道:“皇后真的不知?”
“他闯入花园不过是想刺杀朕,因为他的阴狠,他改变了计划……他恨朕,觉得羞辱朕比杀了朕还痛快!朕放过了他,是为了他身后的游离谷。朕就想看看,他妄想依靠的游离谷能不能颠覆朕的江山!朕视而不见让他在端王府中好好呆着,朕甚至让他的儿子做太子。你们以为,就这样顺利成章的能夺了朕的皇位?”
“李天佑!你这个杀弟夺位的逆贼!”天瑞认出其中一人正是天佑,顾不得李言年,胸中所有的怨气骤然爆发,冲着天佑冲了过去。
裕嘉帝恢复了和蔼的面容,轻叹口气,点了点头。
端王沉默了下还是没说实话:“她无事。”
羽林卫趁机冲上,眼看与天瑞的距离越来越远,李言年恨得直跺脚,他怎么会有这么冲动的儿子,自寻死路!
李天瑞愕然起身,见来的几名大臣正是朝中重臣,平素出了名的清廉,并不插手他与李天佑争权夺势。心中微微放心,却又对竟然动用攻城弩封宫门极为不爽。这么快时间就调集运来攻城弩,不能不说端王早有准备。他压着性子问张相:“老大人,究竟出了何事?”
裕嘉帝怔了怔,咳了两声笑道:“是啊,做皇帝的身边人总是怕的,不然怎么会有伴君如伴虎一说。诚如你我兄弟友爱如厮,你却还是避免着被扯进皇权之争。二弟,皇位是我坐了,我却很羡慕你。当年你说你志在美人不在江山,放弃了皇位。你说,我是否也该给天佑一个选择的机会呢?他是皇帝,他也会有自己喜欢的人。”
她害怕的闭上眼,山菊烂漫处,那个白衫少年一脸清华之气又站在了她面前,目光淡然的瞧着她。她讶异的回头,身边竟没有一个侍从,这才想起是自己吩咐了不让人跟随打扰。
裕嘉帝喘着气,从枕边拿出写好的圣旨:“就今晚吧,不能再拖了。他们敢对你下手,显然也是等不及了。朕……也等不及了。”
龙翔宫中,九龙鎏金盘烛突然结出一个大灯花,爆了。
“皇叔!孤等你很久了。”
从那人投向游离谷,与皇后苟且之后,他已经是安国的逆贼。
也许太子被废,东宫所有人都会一样陪葬。也许,太子杀了出去,见到皇上,处置了谋逆的端王,他还是紫禁城的主人。东宫左右卫率中各种复杂的心思都有。生死关头,没有人愿意死。更多的人怀了这样的心思,想着只要拼死一战,没准能博个将来与皇上的荣辱与共的资历,享一世富贵。当下齐心答道:“愿与殿下共存亡!”
皇后一闭眼,吞下了药丸。
“就算端王爷死,李天佑也有外援的是吗?”皇后怔怔的望着裕嘉帝问道。
来人吸了口气,长声喝道:“李谷,你不想要你的女儿了吗?”
端王谢了恩,拿着两道圣旨出去,又回头,对裕嘉帝磕了三个头,行了大礼。起身时见裕嘉帝含笑望着他轻叹,这才噙着泪走出龙翔宫。他知道,这一面,是他最后一次见裕嘉帝了。
老子打儿子?那声音宛如天雷在他耳边轰鸣。他不要接受这个事实。他的父皇在龙翔殿中养病,他的母后在凤妧宫,这里是他的家。李天瑞宁死。
端王听了有些吃惊:“天佑……”他不知道佑亲王与何人定了亲事。心中惴惴不安起来。
“有总比没有的好。”
裕嘉帝的声音如同外面的雷声,轰隆隆炸翻了皇后所有的抵抗。黄袍上的五爪金龙向她扑来。二十二年的梦想,被龙爪撕碎成齑粉。
“你做梦!”裕嘉帝怒吼,身体巨烈的颤抖。“你身为一国之母,居然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苟且!”
皇后面露悲伤,那张美丽的脸却有了另一重光华,她喃喃自语:“他就这样在花间出现,静静地瞧着我,我也静静地瞧着他……他走的时候对我说,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找游离谷。我有了他的儿子,我是个母亲,我必然要帮天瑞登上太子位,做天子。”
王公公跪下磕头,老泪纵横。良久抬起头来,裕嘉帝面露微笑,搂着皇后去了。
近侍王公公肃手静立:“应该没有。”
李天瑞看着贴身小太监,心里一酸。就这样一句话,父子之情没有了,太子之位没有了,从云端直下地狱。谋大逆,这是最重的罪,他的父皇让他背了。他甚至可以想像他美丽的母亲会有什么下场。安国律,谋大逆者处剐零,诛九族。这样的罪名,却只是让他死而己。自己还该拜谢皇上的恩德?给了他一个痛快吗?
他唤来王公公轻声吩咐道:“朕病重不起,皇后忧思过度猝亡。与朕同葬!太子……”自己与皇后的恩怨,难道要让天瑞与天佑之间再发生一次同样的悲剧?他没有说下去。回想皇后临死前的求恳,他只能再hetushu.com叹口气,都是命,已非他能掌控。
端王披了油衣站在伞下。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公平二字。你不是皇上血脉,你只能死。若你不死,难道二十二年后再来一次夺位的阴谋?
在羽林卫跪下的瞬间,东宫墙头左右卫率羽箭齐飞,前面的羽林卫呼啦倒了一地。呼喊声中,东宫士兵挥刀冲了出来。
“这就是你背叛朕的原因?!”裕嘉帝大怒。他的脸显出一种异样的血红,咳得一声,鲜血已喷溅在衣上。
“我是皇后啊,却眼瞧着李氏先有身孕,你让我,颜面无存!我瞧着李氏脸上的光彩,瞧着你看她的目光,我很想,也有个孩子!那一年,是秋天吧,皇上?还记得那年秋天去赏菊么?我远远的瞧见你携了李氏的手,为她摘了朵黄菊,我只能离开……我走得多远你都不知道,我离开了多长时间你也不知道!哈哈!”皇后突然大笑起来,“你万万想不到安国皇帝出游,侍卫禁军队重重,居然有人会出现在花从中,掳了你的皇后!”
裕嘉帝似乎放了心,摆了摆手。
裕嘉帝听了怔然,良久叹息一声:“难为你了。能想出这等两全其美的办法。可是,永夜又喜欢他吗?如果永夜喜欢上天佑呢?我看哪,小儿女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了,你为永夜,我何尝不是为天佑?我会给你道圣旨,让天佑不得勉强她好么?你给他一个机会,诚如当年我给你一个机会!”
李天瑞站起身,阴郁的看了眼周围。君要臣死,臣就不得不死吗?“嘱左右卫率准备,趁宣旨时,杀出去!”说完这句,有一种痛带着愤恨深深的刺了他一下,像毛茬茬的木刺扎进肉里,不触及不觉得,一抚上去就痛得心惊。他是正宫嫡子啊,他就这么不如李妃那个贱人生的儿子?
端王愣了愣,永夜,他心里始终有一份做父亲的歉疚,她终于还是落在他的手上了。一瞬间,永夜美丽的脸,机灵的神情仿佛就在眼前。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也早做出了决定。
他没有逼迫她,轻轻牵了她的手,那一瞬间她不知道是想报复还是折倒在他丰神俊朗的气度下。
“可将来他会是皇帝!”
“走!”一人扔下迷烟,虽然在大雨中转眼被冲散,三人仍趁机护着李言年冲出了宫外。
嘶声吼叫中,她看到的是裕嘉帝满脸愉色,消瘦暗黄的脸颊竟染上一层兴奋满足的红晕。一颗心渐渐下沉,她猛的跳起来想要冲出宫去。
袷嘉帝望了烛火出神,诺大的宫殿中只有端王与贴身内侍王一在。他的儿子呢?天祥远在秦河,天佑在宫外巡视,没有一个嫔妃在身边。他希望什么呢?儿孙满堂绕膝让他不必孤单离开吗?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声:“天祥亲事定下来了?”
裕嘉帝坐起身道:“替朕更衣,去风妧宫。”
“皇后娘娘出宫门也杀吗?”李天瑞一语问过,脸上阴狠之气毕现。
“皇兄!”端王直直跪在裕嘉帝面前,这一声出口像极了从前想娶王妃时的求恳。端王垂着头轻声道:“我很早以前就为永夜定了门亲事。”
“你才明白?皇弟只不过是吸引他们注意的目标。朕忍耐这么多年,会一点准备都没有?”
随着话声,前面冲杀声又近了些。
三千羽林卫封住了各处宫室。一切不过瞬息间就完成了。
“多谢皇兄。”端王知道这已经是裕嘉帝最后的让步。
所有人回头,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后殿门口。他一步步向太子走来,那身影有点陌生也有点熟悉。
“你还不明白吗?游离谷纵横天下,始终找不到突破口。而你与他包括李天瑞,就是一个绝佳的诱饵。游离谷贪图能间接掌握我安国的权势。怎么会不上勾呢?我们只等游离谷的精英进了京都再冲进这紫禁城!”
“哈哈!”裕嘉帝大笑,笑声引得皇后抬头,看到那张瘦骨嶙峋的脸上竟有了年青时的张扬,心神一颤,又垂下头去。
“李谷是要造反吗?”牙缝里崩出一句话后,李天瑞抽出了雪亮的宝剑,阴沉着脸对东宫左右卫率道,“李谷自持功高权重父皇信任,竟然抽调禁军封锁宫禁。他居心叵测,竟想趁父皇病重逼宫。与其在此束手待毙,不如冲出东宫以清君侧。”
天瑞的话让端王再次审视他。三位皇子都很优秀。天瑞阴毒了点,天佑又何尝是省油的灯。他想起永夜,便是李家的女儿,也是心思深沉之人。天瑞并不比天佑差太多,他甚至比直肠直性的天祥更适合当一个帝王。
“皇后一如既往的倔强……”手指轻敲着矮榻,裕嘉帝和蔼的神色一成不变,不以为忤,也不以为喜。他沉吟片刻缓缓说:“朕活不久了,服了药强撑着,如今已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皇后可知?”
裕嘉帝想起端王与王妃,一时间竟有种迷茫。这二十二年来,他完全可以杀了天瑞,他是真的想报复还是怕她伤心?低头望着怀里的皇后,他觉得异常疲惫。这一切不能重来,也无力挽回。只有此刻,抱着她才感觉她是真正属于自己。和图书
端王接过轻声道:“皇上放心。都安排好了。”他正要走,又迟疑了下,望着裕嘉帝消瘦的脸开口道,“皇兄,臣弟想为永夜讨道旨意。”
裕嘉帝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似乎觉得端王不应该开这个口。
羽林军的箭被他们击开。硬生生撕开一个缺口。眼看就要出宫墙,两道凌厉的剑光闪过,蓦然隔开了李言年与天瑞。
“王爷——”张统领小声的喊了他一声。永夜是张相唯一的外孙,端王唯一的子嗣,如何能有失?
在很多年前,他也是喜欢过她的。她的骄傲,她的美丽,她的活泼。如今这具美丽的躯体为何就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与宠爱?裕嘉帝轻叹一声:“起来吧!”
“快抵挡不住了。殿下,留得青山在,不怕……”
李天瑞被他扇得呆了。这么多年,裕嘉帝再不喜欢他,也从没扇过他耳光。他倒吸一口凉气:“你敢打孤?!”
“太子勾结游离谷谋大逆,废太子位,赐死!钦此!”这道圣旨甚至连数说太子罪行的话都没有,简短扼要。
“你必须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李天瑞吐了口气,游离谷么?难道他们已展开行动?他细想又觉得不对,计划似乎并不是行刺,难道事有变化,才不得己使出行刺这一招?宫门已被封死,李天瑞沉默下笑道:“如此孤就放心了,有劳老大人走这一遭。不知父皇病情如何?天瑞今日还未前往请安。”
“游离谷勾结陈国企图在皇上病重时行刺。不得己才封了宫中各处所,端王正带禁军搜查,估计用不了多时就会来东宫。为免刺客逃脱,请旨实行坚壁清野。”
他没有称朕而是用寻常的语气问端王。这让端王心里浮起一层温柔,隐约回到年少时兄弟相亲的时候。
端王温和的笑了,可惜,他不是皇兄的血脉,而是一个时刻想着争夺皇位,不惜与外贼勾结的逆贼的儿子。

裕嘉帝的声音与他的脸色一样虚弱。皇后看在眼里却如同看到鬼魅。她猛的撑脱裕嘉帝掌握,踉跄着站起,指着裕嘉帝骂道:“他也是你的儿子,为何你就如此狠心?对天瑞何其不公?!”
身披甲胄的李天瑞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在瞬间变化。不论是端王府的消息还是佑亲王府的消息并没有半点异常表明,端王李谷会突然下这样的命令。而病重的裕嘉帝还在龙翔宫好好活着。
“不公?”裕嘉帝一步步接近皇后,瞬间全身又有了力量,病痛似已离他远去。等了多年终于等到今日,他目中终于露出恨意,“我真的对他不公平?对他心狠?他是朕的儿子……李妃怀有身孕后朕只来过凤妧宫一次,那一次就有了天瑞?你欺朕酒醉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身上有哪点像朕?皇后嫡子,笑话!天佑心思藏得深,天祥表面大大咧咧也不是省油的灯,但是,他们唯独没有太子的阴狠残暴!”
然而话到嘴边却是这样难以说出口。他和他一样的难。他要他的儿子死,他也不会让他的女儿活。
“呵呵,你啊……”裕嘉帝轻咳了声答应,“好,我知道你心疼她,生怕她与天佑顶撞。天佑告诉我他很喜欢她,你不用太过担忧。”
宫外羽林卫封了宫门,风雨大作,她已觉得心中极度不安。看到裕嘉过来,不知是悲是喜,缓缓跪下行礼,长长的裙裾像凤尾在殿中洒开。身姿一如平时,美丽优雅。
皇后浑身一颤:“皇上身体尚健,怎么会……有此一说?”
宫墙上突然闪出三名黑衣人,与李言年一起护着李天瑞往外冲杀。
风声传来,裕嘉帝侧耳听了听。

谋逆几乎已经是最重的罪之一了,足以侏族。
那道明黄再次来到她身前蹲下,腰间垂下八宝荷包,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皇后突然想到他说过端王已奉了圣旨去东宫,像抓着救命稻草死命的拽着裕嘉帝的衣袍:“皇上……求你,看在天瑞什么都不知情的份上,饶了他性命!你带着荷包……我当年绣给你的荷包!你恨我,别恨天瑞……求你了,皇上!”往昔恩爱浮现心头,他还佩着她送的荷包,皇后泪眼蒙胧。
李天瑞倒吸一口凉气,这阵仗摆明了就是要置他于死地。
皇后眼中最后一丝希翼消散。脸色呈现出灰败之气:“你,原来什么知道!什么都在你算计之中,你……你表面贤明温和,你竟如此歹毒!你若恨我,你杀我也无怨,你为何……为何要这样把天瑞捧上云端再一脚踏入地狱?!你瞒了所有的人二十二年,你就等着今天!”
但是端王是张相的女婿,他等同于是端王的人。端王军中素有威望,而张相似也默许,京都戒严,京畿六卫不仅封锁街道,控制城门,更多的是围住了百官府邸。听说有几名言官冲出府要往午门请皇上定夺此事,当街被砍了头。
李天瑞摇了摇头,一片茫然。杀出去又如何?他该往哪儿走?白白将皇宫皇位让给李天佑?父皇从小不喜欢他,可是母后还在宫中,他怎么能离开。
那角明黄就停在皇后面前,下摆绣的海浪翻涌http://www.hetushu•com,金龙戏水活灵活现,皇后微低着眼眸看着那条龙张牙舞爪似向她扑过来,胸口被压着闷得难受。嘴里缓缓吐出:“皇上受天命……定会万寿无疆!”
李天瑞的身形惭惭出现在眼前,和那人多么相像。长得酷似皇后的脸,却带尽那人的神情。那人也是自己的异母同父的兄弟,他时常在府中遇着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不住叹息。那人只不过是圣祖出宫一游的意外。他不可能有皇族的封号,不能进宗庙,便选了这样一种方式争夺皇位吗?
裕嘉帝气得手足发颤,却冷笑出声:“当年圣祖的孽要让我们兄弟二人背负。让我隐忍二十二年!实话告诉你,那个人就在端王府,做一个下人,一个奴才!同样的血未必有同样的高贵!”
裕嘉帝收了笑声,蹲下身子抬起了皇后的下巴淡淡的说:“皇后所想,怕是巴不得朕早点死了好吧!”
不少东宫侍卫一迟疑,便丢下了手中武器。只有部份忠心死士护着太子往宫内撤退。
尖锐的声音,像箭一般刺破凤妧宫的上空,星月夜转眼被捅破,化成一道闪电,瞬间电闪雷鸣。
裕嘉帝半靠着床颧骨高耸,脸色灰败。
裕嘉帝落泪:“我本可以让他当个富贵王爷!”
一口热血喷出。二十二年,裕嘉帝终于一吐为快,那种直舒胸翼的酣畅淋漓,仿佛一身闷汗之后痛快洗了个澡。他抹了抹血边的血迹,看着皇后恶毒的说道:“李妃不及你漂亮,张妃不及你聪慧,就算掖庭新册的林宝林,陈美人也远不及你高贵端庄,她们连你一半也及不上,可是,朕喜欢她们,对你,毫无兴趣。”
端王突然放声大笑:“李言年,你终于来宫里了!你杀了永夜吧!就当这么些年我从来没有找回过她!”竟不给任何机会,果断下令放箭火攻。
端王只笑了笑,退后了些,挥了挥手。
“接旨吧!”端王缓缓展开圣旨。
那么高贵的人,居然做了一个下人,一个奴才!“我不信!”皇后咬碎银牙迸出满口血腥。
“是,今年十月迎娶安家四小姐。”
裕嘉帝望着殿外,明日?他叹了口气,一口气顶到今天,他怕他再不去就没有机会了。“走吧!”
宫门处混乱起来,喊杀声震天。
他的话让皇后尖叫出声:“不!他……他怎么会做一个下人,你,你们欺人太甚!”
“皇上坐镇龙翔殿,太子放心。”张相拱了拱手与几位大臣连袂离开。
裕嘉帝瞧着皇后没有痛苦的断了呼吸,这才小心抱起她坐在榻上,心里蓦然一酸,手轻抚过她的面容道:“我只是恨你的心为何要交给了他。若是你心里有我,天瑞当了太子又何妨。”目中竟泛出泪来。
裕嘉帝没有搀扶于她,坐在榻上看着皇后。
这句说得也未免太过张狂。李天瑞冷笑一声:“难道皇上皇后与孤都及不过一个永安侯?皇叔是不把皇上放眼里了?!”
皇后似睡着了一般,裕嘉帝抱着她,眼前仿佛又看到年少时她冲他露出美丽的笑容。她温顺的躺在他怀里,裕嘉帝竟有种无法形容的满足。他少年成天子,是他贪心不足,被李妃的温柔张妃的直爽所迷惑,可是他心里从来没有不爱她。直到她怀了那人的孩子,他才感觉到痛,一种被遗弃的痛。
李天瑞看了看东宫门口的攻城弩,下令关闭宫门。
他明显感觉皇后在后缩,手却并未放松,一字一句地说道:“永夜被擒皇弟不敢动,天佑无援,朕死,太子继位。皇后想的可是这个?!”
“啪!”一记耳光重重将她打飞在地。皇后两眼发黑,咳嗽着趴在地上。
俊美的脸上布上重重悲哀。母后是勾结了游离谷,可是他是太子。他防着大皇兄又有什么错?他从来没有想要弑父登基!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何其不公!
李天瑞烦躁不安。
皇后一愣,似乎不明白裕嘉帝的意思。
裕嘉帝没有回答,却看出了端王的不安,温言问道:“永夜还无消息?”
一次酒后,裕嘉帝曾拉着他的手说:“千万不要再娶别的女子。”
“你是何人?”
李天瑞连击开两枝近一米长的弩箭,胳膊震得发麻,长剑几欲脱手,被士兵护着退了回去。临去回头那一眼瞪视着端王,无限悲苦。
“是。”端王听到这一句,鼻子忍不住一酸。
京都的空气骤然紧张。
近侍王公公一愣,正要劝阻,裕嘉帝已下了床。他赶紧招来内侍伺候他更衣,见腰身又宽了些,心里不由有些发酸。忍不住说道:“外面下雨了,皇上,要不,明日……”
他永远记得裕嘉帝听说皇后怀孕时的神情,脸色雪白,双目赤红似要杀人。可惜这一切没有办法和天瑞说。皇兄去了,往事便只能烂在他一人肚子里。
他无语。
他应下。
端王跪在床前担忧的看着他。
对于宫中内侍女官们来说,太子平时动不动会杖责宫人至死,惧他比敬他更重。然而他终究是太子,而且此时,分明还是个被算计了的太子。纵然平时再残暴,此时目光中流露的更多的还是一种深切的同情。
他居高临下睥睨着皇和*图*书后,看她的脸仿佛瞬间变老,颤抖着身躯,轻蔑一笑:“天祥赴秦川已久,为的就是接任你的兄长,京都太师府与归附东宫的官员府邸已被重重围困,你父亲全族一个也跑不了。我本来还想再等下去,等到八月陈国长公主出嫁。永夜娶公主的时候,会是你们杀皇弟宫变的最好时机吧?可惜我撑不到那天了,永夜已经被游离谷擒住。我不能让皇弟左右为难。我死之前,必须要把这件事情结束了。”
闪电划破夜空,皇后心瞬间明白。她和他想借着游离谷的势力夺了安国的皇位,裕嘉帝驾崩,天瑞继位,再杀了端王,游离谷能得到一个傀儡皇帝,之后再掉头对付游离谷便是。为了这个计划游离谷耗费了十来年的人力物力,然而对三国皇帝而言,巴不得游离谷投更多的本钱进去。投得越多,亏得越惨。
“皇后以为有游离谷接受了你那单委托,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太子,东宫已被包围,皇弟持了朕的圣旨去了。”
皇后默然。他就要死了,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两月前,裕嘉帝下了早朝呕血,这半月来也不知端王使了什么法子,让他精神如常。皇后默想,御医与回魂都说裕嘉帝得了痨病,只要呕血不止,就再也救不回来。这一月来,她不知看了多少回裕嘉帝呕出的鲜血,看着他日渐消瘦,黄色的皮肤泛起不正常的潮红,她想,没有多久了,一切都会结束。
“朕没动他,他以为朕不知道,以为不知道当年还留了这么个余孽!自他投奔进端王府,二弟就觉得他不对劲。他的容貌,他以为无人知晓他母亲的模样。那贱婢的画像还是朕和二弟亲手放入父皇棺中,连太后都不曾知晓!”裕嘉帝激动起来,手颤抖着指着皇后只觉往事如潮涌上心头。他不得不喘了几口气,额头血管已跳得突突作响。
裕嘉帝惊得一愣,多少心中有些不快。看端王神色便知是真,叹了口气道:“难道真比天佑好?”
皇帝的突然来临,让皇后有些手足无措。
黄色绫帕展开,咳出的鲜血刺目惊心。
李天瑞并不知情,梗着脖子吼道:“孤不信文武百官也由得皇叔胡来!他儿子丢了,居然敢动羽林卫逼宫,他是要造反!”
骁骑、熊渠、豹骑、羽林、射声、次飞六卫迅速掌控了京都四门。京都在一片鸡飞狗跳之后安静的可怕。空寂的长街上只听到一队队士兵往来巡视的脚步声与门缝内孩子偶尔传出的啼哭声。
兄弟二人此时已不是皇帝与臣子的身份,而是一个为女儿,一个为儿子的父亲。
凤妧宫内四顾无人,空空荡荡,那些金缕锦帛在猛烈摇摆的烛火中晃动着洪荒猛兽般的影子,向皇后逼了过来,让她不住的喘气,想要多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酉时,龙翔宫中。
“永夜性子倔强,臣只有她一个。”端王回道。他心想,皇上还不知道永夜在游离谷学了身本事,若是知道,怕是会厌恶她的。想起游离谷,再想起裕嘉说起天佑婚事在百日热孝内完成,便想趁机讨道圣旨防身也好。
皇后颤抖着手拿起药丸,目光却看着裕嘉帝苦苦哀求:“饶天瑞一命,我爹年事已高,皇上!”
端王的脸有些抽搐,在火光照耀下显得狰狞。他想起自己曾对永夜说的话:“天下没有什么事是绝对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如今他就不能掌握自己的心。
雷声雨声不绝,凤妧殿阴暗晦气。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
“老臣参见太子殿下。”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张相身着绯色官袍与几名大臣出现在东宫门口,“老臣奉旨安抚殿下。皇上口喻,事出突然,情有可原。请太子约束东宫侍卫,不得与羽林卫冲突。钦此。”
裕嘉帝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直不想卷进朝堂政事,你难道不相信天佑?”
“殿下,趁着夜深,翻墙杀出去吧!”东宫一谋士忧虑的进言。
裕嘉帝的话像殿外的惊雷打散了皇后所有的希望。
皇后捂紧了耳朵,她万万没有想到,李天瑞的身世在二十二年前就已经不再是秘密,她与那人的事情也不再是秘密。一瞬间,什么都没了。她想起游离谷,低声笑了起来:“若是游离谷这般好对付,就,不是天下闻名的游离谷了。”
裕嘉帝沉思的情绪被那声轻微的卟响打断。他抬起头问道:“皇后就寝了么?”
东宫左右卫率及羽林卫都有些糊涂。无论何人?难道也抱括皇上?
没想过吗?裕嘉帝和端王曾经想过给他一个功名,让他一生富贵,如果不是发现皇后有孕,他与游离谷有勾结的话。
“太子宫门接旨!”悠长的声音穿过雨夜穿过宫门声声传来。
他说的没错,这番话就算裕嘉帝听了也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张统领硬着头皮把这番话说完,心里长叹,若是端王不好好给一个交待,就是杀头抄家的谋逆大罪。
“当年……王妃又喜欢你吗?还不是耍赖强要来的。好意思说!”裕嘉帝似又回到了当年兄弟二人狼狈为奸向张相逼婚的时候,咳了几声,脸上浮起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