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二章 牡丹院的小麻子

永夜殷勤地说道:“公子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好。”行了一礼离开。
安国京都仿佛沉浸在漫天的温柔之中。连最幽深的巷子里那棵歪脖子树也满枝头绽放映着阳光的绿意,勃发出盎然生机。
永夜回到厨房院子的竹箕前,懒心无肠的挥动手中扇子,扇开飘落在竹箕上的杨絮。
“唉,你去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谷里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些了,听天由命吧。”
这个世界上,能牵制端王李谷的只有端王妃与永夜。只有把这两个人握在手中,端王才不会把京畿六卫和羽林卫交给李天佑。
李言年黯然离开,那抹背影像水池里泡胀的花瓣,苍白没有生气。墨玉倒了碗鸡汤,吹了吹慢慢喝下,闭目想了想,放下汤碗起身出了院子。
难怪墨玉公子的院子会选在牡丹院最偏远的地方。这里与外面就是一墙之隔。来人自不必从大门进出。
“公子,谷主有何安排?”李言年望着墨玉静如止水的面庞问道。
墨玉的双眸温润如玉:“游离谷已决定退出安国皇位之争。”
“难道,你要让游离谷为了你一己之私,全部葬送进去吗?”墨玉目光蓦然变得冰冷。“连李永夜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还想通过控制她掌握端王的权势,李言年,你多年前就犯下大错!”
快要院门之时,脚尖一点,竟使出了极高明的轻功,像一片风吹起的杨絮飘上了墨玉院外的一棵樱花树。
小麻子低头哈腰把她送走,眼中露出笑意。有前途?以自己的相貌与年纪是做不得红牌倌人的,当个龟http://www.hetushu.com公管事也算好前途?想了想,她走进厨房盛了鸡汤装了食盒,拎着走向墨玉公子的小院。
然而,永夜失踪了。
到了院子门口,墨玉接过了食盒温和的笑了笑:“回去吧。”
李言年被他一言惊醒。李天祥远在秦河,罗将军才传来信息军中一切如常。以裕嘉帝的情况,三皇子是赶不回京都的。唯今之计,只有杀了端王和李天佑,让天瑞登上皇位。陈军就算入了散玉关,安国也不是不能抵抗。
李言年眼间又浮现出永夜的笑脸。她居然瞒过了他的眼睛。他不由自主想起了李二。跟了他整整二十年的李二也不告而别。
墨玉出现在院子门口时看到的就是小麻子半眯着眼,打着呵欠似乎疲倦得想瞌睡的模样。他放轻脚步走近,猛的一掌击下。
永夜放下扇子,往厨房走,边走边说:“公子何必亲自来,唤人告诉小的一声便是。”
“啊!”永夜似吓了一跳,回头看见墨玉公子赶紧行礼,“公子什么时候来的?是还要鸡汤吗?”
雪白的长袍锦衣,高贵的神情,虽到中年仍不失潇洒,不是李言年是谁?
墨玉望着她的背影出了会儿神,摇头觉得是自己多心了。难道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小麻子不是偷窥之人?如果是,她就不会后背空门大露没有防备。
小麻子身形单薄,一张脸满布黄褐色麻点,听到老鸨骂声眼睛猛的睁开,机灵的从竹箕下爬出来,赔着笑脸躲在竹箕后道:“陈师傅让小的看好这箕糯米粉http://www.hetushu.com子,怕鸟啄了吃了,蚂蚁爬了。妈妈辛苦,小的再也不敢了!”
当年永夜问他为何不杀掉李二时,他居然还回答杀了忠心之人,再无人敢对他效忠。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他能相信的吗?一张美丽的脸又浮上心头。他冷冷一笑,女人,谁知道她的心思。诚如揽翠,端王派她卧底在自己身边,还不是一样背叛了端王。
四月暮春的清晨,牡丹院的老鸨打着呵欠出了房门。
院子里墨玉公子正与一人对弈。
墨玉的手掌快碰到她的脑袋又收了回来,目送着永夜悠然走回厨房,这才拎起食盒回到院子:“是送鸡汤的小厮。李执事,要不要喝一碗?”
墨玉望着小麻子,不知为何心中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杨花如絮,仿佛一场轻雪纷纷扬扬。
“李执事。”墨玉迅速收回心思,轻唤了声。
她笑了,墨玉公子未时之后笑脸迎客,未时之前却未必在补眠。
永夜从山谷回到京都,便寻了个机会易容进了牡丹院成了厨房打杂小厮小麻子。
等陈军退去,京都之事也该尘埃落定了。
墨玉也没拒绝,微笑道:“有劳了。”
话语声随风飘来。十日?是指十日之内还是十日之后?青衣师傅说的鹰羽虹衣与日光又潜伏在何处?李言年又会做什么呢?种种疑问在脑中盘旋。永夜抬头眯缝着眼望天,阳光透过绿叶轻洒下来,这样舒服的春天转眼就要过去了。
他的目光跟着那抹粉红色打了几个转,眼见它要落进院内的水池中,突然一道白影http://www.hetushu.com掠过,挡住了他的视线。
见小麻子机灵,老鸨鼻子里哼了一声,嗅着食物香气觉得饿了,不客气的一阵大嚼。瞧得小麻皮直吞口水。
妓院青楼的白天,本就是寻常人的黑夜。
永夜突然低头,细心拈起糯米粉子上沾着的一点杨絮扔掉,墨玉这一掌落了空,也松了力道,拍在她背上。
墨玉公子今天也起得很早,竟没唤醒院子里的小厮,亲自动手泡了壶茶,坐在棋盘前独自下棋。
李言年呆住。
院门口樱花树被风吹得散了,时不时飘落粉红的花瓣。墨玉望了望肩头,手指拈起一瓣,托着瞧,风吹过,花瓣轻颤,却仿佛被吸在他指头上似的。片刻后,墨玉微微一笑,指尖花瓣飘荡出去。
墨玉瞧着她,微微一笑:“是啊,汤味道不错,想再喝一碗。”
这是牡丹院唯一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做工的地方。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客人来,牡丹院都能提供最上等的茶,最美味的小吃,最精致的菜品。这是牡丹院的规矩。
她熟练的从炉头锅中盛了汤装好,拎着食盒却没有递过去,殷勤地说:“小的给公子拎过去吧。”
“谁?”
“……不出十日……”
院子里安安静静,一夜笙歌酒后,所有人都在睡觉。
李言年掀袍坐在他面前,看到那壶茶便想起了永夜。一个多月了,永夜下落不明。当初的计划是将他扣在陈国,让端王投鼠忌器。只要端王保持中立,太子天瑞便会顺利登基。毕竟占了太子的名份,李天佑想要登基除非造反。
牡丹院没有变化,游离谷就没http://www.hetushu.com有行动。
老鸨望着空荡荡的院子又打了个呵欠去了厨房。
老鸨的目光从不远处墨玉公子的院落飘过,站起身来吩咐道:“昨晚炖了一晚的鸡汤好了便给墨玉公子送去。”
她不止一次这样在树上观察墨玉公子,终于让她遇到墨玉早起接客的时候,这客人还是她的师傅李言年。
他瞧了瞧院子,在这里呆了七年,明日一过,就要离开了,竟有些不舍。一个从长街上浴着夕阳走来紫色身影在脑中浮现,心头那丝嫉恨怎么也掩饰不了。“李永夜!”他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目中骤现炽热。“等我抓到你,我一样让你站着等,让你执酒侍候,让你学会,忍耐!”
老鸨瞧了眼厨房,见里外就小麻子一个人,脸上又堆开了花:“好好干,有前途!”
想到此处,李言年眼中腾起怒火。他想不明白为何谷主要派程蝶衣与青衣人去陈国。如果换了别人,永夜能跑掉?如今连那二人都叛逃了。亏得自己飞鸽传书,将李永夜的真实身份告知山谷。
游离谷与陈王交易的条件是裕嘉帝驾崩,陈国便发兵攻打散玉关。游离谷得到操控安国的权利,陈国能得到包括散玉关在内的五座城池。为保大局,端王肯定会发兵散玉关,一心攘外。
永夜一惊,拎着食盒飘落在院门口,手正抚上门环欲敲,墨玉公子拉开了门。
李言年站身摇了摇头:“多谢公子指点。”
李言年心里说不出的忧虑。宫里裕嘉帝除了端王不见任何人。紫禁城戒备森严,不准任何人出入。虽然太子行动如常,也没有下废太子的昭书,他还是www•hetushu•com担心。
“公子,给你炖的鸡汤。”永夜憨厚的笑着,递过了食盒。
才转过回廓一角,见厨房的院子里盛糯米粉团的竹箕支开晒着,打杂的小厮小麻子人却躺在竹箕下睡觉。老鸨便叉着腰骂道:“老娘一大早就忙,臭小子你居然敢睡大觉?”挽了袖子便要去打小麻子。
说着赶紧端了凳子给老鸨坐,看她脸色,顺便把厨房里蒸好的点心,备好的茶水一一端过来。
计划如此,唯一的变数却是永夜。
“谷主说了,你家的事情,游离谷不再插手。念在你多年忠心耿耿,鹰羽虹衣和日光会在新皇登基前帮你。”
端王手中握有京畿六卫,如今皇上病重,连宫中的羽林卫也交由端王掌管。这些兵只听李谷一人调遣,李天佑若无端王支持,但凭佑亲王府的三百亲兵,如何能与拥有一千五百人的东宫左右卫率抗衡。
“李执事!”墨玉见李言年不说话,狠狠的盯着棋盘的模样禁不住轻皱了下眉。
永夜很正常的转身,脑后风声袭来,她不闪不避。
“小的记住了。”
墨玉脸上依然带着温柔的笑容,眼神中却充满狐疑:“是说一大早就嗅到了鸡汤的香味,有劳了。”说着接过了食盒。
“为什么?”没有游离谷的支持,此仗胜算太小,裕嘉帝一纸诏书便可以废了太子。李言年头上汗已沁出,谋划十来年,居然游离谷在这紧要关头要退出。
“公子客气,小麻子长得丑,入不了各院公子的眼,只能呆在厨房打杂。能为公子做事,是小麻子的福气。”永夜唠唠叨叨提着食盒走在前面,背心空门大露,竟似一点也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