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章 神仙生活

永夜叹了口气,又吞了吞口水,扬起脸笑了:“我决定一只鸡腿都不分给你!”
永夜站起身,走到窗边,天空虽有云层,却依稀有月光洒下来,她想起了从前在山谷中与月魄看星星的时候。眼前的情景让她觉得分外温暖,手伸出想要抱一下他,才触到他的衣衫又缩了回来。
永夜端起碗喝汤,目光在鸡脖子上打了几个转有些可惜还有些恋恋不舍。月魄眼中流露出怜惜与心痛,将鸡脖子挟到了她碗中,不在意地说:“我最讨厌吃鸡脖子,你要还能吃就把它啃了。”
“看你吃就饱了。”的确,永夜的吃相太恐怖,月魄觉得看她吃比自己吃还香。
这句话说出永夜心情又沉重起来,只瞬间便隐去了眉间的忧思,她笑道:“还不是皇帝一心想让佑亲王登基,我父王不过是按旨意办事。不管哪些,我们去看星星。”
“太子若是登基,蔷薇不嫁也不行。”
啃完她满意的又喝了一碗汤,这才拍拍肚http://www.hetushu.com子瘫在椅子上:“我犯食困!”
月魄没有说话,偏过脑袋看她。洗去易容后精致完美的脸,睫毛连丝颤动都没有,鼻息绵长平稳,他喃喃道:“睡吧,无人会吵你。”
永夜醒的时候躺在竹床上,身上还盖了床薄薄的蓝底印花的棉被,新被子的味道,带着全新的心情。她一跃而起,精神焕发。
如月魄所说,掌握了京畿六卫的端王与能威摄百官的张相,安国乱不起来。也许,京都并不需要她出现。永夜深吸了口风里的花香,山谷宁静安祥,能这样过也不错的。
“懒!不想洗碗涮锅是吧?”月魄见永夜一脸满足只好认命的起身收拾。
“你在,蔷薇自然也安全。”
永夜认真的说:“我想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月魄放好碗筷,望着窗外喃喃道:“他要是死了就好了,省得你成天怕他。”
永夜抬头,云雾已封住了半山望不见石台。谁也想不和_图_书到,在这石台下方的悬崖之下居然还有间竹屋。
永夜微笑的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很幸福。
月魄笑道:“明天我烧兔子给你吃。山兔肉嫩,比野鸡还好吃。”
“月魄!”她放开喉咙喊道。
“是啊,他是大侠,我是刺客小人。他差点死在我手上,七八年前就四处找我想要杀我,能不怕他?我在三丈外就能闻出他的味道。”
“放下!”月魄回头斥道,那块鸡肉便从她手中又滑进了锅。
“想什么呢?”月魄也躺了下来。
永夜烫着的手指捏着耳朵,看着鸡肉吞了吞口水。月魄笑骂道:“还差点火候,等饭好了才吃。”
月魄瞪大了眼,看着碗里的鸡脖子哭笑不得:“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能吃,王府山珍海味多的是,你就像从来没吃过肉似的。”
他盖好锅盖满意的拍拍手回头,见永夜还盯着那锅汤出神,不禁失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贪吃?!”
永夜头也不抬将最后和-图-书留下的鸡脚嚼了又嚼:“我很多年没吃这么痛快了,月魄你手艺真好。”
永夜像只鸟一样飞出竹楼,月魄又忍不住笑了。
永夜呵呵笑了:“咋一看吓坏了,再一瞧,就瞧出来了。我对他的气息特别敏感。”
晚上吃饭的时候,永夜给月魄挟了根鸡脖子,然后再不理他。
她双手枕在脑后,望着云层后面时隐时现的月亮出神。
月魄正弯腰洗野菜。永夜揭开锅盖舀了勺汤顾不得烫嘴吹了吹便喝了下去,鲜得她直冒口水,伸手拈起一块鸡肉,烫得跳脚又舍不得放弃。
风中飘着鲜花的香气,投林的鸟儿还在叽喳。
她本来有机会可以杀他,然而,看到风扬兮在火中焦急找她的模样,让她如何下手?
她的声音大声得几欲将竹楼震散,月魄手中握了一把蕨菜冲进来:“什么事?”
“你扮风扬兮还真像,差点吓死我。我宁肯跟谷里的人回去,也不想落在风扬兮手上。回去只要我肯投诚,大不了还做刺客和-图-书。这些年处处和风扬兮做对,落在他手中,以他嫉恶如仇的心思,肯定会杀了我。”永夜懒懒的说道。月魄扮得实在很像,连声音也学得像。
林间山溪绕屋而过,溪水旁是一片草地。
“还不是被你拆穿了!”
永夜笑得前扑后仰,指着他道:“你真像一个居家男人!”说完眨眨眼又笑了,“没事,我醒了就想喊你的名字。”
永夜边啃边骂:“这么好吃你居然不喜欢!早知道,我连这个也不留给你。”
月魄怔了怔,摇头笑道:“你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风扬兮好歹也是一代大侠!”
月魄也笑了,却板起了脸:“太阳照屁股了,你真懒,去溪边洗洗回来吃饭!”
月魄长叹一声:“那丫头天真了一点,却还不傻,一路上还算配合默契,狼狈了点,还好没落在那些人手上。她在齐国我老家藏着,我想,安国的事情完了,她再回来也无事了。”
月魄看着她往屋外走的背影,觉得她身上压了很多东西。从前的www.hetushu.com星魂有事会装傻,却不像现在这样,脸上笑着,眸子里总有种悲伤与沉重。
夕阳坠入西山,林前已显暮色的时候,月魄与永夜已来到山谷之中。
月魄目光狡黠:“有端王的京畿六卫在,太子当不了皇帝。”
“嗯。我觉得困。”永夜闭上了眼睛。
锅里煮着一锅菌子烧的野鸡汤,香气四溢。
永夜知道他看着她。如果可以不管朝廷的事,不理会游离谷该有多好。提起安国的皇位之争,她就不可遏制的想念端王与母亲。想起端王妃,永夜就心软。
“京都方圆百里,只有这夷山山高林密隐蔽一些。今日若不是去庙里打听你的消息,还真不知道去哪儿找你!”月魄一边洗碗一边说。
月魄瞟了她一眼,突然笑了:“你怎么不问问蔷薇?”
“嗯,我会把这山上的飞禽走兽吃得不敢出门。”永夜满意的啃完鸡脚,吮了吮手指抬起头,见月魄只喝了碗汤,碗里那根鸡脖子动也没动,奇道:“你就吃饱了?”
“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