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八章 叛逃

风里隐隐传来蔷薇的怒吼:“滚开!”
永夜没有动,她靠着柱子看到水榭中无人也耐心的等待着。院子,她不敢贸然进入。她只能等。
美人先生坐的长榻滑开,里面缓步走出来两个人。长裙似雪,灰袍玉立。
夜凉如水,永夜心凉似冰。见那三个人隔了窗户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便笑了:“找两个丫头来啊!没见我动弹不得。伺候好一点,我可是游离谷的宝贝,没准儿过两个月回安国还权势滔天,你们以后也别跟着游离谷打杂了,做我的保镖算了。”
过了一柱香时间,美人先生提着灯笼出来,对暗处低语道:“看好了,明日离开陈国。”
“鹰羽虹衣与日光,早已在安国潜伏多年。还有别的人,他们会杀了你父王。”
水榭灯光明亮,重重院落静寂无声。
“啊——”蔷薇吓得尖叫起来。
一个时辰后,水榭突然有了人声:“早说过了,她怎么可能来这里。”
易中天哼了一声:“我行动之前,城门已闭,他们走不出去。对了,金簪的主人是何人?”
永夜听话的扔进嘴里,顺势又摸了摸美人先生的手:“这么多年,我就忘不了美人先生的模样,那画儿还好看吧?来抱一个。”
长发甩动,手拈起扯出一根绑在发间的钢丝毫不留情的从身后之人脑后插下了下去。
“先生……”这一声喊出,永夜脑袋炸开,月魄,他果然在。
青衣人看了看院子里的三具尸体摇头道:“她出手一点章法都没有,一点也不像我的徒弟。”
一个真世子,没有武功,如何逃走的?易中天想不明白。
永夜的心被拧得紧了,像两只手不停拧着的湿衣服,拧得她心中的血一滴滴被挤干。月魄还单纯的以为他就能回到齐国开医馆,他的平安医馆!
永夜凝神感觉院子里的气息,果然暗处还伏有三人。这三人气息发出微弱,呼吸之声绵长,应该是三个高手。呈品字形散布在屋内。
美人先生挑亮了烛火,展开了那幅画,轻声吟道:“欲减罗衣寒未去,不卷珠帘,人在深深处。蝶衣。呵呵,小星星,你真是越来越调皮了,你几时会来呢?难怪郡主从小就迷你。也罢,那丫头吵死人了,今天还没去瞧她。”
美人先http://www.hetushu.com生骤然色变,跳起来冲青衣人吼道:“你教出来的好徒弟!”说着冲了出去。
她目送着美人先生离开,有些犯愁,这院子里连这三人就是四个人,还有无暗桩呢?明天离开陈国,又会送他们去哪里?就算救了他们,三个人能平安离开?
永夜心中一酸,她的青衣师傅为她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她还是该谢他。“你们会杀了我父王吗?”
“若是藏身在齐使队伍中,没道理不会被我发现。难道她会飞不成?她又是如何知道当晚我会动手?”
“着凉了就不好了,吃颗药丸去寒!”美人先生递过一枚药丸。
“难道你还不知道,我……”那双美丽的眸子一片坦然,声音带着委屈与幽怨。
听到这句话,青衣人眼中笑意浮现,话仍然冰冷无比:“我吹的箫很难听……”
青衣人抬步出门,不肯回答。
一切都在瞬间完成。她没有回头,没有停留一秒钟,身影像流星划过,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
再次进到屋内,美人先生说话也带了丝颤音:“他就是月魄,已被逐出谷。”
“别忘了,她的贴身侍女和她的护卫长都失踪了,你们现在还没找到人呢。永安侯与他们同时失踪,你说会不会在一起?”
永夜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对端王如此恨。如果安国大乱达到他们的目的,如果二皇子登基让他们能插手安国的权势,为什么一定要除去端王?
“如果谷里的人找到我们,你不用吹箫,你只需会发暗器就行。”美人先生脸上掠过红晕,握紧了青衣人的手再不松开。
“不这样,师傅怎么放心告诉星魂答案呢?”
岂料,远去的灯笼去而复返。美人先生身边跟了个全身黑袍的人。永夜从未在游离谷见过此人,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
“师傅,你都说没有我躲不过的暗器,何必再出手!”永夜大笑道,手未停,脚下也未停。眼看她就将跃入湖中。
“都是小星星害的,她出手真够快的。”
“是!”
一个刺客组织,杀人求财。然而,永夜直觉的认为,游离谷似乎不仅仅为了银子。天底下赚钱的生意多了去了,插手一国内政,挑起内乱。游离谷主志http://www.hetushu.com在天下么?
说完人就软在美人先生身上,意识清醒,手脚已不听使唤。
心里发出一声长叹,永夜一个漂亮的翻转,笑嘻嘻地看了看被雷爆弹炸得七零八落的花草说:“这么多年没见着美人先生和青衣师傅,星魂说什么也要吃顿饭才走。”
永夜在墙头等了很久,不敢大意。她很担心是这陷井。
永夜笑道:“星魂很想两位师傅哪,舍不得走,想和两位师傅叙叙旧。”
“如果是大皇子继位呢?”
一个打扮成月魄,一个打扮成蔷薇。永夜靠着美人先生呵呵笑了:“什么时候山谷里除了刺客还培养戏子的?声音模仿得真像哪!”
为什么美人先生坚持不告诉易中天她的身份?陈王许了游离谷什么好处,才让游离谷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筹划换世子,安国大乱的事。
永夜软倒在椅子上笑得甚是开心:“你一个人没诱我进来,便又唤青衣师傅回头再想骗我一次是吧?你们一进屋就有声音,你们一出来,屋子里没声了。蔷薇那性子,听到我的声音早大呼小叫开了。哪会就啊两声了事!”
美人先生白了他一眼,手却紧握住了他的:“希望……唉,这孩子,将来不要太难过就好。”
青衣人站在院子里抬头望了望天空,离开前吩咐道:“去找两个丫头来服待她。”
美人先生扶永夜坐下,挥手让二人离开,轻声道:“小星星,你的眼睛越来越毒了!你既然知道是你的青衣师傅,你当然也知道屋子里不是真的郡主与月魄,如何看出来的?”
两个月,游离谷要用自己要胁父王吗?或者,他们还想杀了他?“师傅想让星魂陪着,说一声便是了,我还没在陈国玩够呢,我回安国干嘛?”
“师傅!”永夜轻声唤了他一声。
“簪子给了你,让你利用永安侯伤了风扬兮,安国的蔷薇郡主却不能给你。中天,与陈王的约定我们游离谷已做到,我再不欠陈国什么。我要离开了,祝你和公主白头偕老。”
“是的。”
美人先生一呆又叹:“我看她啊,嘴里含个鸡蛋,也照样能谈笑风生,这本事,我没教过。”
美人先生的披帛仿佛毒蛇吐信,青衣人手中暗器像天女散花。
美人先生笑hetushu.com着说:“我们去哪儿?”
“呵呵,师傅,我都十八岁了,瞒也瞒不了多久了。我如何当世子?”
“月魄呢?”
青衣人瞟了她一眼:“你舍得走?你不留在易将军身边?”
青衣人心里不知是何滋味,望向窗外沉声说:“当年我落难,恩公救了我,我发誓效忠于他家。星魂,师傅一直瞒着这个秘密没说。但是纸包不住火,终于还是叫谷里知道了。谷主说,只要你肯来,就不用杀了你。”
“啊!”她身后传来月魄一声惨叫。
“你是端王的亲生女儿,你以为这秘密还能瞒多久?你父王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太相信女人!”美人先生轻笑道。
青衣人望着她,目中不知是讥讽还是怜悯,淡淡的说:“没有人能脱离游离谷的掌握。”
美人先生叹了口气:“你真真教出了个好徒弟!如何对谷主交待!你怎么就没看出她压根没吃那颗软香丸?”
青衣人走到永夜身边,静静的看着她:“师傅们只是奉令行事,要留你在这儿呆上两个月。易中天没本事留下你,师傅只好出手。两个月后就放你回安国。”
“既然如此,你何必束手就擒?”
永夜暗中戒备,回头不屑地说道:“他接我飞刀的手势,除了我青衣师傅还会有谁?你给他扑了多少粉?这样子很难看的。”
蔷薇真是在这里了。永夜叹了口气,身形拔起,远远的跟着美人先生穿过院落推开一扇月洞门走了进去。
“师傅,你真的是冤枉我了,星魂哪有那么大本事,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好吧,水里有埋伏,费了这么大劲捉我,总有原因吧?星魂好象一直很忠心呢。”永夜不动声色的套着话,萎顿在椅子上的模样说不出的可怜。偏偏脸上的笑容不改,与八年前一样灿烂。
说完这句话,美人先生站起身挑了盏灯笼,出了水榭。
她蓦然大吼:“你们要什么我帮你们做就是了,他连武功都不会,为什么还要盯着他不放?!是用他来牵制我吗?你们又给他下蛊?”
身影她自是熟悉无比,是月魄蔷薇还有美人先生的。难道这里就只有美人先生?
“你在,他如何能?”
美人先生眼眸冷下来:“你明明可以跳入湖中逃走。”
“星魂!”青衣hetushu•com师傅咳了声,黑袍上真的洒落些白粉。
听到足音消失,永夜嘴一张,一颗药丸射出,正中一人面门,捂脸的瞬间她跃出房内,腿一抬,一刀银光从腿上跃出刺进他的心脏,回身出肘,重重击在身后那人肚子上。
那三人配合默契,剑法高明,霎时封死了永夜的退路,直把她逼进院子里。
易中天离开了。永夜还在等待。
“别甜言蜜语了,你明明知道逼你走的路线中只能下水,而水里有埋伏。你的暗器在水中会威力大减,跑不掉!”
一连串动作不过瞬间之事。
青衣人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星魂,你还不明白?你当不了世子,你就是弃子。你的作用只是为游离谷掌握安国的权势。”
永夜回头,屋子里的蒙胧灯光下,月魄似晕了过去,一柄长剑正逼在蔷薇颈边。
美人先生倚在门口也忍不住笑:“小星星,越长越鬼精灵,你怎么知道他是你青衣师傅?”
青衣人偏开头:“你,可以回去。谷主……”
“你为什么不能?”
青衣人望着夜空没有说话,眼里似飘过一丝笑意。“你也是她的师傅,你怎么就没看出来?”
青衣人摇了摇头:“我老了,记性不好。”说着突然出手,肃立在他们旁边的那人连哼也没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然后让我继续当世子接手端王府吗?”
美人先生与青衣师傅目瞪口呆望着两具尸体。这两人怎么也算得是使剑的高手,与永夜同一批从山谷里出来的刺客,居然瞬间就死在她手上。八年未见,星魂的实力大出他们的意料。
“为什么?师傅!”永夜悲伤的声音夜里回响。
“换什么衣服啊,就是身上东西带着累赘。”永夜边说边掏暗器,劈里啪啦扔了一地。
像是知晓他的想法,美人先生笑道:“听说齐太子燕在事后匆匆离开,在飞燕楼永夜与他聊得很愉快,你为何轻易放太子燕返齐?没准儿,是他藏了李永夜也说不准。”
青衣人想了想皱眉:“我倒是忘了,以前教她用嘴发暗器的时候,她好像能在嘴里藏五六根针照样吃饭说话。”
永夜突然不动了,甜甜地笑道:“美人先生!青衣师傅!想死我哪!还不出来?”
永夜心一颤,应该是这里了。
黑袍人高鼻深目,脸色雪www.hetushu.com白。青衣师傅的肤色都算是惨白一片,而这黑袍人更甚,半点血色也无,像极了日本浮世绘里的人像。直看得永夜从心里打了个寒战。
易中天冷冷说道:“听说李永夜曾在游离谷求医半年,我很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端王世子。”
青衣人轻笑了笑,惨白的脸上划过一丝温柔:“星魂,总不能让她将来太为难!”
永夜笑得直捧肚子。也就在这时,她的暗器再度出手。院子里轰的一声炸响,飞刀直取美人先生与青衣师傅,人却一跃而起。
没有月魄也没有蔷薇。只有两个陌生人。
青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永夜,目光复杂,进了屋子。
美人先生娇笑着说:“中天,我说过,李永夜不是我游离谷的人你偏不信。”
永夜微笑,弃子多好,月魄也是弃子,他可能早已回齐国开他的平安医馆。月魄说过,只要不是游离谷的人,他们就不会再来找你,这也是游离谷的规矩。
“会。不是我们动手,太子继位后,他会下手。”
她再也呆不住,手中飞刀急如闪电破窗而入。黑袍人只招了招手,飞刀就进了他的手。永夜一愣,院里子飞出三人,长剑如雪光冲进她藏身之处。
永夜一个跃身,飞刀与剑光相撞发出一声脆响。
永夜一动不动,脑中翻腾开种种想法。
“你看,都怪你!”美人先生跺脚。
永夜望着青衣师傅,见他惨白的脸上现出重重的悲哀。揽翠!永夜笑了:“女人的嘴是最靠不住的,尤其是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男人想骗一个女人,足可以骗得她虚度青春年华,还执迷不悟,是么?美人先生!”
永夜猫一样在屋顶移动,居高临下瞧见院子一角厢房里露出三个条影。
美人先生坐在榻上慵懒地理着长发:“李谷是何许人,你以为一个假的他会瞧不出来?不过,她身上种有蛊毒却是真的。”
永夜汗毛炸起,身体紧绷。窗影上见那人的手缓缓伸向月魄。
“小星星!真乖,先生也想你呢。”美人先生放心的抱着她,移进了屋内。
那三人不动,只有一人离开,看情形真的是去找丫头。
美人先生披帛一抖已缠住了永夜的腰,轻轻一带将她拉近:“你这孩子,身上湿成这样,有大门不走,何苦游水进来。走,去换身干净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