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四章 烟雨楼的秘密

她的话说得太明,林宏甚是感激。如果永夜不说,一旦出事,这近百豹骑肯定以死相救,伤亡必定惨重。“多谢侯爷!末将知道该怎么办。”
林宏身兼永夜护卫,来到下榻之处,自然各处已细细观察了番,见永夜问便答道:“这里只有一道水曲回廓与外面相通,且主屋为求清静中以券门与外屋相隔。临水凭风,风景绝佳。”
“必要时……让少爷脱身!”
“呀!终于能见到袖了!多谢易将军提点!”永夜惊喜的神色让易中天压抑不住心头怒气,拂袖而去。
易中天瞳孔收缩如针,冷冷回答:“请武功高强之人以轻功施救!”
这景致像插花,紧密之中又见疏朗。多一处阁楼不多,少之却又觉得缺了点什么。更重要的是细腻精巧之中又现皇宫的磅礴大气。
“倚红……”
永夜笑了。人人都这么舍生取义,偏偏她不是。她是刺客,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刺客。
“若是有神箭手凌空射来一箭,岂不是当活靶子了?我是问陈国可有万全之策?”永夜看上去很担忧,且很怕死。
永夜淡笑一声:“回安国告诉我父王,我一定会回家。”
倚红一愣。
和_图_书把朝服找来,易将军想必已经等急了。”
永夜却不想听这些。她对安国没有感情。对几位皇子争权夺位没有兴趣,对三国争雄想称霸天下也不关心。
陈国驿站也很独特。不似京都一个院子挨一个院子,进了驿站中堂,回廊曲折,将每一座院子分别引至水中沙洲之上。每一处院落都由几幢小楼组成,即独立成院又连缀成片。放眼望去,四五个水上院落围湖而建,隔水能望又互不影响。然而对面却是座水军营寨,这布置让永夜觉得只有大门一处出入口。
永夜凝视着倚红,有些疑惑:“倚红,为什么,你对父王这么忠心?”
“你觉得你家少爷是短命之人吗?”
永夜望着楼外湖水笑道:“正是。不过,北方好马战,想来陈军必不习惯。”
林宏与倚红脸色大变。此楼独在沙州之上。一旦火起,伏有刺客。不会武功的永安侯不烧死也只有淹死。如果发动水军,包围了驿馆,无人能逃脱。
清晨队伍入城之后,永夜掀起轿帘张望,让路的渔民站了长长的一排,都挑了送鱼的大木桶,桶上挂着的竹篓中青壳大虾活蹦乱跳。
和-图-书少爷,安国没了王爷,百姓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这些年来,除了陈国出兵犯境,安国都没有战事。打仗会死很多人的。”倚红似想起了自己的家与父母,声音也难过起来。
“不必再说,这些年,你对我很好。我本来就想让林宏娶了你。”永夜叹了口气,扶起倚红,“父王临走时如何交待的?”
永夜赞叹的望着林宏,笑问道:“林都尉觉得这烟雨楼布置如何?”
而现在的生活是什么?是算计,是防备。命都快没了,还能大啖美味虾尾?永夜呵呵直笑。人就是这样,什么没有盼什么。也许当了小老百姓,又成日为纳税,为被豪门欺压无力反抗而渴望权利。
“这是上好的松木,南方潮湿,松木多怕虫蚁蛀空,一般不会用这样的木材。而且木材还是新的,油漆也是新的,松木含油脂,券门狭窄,内室在二楼。”永夜不住口的说完笑嘻嘻地看着二人。
远望一色楼台亭阁,连绵起伏,泽雅是平原,能有这种起伏之势定是挖塘泥人工改变地势,才建以高低错落的殿堂。目及之处能见到如虹桥般的回廓连缀其间。
最后一字永夜咬得特别重,看和*图*书向林宏脸色沉重。
“这是专为永安侯重新修饰的烟雨楼,侯爷可喜欢此处?”易中天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梁江水势湍急,江面宽几百丈,波涛汹涌,经陈往宋齐流去。梁江水系湖泊众多,如明珠一般在陈境内星罗棋布。澄湖是陈国第一大湖,周围四城是陈国的鱼米之乡。
“侯爷,保重!”林宏大步走出去,背挺得很直,手紧握成拳,永夜想,她是不是该成全他?
她收回心思放下了轿帘。
“听说安国陆路为多,少有会水之人。”
“易中天好歹毒的心肠!”
“林都尉会看着你死?”
“易某会亲驻驿馆,永安侯放心便是。”易中天意有所指。
林宏却道:“侯爷是看出什么来了吗?”
一条笔直的驿道直通外城内城。内城中心有座相当开阔的广场,陈皇宫伫立在此。
永夜微笑。这样的大虾去了头,加姜蒜爆炒出鱼香味来的虾尾是人间美味。再有一群朋友在夜市中坐了,拎一件冰镇的啤酒,剥得满手流油,这样的日子才叫生活。
倚红低声回答:“我和揽翠还有茵儿都是散玉关战后的孤儿,是王爷收留了我们。若不是王爷,还不知道被http://www.hetushu.com卖到哪里去了。散玉关的百姓有的人家还在家中为王爷设了长生牌位供奉。”
“易将军请留步!”永夜微笑,“我的人水技不好,此处院落若有刺客潜水而入,一把火烧来,断了回廊……如何应对?”
“所以,我要你们,一旦有事,若是券门被阻断,在外面呦喝就成。记住,该骂就骂,该哭就哭,该跑,就跑!”
倚红抬起头,胸挺得很直:“我们受王爷大恩,心甘情愿!所以,少爷,今晚宴罢回来,倚红会替了你住进这小楼。他,还要带着他的弟兄回安国,还要去为少爷传讯。他只能看着我死。”
相较之下,永夜更喜欢陈王宫的色调,清雅大方。
永夜蹲下身子捧起倚红的脸,看到她美丽的眼中全是愧疚与后悔。她突然问:“是不是喜欢上一个人,对他便无秘密?”
能为三强国之一,陈国自有其骄傲之处。
陈都泽雅位于澄湖之东。乌蓬船在城中穿梭游曳,城中万家抱水居,泽雅商贾舟中市说是就是都城的风貌。
倚红却跪了下来,抬头望着永夜满眼是泪:“倚红对不住少爷,不该……将少爷会武之事告诉林都尉。”
永夜看着他离开,心情开http://www•hetushu•com朗之极,背着手悠然欣赏房中景致。从门口的兽头石雕到隔扇门窗,从檐柱之间的角替观赏到屋顶藻井,直看得林都尉与倚红脸露焦急又憋闷得脸发红才坐下来笑道:“有事?”
“少爷,究竟怎么回事嘛,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又一个不凝神就察觉不到的人!永夜叹气,她始终不能强大到与易中天风扬兮之辈抗衡。回头堆满了笑容道:“水上飘渺居,湖上烟雨楼!不错。名字也不错。”
泽雅她并不陌生,在很多年前端王书房中,她就仔细看过细作传回来的泽雅地形图。这座城看起来像是建于水上沙洲之上,城中桥梁林立,街巷密如蛛网。然而陈宫所在地却是一块非常广阔的平原。
安国皇宫红墙黄瓦,陈皇宫是褐色的屋脊衬以雪白的粉墙。若是与京都相比,泽雅是韵致天成,优雅自若的婉约女子,京都是豪气大方贵气十足的成熟妇人。
易中天隐隐变色,隐忍道:“今日皇上宫中宴客,请永安侯歇息片刻早做准备,我在驿馆外等候。”
知道自己要死,还义无反顾,永夜对这个世界的人又多一分喜欢。在现代,生命重于一切,像她这般视人命如草芥的,杀百次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