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九章 谋定而后动

直到天色将明,出了树林又奔行了十里终于到了清泉镇。
永夜叹了口气道:“林都尉也在奇怪是吧?我只不过觉得那五车贺礼耽误脚程,叫那些贼子帮忙运一程罢了。至于行装嘛,都是些破衣服,不要也不打紧,有银票还买不到东西?吃过饭轻装上路。”
倚红见他傻愣着,抿嘴笑了:“林都尉,少爷说是就是,你赶紧吃东西吧。”说着给他盛了碗粥。
倚红点点头,手中握紧了短弩,把马车中的灯捻得亮了几分,窗户上便现出一个若影若现头戴金蝉束发冠的人影。
夜风无声,偶有夜枭鸣叫。
永夜能肯定,来的是易中天易大将军的人。看来,车队不会有灭顶之灾,想把贺礼抢了让她出糗才是真的。
“哈哈!”嘲笑声顿时响彻林间。
老板捧了金子听说只是吃一顿歇歇脚,高兴得眉开眼笑,吩咐厨房赶紧盛粥端馒头,整治了山中野味小心伺候。
夕阳已退,倦鸟入林。
清泉镇小,只有十来户人家,沿岔路两旁分布。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茶楼酒肆客栈都有。
永夜冷冷望着他,手挥过。他只觉得心口一凉,像山溪涌进了心里,薄如纸的袖刀已抽离了身体,快得连血都没来得及涌出人就倒了下去。
永夜喝了口热粥笑道:“味道不错,大家辛苦一夜,多吃点。”
为首的满面虬髯,四十来岁年纪,方巾包头,手执一把九环大刀。永和图书夜掀起轿帘看得直乐,这不是传说中的山大王么?
永夜一吸气钻了下去,拉好夹板趁拐弯时滚入长草之中。随行的豹骑没有发现半点异样,等车队过后,永夜施展轻功尾随着队伍。
“慢着!还有三车装的是什么?!”
豹骑人人缄默不语凝神戒备,空气中暗传肃杀之意。
林宏疑惑,贼子如何肯把五车贺礼送还,更别说帮忙运送。
林宏冷冷道:“你是山中哪路客?”
“慢!”林宏从怀中扔出一物扔过去笑道,“这位侠士想来认识这木牌吧?”
林中之路被月光映出一种惨白之色。
“少爷,怎么回事?”倚红赶紧问道。
很久没有这样在林间奔行,永夜觉得很愉快,车队速度及不上她,不多会儿她已赶在了队伍前面。
林宏点头。
“队伍缓行!”她迅速换衣,倚红赶紧为她戴好金蝉冠,永夜隔着轿帘又低声嘱咐了番。
永夜拉上蒙面巾推开马车夹层钻了进去,再拉开一层露出车底正要跃下,听得倚红轻声说了句:“少爷,你千万小心。”
“少爷,你说能拿得回贺礼吗?”倚红轻轻给她捶着腿问道。
果不出所料,她瞧到桥下有四条黑影。如何能够让他们不出声响的死呢?车队在半个时辰之内就会到达。她深深呼吸,凝神辩别流水声中杂夹的气息。手一翻已握住三枚钢针悄无声息的靠近,还有两丈的时候针如月光和-图-书洒出,瞬间刺中三人咽喉,还有一人惊悚回头,脖子正迎上永夜手中的袖刀,气管被割断,呼吸顿绝,他张开嘴努力想吸入空气,捂着喉发出嘶嘶声。
永夜这才躺下养神。
山中往来都是行脚山客,穿行在三国贩买货物,客栈里突然涌现百来人的队伍把老板吓了一跳。
林宏点头应下。
众将士心中甚是不满,永夜一眼瞥见,唤了林宏过来同桌,笑道:“憋气是吧?还没动手,就奉上了五车贺礼并三车行李,空手去贺陈王寿怎么也说不过去,太狼狈了?”
豹骑诸人目中几欲喷火,恨不得抽刀便打。
永夜收拾停当,望着换了她服饰的倚红笑道:“你没武功,记得我教给你的三步曲就行了。”
永夜下了马车,呼吸林间清新的空气,心情很愉快,笑着说:“在镇上歇息吃饭。”
那汉子只看到马车中伸出一只手轻轻挥了挥。不禁好奇,这个软弱的连架都不敢打的胆小鬼竟然就是端王的儿子?他心生好奇,催马上前喝道:“出来让爷瞧瞧我陈国的驸马生得怎么个脓包样!”
若是山贼,一般会亮出名号,只劫钱财。不过,永夜却摇头,使臣的钱财,劫了没人敢吱声,还报什么名号。
豹骑一偏将怒了,打马上前:“都尉,末将去宰了他!”
豹骑众人愤愤不平,沉着脸不吭声,护着永夜的马车离开,将五车贺礼全数留下。
一百将士http://www.hetushu.com护着马车迅速离开。
“少废话!留下贺礼,便放尔等离开!”
月光下木桥安静地伫立,下方溪水潺潺,永夜下到溪涧,利用大石隐藏身影,片刻工夫靠近了桥底。
山中只闻马蹄得得,更伴有车轱辘吱呀翻动的声响。远远望去,黑暗的林间一排火光闪动,宛若游蛇穿行。
林宏见势喝了声:“走!”
那汉子仗着人多势众,真的上前。
“住口!就算拼了性命能敌得过他们人多势众?”他的态度变得极为恭敬:“我家侯爷说了,钱财乃身外之物,就当是结交几个朋友。留下贺礼,我们走!”
“你过来,我让你瞧个明白便是。”永夜淡淡的说道。
“侯爷,这里就分路了。”林宏低声说道。
永夜指指客栈道:“大家一夜劳累,在客栈稍事歇息,饭后出发。大家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他缩回手,挥刀大笑:“放他们过去,兄弟们来搬贺礼!”
林宏显得极为难,手下将士纷纷抽刀喊道:“都尉,打吧!”
那大汉接了只瞟了一眼便扔了回来:“风扬兮算个鸟!大爷不吃那一套,我的地盘,我做主!”
转眼间,车队已上了桥慢慢地通过,才入树林,听到一枝响箭带着哨音嗖的一声钉到了马车上。这是山贼惯用响箭,箭身绑了竹哨,射来之时会迎风鸣响示警。
永夜掀起轿帘对马车外的林宏说道:“全速前行,路上和-图-书再遇剪径山贼,不用再问,全杀了,一个不留。再有,到了老虎嘴时叫我。”
那汉子见正是平时所闻的病弱,面色暗沉脸带晦气,嘴唇竟带乌青,夜色中瞧着就像马上要断气了似的,偏生五官精致俊美,说不出的诡异。
等她钻进马车底部露出头来时急声吩咐倚红:“灭灯,唤林都尉过来!”
“这是安国赴陈使车队,何方贼子如此大胆!”林宏中气十足的吼道。
“哈哈!要从此地过,留下买路钱,爷劫财不伤人!”一个嚣张的声音在林间响起,瞬间前方闪出人马,火把将树林照着通明。放眼望去,似整座树林全是敌人。
“留下!”
她回头眨了眨眼:“有事进夹层,别的不管。听见没?”
永夜喝了口茶,眼睛一闭:“累死我了。等会儿把头埋低点,省得被人看中抢了。”
林宏见永夜胸有成竹的样子放了一半的心,几口喝完粥匆匆出去准备。饭后队伍踏上了往陈的道路。
永夜这才舒了口气,换好衣袍开始整理仪容。
林宏扔了锭金子笑道:“我等是安国使臣,往陈贺陈王寿,只歇息会便走。弄点饭菜,吃的高兴再赏。”
还行!永夜耸耸肩,就着月光查看他们的衣物,清一色黑衣,没有任何标识。连武器都是兵器铺里随便能买到的刀与箭弩。永夜笑了,她不以为山贼会有统一服装和统一的武器,而且是全新的家伙。
她站起身,手摸上桥身,手和-图-书指拈起一丝湿滑,嗅了嗅,果然是火油一类的东西。她想了想,没有入林,陆续拎起几人尸体扔进了树林的长草深处,迅速回头。
来不及换衣,永夜便听到蹄响,林都尉的声音在马车外传来:“侯爷何事?”
出行之前她已仔细看过地图。这片树林前方会有座木桥,过桥之后树木更为高大浓密。若是设伏,从这边树林奔出的车队一旦出林就暴露在对方弩箭范围之内。等到车队过了桥再炸掉,车队便无退路。
林宏见有人脸涨得通红便要起身发作,忙喝道:“赶紧吃饭,侯爷自有安排!”他心里也在打鼓,虽说照永夜说的办了,他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轿帘轻掀,他瞧见了一个头戴纱帽的少年坐在车内,旁边低头坐了个侍女打扮的人。胆子更大,伸手便去揭纱帘,永夜未动,由他揭开纱帘对他一笑:“侠士可以放我们过了吗?”她的声音清朗,说完却低咳了两声。
“侠士,是我家侯爷的行装。”
那大汉又一阵大笑:“我留了名,难道还等着你上门索要不成?!”
林宏心中叹服永夜算得准,冷笑一声,神态却变得极其尴尬,讷讷道:“风扬兮,风大侠……侠士不知其侠名?”
她加快了脚程,像缕风飘荡过去。
“嗯,你家少爷最喜欢黑吃黑。”
众人被说中心事,都低下头,脸上显出鄙夷之色。
“是!”
“这……”林宏甚是为难。来到永夜车前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