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七章 责任如斯

“候爷不知,这甲再轻也有几十斤重。为防箭刺刀砍,重要部位都是以镔铁片连缀而成……”
这话若是对李天佑风扬兮说了,一听就漏洞百出,她哪像是受月魄下毒要胁之人。也就是蔷薇,只感动得眼圈都红了,拼命的点头应下。
太子如果被废,不死也是软禁。蔷薇的婚约自然也作不得数了。所以,只要她能配合计划,端了游离谷,就算还蔷薇一个人情了。
永夜愕然。离出关越近,她越是沉默。这是她不想欠的情,也不想背负的东西。似乎人生便是这样,除非她狠得下这个心,否则,这一世永远都摆脱不了愧疚。
一个是从小就对她好,一个是对她爱慕至斯。
春风拂栏,晨曦涌现。
蔷薇眼睛一红,低头不语。良久憋出一句话:“要嫁也是明年,我……先替你取了解药。”
一为自己想让星魂这个名字消失,m.hetushu.com二为月魄能彻底摆脱游离谷,三为成全父王爱国之心,四为蔷薇的婚约。好象所有的理由都足以让她费尽心思对付游离谷。
朝堂中的事情她与端王一样都不想参与得太多,又不得不卷入其中。
林都尉突然说:“当年末将接候爷回府时,便知候爷非比常人。末将受王爷大恩,候爷尽管放心。”
永夜止住思绪,她喜欢用最简单最有效的思路考虑问题。结论已经很明显,皇帝一心想灭了游离谷,陈公主嫁来安国不外是顺水推舟,找一个楔机,连带把陈国一块算计进去。听说陈王只有这么一个妹妹,玉袖长公主位列天下四美之一,文武双全,十四岁便参与朝廷政事。她在陈国的地位可见一斑。来了安国,能以公主为质,这是袷嘉帝打的算盘之一。
车队一路没有受阻,城池各处和-图-书查的却甚严,好几回永夜都感觉有人在尾随,没有动静,似乎就是想要掌握队伍的行踪。会是什么人呢?不会是风扬兮,他的功力不会这么轻易让她察觉,是李天佑,太子还是游离谷的人?永夜看着前方不远的散玉关,很担心分手之后月魄与蔷薇的安危。
蔷薇,永夜轻叹口气。只能先让她离开安国避避风头再说,过了八月,也许一切尘埃落定。
辰时,马嘶声隐隐传来。定州驿馆不大,也就几重院落,永夜想过,风扬兮应该不会在安国境内跟着她。
拉着永夜的衣袖轻摇了摇,蔷薇依恋的看着她。永夜身上有种魔力,让她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安心。永夜从来对她都很冷淡,越躲她越想和她在一起。蔷薇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很甜:“永夜哥哥你放心,在没拿到解药之前我舍了性命也会保护好他,他不死,你就不http://www.hetushu.com会死。”
永夜打断了他的话轻声说:“我只要在背心处以双层熟牛皮夹以百炼薄钢片便好,别的地方不用。”
永夜伸手摸摸蔷薇的头,顺手将她头上的簪子扶了扶,软了声音道:“蔷薇乖,从小没在外吃过苦,你江湖经验少,多听月哥哥的话。”
离开,是为了更好的靠近。
但是他们必须离开。
林宏压低了声音说道:“沿途州府都接报找寻郡主,大皇子的人似乎也在查访月魄和一名叫星魂的刺客。”
又是还人情?永夜情不自禁的苦笑。这世上最欠不得的就是人情。
如果裕嘉帝告诉李天佑的意思证明太子李天瑞好日子不长久,那么这是蔷薇唯一可以摆脱嫁给李天瑞的办法。
若是他跟来发现月魄,她只能告诉他如告诉端王一样的答案。曾在游离谷医治,在回魂处认识了月魄。至于是谁救的月魄,端王府和_图_书还找不到高手?
这世上如果有永夜最不想算计的人,就是他和蔷薇。
“一有情况,你们就从车底开溜。”永夜掀起夹层,又拉开一层,露出了车底。
永夜看着他身上的甲胄,想起当年的新鲜羡慕,笑道:“小时候见都尉英武异常,对这身甲胄也很喜欢,只是永夜体软弱,林都尉若是有熟的好工匠,帮我制身轻甲如何?”
“路上最好听我的,而且若是你泄露了这个秘密,我会催发蛊毒,让你的永夜哥哥生不如死!”月魄又补了一句,看向永夜的目光有了几分不赞同。
这半月时日中,蔷薇被月魄气得几度出手,永夜只咳嗽几声,蔷薇便转变态度,对月魄亲热得如同自家长兄。永夜曾问蔷薇,不嫁太子不怕连累家中父母?
月魄笑笑:“要麻烦郡主带上我了,我手无缚鸡之力。”
如果让太子或李天佑劫下蔷薇,只要说及这件事,永夜的和图书身份就会引起怀疑。永夜,你越来越不像杀手了。他笑了笑,上了马车。
林宏听了有点惊诧,却点头应诺。
在王府她与端王妇再亲,她也会隐藏心事,甚至用点心机,唯有对月魄和蔷薇。永夜第一次卸下心防。
“不准任何人接近马车,星夜兼程出关。”
不行。
永夜看了倚红一眼示意她机灵点,也上了自己的马车,唤林都尉过来问外面的情况。
她的脸如春花般娇柔,眼中闪动的情感让永夜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目光情不自禁移向月魄,他正看着她,一脸温柔。
“打不过只能逃,我绝不给任何人从背后给我一刀的机会。”永夜的声音极轻,轻得像在叹息。
李天瑞是中宫皇后的嫡子,行事狠辣了点,脾气暴躁了点,也不至于让皇帝立了太子又时刻谋划要废了他。这中间有什么原因呢?
她可以远走高飞满世界逍遥,不管游离谷,也不管安国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