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瞒过了游离谷

永夜从此蔫蔫地在莞玉院养病。端王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挠。反正从前永夜也是独自养病,再回到从前的状态,也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房里只剩永夜一人。他舒服得直叹气。
晚间端王睡了书房,这内院中王妃寝殿守卫森严,他如何敢冒险前来。只能趁送药时能得到永夜的消息。
端王妃亲了亲永夜的脸,唇边绽开温柔的笑容:“估计又是给你送伤药了,他送的药倒也不错,不会留伤痕。留了伤痕就不好了。娘去瞧瞧……明日……你就搬回莞玉院吧!”说完似极舍不得,不禁有些泫然。
“李执事的药很好,永夜的伤好得极快,还不留疤痕。李执事如此费心,王爷说一定要好好谢李执事。”端王妃永远的温柔和蔼。
“李天瑞得太子位,不外凭靠的是中宫皇后的嫡子身份以及他外公罗太师的势力。皇上想立没有势力的佑亲王……凭什么?温和的性子?知书识礼?还是游离谷的支持?”
“王妃,李执事求见。”
这几年,就这么过着吧。
美丽的王妃把他当小狗宠物般哄着。要吃的给吃的,要喝的给喝的,不用他扑过去,王妃就会主动把他揽进怀里。嗅着那股子温暖的香气,永夜觉得王妃的怀抱是他的天堂。www.hetushu.com
在床上趴了五天,永夜觉得很幸福。
茶香飘起,永夜悠然自得。
端王妃勉强笑了笑:“能请来神医自是最好……对了,一直说把揽翠许了你,今年秋天就把喜事办了吧。”
永夜见王妃掩口笑他,哼了声道:“若是我一巴掌扇过去,也能像父王那般皮厚,我就服气!”说着脸红的捶床,示意王妃赶紧去应付李言年,凝神倾听外间的说话。
李言年想让我帮大皇子,说是游离谷要扶持李天佑登皇位。说他无背景,人温和软弱。可是我左看右看,这位大皇子都比二皇子奸诈。不用帮他,他也稳胜二皇子。皇帝顾虑的不外是皇后的地位二皇子嫡子的身份,心中更中意的恐怕还是大皇子。
永夜叹了口气,还在一个府里都如此,若是将来……他不敢去想,很乖的点头:“知道了,在娘这里,也不能长久,父王会不高兴。”
游离谷终于认可了他的方式。跟着他的思维在走。
永夜悠悠然看着院子里的花草,慢条斯理的说:“我虽病着,却没断了与佑亲王太子殿下的联系,正好谁也怀疑不到端王病中的世子是杀人不眨眼的刺客星魂,我对游离谷一直忠心。”
李言年忍耐和-图-书的功夫越来越好,永夜暗想,换了从前,只要无人,他便已经开口。现在,不等第一盏茶吃完,他不会说。
一听这名字,永夜便笑了,游离谷又有任务来了。“师傅不必这么严肃,你我都知道,方圆二十丈内绝对无人在偷听。”
永夜长舒一口气,笑道:“我就知道谷主绝不会怀疑一个好人的。师傅一直在王府,若是我有异动,以师傅的智慧岂有察觉不到之理!”
还要多久,自己才能从蛛丝蚂迹中找到游离谷的秘密?永夜不着急,自己年轻,而对面的李言年和他的谷主总会老去。
也许,现在是一块块的下苦力帮他们移开挡路的石头,等到皇子们成年,自己移开石头的同时也就拥有了让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力量。
对外称病,背里为他们做事。
李言年难掩心里的高兴,痛快的答应了声。
永夜露出非常遗憾的表情:“除了茶,永夜一直试着调酒,总想有一天能为师傅调出一壶佳酿。谁知师傅愿意喝茶了。”
“也好,揽翠从小照顾永夜,等他病好些再嫁吧,就是耽搁了你们,我和王爷极是过意不去。对了,明儿就让永夜搬回莞玉院养病,我这院子,王爷事情多,人来人往的。”
李言年盯着对面那张hetushu•com美丽的脸,那笑容,那种自得的风采,他还是星魂?他一字一句地说:“知道违抗山谷之令,你只有死路一条么?”
他打了个呵欠,回身揭开布单瞧了又瞧,看着脚板心那朵花笑了。
李言年听得最后一句,哼了一声,神情倨傲。似对游离谷甚有信心。
李言年很着急,几日来永夜在王妃内室中不让人见,裕嘉帝立了二皇子天瑞为太子,大皇子出府建衙,一连串事情打破了他的计划。此时暗骂端王手狠,永夜愚蠢,一边盼望着永夜早点好起来。
王妃回头嗔怒:“想哪儿去了?!人小鬼大,将来不知什么人治得了你!”
“我没有照谷中安排与佑亲王亲近,反而投靠李天瑞,用三条人命和一顿板子换得皇上下决心立了太子。皇宫之中佑亲王难以发展势力,而居太子位的李天瑞却得意忘形,前些日子听说他的庆元殿又当场打死几个奴才。李天瑞这般残暴,迟早被废,岂不是一样达到辅佐大皇子登基的目的?师傅,我做错了么?”永夜款款而谈。
有时,永夜无聊,也会将李执事留下来陪他煮茶聊天。
如果游离谷是站在大皇子这边,那么,他肯定不会让游离谷如愿。
“多谢少爷!少爷煮茶的手艺越来越好,知道少爷http://m.hetushu.com好茶,听说牡丹院新来一管事,对茶也颇有研究,少爷有空不妨去瞧瞧。”李言年微眯着眼将茶杯放在鼻间一嗅,那股茶香沁人肺腑。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
李言年脸色一僵,放下了茶杯,淡然道:“人总有些习惯会改变一些的。”
“多谢王妃,世子身体不好,还是留揽翠再服侍世子一些时日,等世子身子大好了,再办不迟。”李言年暗想,喜事可不能这当口办。他还想留着揽翠为进莞玉院多些理由和借口。
“当初要你投靠佑亲王,助他登上太子位。可却得了相反的结果,为什么要投靠二殿下?”李言年淡淡地语气背后心中却是一片惊涛骇浪。
“星魂,”
他成功地看到李言年脸露得色。这么多年,他总算掌握到李言年的特点。骄傲且自得,不把别人放在眼中,虽是王府执事,他身上哪点像个奴才?!
李执事当然是例外,他不是去打挠少爷,而是去探望未婚妻揽。他知道少爷喜欢煮茶,总想方设法找了各色名茶去讨少爷欢心。
永夜想了很久,这一年来他与大皇子感情渐深,似乎已成一党,私下里却对二皇子表忠心。二皇子哪会拒绝端王世子的好意,自然配合。
“王妃莫急,世子年幼,慢慢调理不会有问题,小的去请和_图_书神医回魂来府,无论如何也要把世子治好。”李言年温言安慰道。
永夜呵呵笑了起来,没有丝毫心虚害怕。蝉鸣声声,浓荫下透出浓浓的杀气。
永夜也端了杯茶喝了,突低声笑道:“师傅原来是不喝茶的,如今变了么?”
李言年没有迟疑,笑了笑:“谷主甚是英明,猜到你的想法,并未怪你,只是让我再确认。”
李言年笑着回道:“世子伤好,小的就心满意足,不求什么赏赐了。”
两人说话间,永夜在屋里用内功逼得气岔,咳了几声。李言年听见意会是永夜在告诉他无恙,心里又落下一块石头。
李言年眼角一抽:“可是你变得太多了,不过回府一两年,师傅就摸不透你的心思了。”
即是如此,游离谷真实的意图是什么?是想让我与大皇相交深了,然后让我陷害他,彻底让大皇子出局?游离谷最想要的是什么?是支持二皇子还是三皇子?
王妃眸光一转神色黯然,轻叹口气道:“虽是如此,他父王下手太重,外伤好了,今日还在咳血,怕是伤了内腑,只能好好养着,这孩子……一直都被病缠着……”
不管游离谷支持的是谁,李天瑞都如愿以偿坐了太子宝座,游离谷肯定会有下一步行动。而李天佑会善罢甘休?李天祥会服气吗?永夜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