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章 元宵节的约会

他走到集花坊时,见三人有些扭捏,便笑道:“只是去看个热闹,又不进楼,怕什么?!还有少爷我呢。”
“你是谁,竟然敢管本……公子的闲事?!放下你手里的人,本公子今天要好好教训他!”
“公子使不得!”
他见端王夫妇继续前行观灯,匆匆对倚红她们说了句:“你们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
李天瑞干笑两声,吩咐道:“你们留在这里。”
他一愣,只见旁边的小屋里掠出一道黑影将永夜接住。
“别让我再见着你欺凌弱小,这是给你的教训!”
李天瑞几时听过一个滚字,见对方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怒吼一声冲过来就是一拳。
形状不一,或古朴稚致,或富丽堂皇。直把京都变成了不夜天。
“疯子哥哥!”永夜面不改色的甜甜笑了。打不过嘴里占点小便宜,再利用一番也是好的。以李天瑞的个性,他以后绝对会找风扬兮的麻烦。永夜很开心的小跑着离开,又回头冲狼狈的李天瑞笑了笑。
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男人很气派的踱步进了楼。他就是李员外?
李天瑞一个健步挡在永夜身前,笑道:“瞧瞧,这生气的模样真够俊的,难怪蔷薇见了你就粘上了。才六岁的丫头都迷得这般厉害,世子长大一点怕是这京都城里最俏的公子爷了。”
见他回来,三位侍女都松了口气。正要埋怨,永夜已将温热的粟子递了过去:“趁热吃,很甜的。”
元宵是端王与王妃的节日。
“少爷!”
看得几招,风扬兮皱了眉:“如此歹毒的招术竟用在一个陌生人身上,不教训你,以后还了得。”
永夜带着三位侍女挤到牡丹院楼下,正听到院里侍www.hetushu.com者长声呦呦地喊道:“李员外送墨玉公子梅花灯一盏。”
永夜笑着问小女孩:“那位漂亮的夫人还对你说什么了?”
永夜挤出人群来到和王妃刚才说话的小女孩身边。她的父亲正在炒糖粟子。小女孩也是十岁左右年纪,正在帮着父亲包粟子。永夜摸了摸荷包,拿出一颗银豆子,买了包糖粟子,笑着说:“你的女儿真懂事呢。”
永夜望过去,见端王妃正弯腰与一个小女孩说着话,脸上挂着极温柔的笑容。端王在一旁瞧着她,神情黯然。永夜心里一跳,见他们身边的侍卫都站在一丈开外。知道端王会武功保护王妃没问题,侍卫仅为以防万一。
永夜已转身离开。
四人在牡丹院楼下边吃粟子边看灯。永夜凝神注视着出现在牡丹院楼上的每一个人,暗自记着他们的长相,举止,一一判断。
风扬兮一愣,摇了摇头,转身又进了小屋。
炒粟子的汉子憨厚的笑了笑:“刚才有位贵夫人也这么说来着,穷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和娇贵小姐一样呢!”
永夜在巷口等着他,李天瑞黑着脸瞪着他。良久后笑了起来,伸手去揽永夜的肩。
李天瑞好奇的看着永夜,他才及他的胸,怎么就敢有这等勇气。他哈哈大笑道:“好啊!走哪儿?”
男人和男人!一个叫李员外大腹便便的老男人和这般干净的少年!永夜顿时像咬了一半苍蝇在嘴里,直想吐。
走到巷口永夜停了下来:“一对一,你敢吗?”
风扬兮轻巧地躲开,有些诧异李天瑞功夫的精纯。
游离谷,你们想要我相助大皇子。如今我帮的是二殿下,你们,会如何呢?
和图书“少爷!王爷王妃在那边!”茵儿眼尖,扯了扯永夜的衣襟说道。
李天瑞没惹恼他,心里不痛快,抬头望见牡丹院楼上美人靠上歪着的众小倌,下巴一抬笑道:“墨玉公子算什么,永夜若是在那楼上一站,什么公子都黯然失色!”
李天瑞哼了声:“李永夜,我再警告你一声,蔷薇只能陪我一个人玩,你离她远点。”
李天瑞怀疑地看着他。
“二殿下,在大街上闹腾开大家都没面子,找个僻静地方好好聊聊如何?”永夜淡淡地说道。
京都元宵花灯年年热闹。家家户户门前有钱的挂以檀木搭骨,雕刻成龙凤图案,配以彩画绢面和玉坠丝穗的宫灯。穷点的人家则以竹作架,糊以印有花鸟人像图案的纸灯笼。也有中等人家用薄丝或绢糊成的丝灯。
相好的公子爷们大方的总爱在这时送姑娘花灯示好。老鸨便吩咐了人专程在楼厅候着,一有花灯送上,便会用长竿插了大声的吼上一句:“张公子送檀香姑娘走马转花灯一盏!”
倚红紧张起来,捅了捅茵儿。茵儿机灵,转身跑入了人群赶着回府报讯。
随着声音,一盏高达数尺的彩灯挂在了房檐下。
楼上便会有姑娘发出清脆的笑声:“檀香多谢公子!”
李天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了声道:“风子?是疯子吧!”
“少爷你去哪儿?”
见瞧不见李天瑞的侍卫和倚红揽翠,永夜看了看位置,笑道:“二殿下就这么想揍我?”
如果自己进了牡丹院会和他一样?永夜定定地看着墨玉,浑身的书卷气,干净的脸,一双墨玉般的眸子,没有丝毫龌龊肮脏的感觉。
永夜侧身避开,轻声说:“殿下要记住,别和我和*图*书太亲近。一来我不习惯和你这么亲近,二来,殿下只要记住,我说的话绝无更改!一年之内定让殿下心想事成。你用不着怀疑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小小的配合永夜便成了。事成之后你便能明白永夜的忠心。何乐而不为呢?”
李天瑞看了看弄脏的衣袍阴冷的笑道:“我不需要做什么,也不会做什么。凡事,你自己想好。想给我下套,我不会管你是不是皇叔的儿子。”
小女孩甜甜笑了:“她说她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也在做工呢。”
李天瑞已消退了怒气。望着永夜的背影很服气。站起来也不说话便往往外走。
永夜是见过灯会的,却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梅花灯。此时鼻端嗅得梅花隐隐传来,仔细一瞧,才发现这灯周身以梅花串装饰,随着热气,花香蒸发,越发的浓郁,不禁啧啧赞叹。再看楼上,站出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温婉的声音脆生生地响起:“墨玉多谢李员外。”
李天瑞一掌打过来,才挨着永夜的身体,永夜便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我想说,我就算打不过你,也可以教训你,你信吗?”永夜感觉到异样,轻笑道。
这时他感觉有人冲他撞过来。永夜很自然的退了一步,把茵儿护在背后。抬眼看去,笑容浮起:“见过二殿下。”
永夜当没听见,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天瑞见拳头落空,心里更为恼怒,变拳为掌,招招狠毒。
永夜眼里蓦然酸楚,世子果然不是端王夫妇亲生。想起端王妃那温柔与带着伤痛的眼神,永夜拿出荷包,顺手放在女孩手中柔声说:“送你的,你炒的粟子很香!”
“如果我做到了,你能相信我的力量能帮助你吗?”和图书
三名侍女听见也极为愤怒,知道惹不起李天瑞,纷纷黑了脸便往外走。
“谢谢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永夜摆出天真的神情。
李天瑞穿了身紫金长袍并同色披风,那张脸在花灯映衬下显得格外邪魅。身边带了两名侍卫,一看就是身负武功的高手。李天瑞的唇抿出一丝讽刺:“怎么,世子独自赏灯?没与皇叔一起?”说着敲了敲自己的头,似恍然大悟,“差点忘记了,今天这日子,皇叔只和皇婶婶一起的。”
每年元宵端王都会携王妃同游,重温少时邂逅的浪漫。这时候仅有侍卫远远的跟着,不敢前去打挠。
“我去,给你们买零嘴吃。”永夜说完挤进了人群,急得三位侍女跳脚,却又在人群里找不着他了。
他定定的瞧着他们,自己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却和路人的孩子相亲。自己从前不会说话,淡了关系,如今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却仍觉得隔了千山万水,为什么呢?一个模糊的念头跳进永夜的心里。
永夜见他再三挑衅,强忍了怒气,低头便走,往左往右,李天瑞都挡在面前。
倚红揽翠茵儿都闹着要去看花灯。永夜听得集花坊,心中一动,想起了牡丹院。便欣然同意与三位侍女同去看灯。
三人才红着脸应下,等进了集花坊,永夜一眼就瞧见牡丹院三个大字。原来这牡丹院今年为出新意,特意花了大价钱造了座灯坊。中心一朵扎成牡丹形的彩灯华丽怒放。只这手笔就将别家青楼比了下去。下面看灯的游人也比别处多。
说着身形一动,李天瑞还没反应过来,已被踹中屁股扑了出去,直摔得头晕眼花,一身新衣再次被雪水弄得污浊不堪。
“二殿下只和*图*书是和我聊聊天,不想被别人听到,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就出来。”永夜说完就往巷子里面走。
风扬兮拍了拍他的头斥道:“还不快回家去,以后少惹这种小霸王!”
一来二往竟成了青楼媲美的手段。
永夜对准他一脚踢了过去,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李天瑞感觉到痛,他大怒:“好啊,说话分散我的注意力,趁机下手,你和他都是一路货色!”
“哈哈!”李天瑞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恨意,“帮我?帮我什么?你老子都不肯相帮,你算什么东西!”
风扬兮笑了,柔声说:“我叫风扬兮,风扬起来的意思!”
“你想说什么?”李天瑞警惕的看着永夜。
永夜随手指了指集花坊背后的小巷。
风扬兮低头看永夜,见他脸色苍白,害怕的直抖,心里怜意顿起,抬头冷冷地望着李天瑞:“我最瞧不得你这种欺负弱小的人,滚!”
集花坊一带的花灯最为壮观。每座花楼檐下都挂有各式各样俏丽多姿的彩灯。坊中青楼云集,元宵节楼中的姑娘穿戴齐整了,往二楼以上的美人靠上歪着,顾不得寒风,笑着与自家楼里的彩灯一起相互比拼。
永夜正犯恶心,听李天瑞这么一说,脸便沉了下来:“倚红揽翠茵儿,回府!”
“携手游灯本来就是父亲与母亲值得纪念的日子,永夜也无意去煞风景。”永夜恬然的笑了。
“屁股朝地平沙落雁式!”永夜轻拍巴掌,想起了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的一招。
“你这么在意蔷薇,为何还放了她过来?不怕爆竹里的铁砂子炸伤了她?李天瑞,你太狠毒!不过……”永夜眼珠一转,“总比虚伪的人好,有些人表面温和无害,实则比你还狠还坏,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