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第十三章

“他们关我屁事。”他追问:“你遇上什么事了?”
有一天,黄挚忽然问王听云,她是如何得知赌局的。
王听云的辩论赛主持出糗了。彩排练习再好,也抵不住现场紧张。她尴尬了数秒,物理系男同学及时圆场。
“你就差远了。”
王听云不是辩论选手,没得他法了。但她一软,他就像无赖。只有她生气,他才服软。
他只得自己把腿往外挪。就碰一下,至于这么大动作嘛。刚才给那合照男撑伞,咋挨那么近。心中再不满,他面上仍然堆起笑,“你学习怎么样?”
过了两天,校内论坛记录了辩论赛的过程。
王听云跟木头一样,说话没有情绪,“嗯”、“哦”这些字是标配。去年好骗的女孩子,现在非常谨慎。
她忍不住反驳:“万一我考不上呢?”
评论里,王听云见到了此事的讨论。
同学知道她申请了勤工助学,见她突然用上了新款产品,难免多问几句。
王听云直直向前走, 她把他当成了沙包袋,混合了怨恨, 也有快意。怨恨他的欺骗,快意自己的宣泄。她高傲, 她蔑视。像一只聪明逃脱的小兔子, 回视陷阱, 露出了鄙夷。
她呵呵冷笑,“多谢你的好朋友。”
“还好。”她可不告诉他,她厉害着。
他和她的聊天记录,活脱脱一个备胎,一个女神。
咖啡厅小,桌椅摆得窄。他坐下小圆凳,屈起的腿碰到了王听云的膝盖。
王听云连忙说:“也不是想考就能考得上的。”
“你学习用得上。网课什么的,别用手机看了hetushu.com,屏幕小,眼睛坏了怎么办?而且这玩意儿配笔,做电子笔记,最适合学生用了。”
她和他之间,说不清道不明。他现在对她很好,嘘寒问暖,每天督促她认真学习,似乎真的要送她上名校。
黄挚收了伞,站在屋檐下。见到迟缓而来女孩, 他没有不耐。
王听云回去宿舍, 换了衣服, 磨磨蹭蹭了很久才出来。
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只有学业。爱情,她很胆怯。她不相信黄挚的心意能维持很久。
“你忘,我记就行了。”
“王听云,你以后考研吗?”
同学说得多,她也听得多——颜值即正义。王听云猜,黄挚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他还不到二十岁,内疚能有多少年?未来充满了未知数。
他说:“公司抽奖中的,不花钱。”至于真还是假,只有他才知道了。
她想帮助更多和王母一样的可怜人,也想帮助像她自己一样脆弱的孩子。同时,她也知道,现在的她仍有许多不足。
这是王听云给黄挚的定义。
“你转手卖掉也行,给我做什么?”不知不觉,她又凶他。
雨越下越密, 盖在她的跑鞋上。
“你逃课,经常挨骂吧?”她希望他回答是。
黄挚把伞放在门口的收集桶,过来问:“喝什么?”
她穿的衣服几乎都是素色, 皮肤苍白。雨雾中, 一双酝酿着不知名情绪的眼睛向他看来。
周末有许多情侣出没,亲昵于同一伞下。
他回头,“怎么又瘦了。”这几乎是口头禅。他就没见过她圆润的hetushu.com样子。再一细看,她少了愁容,多了轻快。路灯下,眼睛映光,清澈纯净。
王听云收到快递,立即打电话给他。“黄挚,这怎么回事?”
她的忘词,她的尴尬。还有人把她那时的截图发了出来。有人说:“这就是应试教育下的产物啊,好傻啊。”
糟不糟,他怕是陷进去出不来了。
这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黄挚头湿,头冷。没关系,只要还在地球,都有机会。他又问:“哪个城市?”
黄挚的追求姿态很明显了。
裙子是租的,妆是同学化的。卸下他人的外衣,她还是弱小的王听云。
活动结束,物理系男同学安慰她,“我高中第一次上台也紧张,结巴了。还得了小结巴的外号。”
忙碌过后,到了暑假。
黄挚周末飞了过去。
她低唤:“黄挚。”
这是除了高考外,王听云又一大挫败。
“我用不上,屏幕太大了。”黄挚解释:“打游戏喜欢小屏,双手握持,拇指方便。”
他说特长,也就是说,她除了读书考试,别的都不太行。“只会读书有什么用。”
下班很晚,从餐馆走出,她见到黄挚倚着电线杆玩手机。
“哦,那也就考不上了。”他又不是在意成绩的人。
她一怔,“大一,想不了那么远。”
黄挚赶紧加一句:“我爸的儿子也很好。”
“黄挚,你犯不着这样。”
他终于猜出怎么回事了。
她的想象里,老师、同学都在议论她的失败。就像高考前一样。人人惊讶她的退步,几乎见到她,都问一句:“上次为什和-图-书么考得那么差?”
除了学费,王听云没再向母亲要生活费。她在学校旁边的餐馆当洗碗工,月薪一千五。
黄挚裤腿溅满了雨水。“王听云。”
那一个周末,黄挚寄了一部平板电脑过来。
“不知道。”家庭经济一般,她觉得早点工作赚钱更好。这样母亲也没那么辛苦了。
黄挚在前方见到了一个能坐下说话的场所, “王听云,到那的咖啡馆坐一坐。”
黄挚和王听云各撑一把伞,近似无聊地在C大闲逛。黄挚这一把超大的伞, 本是二人共用。他一人站在伞下, 生生和她拉开了一米距离, 说话都不得不提高音量。
“不客气。”黄挚去服务台下单,再回来。
“王听云?”
“这么说吧,我现在只想你好好学习。”黄挚慢悠悠地说:“一个考90分的,因为意外得了60分。回到90分不是不可能。你努力,争取以后考上名校的研究生。我就开心了。”
黄挚说:“我希望你考上,因为你值得更好的学校。我爸从小教育我,人的定位很重要。譬如我家没一个读书的料,但你的特长就是读书。如果你有更好的人生目标,也是你的选择。但这东西,我给了就给了,收着吧。”
沙包、树洞。
秀才遇上兵就是这种感觉。

“你啊。”黄挚心疼,“就是脸皮太薄了。跟你说,从我爸那个年代开始,嘴碎我们家的,就没停过。我爸鸟都不鸟他们。”
“你爸挺好的。”王听云见过黄父一面,已经留下了深刻印象。
她猛地一躲,撞上了和*图*书木杆。不敢呼疼。
黄挚发十条微信,她回一条。他挺不是滋味,想再去看她。遇上公司新游戏开发周期,抽不出时间。
“打暑期工。”
哪知,他轻飘飘地说:“我爸不管我。我二姐逃课比我多去了,她还一声不响就离家出走。”
王听云把黄挚当出气筒。黄挚将气传给了大虾和一条缝。大虾腿上差点又多出一道疤。
黄挚的眼睛停驻在她双眸的光彩里,柔声说,“那你回宿舍洗澡,搭着湿衣服,容易感冒。”
考试月,王听云忙着复习。
她平和,淡然地送了黄挚上飞机。她想,最好以后别来了。
她沉默。
黄挚转眼向窗外。这里正是雕塑馆对面,门外一群奇形怪状的艺术雕刻。细雨下,棱角模糊。“如果你想考研、读博,去就去吧。”他转过头来,“学费我给你负责。”
王听云答:“朋友送的。”
“噢。”她应得无精打采。从换衣服出来,她就没什么精神。坐下之后,她托腮,垂眸看着桌上的饮品单,愣愣发呆。
“你自己不要吗?”
“我的活动主持失败了,在师生面前出了大糗。”她坦白自己的沮丧。“他们在网上说……我站在台上像傻瓜,说了很多。”网络是宣泄的场所,但她没料到,校内论坛也如此。
王听云也不能说,他是因为内疚。

“走吧。”王听云开伞, 走下台阶。
“好了,我上课了。”
“……”
“热牛奶。”她抬起头,补充道:“谢谢。”
“那老师、同学呢?”
她先是视线游移,然后劝道:“你别惦记这事http://www.hetushu.com了,你记着,等于不停提醒我,我也忘不掉。”他们的关系最好就是永不相见。但又因为王母的事情有了牵扯,越来越乱。
她无数次告诉自己,平和,淡然。他不重要。
本以为活动结束,可以松弛神经,谁知更加缩紧。王听云又落下一重阴影。
“学校附近。”
他送的那部平板电脑,是最新款。键盘和笔,加起来要一万多。
得,见面又要坐飞机。
这么昂贵的礼物,是男朋友的关系才能送。
“以你的意愿为主。”
学习够累了,王听云不想把时间花在回顾过去上。而且,生气和争吵及其耗费体力,和跑步后犯困一样。
王听云托起眼镜,笑答:“谢谢。”
晚上洗澡,她站在花洒下,感觉哗哗的水声像是观众席下的嘘声。当然,现场那几秒,她傻了,听不见台下的动静。
黄挚有想,这是不是得不到的在骚动,所以自己对她越发惦记。惦记了,心里没个着落。
黄挚察觉不妥,“怎么了?”
“……”黄挚哄她,“谁没出过糗,乖,不难过。你这回失败了,下回就有经验了。傻姑娘,你就是你,不用活在别人的舌头上。”
下面有一堆“哈哈哈”。
他看着她,“你心里想考吗?”
黄挚问:“王听云,暑假在哪儿过?”他正准备请大假陪她。
心理学是王听云高考后的抉择,人生很长,这才起点。起点之后的路要如何走?
黄挚说的道理她都懂,但她不够强大。
不过,和他倾诉完,她的心情有所好转。想到他也是挨骂过来的,她有了平衡。
同学笑:“男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