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第八章

忽然,一只手横过来,擦过了她的脸颊,让她惊得不敢动。他抓住了灰尘满满的防盗栏杆,等于把她圈在了怀里,他在她耳边问:“你是不是应该听我解释?”
她躲,他就追,热气全呼她耳朵上。“所以,你高考失利是因为这个?”
黄挚拉住了她的手。
这半年多, 王母没有回来, 家具、地板也降了饱和度, 都酷爱高级色。
她按下灯。还好, 没有被断电。
有邻居在场,黄挚不好冲过去堵门,朝邻居礼貌笑笑。
想曹操,曹操就到。
“王听云?”
王母却不懂女儿的话,哭得嗓子都哑了,寻死觅活。
去年,高考成绩出来,王听云并不意外。因为她当时只能考这样的分数,考试前,她一场感冒拖了半个月,身体差,精神也差。她真的尽力了。
王听云定睛一看, 原来是邻居大婶。“张姨好。”
小真气恼,“你一个两百多分的当然不知道580分对于王听云来说,意味着什么。打个比方,你一屋子的球鞋,突然失火被烧了,那就是王听云高考失利的感觉。”
“王听云,你误会了。”黄挚看着门神。
这个比喻,终于让黄挚产生了共情。
黄挚上午接到邻居的电话,请了假,匆匆从D市坐车赶回了县城。得知王听云下楼吃饭,他在楼下几家餐馆转悠,终于见到了那纸片一样的身影。
“你同学。”邻居手折回来,指向自己的脸颊,“长得可俊了。”
邻居问:“哎,出去啊?”
门神圆彪彪的眼睛与他对视。
这半年,黄挚一直在找她。王听云班上的同学都知道,王听云有一位俊美的追求者,锲而不舍地询问她的消息。
可是,http://m•hetushu.com580这样的分数,在王母眼里,就是不及格了。她崩溃了,坐在地上喊打喊杀。
他跟了上去。
“对不起。”黄挚说:“犯人也有申诉的权利。”
王听云下楼吃饭,拿了钥匙和手机。是的,她现在终于有手机了。
王听云摇头,“不管怎么样,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她转身掏钥匙开门。
到了家门。
半年的时间, 不长也不短。第二年,又到了春天。
但是看到那一双赢来的球鞋,黄挚时不时想起王听云收下那一颗心时的笑颜。
王母哭喊:“我真的好命苦啊。”
他长腿一迈,她小跑都没他走得快。
“回来了啊。”脑袋上的脸笑眯眯的。
刚下楼梯,又遇到了邻居大婶。
她捶了捶他的手臂。
“嗯,楼下吃饭。”王听云说话还是细声细气。
王听云稍稍提高音量,学起母亲的训斥。“你不是犯人,我也制裁不了你,你只要离开我,就是大恩大德了。”
可是,人的希望,从来都是自己给予自己的。
“我知道,我没让你请。”黄挚应答如流。
黄挚欺骗她。她怪他,怨他,这些情绪伤害到的都是她自己,最好的方法是放下和遗忘。
她像被烫到了似的,赶紧挣脱。同时瞄了下其他桌,生怕被人误会她和黄挚的关系。
王听云立刻想到了黄挚。去年的事仍残留记忆,她不知,他是否拿到了球鞋。她苦笑一下。拿不拿得到,都和她没有关系了。
邻居点点头,“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说完,她到一旁打电话,通风报信去了。
相隔半载,他头发长了,神情自然得仿佛两人昨天就见过,他涮了碗m.hetushu.com筷,指指店里的招牌,“这里的猪耳朵好吃。”至于是不是好吃,他也没吃过。
她想放过自己,不愿变为母亲那样,耿耿于怀,郁结在心。每见到他,她就回忆起从前失败的人生。心理学科,她大一刚入门,才开导完自己,可别又被他趁虚而入。
这正正刺中了王听云的伤口。谁跟他朋友?她板起脸,命令自己要昂起骄傲的头。“我和你从来都不是朋友,你也不要再骗我了。我还不如一双鞋。”
580分的成绩,在黄挚眼里是相当高分了,有他高考成绩的两倍多。
她声音也低,“C大。”
猛地, 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她吓一跳。
“那封情书也许是你写的。你因为我把情书当作业交给老师,记恨我,你生气,所以欺骗我的感情。”在这半年里,王听云已经把来龙去脉想通了。她抬起头,“见到你,我就想起不好的事。我不想见你,你别再找我了。”
还好,有救助站的妇女在旁劝慰,“怎么能迁怒孩子呢?都是你丈夫的错啊。他才是罪恶的魔鬼。”
他纹丝不动。
一个能考年级一二名的学生,毋庸置疑,她很聪明。原来封闭的空间,阻碍了王听云的思考,当她有了眼界,自立自强的思想进驻脑海,她明白过来了。她和她的母亲,就像二人三足,没有默契,频频受挫,埋怨游戏规则,抱怨上天不公。
这句话似乎回到了去年,黄挚心软,说话温柔许多,“朋友一场,别这么见外。”
“噢。”王听云起身,“我换个位置吧。”她坐到另一桌。
她看他,再看两人几乎肩并肩的距离,又要往外挪椅子。
“球鞋是我的爱好,高和*图*书考是你的一切。”谁敢烧他的鞋子,他一定和对方拼命。那行。“王听云,我欠你一条命。”
她不得不收起表情,严肃地说:“我想一个人吃。”这是陈述诉求。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说了。”
王听云羞红脸,立即推开黄挚,赶紧开门。
她长相寡淡,但那一抹笑,蕴藏了少女的心动。
王听云一手拖着箱子,一手扶门, 双手握住行李箱把手, 斜着身子慢慢走上楼梯。
黄挚低声又问:“考哪儿了?”小真形容,去年的录取险象环生。王听云可能沦落到普通本科了。
王听云在救助站最深刻的感想是,在每一个悲剧面前,人都习惯寻找罪恶之源。如果源头不灭,有些人永不释怀。
王听云索性把门铃的电源拔了。
黄挚有样学样,靠得更近了,“王听云,你这半年去哪儿了?”
这一声,王听云觉得像是穿越而来的叫唤。一抬头,男孩主动坐到了她的对面。
老板端了盒饭过来,“手撕鸡饭,加例汤。”
有人?王母都是独来独往的,没什么朋友。王听云惊讶:“谁帮忙缴的啊?”
天空如同一副泼墨画,绘下层层乌云, 又在远处点缀了几许亮白。年二十三, 上午停了雨。旧楼那一扇有锁跟没锁似的大门, 传来“吱呀”的声响。
两张大红大绿的门神纸张,在岁月的尘土里降低了饱和度,倒像如今流行的高级色。
王听云在那一瞬间,定下了一个专业——心理学。她觉得,只有这个学科可以拯救她和母亲。因为她们都病了。
黄挚的手不但被她甩开,还被她拍了一下。他轻轻抚着她碰过的部位,柔柔摩挲着,“王听云,你高考前为什么不告而http://www.hetushu.com别?”
王听云越走越快。
眼前的少女变了,眼睛不再躲闪无措,而是深藏安定。从前的她,是飘零的孤帆,现在的感觉,像是靠上了岸。
王听云低头吃饭,不回答黄挚的话。
她一转头,果然到了台阶边。
“你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他按住她的肩,把她转过来。她煞白的小脸和以前一样,似乎更瘦,眼镜下的双眸不再迷雾重重,清亮如星空。“王听云……”他想念念她的名字。这半年多,他想来想去,都知道自己欠她一句话。惦记着哪天遇上了这小姑娘,记得好好道歉,祝她幸福。
或者,王听云高考失利,和他的赌局有关。也或者,是她自己的问题。
王听云开了门,握上门把,一手的灰。她拖了箱子进去, 反身要关门。
黄挚拿到了王听云的QQ号,但是验证消息过去,就没了下文。
她偏头,避开他的呼吸。“解释不解释,已经没有意义了。”所有的一切已经发生了,她想要放下,却不代表要原谅。
“都过去了,我和你以后不要再见了。”她离开了快餐店,往家的方向走。
他笑,“问你话,这半年去哪儿了?”
黄挚眯起眼,他这时终于把情节串联起来。但他需要解释,他上前一步,“你误会了。”
不知王听云听到了多少,反正门神一直在听,想不听都难。瞪了黄挚好久,黄挚仍在说。
他继续说:“我开始是当赌局,因为别人都那样形容的你。我接受了赌局,是我的错。但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考砸了。我非常抱歉。”
黄挚:“……”小兔子也懂反抗了。
王听云感觉他变了,和以前的暖心少年不一样。不过,暖心本来就是假象。m.hetushu.com眼前的吊儿郎当,也许才是他的真面目。她搬起椅子,往旁边蹭。
又半天过去了。
王听云轻轻一踩,留下鞋底的图案。她干家务并不利索,只能先将自己用得到的房间打扫一遍。累得腰酸,再看,已经是傍晚。
坐在快餐店,王听云点了餐,克制不住思考一个问题——黄挚为什么要给她缴纳生活用费。
王听云纳闷邻居这突如其来的问好。她关上门,见到地上塞满单据。都是半年的物管费、水电费。
看着态度决然,但是黄挚想,哪有人换位置前还要咨询一声的。他端起碗筷,跟了过去。
邻居正好打开了门,见到黄挚怀里的王听云,大婶瞪大了双眼,“你们要抱也进屋里啊。小年轻啊,甜蜜蜜……”
邻居抬手,指指门上的线盒,“你们家有线电视被停了。物管费和水电费,有人帮忙缴。没事。”
“我上大学了。”王听云告诉自己,别被他激起负面情绪。就用一种相识却又陌生的姿态就好,其实也不过见过几面的陌生人。他不重要,她无爱无恨。
到了家门口,她急得回头,低斥道:“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她的妈妈就是如此。
王听云三两口吃完了盒饭,她站起要走。
黄挚按门铃。
邻居笑着捂眼,哈哈几声关了门。
王听云觉得,自己真的被杀死都不稀奇。
王听云的分数进了C大的投档线。C大是985院校的尾巴,但她没有气馁。
黄挚随口一句:“那么远?”C大在内陆。其实580的分数,省内一本多的是。
黄挚有一丝愧疚。

“过几天走。”王听云这趟只是回家看看。年,她不在这儿过。
他赶紧抓住了她的凳脚,“再走就掉台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