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托朋友关系找到他的。”黄一衍带有淡漠,“选秀火了吧。”
宁火清冷。黄一衍淡漠。谁能想象得到,他前几天差点在自家老婆面前跪菠萝。
这一刻,从宁火口中再次听见白飞江三个字, 黄一衍又成了奇迹的见证者。
她红唇轻挑,眼藏柔美。
“马马虎虎。”黄一衍回答,她看着半靠在镜子上的宁火,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认真工作的宁火,美得让她移不开眼。明明是早上才温存完的男人,半天不见又让她想念起来。而且是见到了也想。
宁火忽然说:“要是那时候你不女扮男装,也许我们——”他打住了。他和明望舒,她和刘永岩,也是各自的选择。年少那几天,只是一段美好回忆,彼此不上心。
“听过。”她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恋爱综艺吧。”
排练室只剩下宁火和黄一衍。
“范鹭那么厉害,不会的。”宁火在地下车库下了车,戴上帽子从另一道非机动车道出去了。
有客人拜访,邹老师也出去了。
“还行吧。运气居多,名次比他前的,也没他红。”海客这时想,宁火出局倒是好事。团体出道,宁火的性格比较吃亏,他不爱与人竞争。
宁火见海客扒着她不放,说:“江飞白,过来练下这个动作。”
“……”黄一衍拍开他的手,“你当时就知道我是女孩了?”
“放了。”海客放的是宁火和范鹭的绯闻。对付私生饭最好的方法,还是私生饭。以毒攻毒。
黄一衍维持着脸上的平静。
哦,对了,宁火十三岁也骗过黄一衍。当年那房子不是他朋友的,而是他爸的。

黄一衍翘起了腿,正坐在沙发上。
一个假小子,和他同吃同住,躺在和-图-书一张床,脸不红气不喘。他不小心撞见她洗澡,她居然双手先捂脸。他拉她去看深夜电影,她也愣是没想起,他俩男女授受不亲。
十八岁说:“还好我已经唱完了,宁火颜粉宣告阵亡。”
黄一衍和宁火,她唱她的,他跳他的,只有开始和结尾才有合舞。排练过一遍,倒也这样了。
黄一衍扫他一眼,不说话。
“……”这色胚是从小欲到大的。黄一衍越发疑惑,自己是什么时候被骗到丢了心的?“骗子,嘴上没一句真的。”
保镖,没有。
这是宁火和黄一衍,除了结婚照之外的第一张合照。
一个小笨蛋女孩,吆喝要和他兄弟情深。
海客担心地问:“她们会不会撕了范鹭啊?”
宁火说:“还好。”紧张,且兴奋。两人的同台比他想象的要来得早,不过,这更推动了他的计划。
光这一放,宁火就觉膝盖生疼。
“前年,你捡玫瑰花的那天。”宁火看一眼大菠萝,如实回答。
他立即退避,保持安全距离。
黄一衍不想聊天,更不想和别人议论她心中最完美的男神。她不作声。
洋葱再多层,也有恒久的真心。
“那你跟我睡那么久?”
第一期,江飞白是网黑的抄袭歌手,如今反转成了原创红人。宁火还因为视频的事,和蔡辛秋闹僵了。《与君道》的MV又因为章玟的解约,一堆问题,迟迟不发。
宁火想,不但车子要换,豪宅也不能住了。
节目官博宣布总决赛阵容时,宁火的粉丝疯了。
“你洗澡那时,我见到了。”
两人上场的前一刻,黄一衍忽然拉了下宁火的手,像是同事间的鼓励,“加油。”
再联想之前的猪队友事件,m•hetushu.com粉丝是这样分析的。
空气中只有海客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声, 笑了三声,他自己没劲,停了。
他排练到晚上才走。到家了,满心以为又可以抱妻子一个满怀,谁知道,迎接他的是家法伺候。
“你是不是趁我睡着,偷看了我?”
“你主动跳上床的,又不关我事。”宁火一脸无辜。
黄一衍问:“紧张吗?”
江飞白的休息室。
节目助理为了缓解气氛,笑问:“要不上阵前来一张合照?”
十八岁乐得差点亲他脸上去。
菠萝也眼瞪瞪地看着他。
黄父说, 二女儿到了高中, 终于有了女生的样子,以前就一假小子。
海客顺着望过去,八卦地问道:“你以前认识宁火吗?”
海客见前方一群人,感慨了一句:“这种时候才觉得你火了啊。”
邹老师和宁火讲解时,黄一衍在旁坐下。
没错,海客终于给宁火配了一辆保姆车,请了一个造型师,一个助理。
儿时往事, 黄一衍没有期望宁火能够忆起。她这个当事人是唯一的记录人。能与她对话的,只有十三岁的她。
他的老婆,生气的样子也跟仙女一样。
黄一衍轻轻拂开了宁火的外衣。
她问:“怎么认出的?”她的长相变化那么大,认出了才惊奇。
因为有摄像头,宁火和黄一衍各自一边,偶尔交谈几句表演的事。
下午,黄一衍先回家了。
“是啊。”
《烽火之唱》总决赛,换了一个更大的场地。
他露出半截结实的手臂,底下的黑色背心衬出胸肌的线条。
兜兜转转十一年,原来不止她在回忆从前。
“那么久的事情,没想到你还记得?”她气他隐瞒,可又窃喜,属于两人的秘www•hetushu•com密,他也没忘。
黄一衍松开了和宁火相握的手。
黄一衍冷笑一声,“你也就这一项才是真的。”
海客搭上宁火的肩膀, 解释说:“他就是宁火,喜欢开玩笑, 别当真。我第一次见他,他也叫我客海。哈哈哈。”
有外人在场,两夫妻保持距离,只谈公事,客气有礼。
合作嘉宾拍照,似乎可以亲近些?黄一衍微微靠向宁火,又不敢靠得太近。两人明明就想抱在一起,却又要假装客气。
宁火笑,“我是宁火,你的伴舞。”也是她的一切。
“你上腰是白的,下腰皮肤深。”说话时,宁火已经摸上她的腰。
他眉清目秀,一抹浅笑。
邹老师拍了下掌,走上前,“我们开始吧,只有几天时间,要加油。”
她野惯了,那时没有太深的男女概念, 只觉得和白飞江一起非常开心。幼苗没成长, 两人又分别了。
十八岁在旁看完一场,捂了捂胸口,出去了。
“肯定还有!”黄一衍站起来,拿起方枕扔向他。
海客盯紧她的眼睛,“我以为你们认识。”
她一把接住方枕,上前搂住她坐下,先是亲了亲,再思考,说:“没有了。”
宁火想得轻松。
宁火说:“回地下车库,我从另一门走,你把车开到范鹭的小区去。”
宁火笑:“好啊。”
黄一衍正要回答。
茶几上摆了一个大菠萝。正是旺季,果皮浅黄,果形圆正,果实坚硬。
海客却喜欢没话找话,“江飞白,你为什么不找经纪人?”
这一刻,宁火更新了这张照片。
安静之后, 气氛反而正常。
她连忙一躲,看一眼门外,斥责道:“你别乱来。”又加一句,“回去找你算账。”
“啊。”他含糊地和_图_书应了一声。
她才不信,冷着调子问:“你什么时候记起江飞白的?”

十八岁在休息室“啊啊啊”地大叫。尤其是终场一个定格动作时,她拉起助理说:“要命啊!”
宁火却被堵住了。因为行踪泄漏,他的粉丝们在他家门口拦截保姆车。
嘉宾们合照,友情拥抱的也有,节目助理见怪不怪,按下了快门。
她趁机摆脱了海客。
他叫得宁屈屈,当然能伸能屈。该示弱时不带一秒犹豫的。“老婆,我对你好是真的。”
“嗯。”宁火连笑容都没有,给十八岁签了一张海报。
宁火选秀出局过后,她们气愤难平,盼着爱豆能扬眉吐气。这时有了机会,自然刷爆了官博的评论。
反不反击,宁火没说。粉丝们自发地反击去了。
宁火走近,在她腰上掐了一下,再低唤一声:“老婆。”
海客本能地拍起了马屁:“你在《烽火之唱》好厉害啊。”
宁火问:“昨天让你放的消息放了没有?”
没料到,那位十八岁歌手竟然是宁火的粉丝。“我能问你要一个签名吗?”她双手抓着长袖子,又羞涩又温柔,和对黄一衍爱理不理的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到了《烽火之唱》正式彩排,宁火和黄一衍各自出发去电视台。
这些,都是琐事罢了。
她倒了解他了,“你这态度,又在骗我了吧?”
这段珍藏的回忆,她视之为童话。人向往童话,也屈从现实。后来, 她和宁火各自有了恋人,更说明,那真的只是一个童话。
黄一衍没有舞蹈基础,跟宁火一样,打架成才。编曲时,邹老师给她安排了几个动作,配合宁火。
他淡淡地说:“第一次见女性裸体,青春期嘛,梦过你几回。”至于是hetushu•com什么梦,就不便说明了。
黄一衍早早到了。
娱乐圈就是如此,变幻莫测。吃了这顿,下顿在哪儿,还是未知数。
她也没有刻意问过宁火。
当宁火和黄一衍登台时,底下观众已经沸腾了。
宁火忽地搂住了她的腰。
宁火讨好一笑,“没有,就剩这一件了。”

“可能吗?”宁火十三岁时还没这心思,纯粹觉得这傻女孩好玩。“你当时浑身上下哪儿有女性特征?我看你还不如自己照镜子,我长得更帅。”
宁火示好的场合,正是黄一衍作威作福之时,她斜睨他,“说,还瞒了我多少事情?”洋葱也不用剥了,百分之两百是黑的。
二人一身黑衣,耀眼灯光下如墨沉寂,桀骜不羁。两人全程面无表情。对视的一瞬,宁火性感到致命,桃花眼淬了火。
夫妻俩各自应声。
人嘛,就是在无数的选择,才找到最佳答案。
他从来没有想过,江飞白有一天会爬到他的心尖上,颤悠悠地晃荡着,他生怕她摔了疼了。
宁火笑,悠然自得。
海客立即跟了过来,“你的声音有点熟。”女人这种哑嗓不多,似乎是在哪儿听过。
海客拍了拍脑袋,“到底哪里有印象?就是想不起来。”这时,有一个代言品牌的电话来了,海客出去谈细项。
他谄媚地说:“老婆。”
双方十分克制有礼。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射手座的人能骑马:cxq抄袭,把宁火拖下了水,她一声dbq都没有。宁火跟jfb合作,正是对cxq的反击!
宁火的娱博还停留在猪队友时期。章玟发表分手声明,他都懒得回应。海客几度让宁火把娱博交给他打理,宁火都不理会。
“没,就是——”宁火又看向菠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