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宁火拒绝删除,慎重地说:“他们怀疑视频里不是你,我偏要证明是你。那个就是你,我当时去了现场,你染了金发,我记得一清二楚,也很相信你。”
“江飞白,你脾气太臭了。”胡今丞笑了下,“这件事,你一开始就应该联系我们。我们可以有很友好的方式解决问题。”
娱乐圈的规则还是易昊军玩得溜,圈子小,有台阶顺着下就是了。
黄一衍在娱博的黑名单查找痴汉。当初没有留意ID,倒是对别致的桌子看多了几眼。这时忽然看到某名字,她瞬间猜出了是谁。
蔡辛秋热情地给他点了一个赞。
木桌屏足了气, 直立身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黄一衍阴森森地盯着他。
她回头看他,“你还骗了我什么?”
他挑了下眉,“嗯?”
胡今丞正色道:“就是小蔡的事,你闹太大了。”
他坐到床沿,“谁欺负你了?”
或者,她本知道那些是假话,自然不爱听。
宁火的装疯卖傻,已经得罪了蔡辛秋。
宁火接住枕头,往自己身上一盖,“我那是合法自渎。”
蔡辛秋经纪公司收到了风。
成为“原创歌手”的条件,排在第一的,是优秀的公关能力。
她退出了APP。
黄一衍静静听着,没有回话。
蔡辛秋又打电话给宁火。
宁火的变态行径需要好好管教。她一定要攒足一股气,可别又被他哄几句就好了。
“你还有脸。”
真的太累了,黄一衍回到2幢1602,洗完澡倒头就睡。
“我问你,上网看过几个女主播?”她想问,撸过几个。但他是变态,她不能被带坏,于是换了斯文的说法。
那就是还有很多。她挑重点问:“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这天晚上, 终于有女主人进来了。她煮了一碗香喷喷的面,放有葱绿的西兰花,金黄的荷包蛋, 深褐的回锅肉。放的位置,恰恰就是男主人丢纸巾的地方。
于是乎,江飞白给网友的印象就是后台大,背景深。
“背后的把戏,我比你熟。”粉黑大hetushu.com战是胡今丞早几年的手段了。
素人的帖子都能公关,就是宁火的娱博撤不掉。
宁火可是真义气,过了没一会儿,再度力挺蔡辛秋。
“真的。”他想要拉她,被她眼刀一扫,又乖乖坐回床沿。
黄一衍伸手开灯。灯一亮,她半眯眼,“你——”
黄一衍抓起枕头就扔过去,“还发照片。”
“哦,马上开除粉籍对吧?”黄一衍看看时间,很不耐烦,“在我面前少说废话。”
她坐起,把脱到一半的衣服穿上了,面无表情地说:“不设家法不行了。”
她挂了电话。
这一碗面,黄一衍没心思吃了,恨不得宁火此时就在身边,让她狠踹几脚。
“司机和乘客谋杀的几率五五分,但受关注的多是乘客被杀。为什么?因为人人都是乘客,却并非都当司机。”胡今丞右手搁在沙发扶手,食指不停跳动。“我是这么理解的,现在应该鼓励抄袭。人人被抄,人人都感受到那恶心滋味了,才能自发抵制。”
宁火的娱博,说是蔡辛秋。
“你又怎么了?”宁火这会闪得快,跳下了床。
“不,我跟他交谈说的都违心话。”易昊军笑了笑,“和你讲话要直接。太迂回了,你不耐烦。”
木桌也是骄傲的。桌板的曲线经过设计师百般推敲,弧线优美。
“真的?”
胡今丞哈哈一笑,“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我就是欣赏你孤傲的性格。”
“小蔡给我赚钱,我当然维护她。如果哪天你也给我赚钱,赚的还比她多,我就向着你了。她抄了你,我第一个追着她打。”
女主人脸色不大好,这面,恐怕是吃不下去了……
@为了孩子他爹:卧槽!宁火是猪队友吧?酒吧驻唱的是江飞白的组合,搞错了喂。越描越黑。
这是圈内通用的做法,只要爆了抄袭,能沟通肯定要沟通。前阵子,当红小鲜肉瞿华晖的曲子就被扒了。聪明的是,他抄的是同一家经纪公司的歌手,这就好办了,同公司的曲子共用嘛。这不,瞿华晖仍然和_图_书是酷帅的词曲人。
这下可好。
他沉思片刻,“我坚持我的判断,时间能证明你的清白,你以后会感激我的。”
她嫁的是一只什么禽兽。骗子,大骗子。
视频上的金黄组合,距离远,像素低,歌手是不是蔡辛秋,模糊不清。宁火的粉丝们哪管真假,纷纷参战,因此,讨伐江飞白的声浪更加巨大。《烽火之唱》的官博刷满了评论,都在叫喊江飞白滚出娱乐圈。
宁火把枕头扔回给她,“你是我老婆,我的子子孙孙拍给你看,让你知道浪费了多少。”
《无词歌》是否早于《与君道》成了一大热点。这关系到究竟是谁先创作,谁抄了谁。
可这时,正是宁火声援蔡辛秋的时刻。
事情闹腾得厉害。有网友再扒蔡辛秋其他歌曲,发现还有一首和多年前的冷门小调重合度较高。
又譬如,前几天爆出的歌词抄袭事件,经纪公司迅速作出回应,联系上原作者,沟通之后就不叫抄袭了。
这话如同给抄袭事件浇上一桶热油。
@宁火_NH:以前的酒吧驻唱和现在的正式发行,改编在所难免。希望不要误会啾啾。_
宁火不吃公关这一套,至今没有删除娱博。
这就是一只躲在明月倒影下的阴险狐狸。
“我娱博几个月没更新了,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多番转换,都不如这时给她的刺激震撼。难怪他爱在床笫之欢到处啃咬,敢情本质就是个变态。
他打断了她,“我知道怎么做。导师喊我了,我先忙。”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挂上了。
“歌听着不是一样吗?”宁火无辜地反问。
女主人把碗到一边,拿了纸巾,揉成团,放了上去。再拿起手机拍照。
@法海我不爱你:我给大家讲,别听宁火的!《无词歌》是金黄组合两年前的曲子,就是视频这段!《与君道》的采访中,蔡辛秋说曲子是她年初创作的,这是大谎话。
黄一衍又踢一脚。
这张实木桌来自意大利, 漂洋过海到了这儿。木桌也是有尊严的, 黄hetushu.com金比例就该配给俊俏非凡的男主人。
木桌从出生到现在,也算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了。这美得跟仙儿一样的男主人,是它见过最表里不一的。人, 是不是该做些与外貌匹配的清雅之事?不过细想,这房子虽大, 却没有女主人。男主人再貌美,都只能对着屏幕纾解。也是可怜。
“那你过来干嘛?喝茶的?继续玩你背后的把戏去呗。”
好半晌,女主人一边吃面,一边瞪向桌板。
黄一衍仍然沉默。
他说:“我相信你。放心,我给你作担保。”
黄一衍扯起了酒窝,“我考虑考虑。”
海客以前见到宁火愁眉苦脸,现在则笑得合不拢嘴了,直说是位大财主。
宁火钳住她的腿,安慰她说:“听老婆话的男人,很少有了。老婆,你要学会珍惜。”
“我很早以前就想签你当歌手,你们拒绝了,我很遗憾。我现在也没有放弃和你签约的念头。”胡今丞继续说:“我看了你《烽火之唱》的演出,你很有才华,但在日日车走不了太远,你缺少一个专业的团队。”
去到日日车工作室,见到的是胡今丞。
老婆的小老公。
这边,宁火打通了任督二脉,人气暴涨,广告代言一个接一个。
“这都是粉丝们的极端行为,我们也非常痛恨。”
黄一衍没有说话。
那段视频,网友听出了是《无词歌》。
@宁火_NH:多年前难忘的一首歌,终遇啾啾,感恩啾啾。
“没有啊。”宁火想了想,“琐事,不值一提。”
“谁让你把我丢下了,跑到网上穿丝袜,露大腿。”他说出的话如同在醋菜汤里泡过,又霉又酸。“我都没见过我老婆穿短裙。被窝凉久了,心也跟着冷。好不容易找到了老婆的直播间,瞄了几眼热乎一下,也有罪吗……”
“我这趟来,是诚心想跟你合作。我们可以购买你的版权,还你声名。”
@宁火_NH:祝大麦!
啾啾是粉丝给蔡辛秋的爱称。
夫妻俩忙碌的时期,网上的风向正在反转。
黄一衍越过扶手,坐http://www•hetushu•com上了他对面的那张沙发。
易昊军和胡今丞说了几句什么,两人哈哈大笑,像是至交好友。
“你装什么委屈?”这男人当真厚颜无耻。想到自己从前将他比喻成天上明月,她可真是瞎了眼。
“你性格要强,曲子被别人拿了,当然不高兴。”胡今丞叹了声气,“可是说实话,这大环境,除非不看电视,不看文学,不听歌,不上网,否则大家多多少少都为抄袭行为贡献过一份力。”
“名利场,无非名利。期待和你合作。”胡今丞挺着发福的肚子出去。

爱情和诱惑共生,与信任发芽。
“老婆,吵醒你了。”宁火给她脱衣服的动作利索得很。
“譬如?人肉搜索?寄送花圈?”黄一衍眼神森冷,“你们对友好的理解和我不一样。”
“好好谈。”易昊军笑着出去了。
这不活脱脱的宁火犬科风格?
这句就是废话。“没什么事就请回。”
“老婆说我变态。”宁火顿了下,叹息一声:“我就当一回变态吧。”
黄一衍几乎要臭骂宁火一顿。
黄一衍看着胡今丞的背影,抬眉问:“你们上了年纪的,话都讲这么直白?”
蔡辛秋粉丝为了证明江飞白抄袭,努力制作的分析论点,倒成了蔡辛秋抄袭的铁锤了。
和宁火娱博同步的是,《无词歌》重新上架音乐平台。
“不是——”
蔡辛秋亲自给他打了电话。
哪知,男主人把擦拭过后的纸巾一放,几滴粘稠就掉在了桌上。

她一脚踢了过去,她可没忘胸口积攒的那股气。
“老婆?”宁火险些掉到床下去。
下面两评论。

少年时,他乖戾清邈。她那时感慨,世间竟有与她如此契合之人。再后来,他成了她纵欲无度的绝佳床伴。结了婚,他是一只大犬丈夫。
胡今丞眯起眼睛打量她,“好久不见了啊。”
宁火激动不已,再转了一段三十秒的演奏视频。
宁火正在排练,满身大汗,轻喘的声音透过话筒,蔡辛秋莫名想到了战鼓声。
黄一衍hetushu.com一脚坐下沙发扶手,“我很忙,说正事。”
分析得头头是道,黄一衍几乎都信了,以为自家老公是资本大鳄。
半夜,忽然被一双大手给惊醒了。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被野兽叼起往深山老林走,肌肤泛起了凉意。理智回来,又想,这一阵深沉的气息,除了宁火给过她,就没有第二人了。
易昊军介绍了一个年轻歌手。那位歌手时间安排不过来,只能由黄一衍飞过去合作排练。
又没料到的是,男主人喘气过后,意犹未尽, 还拍起照来了。
黄一衍被捆双手,跪趴在床,后悔莫及。
黄一衍没有时间上网。她和易昊军邀请的歌手,默契度不高,磨合了很久。
综合往年八卦,动不动就有谁谁谁滚出的口号,也没见谁真的走了。
木桌嘛,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了。
回程那天,她接到了易昊军的电话,说有一位重量级制作人约见她。
此情此景,似乎曾经发生过?
犹记得,前阵子一个晚上, 电脑上正播放一首狂野的摇滚曲,男主人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边盯着屏幕里的黑丝袜, 一边做了些龌龊事。
她手一挥,枕头又弹回到宁火手上。“你就是不承认你是个变态。”
蔡辛秋冷道:“如果我要你一定删除呢?”
附图是蔡辛秋签名CD的照片。
宁火明白了,赶紧说:“一个。”
现在几点?他为什么又回来了?
谁能想象,万千少女痴迷的爱豆,居然在网络意淫女主播,更拍事后照骚扰之。
这股气,攒与不攒也没差。夫妻俩不用冷战,各自忙得就跟冷战一样。
宁火的眼睛在灯光下柔成了水,“你被欺骗,却仍然深信不疑的时候。”
《烽火之唱》的半决赛在下下周,需要一位帮唱嘉宾。
网友分析,这是因为,宁火将两首相似的歌曲听成了一首。紧接着,又有新发现,视频的主唱不是蔡辛秋。更有网友爆料,这曲子,金黄组合两年前就弹过了。
这是一个道理讲不通的男人,她如实说:“你发的视频不是我,你认错人了。”
这倒是重量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