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好。”
早有传,红窝老板和金黄组合ABB名字的歌手关系暧昧。事情过了两个多月,热度早没了。有一个网友不知是不是寂寞空虚,忽然三更半夜在八卦论坛开了一个风月无边的小帖子,讲的就是程老板和金灿灿的风流韵事。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也是神奇,刘永岩和明望舒都很在意这个时间。
宁火放开她的唇,轻轻笑问:“谁家的老婆啊?戴两个钻戒。”
黄一衍笑了笑。他娶她是因为快活也好,责任也罢,她现在喜欢这个男人,不计过去,不论未来。九百九十九级台阶再艰难,也有他的陪伴。
宁火说:“娶你当老婆,就是我乐意负担你。”
“有风就能起浪。”宁火慢条斯理地说:“晚上吃完饭,人齐了,我就发博力挺蔡辛秋。”
她回:“我相信你。”他是她的男人,她不信他,能信谁?
刘永岩笑:“视频?我有条件的。”
刘永岩在自卑中寻找自信,注定是一场败局。
万籁俱寂, 月光如同萤火虫, 一只只停在叶子边缘,礼貌又客气, 既不敲门,也不离开。荧光照不见男女的眼睛,照不见低调的戒指。
黄一衍转给了宁火。
宁火翘起腿,“我以为你知道原因。”


刘永岩最看不惯宁火懒散的样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以前说打了几份杂工,穿衣品味糟糕得可以。而黄一衍却和宁火结了婚,这让刘永岩感觉像被一个民工比下去了。“如果是为了衍衍,你们已经离婚了。我有追求的权利。”
而且,《烽火之唱》的演出,又让刘永岩找回了当初为她癫狂的热情。
该死的前男友终于滚蛋了。
先有所谓的路人经过。
@啾啾喂山风:那不是偶然性相似,连续八小节雷同你试试?(8872赞)
宁火听她几声喘,心痒难耐,hetushu.com在她脸上胡乱亲亲,低喃说:“你是我家的了,别见刘永岩。”
黄一衍双脚晃悠在空中,唇上有他细致的疼爱, 她仿佛在海面上冲浪,又再飘到月亮上歌唱。
宁火这一期的录制上了心,打架敏捷的人学舞轻松,加上韵律感就是了。投票结果,宁火破天荒地进了前十。
宁火摩挲着黄一衍指上的戒指圈。一个9号戒, 一个10号戒, 正合适她。他握起她的手,执到唇边一吻。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别出声。”宁火说:“老婆,好好看看,好戏要开锣了。”
董先生打电话给宁火,汇报敌情,“蔡辛秋团队动作很迅速。”
这一段视频,刘永岩看过无数遍。
两人见面太少, 以至于宁火每回见她都欲火先行。
有一网友说,两年前在酒吧听过一个乐队演奏《无词歌》。那天他和女朋友分了手,听得差点哭了。
猛然间,记忆冲进了脑袋。有一个男人私信了一张照片,背景就是这样的桌子。桌上还有几团粘稠的纸巾。
宁火心花怒放,想抱起黄一衍深吻、长吻、热吻,爱怎么吻就怎么吻。他真的吻了。
黄一衍把身体重心靠在他身上,微喘几下。
左手是粉,右手是黑,切换ID潇洒自如。再买赞到热评。
程老板的心火一起。红窝官博终于有了动态。
这个热搜是董先生买的,掉得飞快,又被撤了。
“可她不爱你了。”宁火讥讽地说:“不要扯这些没用的,名和利你可以选,她就别想了。她是我的。”
她避而不见。
宁火答:“这要看他自己的悟性了。必要时,我要耍一些手段。”
“衍哪个衍?”宁火靠着椅背,仰头略有不屑,“第一,衍衍不是你叫的,你俩没关系了。第二,你那不叫追求,叫骚扰。第三,我是为了视频而来。”
也就是那http://m.hetushu•com天,唐芷蔓给黄一衍打了电话。“红窝开始行动了。”
唐芷蔓笑了笑:“我记得,前年平安夜的演出很热闹,以你们的名气,不少观众都有留纪念。这是持久战,只能靠时间了。”
“她没有出轨?我离开才三个多月,你们就结婚了。”
顾及树干的感受, 他吻得不深,珍惜地含住她的唇。
这时,又说到了证据,适逢周末,网友们也有空。
吃着吃着,隐约觉得不对劲。
董先生退出了。他的水军言论,都是去另一名抄袭歌手的评论里摘抄下来的。
黄一衍煮了面,捧碗到书房吃。她下一期节目的编曲还没完成,正好有灵感,在电脑前边吃边改。
刘永岩对黄一衍的感情非常复杂,他有爱,也有妒。她的才华让他骄傲,让他自卑。
宁火手上拿着是蔡辛秋的签名CD,笑了笑,“我都和她说了,她是我曾经喜欢的酒吧歌手,我不拍马屁,就没热闹看了。”

每一遍,都有不一样的心情。黄一衍像一株毒药,诱人疯狂。他上了瘾,却又无解。台上那一个发光发热的女人,是他梦里的女鬼。不是神,不是王,而是鬼。从小时候就纠缠在他梦中,见不到脸,冷冰冰命令他虔诚下跪。
过了半天,一个话题空降热搜:两年前就有无词歌?
蔡辛秋真正的粉丝到了,紧接着是网友们的主场。
被宁火拆穿心思,刘永岩恼羞成怒,“我还爱她。”
“你们为了让自己成为受害者,很有想法嘛。”宁火顽皮一笑,“可我花了三个多月就迷倒了她,你不妨对比下我们之间的魅力差距。”
过了没几天,唐芷蔓给黄一衍发了一段视频。时长三十秒,正是《无词歌》的现场。
黄一衍说:“谢谢蔓姐。”
这是黄一衍的前任和现任第一次面对面坐下。以前遇见互有敌意和_图_书,从不交谈。
“别耽误了你的录制。”她隔着自己的衣服抓起他的手,“我连累了你。”
为了避人耳目,宁火约在一家私人会所。
这深深刺伤了刘永岩的自尊心。
接着,红窝以周年庆的理由,搜集往年节日的音像,欢迎顾客投稿。
@红窝:告了。法庭见。
刘永岩戴了耳钉、唇环、手镯、戒指,腰带上缀着的银链也是吭吭哐哐的。
所以,他说,他仍然爱她,极力要与她复合。
黄一衍的爱情,猛烈得让刘永岩害怕,他无法以同等的能量反馈给她。
他叹道:“你俩都是小孩子心性。”
宁火说:“别认不清事实,你们分手是你出轨,不是她。”
芳心一跳, 全世界都向她微笑。
黄一衍没有回答,在工作室练完吉他,开车回家。
永湖山庄的小区门口围着几名记者——八成又是采访抄袭事件的。
@你挡住我发光了:你没抄过作业?你没抄过论文?吃饱了没事做,上网假正义。再说了,空口鉴抄,你说抄了就抄了?我认为没抄!有本事上证据啊!
录制完第二天,宁火又请假出来。
世上不少女人能够看淡男人的出轨,或许是无爱,或许是释怀,譬如陶芮。但却永远不会是黄一衍,她的性格不允许。
“抱紧了, 别掉下去。这树干承受不住我们的重量,只能摸几下了。”他双手在她衣服里游走,“好想搞你。”
这张实木桌板,上平下曲。做工精细,质量上乘。但,她在哪儿见过?
话是这么说,但运气正是好。
第一次和歌迷上床,他心底发虚,回忆了许多和黄一衍的甜蜜场景。可是面对诱惑,他很快学会了自我安慰——黄一衍深爱他,他犯一次错,她能原谅的。
“视频怎么办?”她也不想见刘永岩,但是白白放过视频,又不甘愿。
她重情重义,宁火给她时间, 哪怕心里膈应和-图-书,也强迫自己无视那一个刺青。
车子掉头,黄一衍回了宁火的那幢豪宅。一路没看手机,到了才看到微信。
@美人胚胚胚胚子:呵呵,旋律都一样,说没抄的是聋了。抄也没抄出我们啾啾的特色。
周红红得知,立即质问程意。
世人都说勤能补拙,可刘永岩深刻地认识到了天赋的可贵。他练三年,黄一衍只需一年。她对他由开始的仰慕,到习以为常,再之后,她对他的不足之处提了几句意见。
“嗯。”她相信宁火。这位不务正业的丈夫这阵子牛气得不行,快成为家庭支柱了。
刘永岩一路走来,招摇张扬。
他痴迷舞台上冷漠的黄一衍,又厌烦生活中的恋爱小女人。
香艳段子吸睛无数,传到了黄颖的耳里。她又状似无意,和周红红另一室友说这事。传来传去,变了味——程老板出轨了。
楼梯间那次,她能全身而退,是因为他喝了酒。他清醒时,男女体力有别,万一被他得逞,可就恶心了。交往期间的亲热,那时她心甘情愿。现在有了宁火,她半点都不想再被刘永岩碰了。
江飞白抄袭蔡辛秋,旧事重提。
这倒让宁火想起了从前的黄一衍,常挂一堆首饰,尤其是重金属锁链。她和刘永岩不同的是,她不在身上穿孔,包括耳洞。
还有一个刘永岩的微信验证,“我有完整版视频。”
有钱人还上网当痴汉?
宁火冷冷的,“你在提出条件二字的时候,就丧失了追求的权利。”江飞白被黑抄袭,已经两个半月了。如果刘永岩真心为了黄一衍,早就站出来了。她掏心掏肺爱过的男人,在她全网黑的时候,手握证据却不为她说一句话。“你要什么我知道,你可以提条件,我尽量满足。除了她。”
两人的相处,总是生活多于舞台。
之前有几个分析江飞白抄袭的帖子,不过网暴厉害,将证据给挡住了。
宁火hetushu•com:“老婆,别怕。有我在。”
每一段两厢情愿的感情开始都很美好,不过,和时间赛跑,看谁输谁赢罢了。
编曲到节奏,乐器到音色,抄袭石锤,铁证如山。
“我去和他谈。”
人总是在变。从前的刘永岩,因为游戏网友约炮而义愤填膺,跑了大半个城市只为买一张她喜欢的旧CD。
宁火“啧”了一声,他选角落的位置是为了低调,这下反而引人侧目。
@你挡住我发光了:我一个路人都看不过去了。《无词歌》和《与君道》有一段相似,但是旋律不就1234567吗?世上歌曲千千万,雷同几句至于整天骂来骂去嘛。(8920赞)
“你——”刘永岩握起了拳头。

红窝下场的原因,来自一个帖子。
她问宁火,“和刘永岩谈得如何?”
易昊军好笑地问,“奇怪,蔡辛秋为什么紧咬不放?”江飞白名气渐涨,以后也是圈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闹大了多尴尬。
董先生又到了精分时刻。
如今,黄一衍名气比他更高,但背负了抄袭的黑名。外人看来,反而像是他恩赐接纳了她。
可把海客吓到五官变形。
一坐下,刘永岩没有摘帽子,问:“你找我做什么?”
黄一衍关掉了。
刘永岩想要再找黄一衍。
她哑声回答:“你家的啊。”
她相信,他深爱过她。
网友删了贴,道了歉。
黄一衍:“……”
“话我说完了。”宁火起身,“你要不要接受我的条件,自己考虑。不过你再纠缠她,我可没她那么好说话。刘永岩,你黑历史多的是,好自为之。”
这时,粉丝崇拜的眼神蛊惑了他。他犯了一个许多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但他从没想过和歌迷共度终生。婚还是和黄一衍结的,也盼望偶尔出去打野食。
后有蔡辛秋的粉丝反驳。
从娱博到编乎,各路人马都在深扒《无词歌》和《与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