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三十三章

黄一衍那首在日日车录制的歌,虽然加上了歌词,但她仍然起名《无词歌》。
宁火再啵了一下她的唇,“半个月没联系,想我了没?”
鼻子比眼睛更快,闻得他的气息,她已经知道了这是谁。
熄了火,海客猛然发现,左边停的是章玟的那辆鲜红法拉利。他手一抖,“开门小心,别刮到她的车。我赔不起。”
名次只代表当下,何况这是首场而已。
进去了,她没有摘帽子,第一时间是借着月光关上了窗帘。
黑暗里,她的双唇又烫又热,仿佛到达了沸点。
黄一衍没什么反应。
一个音乐系学生从技术上分析江飞白和蔡辛秋的演奏水平。
“是啊,是啊。”海客连连点头。
“能将伤害量减到最小。”
“哦。”他开了灯,看着她说:“我和一个女的准备炒作CP。”
她没有回复。
一个人,具备与众不同的特质, 名声才能更长远。
“对。其实,你俩有前一部恋爱综艺当基础,联合炒作CP是一个好方法。更重要的是,人家是大公司。”最后这句话,海客说得既羡慕又无奈。大公司还有一种含义,一旦合作,主动权其实在章玟手上,因为她名气大,资源多。
见不到她吃醋的表情,他不大高兴,可也不希望她误会。“给你爆个料,章玟背后有男人。”
“请保镖吗?”蓝焰拉过尹小刀,隆重推荐,“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有她打不过的。”
宁火一手横在靠背,仰望向她,“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如果他们知道你和我有过关系,就算是离了,也一定黑惨我。横竖我都被黑,我怕什么。”
宁火的眼睛有暗流涌动。
黄一衍:“……”这http://m•hetushu•com个男人到底几套备用房?
黄一衍立刻醒了神,“晚上见。”
她抱住他。
小明星不告诉经纪人行程变动,经纪人亦然。
“你就是什么事都想自己扛,你是女金刚吗?”他拍拍旁边空荡荡的位置,“我一个男猩猩半夜醒了,最渴望的是女人温暖的怀抱。”
黄一衍缩回搭在他肩上的手,“想你做什么?”

她几乎脱口问他,看过她的演出吗?可又觉得,一场倒数第二的比赛,问出来怪怪的。她不在乎自己的名次,却又介意他的看法。矛盾之下,她沉默了。
黄一衍咳了咳,“说正事。”
多少家长这样教育孩子,“不好好念书,就被黄一二三吃掉!”
可人类的引力又如此有趣。能赶跑一群人,也能聚集一群人。
小肥仔连连摇头。这沉默寡言的女人,看着比外面那群学生可怕。
“哦。”宁火从另一边车门出去。
“有男人还和你炒作?”
宁火的辨识度高,黄一衍也不低。她从外表到气质,都走在特立独行的道路上。
他安静了一会,也低声回:“我们之间没必要说谢字。”
呼吸越重,越粗,之后就是一个深吻。
“章玟这人怪得很。她的经纪人挑了几个二线新星,她不喜欢,嫌他们没你帅。怪不怪,又说不喜欢帅的。女人,善变。”海客见到一个窄车位。他的车子不宽,正好适合,停了进去。
“嗯。”海客说:“看她给多少好处。毕竟是章玟看上你,不是你挑的她。”
冯经纪解释说:“这是章玟上一家经纪约的历史遗留问题。”
海客腹诽:好大牌啊,还能指定男主。他m•hetushu.com问:“什么MV?”
到了会议室。
海客驶入了左转车道,忽然发现,前车的车灯有些神似章玟的眼睛,怪哉哟。海客说:“章玟昨天找我了。”
蓝焰一口拒绝,“我喜欢今年为明年生计奔走的日子,横馆二十几口人,全由我一人管饭。日子充实。如果我哪天衣食无忧,那就无聊了。”说完,他转头问尹小刀,“刀侍卫,你说是不是?”
“哦,又是上回那事?”说起这个女人,宁火鼻子就发痒。他老婆抽奖的廉价香水,可比章玟的清新多了。
“什么正事啊?”宁火的额头轻磕她的额头。
没亲到,宁火的语气不痛快了。“那吉他挺好的,我觉得卖破烂能值钱,就收了。可又卖不出去,听到你当歌手,赶紧给你了,免得霸占面积。”一阵言不由衷的话,什么都没有回答。
离婚顶个屁用,这男人简直臭不要脸。可是……在这阵风波之中,她又确实想念他的怀抱。
键盘背后藏污纳垢,蔡辛秋玩的暴力手段,无非就是法不责众。因此,董先生没辙。
“我发现了,你总是将自己的智商摆到比我高端的位置,这与事实严重不符。”
不知为何,黄一衍觉得自己听出了什么。手指沿着他的轮廓摸了几下,低声说:“谢谢。”
学生抛开了抄袭的因素,细扒《无词歌》和《与君道》,得出结论:前者的节奏感,后者难以追赶。
江飞白的评论下,渐渐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藏的吉他?”她拒绝了他的再吻。
他搂住她的腰,“吉他用得顺手吧?”
“你的最高学历,高中。”宁火说:“我,大学,本科。”
“先谈谈各自和*图*书的条件,是否合作以后再说。”
宁火:“一个女明星要拉我拍摄《与君道》的MV。”
冯经纪说:“要拍一个超长版。”
这就叫知名度。
话虽这么说,蓝焰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问小肥仔,“你们工作室门口排着的人,不去赶一赶吗?”
但,既然法不责众,那就以众压众嘛。
凡人,烦人。
特立独行不可怕,麻烦的是从众派举起放大镜审视你,将你与大众违和的特质定罪。
“我知道,别人正在人肉你的丈夫,可我们都离了……”他停顿,换了个角度说明问题,“你真的觉得,离了婚就万事大吉?”
黄一衍才回过来一句,“别了,暴露了麻烦。”
换作粉丝的说法, 这才是出圈。
“赶不走啊。”小肥仔也苦恼,蔡辛秋的粉丝为什么这么闲,图个啥?
黄一衍说:“至少撇清了关系。”别人再泼脏水,他漠然否认就行。
“她拉我当挡箭牌。”
海客也爬到了副驾驶位,才敢出来。他继续刚才的话题,“我们再找她谈谈。你那单身协议已经作废了,想恋爱就恋爱。娱乐圈不是一个人奋斗就能成功的,团队非常重要。章玟才出道多久?现在都是小花了,没有背后推手,她运气再好,都走不了这么快。”
宁火放开了她,改为轻啄她的脸。
“我们什么交情啊?你说个好,什么甜头都不给。”他又阴阳怪气了。
数不清有多少明星死在了忘记拉上的窗帘缝。
因此, 网络暴力再凶猛,邬山镇的人也只敢在网上爆料,自家吐槽。谁都没胆子跑黄家门前吐口水。
同时,因为蓝焰归隐山野,网暴延伸不到他那儿。
宁火没有回答,他在沉思自己的事情。和_图_书
海客问:“不是早拍了MV吗?”
蓝焰和以前一样缺钱、爱钱。
这就是为何宁火突然认真的原因。他要在名气上碾压蔡辛秋。追星族大多是女性,这使得男艺人的优势远远大于女艺人。娱乐圈要捧一个流水线小鲜肉不难,得有资本团队。海客的确热情负责,但他心有余力不足。
“章玟。”
黄一衍建议:“你不如开一个直播间,非常赚钱。”
宁火:“永湖山庄有另一套备用的小户型。2幢1602,密码一样。”
她最近忙着练歌,也没想起上网说明自己离婚的事。
六个歌手,她排第五。
直到离开了章玟公司。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跟他有理说不清。
宁火想的自然是另一件事。他在微信上敲黄一衍。“我回国了。”
“是的。”
《烽火之唱》一周一集,刚结束,又得紧接下一轮了。以她现在的局势,肯定在练习。他又发了一个:“回永湖山庄,要事。”
两人进了电梯,宁火说:“章玟是一个不错的桥梁。”
“你那大学不读也罢。”读了纯属浪费钱。
“现在我们都是公众人物,一起非常危险。”黄一衍从道理讲起,“兴许,现在窗户外面就有狗仔在拍。”
一时跌落谷底又如何?才华可以被模仿,却永远不可复制。这是黄一衍敢于冲在风口浪尖的自信。
就算是总决赛, 无论选秀或比赛, 多得是冠军销声匿迹,季军大红大紫的现象。
宁火问:“大公司为什么找你合作?”
气氛似乎又古怪了,介乎冷与热之间。流动在这对男女间的空气分子都在你追我赶,一个分子冻了赶紧跑,新的才来两秒,又热乎了。
海客又腹诽,章玟不是小花了m•hetushu.com吗?还拍MV?
“嗯。”这是她娱博屏蔽词里的女明星。
冯经纪说:“《与君道》。”
“……”她转身在另一边坐下。
宁火回国,到了机场,坐上海客的车。出了高速,走的方向不是公司。
她正想着离婚二字,猛地,察觉到前方有危险来袭。几乎是本能,她侧身闪开。接着,听见一声轻笑,一双健壮的手臂迅速地抱住了她。
黄一衍按下房间密码。
江飞白有丈夫是公开的事,现在没有扒出是谁。但假若暴露了,绝对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好。”
“那么不凑巧,刚好是蔡辛秋的MV。”宁火在沙发坐下,弯起一抹笑,“给你当卧底?”
黄一衍胸口闷气纾解了。
车子到了章玟公司所在的办公楼,进了地下车库。烈日暴晒的火烫车身,这时稍稍降温。
由于抄袭的污名, 江飞白的这首歌, 在观众部分拿的分数不高,不过, 评委意外地给出了不错的分数。
“狼心狗肺的东西。”他低头再吻,一吻又吻。
宁火不和章玟打招呼,径自坐在旁边。

就好比,黄有二三,如招妖幡。其实,还有前一句:黄门一姐, 杀人盈野。
其实就是倒数第二。
宁火问,“又去哪儿?”
章玟的经纪人姓冯,她说:“我们章玟有一个MV女主的工作,她指定男主是宁火。唉,她比较任性。”
当然,她编排那段钢琴,也有小心机。
蓝焰长得帅,弹钢琴的侧脸杀吸睛无数,他没有娱博,追寻他而来的女生们,一起聚集在了江飞白的评论里,刷起一波热度。
成绩好的, 不一定人尽皆知,但是黄家三姐弟远近闻名, 哪怕没见过,也一定听说过。
她推开他,“开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