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为了避免金边花园的遭遇,也不想连累永湖山庄这套房,她在日日车工作室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这回她非常谨慎,所有的快递地址只填写日日车,联系电话也是工作室的固话号码。
海客称赞说:“很适合避世的修行者啊。”
她合上化妆镜,看着驾驶位的海客,“你们刚进娱乐圈?”
邬山镇的人知道她结了婚,却不记得是谁。知道是谁的,绝不透露半句。
有一个视频平台正在筹办男星选秀。选秀吧,要是什么才艺都没有,又说不过去。
章玟名气大,有大公司当靠山。海客不敢怠慢,亲切地跟她打招呼,又说顺路的话,可以一起走。
“对,我不喜欢我自己。”章玟抬眼看着路口,“这里放我下车。”她戴上墨镜和口罩,下车说:“宁火,你考虑考虑我的建议。”
这边,黄一衍刚刚拍完《烽火之唱》的海报。
这里是海客一个朋友的私人岛屿,没有通讯。别墅一角有网络,速度停留在2G时代。
她不回话,起身离开。
那个晚上,黄一衍收到了罗文河一个视频,他说:“是一个女孩子找到我,让我转给你。”他不提抄袭的事,这句之后没再说话。可这一个视频表达了他的态度。
这是客套话。
黄一衍立刻退出了APP。
宁火打开了车窗,不答。
想起自己现在的混乱,她庆幸和他离了。也庆幸他没有红到发紫的程度。更庆幸,《我一定爱上你》的柔光滤镜丑化了他的五官。
一下子戳中了海客的痛处,“他现阶段只是网红,成明星的话,配一辆了。”
一筹莫展之际,那些缺乏版权意识的大军,正是她打翻身仗的武器。
海客吹嘘道:http://www.hetushu.com“我大学实习的时候,半只脚已经踏进来了。”
此时, 张导有些懊恼,亲吻的剧本走早了。
谁知,章玟和助理说了一声,就上了海客的车。

对方说,宁火的脱水数据不错,长相也好,有意向的话可报名参赛。
踏上岛屿的那一刻,宁火说:“我后悔了。”
宁火横过去一眼,“不存在这个可能性。”
他请的教练很有意思,是从拳击手转成舞者的。
“也是。我们半路出家,混成怎么样还不知道,到时候再说。”海客看看时间,“你在哪儿下车啊?我要去营销公司,把给你刷数据的帐结了。”
海客安排的魔鬼特训,在泰国一座岛屿。至于为什么选择这里,海客当然有想法,他怕宁火练着练着突然跑了。
海客寻思着,宁火有什么才艺呢?如果睡觉算本事的话,那就好了。
宁火看着海客。
“可你有才艺吗?”海客抽出屁股下压着的资料,“选秀节目是大平台,竞争非常激烈。唱歌你估计不行,我更倾向于舞蹈。”
《我一定爱上你》综艺拍摄已经一个多月了。宁火和章玟因为双唇相撞, 成了第一对官配。
恋爱综艺无法出圈,名气只能到这里。宁火的感情线完成了。另外两位墙头草人设的男嘉宾, 更有看头。
总之,讽刺她是小太妹,居然妄想洗白当明星。
黄一衍清楚,《烽火之唱》开播以后,她的粉丝会越来越多。
“你身手很敏捷嘛。”
宁火的懒散是海客抑郁的心结。
“热度那么高,不只网红吧。”章玟看一眼宁火。
宁火沉默很久,“成。”
宁火和章玟这一和图书对水到渠成, 观众的期待值降低了。上一期,宁火给章玟送了一枚戒指,应了当初女店员的话, 有冲出一波热度, 但迅速平静。这才第五期,接下来,这一对男女除了情海生波, 别无他法。但是,再由钱卫娜捣乱的话,宁火和章玟反而人设崩了。
海客时不时在后视镜瞟一眼,他叹息,毫无CP感啊。
“不不不。”他连连摇头,“大美女,这车非常荣幸。”
宁火和章玟去电视台解约时,选了同一个日子,同一个时间。除了拍摄现场,两男女极少交流。就如海客所言,双方气质冷,但又磁场不合。宁火比较淡,章玟那叫冷得怪。
宁火应了声,“嗯。”他家老婆想当歌手,他要陪老婆,不认真也不行。
之后,就很少联络她了。
不知,是该为女观众如此具有原创精神而欣慰,还是为罗文河的不信任而无奈。
海客严肃地说:“我想好了,要给你进行一次魔鬼特训。”
这话海客可不乐意了,“为什么?万一宁火爱上你了呢?”
海客傻眼,“那你——”
海客皱了下眉,“换一个说法,万一你爱上宁火——”
有说她初中放荡不堪,和很多男生暧昧混乱。到了高中,又偷摸拐骗,勾搭一群混子,大学也没考上。
“不欢迎?”她红唇微动。
感谢那一位骨灰级脑残粉,她几年都衣食无忧了。
“我回去睡觉。”宁火下了车,说:“你这车得洗了,那女人的香水简直有毒。”
其实,网络有少数声音支持江飞白。但,那些不是相信她没有抄袭,而是不在乎抄袭,只要歌曲好听就行。
章玟红唇一勾,“没有假戏真做的困扰。”
她关了直播间,和_图_书将所有的打赏提现出来。
一人一张嘴,浑浊一缸水。
她知道,江飞白一露脸,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这是残酷的现实,也是她一早制定的计划。她要走的,是黑红路线。
于是,一下子冒出了许多所谓的同学。
海客对宁火的前程非常上心。从营销到代言,他找了多方渠道。这阵子,又有一个计划窜进他的脑海。
这天,海客接到了平台商务的联系电话。
黄一衍躲在宁火的娱博主页,浏览他的动态。自从退出了综艺,他不再更新了。
“不用。”宁火把另一边的车窗也打开。章玟的香水味久久不散,臭死了。
看着稀松平常,但,白色纸张一角有一个“黄”字。
宁火笑了下,“和你炒有什么好处?”
理所当然,日日车的官博肯定沦陷了,骂声上万。
那一刻,情绪复杂。之前挨骂时,黄一衍觉得,宁火不在真好,不会连累他。这个瞬间,她又想,要是有一只大狗给她抱抱,应该很暖。
“真的假的?”海客下巴差点掉了,接着,他跳下桌子,一手捂住宁火的嘴,“不要说话。你答应了,啊!”喜悦得仿佛宁火答应了他的求婚一样。
“不会。”
网上有人正在人肉搜索江飞白的丈夫。
章玟翘起了腿,红艳的高跟鞋尖轻轻撩着前方的座椅皮套。“和我炒,我可以给你带热度啊。”
抄袭的污点,既不会被封杀,又不像出轨那样招骂。她这时背上恶名又如何。
与此同时,海客也在思考, 这个综艺,宁火该不该继续拍摄。
那是一个点火烧纸的视频。
无需赔偿,爽快撤退。海客一拍大腿,这不是天赐良机嘛。
海客懵住了。
黄父从来不给孩http://m•hetushu.com子讲童话。要当一个好人,一定要比坏人更奸诈。
海客看着章玟的背影,嘀咕一句:“是个怪人啊。”
海客闻了闻,“有毒吗?清香扑鼻啊。”
海客一见到教练的履历,就觉得,这正是宁火需要的教练。
“你一个管我,我已经够烦了。”
小肥仔手抖,“都是因为你啊……”后半句他没出口的是,“都是因为你抄袭啊。”
正在海客苦恼之际, 章玟忽然退出了综艺。原因她接拍的新戏撞了档期。她和节目组商量,愿意支付赔偿,并且推荐新的女嘉宾。
“如果你想努力认真,就别放过任何机会。”海客语重心长,强调说:“任何。”
“……”双手开车的海客,这时空出一只手来摸鼻子,摸完了才说:“正在学。”
她又转向宁火,“宁火,你要不要和我炒作CP?”
“你看别人的团队,一排人,气势磅礴。”海客叹息,“我俩,一经纪人,一小明星,忒寒酸了。”
“我不喜欢长得好看的。”她狠狠截断了他的话。
海客立即招宁火到公司。他坐上桌子,一本正经的样子。“我问你,你上回说你要努力认真,是不是真的?”
安静走了很久,章玟问:“宁火没有保姆车和助理吗?”
宁火和章玟坐在后座。
“比不上你。”海客憨态可掬。
宁火到岛上的第一天,利用破网络,给黄一衍发了微信:“我出差泰国,没通讯,网络慢。半个月回去。”
而这一座孤岛,出海的桨在海客手里,他放心。
小肥仔一个技术工,哪见过这等阵仗,他想哭了,“他们诅咒我们,太缺德了。”
“不然你以为你那转评赞是真的?娱博日活量才多少呢,算算你数据的比和_图_书例,逻辑上讲得通吗?”顿了下,海客又笑:“你放心,我是在你真实数据的基础上更加优化。另外两个男嘉宾就不一样了,刷得数据直奔一线,也就骗骗外行人。”
第一组官配, 女的走了,男的待着岂不闹心。张导正愁这一对男女浪费镜头,欠缺激情,于是找海客商量,宁火要不要也……
宁火在沙发椅坐着,仰靠椅背,“打架能和跳舞一样?”
黄一衍正在拆快递,回了句:“键盘上打几句诅咒要能成真,中国人口早减半了。”

宁火眉一挑,“合着整天喊老公的人,都是你买的水军?”
“可你们的行事作风都是半吊子啊。”章玟毫不客气。
章玟拿出镜子补妆,她最注重的是唇妆。拍吻戏时,也在唇贴绘上一层口红。
虽然屏蔽了“章玟”二字,可黄一衍仍然在热评里见到了他和章玟亲吻的画面。
车子再走了一条路。海客又问宁火:“我要不要给你配个助理,打理日常?”
宁火:“……”
“差不多吧,都是肢体动作。”海客说:“这节目主要还是靠脸,才艺沾点边。”
红窝依旧被狂刷负评。官博很安静,没有和黄一衍撇清关系。
黄一衍想起了。这是运动品牌启动仪式上,她给一个女观众签的名。
之前热度最高时期,有广告代言找上了海客。不过时间和综艺冲突了。这综艺给宁火打响了名气, 海客不好过河拆桥,最后推掉了广告。现在他倒后悔了。
轰轰烈烈闹了几天,没有结果。
江飞白的脸曝光了。
宁火认为,这就跟衣服穿在棉被上一样可笑。
到了《烽火之唱》海报官宣的那一天,过了几个小时,江飞白抄袭蔡辛秋的话题重新上了热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