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个经纪人,当得可比明星还忙。
“嗯。”黄一衍看完就走。
“说我热烈是你,说我冷漠也是你。其实我一直都是我,热烈也好,冷漠也罢。你对我如何,我如何回你。山石的演出,我还会顾着。你叫我就行。”黄一衍拎起东西。
@欺负你是看得起你:宁火已经在我床上。(2872赞)
次卧八平方左右,一张单人床、一张小书桌、一个旧衣柜。
配字:“Wooooo!”
姜迎夏这两天刚钓上了一个富二代,对宁火少了兴致,和他保持着距离。
被移花接木的不止她,宁火对章玟的浅笑,也被剪到了钱卫娜的场景里。
海客贼有趣,在他的眼里,宁火无时无刻都在勾引姜迎夏。宁火一个不经意的注视,海客都能从中读出风花雪月。
章玟扭腰走上台阶, 脚忽然崴了一下。
宁火去了洗澡。
“嗯。”他出去了。
之后,章玟回眸一笑。
明望舒笑,“好羡慕你们这些有才艺的人。我只懂读书。”
黄一衍拿了碗筷进去,“我来吧。”
她又捏他的手臂。
她问过明望舒,是否打扰。
“衍衍。”刘永岩拉住了她,低下声:“你别闹,我……最近比较烦。”
@是敌是友别是狗:钱卫娜带婊进组,宁火这是带颜进组?(3150赞)
“我出去住,就是我不想分手。”她平淡回答:“不过,我们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明望舒笑道:“没事,你回来的时间我早梦周公了。”
她没有问江飞白和白飞江的过去。少年往事,忘了就忘了。
他问了张导。
海客给iPad充足了电,等候节目的开播。
黄一衍低头吃着碗里的鲜鱼,“嗯。”
明望舒又问:“你男和图书朋友是山石乐队的吧?”
明望舒大三,名校,金融专业。不住宿舍是因为她的室友觊觎宁火。
愉快的火锅完毕。

拍摄时,海客接到了一个电话,原来预约的网拍,男模摔了一跤, 嗑到下巴了。
宁火轻轻扶了扶她的腰。
《我一定爱上你》的第一热度是钱卫娜,大多属于吐槽。
就跟她一样。
“是。”海客紧张又无聊。
宁火表情很淡,“看房子的?”
明望舒:“我有个大一学妹可迷山石乐队了,说超级帅。”
素人本意是自己舔屏,谁知被一个娱乐大V转发了。许多颜控纷纷中招。

海客叹了口气:“这小丫头就是没后门啊。”
和刘永岩冷战的日子,黄一衍烦躁得失眠。住在合租房的第一个晚上,她终于一觉到天亮。
以前,宁火喜欢自己住一间。但是今天,为了守住宁火的身子,海客不给他单人住宿的权利。
而网络上的那声老公,宁火没有当真。
节目播出那天,一个素人发了宁火各角度的截图:章玟滚开!我要和他谈恋爱!
宁火延续了中学时代的学渣属性,在一所三流大学。
自从海客开始做艺人经纪, 广告策划的工作就移交给同事了。但是有几个核心成员,还握在海客手上。譬如, 和磕伤男合作的姜迎夏。
身为男嘉宾的宁火却事不关己,懒洋洋靠在床头,“离开播还有半个小时,你是不是蹲得早了点。”
她至今也没明白明望舒的那一眼代表什么。
“我也烦。”她甩开了他的手,“我们各自想一想,烦完这阵子,还能如何走下去。”
江飞白的娱博一直没更新。

和_图_书三人早早吃了晚饭。
她关门离开。
“女生,我女朋友。”宁火打开门,退一步,“这里是两房,我女朋友住主卧,次卧出租。厨卫共用。”
鬼使神差的一个瞬间。黄一衍转身把洗好的碗放上柜子,不小心看到了那双情侣的亲密动作。
海客猜得没错。
晚上,黄一衍上去看房子。
黄一衍看着他们进了房间。
“嗯。”宁火在旁坐下。
黄一衍:“我成绩差,只能走其他路子了。”
宁火平时很少在这儿住,他周末会过来。
黄一衍发完那一句话, 就关上了弹幕。隔绝了陆续弹出的刷屏告白。
宁火出来时,节目正好开始。
眼看着他的评论蹭蹭蹭上涨。
刘永岩愤怒低吼,“你这是搞什么?闹分手吗?”
黄一衍去了一家纹身店。她的HL纹身早该洗了。
“他今晚有演出。”其实没有。黄一衍懒得叫他而已。她和刘永岩的关系时好时坏。说分手吧,两人都不舍得。可是又不知如何打破僵局。
海客说:“现在的小女生多热情啊……”
黄一衍刚好符合。
宁火的那张海报,修得比真人丑了许多。海客看到的第一眼就怪叫:“这些美工是几个意思?嫉妒你长得帅吗?”
海客看完节目,结论如下:“钱卫娜这小丫头,要当靶子了。”
江飞白的直播间开了一天,又关了。
有人吐槽:男女嘉宾长得好丑,没有特色。
宁火搂住她的腰,低头亲她的脸颊。
海客皱眉,差点要问是不是假体掉了。他说:“知道了,我找人顶上。”
这天星期二,正是《我一定爱上你》的首播日。
她的现场表现其实不错,基本按大纲走。不过,播出的镜头里,她的微表和-图-书情被放大了。而且,剪辑师把她对A事件的反应,掐头去尾,放到了B事件。
“哦,我不住这。”宁火倚着门框,“如果你租了,时间和我女朋友商量。”
明望舒说他兼职打了几份工,三更半夜才回。为了不影响她休息,他住在市郊。
黄一衍当然见到了宁火的图片。
那天,黄一衍睡觉时,宁火把自己从她的黑名单放了出来。不过,他这会儿在微信调戏她,发现自己又被她拉黑了。
开始刷娱博,主要看的还是综艺的官博。
黄一衍进去了。
黄一衍摸清了这对情侣的规律之后,尽量不当电灯泡。她白天待在琴室,晚上九点多才回出租屋。
一下子,手机也失去了乐趣。
“你走啊!”他大声说:“走了可别后悔!”
时值寒冬,两个女生熟了之后,常在出租房打火锅。
宁火的颜值,是在星期三晚上爆的。
她在娱博注册了一个追星小号。
宁火拦住,“你感冒了,别碰凉水。”他端着锅进厨房。
她又去了阳台。“我是吉他手,平时在琴室练习,偶尔要在晚上试试音。我会选择不扰民的时刻。”
海客笑道:“真的假的,你才出现没几秒,就有人叫你老公了。你早就有迷妹的?”
@咬一口盐:五行缺火算什么啊?我五行属火。(2743赞)
综艺拍摄结束, 海客本想让宁火和姜迎夏二人去邻市。不过转念一想,宁火和姜迎夏孤男寡女的,搞出什么事的话很麻烦。
@拼命三娘子:天惹,长得没章玟美,气质又土,村妹不照照镜子?(1760赞)
@算命说我五行缺火:妈啊!我我我五行缺火!请问算命的算准了,要回去还愿吗?要重酬吗?在线等!(34和_图_书68赞)
明望舒转过去,捏起宁火的脸,“你呀你,成绩差,又没才艺。”
海客说:“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上电视啊。”
@Bmoooo:她究竟喜欢律师,还是咖啡师?对这个献殷勤,又跑宁火面前扭屁股。走后门进组的吧。(1402赞)
“不知道。”宁火忽然想,不知道自家老婆现在在做什么?她无比吝啬那声称呼,哄半天都不肯说。有求于他了,叫得也别扭,一点也不可爱。
宁火抓下她的手,“别捏了,就剩这张脸了。”
他笑了下,将她拦腰抱起。
有一个周末,宁火过来了。
“你是副吉他手?”宁火忽然问。
江飞白第一眼就知道他是白飞江。即使他从少年到青年,即使他从灰发到黑发。
官博之前的造势,反响一般。
三年前,她还在山石乐队,和刘永岩的关系就在走下坡路。只是她一直不愿承认。
就那么巧,见到了明望舒的发布。她要求的条件是,女性,有男朋友。
三人到了酒店。
黄一衍:“嗯。”
宁火拍摄时间在星期五和星期六。
遇上山石乐队演出的日子,她回去也是三更半夜。
她又看了两间房,最终定下明望舒这里。
明望舒看了他一眼。
于是,海客跟老妈子似的,和他俩一块去了。
明望舒上选修课,只有宁火在。
但,海客光顾着盯梢宁火,倒不清楚姜迎夏约过多少炮。
宁火也懒得说。
综艺的那张单身协议,像山一样压在海客背上。宁火的情史,成了海客心上的炸弹。
@神仙的侄女:哇哦!这女嘉宾换在现实里,就是婊气冲天的小三啊。(2019赞)
黄一衍自相矛盾, 关注了宁火, 又屏蔽了“我一定爱上你”、“http://www•hetushu•com爱上你”、“章玟”等字眼。这么萌动复杂的心情,她好久好久没有经历过了。
与此同时,明望舒向她望过来。
刘永岩又吼起来了,“黄一衍!”
她张开双手,“要抱抱。”
黄一衍回去收拾东西。
张导却说:“宁火和章玟很般配啊。”
宁火的娱博是新注册的,ID叫:宁火_NH。
她转身不理。
海客说:“虽然这是真人秀的常规操作,但这小丫头直来直去,不知道扛不扛得住啊。”
@无处安放的嘴臭:节目组打出的是率真两个字?白莲是白莲,别拿率真做挡箭牌。(2007赞)
宁火和姜迎夏默契十足, 一颦一笑爱意绵绵。而宁火和章玟站一起,海客感觉,哪里怪怪的。
明望舒感冒了,声音比较沙。“黄一衍,你要不也叫你的男朋友一起?没见他来过。”
有人吐槽:男女嘉宾这么漂亮,都不是素人。
宁火收回了手。
海客说:“你赶紧,这是你的节目,能不能上点心?”
明望舒站起,想要收拾。
不知,是不是品一回苦辣酸甜, 就叫勇往直前。
那些小姑娘“老公”、“老公”地叫。
“是。”黄一衍抬头看他,“是女生求租?还是——”
修长手指搭在纤细腰身的镜头定格了三秒。
各说各的。
想起就做,她立刻上网查找租房信息。
不到五分钟, 黄一衍退出了客户端,并且卸载了APP。眼不见为净。
海客说的“顶上”,叫的是宁火。
宁火没理会这些,他也在看手机,不过看的是其他。
明望舒躺在沙发上,说:“要亲亲。”
两人矛盾加重,冷战了一个星期之后,她想搬出去住。
“你整天冰山脸,还不够冷吗?”刘永岩气得唾沫星子漫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