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黄一衍起了聊天的兴致,盘腿坐在床上,“我和隔壁的胖虎打架,他七岁了,打不过五岁的我。”
母亲脸上流露出一抹动人的温柔,“你们爸爸当年是镇上有名的美男子。”
黄一衍洗澡时,装了满满一大桶水抵住门口。
“那怎么办?”
黄父倒是了解女儿,在性别那一栏备注:可男可女。
她点头,“好。”
下了公车,宁火问:“几点了?”
他的答案,有一定的道理。
见宁火已经躺下了,她咳了咳。
他知道她瘦,但是,那腰是不是细得过分了,仿佛一手就能掐断。
黄一衍像睡了长长的一场觉,又好像只打了个盹。
她转头。距离远,她没有听清他的话。只是觉得初见他时, 他沉如深山。如今灯火通明,他就成了波光粼粼的光海。
她没告诉他,她至今珍藏着那张照片。
“老婆。”他低唤,嘴上的节奏和身下的频率一呼一应。
原来并肩而行的二人, 距离越拉越远。
这倒是黄一衍失策了。她裹了裹背包, “我什么都没有。”停顿一下,她说:“只能睡天桥了。”
她知道他厉害,或者比她更强。但是邬山镇小霸王遇强则强,此时跃跃欲试,想比比究竟谁更厉害。
宁火点头,“你明天回去吧。”
角度有三百六十度,个人看问题,一般只选取对自己有利的度数。
黄一衍要回去了。她和宁火说,“白飞江,我离家出走的事被我爸发现了。”
“…… ”有完没完?她不回应了。
“睡了。”他闭上眼。
少年的上身没有成年男性的线条,不过运动有度,倒也养眼。
黄一衍在床上欣赏她和他的照片。在旅游景点花二十元拍的,仅此一张。
www•hetushu.com“老婆。”
宁火又问了一遍,稍稍大声,“你订了哪里的酒店?”
她紧紧搂住了他。
“嗯。 ”
他看着电视上奔跑的球员,“你像以前的我。”
黄一衍听完的第一个想法是,她要去音像店老板那儿砸场子。
反正就一夜。小时候,黄父罚她背孔子孟子庄子, 总之就是一堆子。她背不了,赶紧跑出了家门。
这一桶水,最终都是被她倒掉。
她放下了背包。如果回去和父亲说,自己和一个陌生男孩住了一夜。他又要气几升血了。她这回当个好女儿,不告诉他了。
黄一衍这时在想,如果和宁火打一场,她的胜率有多少?
关于这件事,三姐弟是不信的。
黄一衍在浴室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完全是男生。难怪镇外豆腐佬的女儿喜欢上她。她这模样蛮帅的。
她抬头仰望的角度像是头向后掉下去了。
宁火再问:“你带了户口本吗?”
善良的白飞江答应,和江飞白这个土包子在市里玩几天。
邬山镇的邻居时常看到,黄父挥舞扫帚,满街找女儿。大家见怪不怪了。
没人回应。
“醒了?”身后的宁火握住她的下巴。
静了很久,宁火才又开口:“我有朋友在这儿住,你要不嫌弃,我送你去他那住一晚。”
“随你。沙发、地板,你想睡就睡。”宁火在空调口吹了一阵风,觉得不过瘾,他直接脱下了T恤。
在那之后,她再没见过白飞江。
然而不管子女信不信,反正黄父自己坚持他和小儿子一样帅。哪怕小儿子再混,也没被赶去少林寺。
她不知道他怀疑了没有。假如他有所怀疑,那么,她睡床或者沙发、地板,结和_图_书果都是一样的。他真有企图的话,她不可避免要和他打一架。
宁火回头。
人对于神似自己的人,格外开恩。因此,黄一衍相信了宁火的解释。
她见到这张床,起了疑心,回头看宁火的表情变得清凉。
他忽然警铃大作,连忙关上了门。
比如黄家小儿子,外号混世魔王。但是黄父念叨,小儿子继承了他的美貌。
“好。”
宁火看一眼她的手表,“我赶不上老板的车了。”
黄一衍以为,白飞江当她是兄弟,不屑偷窥她洗澡。
朋友的住处没有小区,就是街道口一楼梯直上。
不知情的,还以为寸头少年才是混混头子。
“嗯?”
这下轮到宁火非常淡定了。“床上躺两个大人都够,睡我俩没问题。”
如果她不叫,他没心思看她,但因为她反应大,他反而望了她一眼。
宁火关上电视,转身装睡。
黄一衍拿走了那张照片。这是她离家出走唯一的见证。
“好。”难怪父亲常说,有失必有得。她遭到了小偷,同时遇上了贵人。回家记得给父亲称赞几句,否则他又要说:“上天嫌我命长,给我送了三个野孩子。”
“嗯。”宁火懒洋洋地瞥了一眼过来。
宁火到底做了多久?禁欲两个字,是不是没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
宁火洗完澡,白灰的湿发像是盖住了眼睛,他走过来说,“到你了。”
谁看都会觉得,这是两个男生。回家得给弟弟瞧瞧,姐也继承了父亲的美貌。
如果告诉十三岁的黄一衍,她会因为一场情伤而沉如死水。那个嚣张的野孩子一定嗤之以鼻。
“我也去朋友那住一晚,明天好上路。”他起了困意,神态有些懒散。
“白飞江,我们和-图-书才认识,你为什么这么照顾我?”斟酌之下,她觉得要问个清楚。一旦不妥就立刻走人,睡天桥去。
第二天,说不上是谁先走的,彼此没有留下真实姓名、家庭住址。就像白飞江说的,露水情缘罢了。
“脏了就洗床单。我以前过来,也和他一起睡。”
一个餐厅请来了一支三流乐团,在大厅的舞台胡乱奏了几首。骗了不少门票钱。而且多是各乡镇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
在那之后,黄父就不太捉她了。不知是了解了女儿的野性,还是担心她再睡桥底。
有一回,黄一衍躺桥下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样活蹦乱跳的。
哪怕在电视上见过高楼大厦, 黄一衍也免不了东张西望。
黄一衍喘息连连,“我在。”
白飞江可不就是人间星月?
不过,那是几天后的事了。
她伸出手。
“哦。”

分别的前一天,宁火在洗澡。
床是够大,但只有一张。黄一衍冷着脸问:“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我一起睡?”
她沉寂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失神。
“还有三色帮老大,蹲在我面前喊我老大。”
“是吗?你也剃头?”黄一衍摸摸自己的脑袋。她这发型,即洗即干。
“……”宁火真是懒得说了。他明白了,以前的自己挺招人厌的。
“哇!”黄一衍赶紧转身,双手捂住了脸。很快,她意识到不对,改为捂住下身。至于胸,她发育得迟,还是平得和男生一样,遮不遮都没差。
“走了。”宁火和黄一衍上了公交车。
在家时, 再高的楼房塞在黄父的旧电视里,只是个小方格。眼前所见, 楼高如同摘星的阶梯。
他脸上有汗,浸湿了额角,慵懒又性感。他低下头,给和_图_书了她一个贪婪野蛮的亲吻。
宁火笑了,深深吻她。
而宁火认为,既然都是兄弟了,看之前就无需打招呼了。毕竟,他和其他朋友去过澡堂,坦然自若。
“你订了哪里的酒店?”
照片上的少年眼睛,如星月耀亮,也如人间怒放。
他叼着她的唇,呢喃细语,“老婆。”
关于夜宿街头这件事,黄一衍非常淡定,至少看着比宁火淡定多了。
男生之间的情谊就是如此默契。
三姐弟摇头,依旧不信。
宁火似乎没有留意,他打开了空调,“今晚我们将就一下了,床够大。”
有一道纤细的背影,在蒸汽中比雪更白,腰部往下,又换成了麦色。跟巧克力双色冰淇淋似的。
她如同一艘小船,摆渡的男人横跨了回忆和现在。时空仿佛静止,只剩一个磨人的东西不断撞击她的神经。
她睁开了眼睛。
坐了七八个站,到了朋友的住处。
她继续走到他面前, “还没定。”她听黄父说,市里非常热闹,酒店到处都有。
她进去浴室,想锁门时,发现锁头坏了。
他发现自己漏了毛巾在浴室。他敲了两声门,没等她应就打开了门。
“我去洗澡。”宁火随手把T恤一扔,走去浴室。
黄一衍盯了几秒才移开眼睛。她常扮男生,和他的身段却差得远了。
宁火睡得安稳,不理会她。
她反问:“要户口本做什么?”
那一场让黄一衍离家出走的音乐会,其实不是正规的音乐会。
宁火擦干了头发,半躺在床上,心不在焉看着电视。播的是他感兴趣的球赛,眼睛是盯紧了,思维却停留在前一刻。
因此,睡床反而能消除他的怀疑。
宁火一听就明白了, 她真的没有出过门。他双手插兜,“你http://www.hetushu.com没有身份证, 订不了酒店的。市里有几家旅馆,未成年人可以凭户口本预定。”
朋友的房子是一房,无厅。简单地说,只有一张床。
她套了宽大的T恤和长裤出来。
他和她击掌。
他克制思路,不敢多想。
她只得转过去看他。
宁火在成长道路上似乎经历了更多的裂变。唯一不变的,是她第一眼看见他时就感知到的危险。
此时,宁火已经带着她穿过了拥挤的杂货市场,到了主干道。
他停下脚步。这土包子是第一次出门吗?
“好像不在。”宁火又下楼,在楼梯窗一个花盆底拿到了钥匙。又去小超市买了新内裤。
宁火再也没有乱闯浴室。
二女儿也混,黄父却整日威胁要把她送上山。
这是她熟悉的呼吸,没有十三岁时的烟草味。
那时的黄一衍天不怕,地不怕。他敢邀约,她就敢接。
难怪黄父常说:“人间如星月。”
宁火解释说:“我拿条毛巾。”
正在这时,黄一衍在本地电视台见到了黄父的寻人启事。
“我还是不想。”
“要九点了。”黄一衍手腕戴的是黄父的男装表。表链太宽,她又拿了大姐的头绳给缠紧了。
“老婆。”

宁火:“……”
这确实是黄一衍第一次到市里, 乡镇哪有这般霓虹夜景。她向前走了几步,听到宁火问。
她探头过去,“睡了吗?”
她说:“我不习惯睡别人的床,再说了,睡脏了,你朋友不高兴。”
大姐问过母亲。
黄一衍虽然皮,可没有和男生同床过。除了她的弟弟。
黄一衍自己跳上床,“我累了一天,还是床上舒服。”
宁火所说的朋友一直没有回来。白飞江和江飞白两个兄弟,同床了三天。
宁火敲了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