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二十章

宁火进去浴室。
穿起宽T恤,牛仔裤,俨然一个小子。
话才说完,另一道声音插了进来。“脏虎,听说是你顺走了我们班长的钱包?”
她背起背包,自个儿走了。
“我想知道。”他低下脸,“你要如何不放过我?”
她抬起头,威胁说:“你敢乱来,我可不会放过你。”
宁火连连发力,“我干你的时候,你在想别的?”
她忽然腿间泛酸,既是不详预感,也是难言回忆。
黄一衍有些失神。
“……”她的思绪被撞散了,最后清醒的念头是,女大十八变,宁火当然认不出她。或许他都不知道,江飞白其实是个女孩子。
她除了目露凶光,根本动弹不得。
黄一衍冷眼旁观,在混战中抢回了自己的票。她回头道了声谢谢。
他吻得火热。

小巷里有五六个人,一个手臂满是纹身的男人正在狠狠抽打花衬衫的头,“坑,坑,坑,你几天没交钱了?”
“呵,票?”纹身男咧牙,“正好,给钱换。”
“你的名字。”
他看穿了她的想法,含住她的耳垂,“我们是夫妻。”
“形式上签的东西。”他沉进去。“人多,我不一定能红。不红也没事,我有其他办法给你打小偷。”
“你没有。你把我用完就甩了。”宁火叹气,“万万没想到,我宁屈屈的名字刻上去就洗不掉了。”
终究是吻得不过瘾,他松开吊带袜,覆上她的唇。
她庆幸这袜子洗得够干净。
黄一衍捡起钱包,数了数钱。钱没有少,但是音乐会的票没了。她一咬牙,跑进了花衬衫窜进的那条小巷。
他也不勉强,自顾自说话,“保安是个老实人,只说几句就被套话了,你一个人和图书住我不放心。还有,性感黑丝别晾那么明显的位置,今天换成别的男人,你多危险。”宁火说的301是随口一说。他见到的是有小短裙的阳台,不过既然编了3楼,就直接套3楼的房号。反正对上两层就是503。
他蹲下身子,握起她的手。“老婆,你离家出走以后,我仔细反省了自己。”
少年手一挥。
巷外站着一群人,有男有女,看着和她差不多年纪,正是叛逆期。
就这么两个答非所问的字,黄一衍明白,和他说话是浪费口舌。她淡声问:“你有事吗?”没事就滚吧。
黄一衍在迷乱之中握住他的手,“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好。”
她双脚跳了跳,连人带椅发出“咚咚”的声音。
宁火没有在意,出去开了门。
在她来不及作出反应之际,他掏出了棉柔绳,推她到椅子上,捆了个结实。
她咬着唇,口中带喘。“你轻点……”
花衬衫痛叫:“大哥,那个人太猛了,追了我三条街。眼看要被追上了,我弃财保命啊。不过,我拿到了这个。”花衬衫献上一个利是袋。
“我不需要。”哪怕在如此情动时刻,她仍然坚持。“我要靠自己。”
另一边埋伏的少年们站了出来。
“所以我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宁火掐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他,“我就使劲地对你坏,你说我是不是很聪明?”
夫妻二人诡异之时,门铃骤响。
空桶“咚咚”地滚到了门边。
“不好意思。”宁火正想过去拿。
既然挣扎不能,她索性放弃。她直觉他不会真的伤害她。
她不知他是如何行动的,他迅速地钳制住了她,手里的吊带袜熟练地蒙上她的嘴和-图-书巴。
她无处可逃,踢向他的腿,最终也这被他固定住。她垂死挣扎,“你的单身协议呢?”
他低笑,“要我轻点,就给我说几句好听的。”
他果然不是因为江飞白这个名字找来的。
送水小哥说:“没事。”他拿起空桶。
黄一衍装作没听见, 只问:“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哦。”少年寡言。
花衬衫吃惊,“不是钱?”
听话的女孩,她不叫黄一衍。叫了黄一衍,她一定不听话。
黄一衍下车买水,被一个穿花衬衫的小偷扒了钱包。她及时发现,追了过去,而且紧追不放。
黄一衍的话说完,宁火又静默了,玩弄吊带袜的动作充满了危险的暗示。
“在问别人话之前,先亮出自己的名号。”他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刚才拧断了半根,这会又续上了。烟雾缭绕,俊脸迷蒙。
他认真地回答:“捉我离家出走的老婆回去。”
“你最有可能弄死我的地方,是在床上,可要把握机会了。”他像山一样压下来。
这倒是进贼窝了。
黄父第一眼见到女儿的发型,险些晕倒。
黄一衍:“……”骗鬼?他哪里像自我反省的样子?
宁火忽然咽了口气, 率先打破了沉默,“老婆的吊带袜,配的是丁字裤吗?”
浸着热气的阵风吹过, 晾在阳台的黑纱小短裙随风摆动。
“哦。”少年上前一步。
“你这边的。”黄一衍声线低,少年时期倒真听不出雌雄。
宁火挑了挑眉,把她推进了浴室,再关上了门。
花衬衫气喘吁吁,把钱包向后一抛,窜进了一条小巷。
黄父不同意,“去市里太远了。要从邬山镇搭车,到了县城,再从县城搭车。你别去,www.hetushu.com危险。”
“在热搜上看到了你的直播截图。”他使劲掐她的大腿,“我可不至于连自己老婆的腿都认不出来。”
黄一衍听清楚了,那正是她的音乐会门票。
他扯下了吊带袜,缓缓绕圈缠在左掌。“本能。”野蛮本能,雄性本能。他此时已在幻想,手上拉扯的是她的肌肤, 掌心渐渐发烫。
她仰起的头低了下去, 再抬起时,略有无奈, “我们要离婚了,现在属于分居状态。”
黄父气血上涌,但他不舍得再吐了。只叹教子无方。
他问:“你叫什么?”
“是,我是她老公。”宁火微笑,打开了门。
宁火的笑脸彻底消失,“你找死。”
他看去一眼,“我没见你穿过裙子。”
街口音像店老板是个摇滚爱好者,黄一衍常去店门口偷听。
纹身男几个人赶紧跑向另一个巷口。
虽然对方不是为她而来,但是鹬蚌相争,她可以当一个渔翁。她转头看向身后。
她迈步向前,“那是我的票。”
他眼睛的色泽宛如沉灰珍珠。这不正是她在床上见过的眼神?
“白飞江。”
黄一衍正要去拉门。
黄一衍:“……”怕是疯了吧。
天使就这么走了,戏份少得可怜。
她闪开了。
他在直播间截了许多图,仍无法将她冷酷的上半身和性感的下半身拼凑一起。就像木偶拆卸了,安装时却拿错了另外的腿。于是,他迫不及待想要追击现场。
到了半路,司机停车休息。
为首的少年叼着一根烟,烟雾里一双眼睛藏着黑潭。他看她一眼。“你是哪边的?”
一天,老板拿到了一张市里音乐会的门票。他走不开,半哄半骗卖给了黄一衍。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和-图-书想起了,他是当年黄溪镇的小霸王。他的骨骼长开,多了男性硬朗的棱角。
她看着他,莫名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哦。”送水小哥扛着水进来,“给你换上啊。”
他勾着吊带袜,轻捻一下, 慢捏两下,薄如蝉翼的黑丝缠绕在指间。他深沉地回应她的注视。
“哦。”宁火点了点头。继续聊的话, 还可以讲关于丈夫权利的话题,但他没耐性。跟她打嘴炮,也得看他心情好不好。
“我总结了我们这一场失败的婚姻。概括起来,全是我的错。”他说得挺像那么回事,“我错在对你太好了,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你不乐意见我,我给你滚的远远的。你巴不得我出去乱搞,我勾搭了一群女人,可你满意了吗?”
“江飞白。”
送水小哥愣了下,退后一步看门牌号,问:“503?黄小姐?”
她放下了翘起的腿,平静地说:“没事就走吧,我想休息了。”
他一手插进她的发间。鼻尖蹭着她的耳垂,“漂亮的女孩子,单身一人,太容易让人有机可趁了。”
纹身男见到巷口有人,厉声质问,“你谁?”
送水小哥放下空瓶,扛起新桶,倒放上去。他觉得听到了什么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这位男主人不小心踢到了空桶。
她目光清凉。
黄一衍的合租对象一开始是明望舒。宁火是过了好久后,跟着女朋友住进来的。少年宁火狠戾如重山。而明望舒身边的男人,真的像一弯柔和明月。
宁火怒气一起,动作狠了,“你就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
“哦。”
黄一衍说:“跟你前女友合租之前,我穿得多。”那时和刘永岩感情好,她以裙装为主。架吵多了,就不穿hetushu.com了。
这段经历,黄父形容起来,长叹几声,“我吐了有三升血,让大女儿赶紧送我去医院。”顿了下,他才继续,“大女儿却说,镇外豆腐佬的女儿,看上我家英俊的二女儿了。我又气了三升血,最后,老伴送我上了医院。”
宁火轻声细语:“你说话惹人厌,只好暂时让你闭嘴了。”
夫妻俩像是即将过招的剑客,各自克制隐忍, 假装风平浪静。
纹身男抢过利是袋,“对方是小孩啊?还有压岁钱。”他打开,只见一张不是钱币的纸。“妈的!这是什么鬼?冥币?”
初中有一段时间,黄一衍剃了寸头,彪悍潇洒。那时的她瘦而扁平,五官的女性线条隐藏在孤傲的酷劲里。
对她而言,送水小哥宛若天使降临。
她几乎迷了心智。趁他解开棉柔绳的时候,她想逃,又被他抱起,出了浴室,直接甩上床。
局势一边倒。
黄一衍:“……”好像他现在这神叨叨的样子就很安全似的。
那时的黄家小儿子十来岁,也是寸头,“二姐和我站一起,都能当我哥。”
她移开目光,懒得看他了。
黄一衍:“……”
她想咬他,被他一掐,被迫张开了嘴。
既然不愿说,那也算了。黄一衍转身走。
两人像是赛跑一样。
他又说:“老祖宗的话讲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这样完美的好男人,你当然不稀罕了。”
他高大的身子挡住了她的去路。
黄一衍抬起头。
她拼着一丝理智在脑海里计算日期,“冷静期还剩十七天。”
“老婆。”宁火笑了,“我就喜欢你心虚又故作镇定的样子,让我想大快朵颐饱餐一顿。”缓了下,“非、常、想。”
黄一衍坐回椅子, 翘起了腿, 抱手打量宁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