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十四章

姜迎夏打了一个冷颤,她瞪着眼前的男人,睫毛上的水珠竟有惊心动魄的美丽,“你有病?”
眼前聚集了一群浑浊不清的围观者。
似有金钩划过,无声无息,却又留下余痕。
海客还在倒时差,面容疲乏,眼睛略显浮肿。他斜睨靠在窗边的宁火,“考虑得怎么样?”
衣衫薄,她丰满上围若隐若现,内衣边缘透了出来。
宁火格挡她的手,“好吧,什么时候?”
易昊军又说:“太忙了,偶尔独处也是一种享受。”
海客把合同递过去,“这份合同我和对方还在校对细节,红色圈的待定,其他事项你看看有没有疑问。”
星期五,他们到了公司,坐在接待室。
这几天,移动冰山没有联系他。看来是用不上他了。
到家他才拿出来。
她嘟哝说:“牵多一秒都不肯。”
海客拿反了纸,大大的标题露在外面。
他神情不动,跟着海客走出了办公室。
伴着人群响起的惊呼声,一股冰凉液体泼在了她的脸,再向下落到她的深V之中。
“嗯。”
他眼神多情,却从来不做明示。
回想她的最后一句话,捏住了他的倒刺,一提一放,带着猫捉耗子的恶趣味。
宁火走出咖啡厅,有一通电话到了。“宁先生,你定制的戒指已经做好了,随时可取。”
“行。”
丰满的球体遮住了她的脸。
小肥仔假装收拾台面。原本整齐的书籍被他拿出来,又再放回去。他两眼游移,不自然地摸了摸喉咙,咳了一声。
“这么信得过我?”
姜迎夏拉了下宁火,“算了。”
一日如四季。气温高高低低,二十四小时就走完了春夏秋冬。路边,一个穿短袖的男孩和一个披羽绒的女孩http://www.hetushu.com,手牵着手。
她扑进他的怀里,“别动,他又进来了。”
姜迎夏靠得近,扶在他的靠背。一腿直立,一腿微曲,居高临下望着他。
宁火消失了几天。
是一只草莓果味的安全套。
宁火脱下外套,给她披上了。
“没什么。”宁火和电话那边的人说,“我知道了。”
易昊军是年过三十的老狐狸了,运筹帷幄多年,又是高层。很多事他不是做不了,而是吃不到好处,不愿费心。
同时,一个碎冰块卡在了她的胸部正中。
出租车司机赶集似的连连超车。车外街景连成了动画,在红灯时卡停。

他抬起了头。
不过,她少了孩子的心性。他人的善意和险恶,她淡然处之,或者说,皆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和他说话克制有礼,提出的条件仅是他的举手之劳,不影响他的圈内社交。
“不用客气,我们算是盟友了。”
“……”要不是手里拿的是合同,海客立刻就甩宁火脸上去了。他低吼:“我多少年都这么熬过来的,你两三个月都忍不住?你还没出道呢,别主动制造黑历史。尤其是男女关系。”海客知道有多少大长焦相机藏在暗处。有些,公关之后可以安全着陆。有些则成了茶余饭后的笑柄。
宁火点头,“好。”
姜迎夏在他身旁坐下,“我的面试真是倒霉。”
因此,海客没有给宁火安排表情管理。
“哦。”宁火往后靠,右脚翘起搭在了左膝上。
“走吧。”她顺势靠向他。
“你不是我的第一经纪人嘛。”
她颇为动容,侧头向他。
坏女人的本性被宁火道出,她恼火地捶打他和*图*书的肩,“上次你被一个富婆纠缠,是我拯救的你,你忘了了?”
他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却让海客想起风吹翠竹时的飒爽。
易昊军接过的同时,用手在日日车LOGO上遮了遮。他低头翻看封面。
车子到了居住楼。
“没事,还是很漂亮。”宁火接了一句。
“嗯。”宁火还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还好吗?”宁火低问。
黄一衍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了。
下了车,他抓过外套,摸到了口袋位置有一个片状的东西。
这个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哪怕真有侵权,见面也不会打招呼说,“嘿,你那首侵权的歌。”他们说的是,“嘿,你那首销量很好的歌。”利益至上。
她径直走向宁火。
寒意从皮肤钻进肋骨。
她脱下外套还给他。
他再抚了抚小小的LOGO,“我这几天反复听了蔡辛秋的专辑,她的唱腔和小金很像。我几乎可以肯定,她是你们的歌迷。”
易昊军说:“我有难言顾虑,但力所能及的时候,我会帮你的。”
男人的手震了下。
海客和宁火在咖啡屋角落的沙发坐下。
“中午饭你请?”
她继续说:“缠我的男人真烦,自我感觉好到爆棚,不见真人不死心。”
海客仍不满意,挤兑说:“干嘛呢?我没接高冷人设的网拍啊。”
海客走了后,姜迎夏绊着裙子过来,她收拾了情绪,甜美如樱桃小蛋糕。
她弯下腰,带出一抹笑:“你要上节目了啊?”
易昊军笑笑。
他看用指腹刮了刮紫砂杯,“你这声道谢,我反而不好意思了。”他和黄一衍不是朋友,并非因为正义而伸出援手。假设坐在对面的人是金灿灿,他一定不余遗力。可是她离开了,和*图*书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侧头望她。
宁火接过,翻了两页就合上了。“你觉得没问题就行。”
神仙都飚火,他懒得伺候了。
“嗯是怎么样啊?”海客打了一个哈欠,过去拿起一份合同。
“不喜欢他,你不直说?”
跟着服务员走到外亭,她客气地说:“抱歉,易先生。我迟到了。”
宁火敏锐地扫过去一眼。
“没有。”宁火漫不经心地回答。
他和蔡辛秋团队有业务。蔡辛秋的成名,日日车也是推手之一。
她嘴巴一扁,双手揪起衣角,像一只追不上大部队的丑小鸭,可怜兮兮的。
她乐开了花,“好了。”
“说了。”姜迎夏看向不远处,嘟起嘴,说不上是抱怨还是撒娇。“就像现在那个男的,跟你比,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停看过来。”
海客拨动纸张,“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人了?”
“你不是一堆真人。”
“下午。”
海客出差了几天。
“算了,办公室恋情麻烦。”
他迁怒似的,想通过黄一衍逼她现身。
在他眼里,黄一衍只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小姑娘,他见多了这种年轻的孩子。是的,他称之为孩子——只有天真烂漫的孩子才会坚守对错。
他顿了下脚步。
海客正想说话,姜迎夏推门进来了。想起她那天的红脸蛋,他赶紧闭上嘴。
她带上了宁火。
看他眼波翻滚,姜迎夏蹙眉问:“什么事?”
“你男人那么多,我怕死。”他似笑非笑。
黄一衍点头,“我明白,谢谢你。”
宁火缩回和她相挽的手,他看一眼男人的背影,“我于心不忍。”
宁火身材管理非常严格,该有的肌肉一分不少,线条流畅,有力有度。
男人膝盖抬了两下,www.hetushu.com才灰溜溜地走出去。
“那你给我多努力,为了我的生计。”
宁火看了姜迎夏一眼。
易昊军当然明白她的话中话。他放下录制带,开门见山地说:“这事我不能出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只能装作不知情。希望你能谅解。”
“这是我录制的歌。”她拿出录制带,递了过去。
“那我跟他们全部分掉,只选你。”她语气稀松平常,不像是玩笑。
黄一衍否认,“不是歌迷。”
海客的眼睛写满了不信,“那纠结单身不单身?”
姜迎夏“噗嗤”笑出了声。
姜迎夏抽烟、喝酒、打架,一样没落下,和男人的关系更是精彩。她只在海客面前才有所克制。
她向他撅撅嘴。
“过敏好了没?”他随口问。
宁火笑了下。
姜迎夏忽然转身,双手拖住了宁火。
宁火扯起嘴角,“我怕太寂寞了,耐不住。”
黄一衍去日日车拿回了录制带。
她不复单纯,可夺回作品的固执又无比天真。
正在这时,外来一股凶狠的力量将她拉了出来。
姜迎夏咬牙,紧紧攥着男式外套。
姜迎夏深深看他一眼。“到了,我上去了。”

一对璧人出现,免不了有人偷偷拍照。
黄一衍坐下,“今天麻烦你亲自过来一趟,不好意思。”
下午,那位难缠的男人约姜迎夏玩台球。
“我出糗了。”静默了许久的姜迎夏开了口,她这时扎起了半湿的头发,不复狼狈。浓妆脱了不少,素脸更年轻青春。
总而言之,他被宁火秒杀了,面子挂不住。
小肥仔穿的又是那件大T恤,鼓着圆肚子。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他的眼神就带着打量。
姜迎夏眼神有不屑,有蔑笑。
“好。”她跟着他起身。hetushu.com
男人摔了酒瓶,匆匆地离开。
男人见到宁火的那一刻,脸色煞是好看,绿的、红的,几番轮转。说不上是因为被绿而涨红,还是因为自卑而惨绿。
姜迎夏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有几个男人目不转睛地追随她的身影。
她一眼看到了他手里的合同。
她抬头回视。
她的副交感神经瞬间投降,过了两秒才重塑自律。“对了,有个男人缠我缠得很紧,宁大帅哥陪我去砸场子吧。”
黄一衍说:“易先生愿意相助,我非常感激。你做你可以做的,做不了的,我明白你的苦衷。”
海客受不住了,拿纸张遮挡自己的脸,低声说:“宁火,出去喝杯咖啡吧。”
刚才黄一衍问过服务员,他半小时之前就开始品茶了。
宁火接过,放到旁边。
此时的易昊军,脱了西装外套,衬衫扣子解开一个,少了威严,多了份亲切。他用手势示意她入座。“没事,我刚到。”
从她修长美腿往上,翘臀柳腰,再向上兜出两道圆弧。至此,宁火的目光停住。
“我先走了,接下来的事麻烦你了。”黄一衍喝了一杯茶,入喉回甘。
那人赶紧收起了手机。

宁火看着手机,知道是她来了。她的香水闻起来类似樟脑丸。曾经的那间出租屋,黄一衍的衣柜就是这味道。
她暗暗掐紧他的腰。
工作室的封面一如往常。雪白底,水墨字,不做多余点缀。
他挂了电话。
宁火终于看过来一眼,“成吧,那就是合同?给我签。”
她和易昊军约在一所茶庄见面。
他除了天生的俊美,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放松随意,这使得他的脸上极少出现焦躁,哪怕面无表情,眼底也有可人暖意。
一个裸背在他的脑海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