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昏黄

作者:这碗粥
昏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正文

第五章

黄一衍嘴上的烟险些掉落,果然是宁火。
海客步子变小,看了她一眼,过来低声问:“这谁?”
“你眼花了。”
“那你去哪,我陪你去。”他靠了过来。
那人跟了过来,“老婆。”
黄一衍不信。
“家里缺钱,有好价格你就妥协了吧。”
宁火上前两步,伸出左臂撑在她的耳边,笑问:“老婆,过来查岗吗?”
他倏地叼上她的耳朵。
“多少?”
那女的又说话了,带着两声笑:“我手头上就有一个薯片广告,你气质非常合适,价格好商量嘛。”
空气忽然安静。
因此,她宁愿选择旁门左道。
仓库太吵,黄一衍说:“我出去抽根烟。”
“我都是为了养家,勉强牺牲色相。”
她敛起嘲笑,移开了眼。
“怎么了?”他亲昵地把她的一撮头发别至她的耳后。
宁火煞有其事地点头,“嗯,我老婆的音乐天赋不该被埋没了。”
谁知,她简短地回答了一个字:“不。”
就连海客,他一个负责递交宁火简历的中间人,填写宁火的婚姻状况时,写的都是“未婚”二字。海客不了解宁火的过去。宁火见到简历也从未纠正过。
看她出了休息室,潘俊茂忍不住吐槽:“你这大姐是钻钱眼了吧。”
“你一个不知名模特,这个数不低了。”
“你们刚才在壁咚?”海客调取出脑海中刚才的半秒影像。
“卖老公啊?”他温暖的气息呼在她的耳畔。
黄一衍镇定地站在两个男人的身后。她过来练手,出镜机会就让给他俩了。
http://www•hetushu.com黄一衍自动隔绝了底下的议论,她听到潘俊茂唱错了几个音,跟着调了一下。
黄一衍在白色纸张的一角写下一个“黄”字。
她收起手机,“去包个不烦人的小白脸。”
潘俊茂嘴皮抖动了两下:“吃里扒外的家伙!”
她看他一眼。
宁火和黄一衍隐婚了一年,从不同行。当初结婚,两人没有商量公不公开,却十分默契地对外隐瞒。
有说男,因为摇滚女吉他手罕见。
黄一衍没有过问宁火出现在此的原因,反正这原因肯定和他的美貌脱不了干系。
“她给了什么数?”她微仰头。
罗文河闭上了嘴。他崇拜她,也惧怕她。这次重逢,她比以前更加淡漠,他不敢多说了。
她有一个酒窝。这酒窝正经事没干多少,尽作讽刺之用。就像现在,她左嘴角向上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宁火口口声声说,明望舒已经是过去。
女人向外走,身影消失在一个办公室门前。
“这个数。”女的说。
女观众连连道谢,把传单抱在怀里,如获至宝。
宁火挺拔的背影站在她的正前方。
有说女,因为这个身段纤细修长。

热场完毕,乐队移到了舞台左侧。他们现在就等模特队上场了。
罗文河不禁说:“黄姐,你不该放弃音乐啊,都有歌迷呢。”
衣衫完整,黄一衍却下意识地理了理。她隐约听见身边的宁火轻笑了一声。她狠狠地一拨耳朵,转身往回走。
宁火笑了,“http://www•hetushu•com你贷款都还不起,哪来的钱包小白脸?”
罗文河这个天真的孩子又要惋惜她跌落神坛了。
这对夫妻在公共场合几乎零交流。她偶尔的讽刺已是难得。
烟雾缭绕,她见到了旁边的一株万年青。茎根蜿蜒而上,朴素的绿叶闻不到馨香,更不见红花。
海客半信半疑,“好了。回去吧,我排排你们出场顺序。”
原创侵权,如果走法律维权,用膝盖想也知道吃力又不讨好。
“那你紧张不?”罗文河想,她有一年多没有弹吉他了,心理压力也不小吧。
启动仪式当天,商场的前广场搭建了一个舞台,排练场由一个仓库和办公室临时改设。办公室挂上了更衣室的牌子,大仓库以牌匾分隔了几个区。
红窝的听说黄一衍结婚,都以为她的丈夫是刘永岩。
观众的掌声稀疏地响起。
罗文河悄声说:“这次活动的规模不小啊。”
而宁火这边,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已婚的事实。
黄一衍抬起了头,“嗯。”金黄组合虽然爆过,不过只在小众圈子,她还是第一次在红窝外的场合被认出来。
海客冲了出来,急匆匆地迈着大步,喊道:“宁火。”
观众以为她是因为紧张而躲藏起来。再一听,正前方的两个男人才是紧张到不行。主唱介绍乐队名字时,尾音一抖,戛然而止。
黄一衍在脑海里闪现出了宁火的身影。
女观众从包包中翻出一张宣传单,再掏出了签字笔,十分激动地说:“能给我签个名吗?”
她比他更www•hetushu.com冷。
滚烫的唇舌让她猝不及防地发出一声:“嘶。”她正想斥责,忽然听到有脚步声由远至近而来。
黄一衍衔着烟冷笑。
宁火伸出手臂,帮她挡住拥挤的旁人,“陪老婆回家。”
“是的。”
一阵淡香随之飘来。年前,她在超市抽奖,中了一瓶五十元的男士香水。她放在浴室的洗手台,某一天突然就不见了。
黄一衍背着吉他回去休息室。
他五指做出狼头形状的影子,大口吞噬她的脸蛋,“咔嚓,吃掉了。”
“不认识,问路的吧。”宁火双手插兜,淡定如常。
黄一衍和潘俊茂离得近,她还看到他微微晃动的双腿。这俩真是一点舞台经验都没有。
正如她那一段皮开肉绽的过去。淌过血海的人,最铭记情路尽头的屠刀。
黄一衍想到,凭她一己之力和蔡辛秋斗,无疑是以卵击石。然而伙伴这个人选,她第一时间排除了罗文河。
“唉。”罗文河叹气,“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可能最近手头紧。”顿了下,他奇怪地问:“你不也很抠门吗?”
乐队三人各自归位。
此时罗文河心情平复许多。他刚才见到有女观众朝这里拍照,直到现在,女观众的眼睛仍然在盯着他。他终于体会到了聚焦的兴奋,用鼓槌撩了撩自己的小辫子。
他忽然向她扬扬眉,暗送秋波。
他瞟向她背上的吉他包,“你重新弹吉他了?”
罗文河嘴角向上提,牵出了尴尬的微笑。
他转身往回走,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
“黄姐。”罗文河凑到黄一衍的身http://m.hetushu.com边,“金黄组合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吗?”
她抬起头来,“干吗?”这下可好,见到他不止脑壳疼,耳朵也疼了,甚至还有粘腻口水的不适。
罗文河装作不知道,慢慢地转身,听见女观众问:“请问你是金黄组合的大黄吗?”他顿时丧了,先前的一切果然是幻想。
主持人,礼仪队,模特,和乐团组合一起,乐团的动静反而是最小的。
罗文河能坚持音乐这么多年,正是因为他的正直和善良。同样,他窝囊了这么多年,也是这个原因。他不适合残酷现实的圈子。
宁火迅速放开了她。
乐队收拾乐器时,那位女观众小跑过来。
男模人数不多,宁火换上另一套运动服饰。走台步时,他漠然,没再看黄一衍一眼。
除了金灿灿,黄一衍信得过的,还有一个宁火。虽然两人的婚姻形同虚设,但宁火深谙社会规则。他正是站在了消费男色的风口上。
算完了,黄一衍拿钱就走。
没有默契的乐队,配合非常失败。好在观众们听不出门道来。
罗文河和潘俊茂躲在角落里,两人皆沉默不语,不同的五官,摆出了相同的表情——皱眉头,垂嘴角。
观众席上有惊艳的尖叫传来,她稍稍抬眉。
“再见。”宁火走出走廊,一转头见到了黄一衍。他停了脚步。
主持人报幕之后,乐队走上舞台。
没了外人,黄一衍哽在喉咙的一股气终于咳了出来。
瞎扯。“我有说我要回家吗?”
她发现他遮光的手掌,身形一动。
她往反方向走,打算抽完这根烟就回去。
女观和-图-书众学生模样,说话有些颤音,正弯腰看着还坐在椅子上的黄一衍。

启动仪式持续了一个下午。
她退了退。
“呵。”
她不爱抽烟,这会儿就是嘴上叼着,走到廊道才点上。
黄一衍微微低头,短发自两颊垂下,遮挡了许多打量的目光。她穿着黑衫和同色紧身裤,胸前垂挂着一条黄金项链,舞台灯光照耀,项链璀璨夺目。
黄一衍出了会场,本想打车,为了省钱,还是走去了公车站。她在手机上查公交线路,有一道身影站在她身边。
黄一衍靠在墙上,翻着乐谱。“没有。”但是红窝生意旺,观众不比这种活动少。
宁火一手隔空横在她的左脸颊,“老婆在想什么?”
潘俊茂正在计算分钱比例。
一个半只脚踏进娱乐圈的人,竟然盗窃她的抽奖奖品。
潘俊茂的眉头更紧了,双手略略发抖。两人玩乐团玩了这么久,都是小打小闹,来到这样的大场面,难免心虚。
却又轮到潘俊茂愣住了。
这一身装扮中性,不少观众又看不清她的脸,纷纷在问:“这男的还是女的?”
走近了,拐角处有女声响起:“哪?我是传媒公司的,你这长相和身材,当平面模特都是暴殄天物了,直接上电视多好。”
霞光将沉思中的黄一衍照成了枣儿色,冲淡了她的孤冷。
“低了。”
这男人多烦。“你整天出去卖弄风骚,赚了不少钱吧。”
对方没有回答。
那个女人跟着出来,给宁火递过去一张名片,“保持联系。”
她想重新吸烟,却被他的右手格挡。她不耐,“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