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二 柴米油盐酱醋茶

周红红的思绪越牵就越广,越广就越堵,然后她气得给程意拨电话,劈头就问,“你在哪儿?”
“嗯。”他笑得温柔,轻声说,“乖,晚上就回去。”
周红红给他一个白眼,“怎么快也还要两个月。”
周红红的公司在两年后搬到了市区,和红窝距离不远。
周红红心情恢复了,帅哥老公独宠自己,她还是非常幸福的。
她想了想,换了种说法,“你总是这么的色急,别提前透支光了。”

周红红更是训了程意好几次,甚至威胁他,如果儿子叫程大,她以后都要和程意分床睡。
他低头去舔。

他瞄瞄她的肚子,“那么大了,再等等就好了。”
对程意来说,天大地大,日媳妇儿最大。牵扯到这个方面,儿子的名字笔画问题,都是浮云。
程意也笑了,两父子乐呵了一会后,程意开始教育儿子,“程大,以后你可得出息。老子的钱是用来养我自己媳妇儿的,别指望着我还能送你金山银山去泡妞。”
程意说,“第一个男娃,叫程大。第二个如果还是带把的,就叫程二。”
后来某天,周妈妈出去买菜,周红红看电视正好看到一个关于妻子怀孕,丈夫出轨,小三上门逼原配的新闻,她又胡思乱想了。
周红红半躺在病床上,看着他嘻皮笑脸的,真想挥他一拳。
“老公。”
周红红大腹便便和_图_书时,周妈妈来了S市,帮忙照顾。
他却等不了了,猛地起来按住她的腿,“媳妇儿,再憋我就得毙了。”他才说完,那根东西已经直进至底,没有多余的动作,开始急飓挺耸。
他才不在乎,“你下次生个女娃,我们再给她起个有意义的。”
“还在店里。”程意一贯的漫不经心,“有个地砖临时没货,我在看别的样板。”
程意后来想,在周红红怀孕期间,是他谈情说爱的高峰期。幸好,只是一段时间。
周红红仰头咬唇,眸中一片水色。她被他随意摆弄,狂潮不断,她身体的反应引发的是他更为剧烈的横冲直闯。
红窝元老聚餐的那天,程意喝得比较多,他挽着周红红回家关上门就开搞。
有时她也去红窝那边转转,遇到有乐队表演时,会很热闹。她现在倒觉得程意似乎不止在邪门路子上有想法,至少,转型后的红窝也仍然兴隆。
被他这么一说,她就相信了,心里的阴云去了大半。“程意,你是不是爱我?”
程大转着大眼睛,吮着小拇指。
程意切了一声,“媳妇儿,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就算到了六十,要弄你也没问题。”
他只好用一指去探抠,搅着搅着,她就嘤嘤哼着,那水也慢慢出来。
这小家伙哭了几下就停了,小手去抓程意的大手,呵呵直笑。
她掐住他的下巴,“你就一张和*图*书嘴厉害。”
周红红偶然忆起她第一次被他强迫后,他也曾经提过结扎这个字眼,她怀着好奇心问他,“你当时那句话什么意思呢?”
她嘴角一抽,“你要是起了这名字,儿子以后讨厌死你。”
周红红的洞口被他两指掰得生疼,她挣扎道,“你能不能轻点……”
他抓住她的手,用脸去蹭她的脸,“等到那时候你再验证下,我是嘴厉害还是屌厉害。”
她也知道他忍得辛苦,但又没有办法,只能让他自己去解决。
他天天在外面招摇过市,肯定又俘虏了一众女性的芳心。他虽然保证承诺绝不会背叛她,可是万一被哪个女的下药呢?
她命令道,“你不许和别的女人说话。”
周红红拉起他的手往自己肚子上放,“生男生女都一样。”
周红红抱起儿子,亲了一下。然后听到程意的哼声,她笑着吻他。
在程意看来,太不一样了。譬如,如果生个和周红红一样乖巧的,那以后提亲的青年肯定成群上门来。可是要是个和他一样的,他就觉得想拐个好媳妇儿不那么容易。
她有时看着他,都觉得心疼,他则会趁机讨个亲吻。
程意越来越帅,她则身材变形,皮肤暗黄,而且她现在满足不了他。
她拍他一下,“我会疼。”
周红红顾及到儿子在家,警告着,“你这样不知节制,没过几年就力不从心了。”
程意也www.hetushu.com欢喜,他终于不用再委屈自己了。
程意一个大老粗,倒是把自家老婆呵护得白白胖胖。重活、脏活他都请钟点工过来打理。
她满意了,“程意,我等你回来。”
无论他怎么期望,周红红肚子里的娃儿,性别都已经定了。
程意把红窝的事情交代好,就自个儿放假,先在床上战个痛快。
程大程大,听上去就相当霸气。
呱呱落地后,是个男孩。
程意脸色有变,“周红红,有你这么咒自己男人的?”
碍于岳母在场,程意连周红红的嘴巴都没得捅,他天天数着日子,巴望着早点生个可爱的女娃。
某天晚上,周红红在浴室洗澡的时候,程大突然大哭,程意在一旁捏捏儿子的小脸,轻声哄着。
周红红坐完月子,大夫人也赶了过来。瞧着这大胖小子,大夫人真是欢喜不已。不管怎么说,程家有后了。
周红红的肚子越来越大,就越是患得患失,有时揪着他问,“你怎么不去毁容?”有时候又捏着他的脸,模仿着他的得瑟口气,“我老公真帅。”
“还有,娶妻当娶贤。这男人结婚,就得找像我家媳妇儿那种。”
程意明白过来,自家媳妇儿的怀孕症候群又犯了,他和工人们摆了个手势,走进办公室,关上门后才回答,有着宠溺的口气,“我爱你,怎么会不爱你呢,傻气。”
他不得不承认,当周红红自豪地嚷嚷着“和_图_书我老公”这三个字时,他简直是腻到蜜糖里的感觉。
程意还真当这小婴儿能懂似的,继续说,“男人好色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得看中对象。是你的,你爱怎么玩都行。不是你的,别去糟蹋。”
“叫程红爱,咱俩爱的结晶。”
程意唇舌夹击,周红红扛不了多久就喷了。她缠着他的肩膀,中心处紧贴他的脸,等那余韵退去。
她的职位不高,也没那么忙,反而比较能够照顾家里。
程大这个名字,二姨太也相当有意见,“我怎么也给了你一个铿锵的名字,你就这么对待我孙子?”
没有让程意如愿的是,第二胎还是个男孩。
他继续道,“媳妇儿,我跟你说,我以前考试就贼烦我这名字的笔画。我写完名字,别人都做完三道题了。”
程意当时在产房外面,脸色全白了。后来回想起那种心情,他还是心有余悸,于是去做了结扎手术。
“彼此彼此。”

这随之而来的名字问题,又差点气到周红红。
周红红感觉自己的孩子不是个安分听话的,挥挥踢踢活泼得很。
“嗯。”程意立即春风满面,“这称呼可真好听。”

程意望着周红红的隆起,略蹙眉,“不是女娃?”
周妈妈以过来人的经验说,“应该是个男孩。”
起码,在短期内,他不希望她又怀孕。这十个月简直苦惨他了。
于是这晚上,周红红又怀上和-图-书了。
“什么是有意义的?”
唐芷蔓以前还觉得自己管不来正经的服务员,如今则是游刃有余。
程意本来计划过两年再生个女儿的,可是生程二时,周红红大血崩。
程大还是望着父亲笑。
“好好,不说话。”
周红红愣了愣,然后仔细回想,才明白过来,原来当年他就已经许下了誓言。也许他那时候不爱她,可是他已经愿意为她负责未来的一辈子。
程意感觉到那股麻意时,手往旁边摸,大力扯了套子的包装,瞬间装备上阵。
周红红出来正好听到他这话,斥道,“儿子这么小,能听懂什么……”
他抽出手指,粗气哑声,“媳妇儿,我多久没进你这了,可想死我了。”
周红红的腿脚水肿得厉害,他还会给她捏捏捶捶。
“人品教学,要从娃娃抓起。”他轻捏儿子的手指,“儿子,记得要像你爸学习。”
她一抖,双手扶着他的头,弓起脚趾,用脚后跟去蹭他的背部。
程大最终的名字是程唯。不过,程意还是喜欢叫他程大。
程大咧着嘴笑,看着自己的妈妈过来,他晃动着小手。
程意仿佛看白痴似的看着她,“就字面上的意思呗。”
“……”周红红觉得,她这辈子迟早要被程意气死,迟早的。“你……现在给我滚出这房间。”
周红红的身子丰腴了不少,抓握起来软绵绵的,手感爆好。
她温柔地吻他,“程意,我真高兴爱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