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一

晚上睡觉时,他抱着她旧话重提,“说真的,媳妇儿。我第一次搞了你以后,那晚上就梦到你了,你出的水可多了,把我夹得都拔不出来。”
她捶他,“你梦我干嘛,我们认识才没多久。”
“你脑子里都装的什么呢。”她看看四周,见同事们都离得远,便又道,“我有宝宝了,你少想这些事。”
“好。”
“……”
“……”
她惊讶了。“为什么退出?”她觉得他天生就是适合黄和赌的。
“是么?”他夹起她碗里的肉,一边喂她,一边说道,“那就是你发现我模样好,屌又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青年,所以硬是把我从鬼门关拖了回来。”
程意这人,每晚抱着周红红,都想玩点什么,可是她给他普及了孕期知识,他也怕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只能憋。
她又揍他一拳,然后倏地理解到他的话,她呆呆地抬头问他,“你第一次?”
“你也好意思,真不要脸。”周红红心里是高兴的,她是他唯一的女人。她以前都以为这个禽兽早就啃食过了。
这个世界没有早知,所以程意就等,等那个他愿意为她负责的女人出现。
红窝转型的这个消息让周红红欣喜不已。她很传统很保守,爱上程意,是她人生中最离经叛道的一件事了。现在他愿意撇开那些黄色生意,她更加安心——
以前和*图*书红窝远近闻名的都是暗门生意,程意现在突然要转为清吧,这一举动让大家跌破了眼镜。
当程意在周红红口中迸出的时候,他抚着她的头发,喘道,“媳妇儿,我真的爱你。”
蒋哥竖了竖大拇指,他自己也是快当爹的人,所以很理解程意的想法。
她狠揪他的脸,抱怨道,“你为什么不长得丑一点?”
程意轻笑,“我原来打算在三十岁离开这个圈子,现在不过提前罢了。”
程意拒绝了。他不是没有谷欠望,可在权衡之下,他会克制这份冲动。
程意要是红眼起来,是很野蛮的,他就喜欢粗鲁地上周红红。周红红怕他控制不住力度,只好用手帮他。
周红红现在和钭沛也就是见面打声招呼的同事关系。
唐芷蔓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奈。“那我可真的要失业了。”
他瞥她一眼,“那是预知。后来你不就跟这梦一样了,可爽死我了。”
后来听同事说起,周红红才知道,其中有钭沛的意思。
如今程意每天接送她上下班,之前公司疯传的绯闻则不攻自破。有不少的女同事纷纷表示,周红红的老公简直就是完美,长得帅,开豪车,还温柔体贴。
他享受着她的动作,然后掀开她的衣服,把玩她的丰乳。他盯着她的红唇,又覆上去吮咬,放开她时,他粗嘎道,“和-图-书反正这还有个口。”
“无所谓,媳妇儿说了算。”
她鼓起包子脸,“你那么色,还能忍到二十岁?”
程意早熟,进赌场的同时也泡录像厅。那时候,录像厅也有不少成年人去混,他们看着的时候就在那鬼哭狼嚎的。
然后他等到了一个周红红。她很适合结婚过日子,她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又勤劳又持家。
周红红看出他的不快,在某个周末的早上,她握了握他的一柱擎天。
她明白他想要什么,于是扶着腰侧躺,帮他含住。
她真怕生出个小色胚——
程意满不在乎,“我也没想要大富大贵,钱这东西,够用就行。再说,清吧未必就不能挣钱。”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找到Adonis了,可是他已经结婚了,那现在怎么办?”前阵子,周红红倒是听他提起了这事,只是那男的已婚了。周红红还怕时婕艺因为这消息又病发。
众人都知道程意干事向来是自己做主,别人的意见都是屁话,便也不再去劝。谁也不想在黑色地带混一辈子,如果能够做个正经的生意,倒也不错。
她抬起头来,嘴角都还粘着他的东西,嫣然一笑,“我也很爱很爱你。”
程意立即迅速反应。
幸好,他在她还没出现的日子里,守身如玉。
“行嘛。”他顿时兴趣缺缺,“那你说什么大餐www•hetushu.com?”
初中时期,程意的五官棱角更为分明,身高也噌噌上去了,有个高年级的学姐对他倾心不已,主动表示愿意献身。
周红红踢他一脚,“没个正经的。以后少说这些话,胎教!胎教!”
“这不二十岁才骗到了个媳妇儿么。”程意在她身上这摸摸,那揉揉的。
他的朋友们都非常嫉羡,吹着口哨鼓动程意赶紧上。
她签了正式合同后,便约程意去吃大餐,她请客。
“怎么不好意思,不就看看教学片?我把多年来的学习成果全用来伺候你了,知足吧你,话这么多。”
和时婕艺交往的时候,他还没有那份相守一世的心情,他想着,继续谈下去,自然要成家立业的。但是还没继续,就折了。
红窝附近新开了一家新的娱乐城,富丽堂皇,十分气派。开张大酬宾,顾客络绎不绝。
“酸死了你。”他顿了下动作,改捏她的脸蛋,“我和她没发展到那阶段。”
程意一听大餐,就在电话中荡漾地问,“媳妇儿是不是在家里脱光光等着被我玩?”
“来钱还是以前那门当合适。”唐芷蔓有时候觉得,周红红是不是给程意下了降头,才让他这么死心塌地的。
程意点头,“改天找个时间,我们去探探他们?”
她怀孕后,醋劲比以前更大,程意都习惯了孕妇莫名其妙的情绪。他给她夹了几块和图书肉,“媳妇儿,多吃点。”
“他离了。时婕艺不知道他结婚的事,反正有他陪着,她的病就没了。”
他伸手在她胸前抓了抓,“媳妇儿,你这奶子又大了啊。”
“希望他们幸福。”她衷心地祝福。
……
程意平静地看了眼那金碧辉煌的外墙,进了会议室就提出变更红窝的装修方案。
“第一次看到实物逼。”他贼贼地笑,“你毛还挺多。”
周红红无语,这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他是好青年这句话。
周红红自己听了,心里暗道,就那下流胚,哪里和温柔体贴沾得上边。
他扬了扬眉,“不然呢?”
他的那个爹,没什么出息,但是曾经这么对他说过,“如果早知我会遇到你妈,我以前就不去沾花惹草了。”
程意就是凑个热闹,和一帮子猪朋狗友,成群结队地进去。那些个朋友也是乱喊乱叫,程意则闲在一旁嗑瓜子。有朋友会好奇他的淡定,程意都嗤笑,“这玩意和赌博一样,要懂得控制自己的野心。”
他扣住她的肩膀,热烈地纠缠她的唇舌,“媳妇儿,真是乖。”
以前吃自助烤肉,都是周红红负责烤,程意则只管吃。现在估计是顾及到她孕妇的身份,他终于自己动手了。
他撇嘴,“当年你还不就是先迷上我这张脸的。”
周红红忍了一刻钟,嘴就嘟起来了。
“你前女友呢?”
“在这样http://m.hetushu.com的环境,危险指数比较高。如果是我一个人,那无所谓。可是我有媳妇儿,以后还会有孩子。”周红红怀孕后,程意更想退出了。
“我们去吃烤肉吧。”其实周红红本来考虑去西餐厅,只是他俩都是乡野地方来的,不懂那些礼仪,便作罢。
周红红还没转正,就怀了孩子,她想着公司是不是会就此辞退她。当她主动谈及这事时,人事表示,根据周红红在公司的试用期表现,公司愿意和她签订正式合同。
隔壁桌的几个小女生,叽叽喳喳的,时不时就往程意这边瞄,伴随着惊叹声,“真帅啊。”“大帅哥。”
“就咱们镇上那电影院,我可贡献了青春给它。”这语气还得意得很。
程意还是笑,继续帮她烤肉。
她立即反驳,“胡说!”
蒋哥隔着一条街,在那骂骂咧咧的,“真是龟孙子,摆明就是来抢生意的。”
他笑得可开心了,“哟,说明我表现还可以嘛,让你觉得我是老手了。”
她安慰着他,“我可以用手帮你嘛。”
“没有。”她恼羞成怒,用筷子的另一端戳他的手背,“注意胎教你!”
他望着她的发旋,手指轻轻勾着她的脸蛋滑来滑去。
周红红羞红了脸,“你自己做梦,关我什么事。”
“被我说中你那时候的少女心事了?”他痞笑着,挨近她耳边,“周红红,你当年有没有梦过被我压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