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七章

“我是说,我除了日你特别厉害之外,挣钱也稍微有点在行。”他抱她过来,吻了又吻,“所以别担心你会吃垮我。”
“就店里的。郑厚湾你认识的了,女的那个唐芷蔓。其他的,就一时半会的,你也记不住。”
有几个听说过程意有个神秘的女朋友,只是她几乎不在红窝露面,也不知道这究竟是老板打出的幌子还是真有其人。
她的另一只手去揪他的衣摆。过年前的事,她竟然完全不知道。周红红惭愧不已,她不能为他分忧,她甚至还挥霍他的积蓄。
程意朝壮汉抛了一根烟,“听说嫂子怀上了?”
程意挥着手,“你们先出去吧,爱哪哪溜达。”
有些人会好奇程意和唐芷蔓的关系,毕竟这么多年来,程意很信任唐芷蔓。这种公事上的默契搭档,搭档的事儿又有着浓郁的风月色彩,加上彼此俊男美女的,如果有缘分那挺好的。
众人嘻嘻哈哈地回应。
唐芷蔓坐到壮汉的旁边,优雅地叠起腿,“蒋哥,嫂子近况还好?”
程意拉开店门,就看到又急又气的周红红。他执起她的手,“媳妇儿,没事。不知道是谁的烟头,烧了几间房。”
程意三言两语地解释了下着火的事,就是丢烟头的这套说辞。
众人惊了,讶了。
程意起初还会带她来转转,后来大概见到她的兴趣缺缺,他就不怎么和她谈酒吧的事了。而且,她抗拒和_图_书他的朋友。也许是他们见证了程意和时婕艺的恋情,她一缩再缩,直至程意不再带她出去。
壮汉把烟接住,那略显狰狞的脸,绽放出一抹柔和的笑。“三个多月了。”然后他又恢复凶神恶煞的面容,咒骂着,“前阵子去给人搬家,打算赚点奶粉钱。艹,一帮子狗眼看人低的。”
她眉间一蹙,“扛完那笔还有别的,时不时还得给各路子打点打点。他是打算全掏空来经营了?”
蒋哥憨憨地笑,“吃好睡好。多谢你上次的方子。”
她转不过弯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就在店门口。”她拍了拍门。“你为什么锁了……”
唐芷蔓有一瞬间的空白,她定定地望着前面几个人的背影,“难怪过年前魂不守舍的。这女朋友要是不哄好,可真是亏大了。”
程意自己点了烟,说道,“这一两个月装修,你们先在这看着。”
“没有。”他笑着摇头,拖着她往店里走,“来,进去说。”
“程意……对不起。”她喃喃着。
红窝也有五年了,可是她对这店知之甚少。
虽然那个富老板的举动都是针对程意,周红红那边没有什么大动静,但是,程意还是不放心,安排了人护着她。
“老板娘好。”众人倒是异口同声。
众人一听,顿感惊喜。
唐芷蔓从刚才的恍神中恢复过来,“嗯,我知道。http://m.hetushu.com
他当机立断,“媳妇儿在哪?我去接你。”
有几个人认识周红红,剩下的没见过老板娘真人的,则有些意外于程意的品味。原来自家老板喜欢这种居家型的。
周红红同意了,她也不想市区、新区来回无意义地奔波。她在打车回家的路上,经过红窝的门口。一闪而过的店面让她察觉到什么不妥,她犹疑了下,发短信问程意在哪。
可是这周红红,程意怎么也不肯让她成为过去式。郑厚湾觉得,他的那个老板兼好友,其实就是爱惨了她。
她一副羞愧的小媳妇模样,主动认错,“我以后再也不乱花钱了。”
“我这就来。乖,等我。”程意这边诱哄完,那边就冷冽了。他扫视了一圈,“我媳妇儿来了,你们别提溜冰和火灾的事,一个字儿都不许蹦。”
周红红以前没有想过要融入程意的圈子,因为那个世界和她格格不入。她选择躲在了自己的龟壳里,两耳不闻窗外事。
她谢过大妈后,就给他电话。她的语气很急,“程意,你的店怎么了?”
待走进临时的会议室,程意揽住周红红的肩膀,炫耀似的,“这是我家媳妇儿,过了门的。”
周红红着急地问,“什么时候?”
程意回,店里。
程意应得痛快,“媳妇儿说什么就什么。”
她便让司机停车,然后往回走去红窝。当她张望那里的外和-图-书立面时,就晓得是那里不对劲了。那幢建筑物明显有一层的墙壁发黑,甚至剥落,而且连外挂的霓虹灯广告牌都不见踪影。
她匆匆地走到旁边的报刊亭,礼貌询问那里为什么不营业了。
她更尴尬了。
“……”被这样的话一搅和,周红红伤感的心情淡了许多。她环住他的腰,“程意,刚刚那些人是谁呀?”
唐芷蔓刚到门口就听到程意的那一句,她轻衣款款,进来时视线直直的纠着他,这一步一步的,都明艳动人。“这装修期间,大老板您可别拖欠薪水呀。”
她点头,她确实记不住。
周红红紧紧扣住他的手掌,“程意,有没有人受伤?”
“你们好。”周红红有些尴尬地看着众人。

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低下头,乖乖的跟着他走。
周红红和前辈开完会后,距离下班还有四十来分钟,前辈说这个钟数,路上塞车得厉害,回到公司也是下班时间了,还不如直接回家。
“这个分寸我有。”
郑厚湾不想多做解释,他提醒着她,“这话你可千万别在程哥面前说。”
“他自己户头清空了而已。”郑厚湾笑,终于说了实话,“程哥百分之七十的财产,都在他女朋友的名下。”
“程意,你的钱是不是亏了很多?”周红红很后悔上个月的挥霍生活。
“客气什么。”
她轻描淡写的,“什么都不如讨薪来得重要。”说和-图-书完她笑得嫣然,和在场的依次打招呼。
那位大妈淡淡一句,着火了。
周红红半信半疑,但是任她怎么撬,他都坚持是偶然的消防事件。她便威胁道,“我要是哪天发现你又不说真话,就罚你睡去阳台。”
可是这一次她会认真去记。
周红红懵了。程意一直没有提过红窝着火了,他当初说的是因为消防问题而查封。
看着那几个元老级的伙伴,程意笑道,“你们还真打算回这小店?”

唐芷蔓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认识程意这么多年,他只为一个女人守身。
那位负责保全工作的壮汉,摸了摸鼻子,实事求是回道:“有案底,不好找工作。”
他跟着程意这么多年,就只看到一个时婕艺、一个周红红。时婕艺早已是过去式。
程意的侧颈处,有一个暧昧的印痕。她不知道隐在衣服下的痕迹有多重,只是从露出的这半截来看,必是一场猛烈的鸾颠凤倒。
周红红不安地走到门口,看到是大门紧闭。
她的男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风生水起。

唐芷蔓随人群往三楼去的时候,故意落在后方,小声问郑厚湾,“我们老板不是破产了么?怎么还有钱整这店。”
程意回头见她咬着唇的可怜样,捏了捏她的脸,“媳妇儿,不难过。过一阵子就能再开店了。”
程意立即反应过来,“你听谁说什么了?”
正事谈完后,大和-图-书家就开始闲谈瞎扯的聊,唐芷蔓主动地去茶水间泡了壶茶。她走近给程意斟茶时,无意瞥了一眼他的衣领,然后她微微低头。
红窝被查封的时候,程意是说,想留就留。可是眼见好几个月,店里都还是一片狼藉。他们便担心这老板是不是不管了。现在终于豁然开朗。
先不说上一轮三楼的装修费全白花了,就单说这一次,二楼都得整,更别提三楼那废墟,估计结构钢筋都得弄。
“我都看见了,你别想骗我!”
“没去算,管它呢。”他对于这些还真不是特别在意。
红窝的装修重新启动后,以前的核心人物便一一过来报道。郑厚湾把一楼的包厢张罗了下,算是临时的会议室。
周红红在此时有了另一番心情。就算她和程意的世界是天和地的差异,现在她也想为这段距离建一座桥。
程意哼笑,“周红红,我在你眼里,除了屌大就没别的优点了是不是?”
他觉得好笑,“你傻啊,又不是你烧的。”
也许,程意除了周红红以外,根本就没有用心看过别的女人。
郑厚湾见唐芷蔓那略显僵硬的笑,暗自叹了一声,说道:“程哥离不开周姐的。”
郑厚推了推眼镜,慢下脚步,“程哥应该是没剩什么钱了,最多就能扛个红窝的账。”
程意扫了她那边一眼,弹了弹烟灰,“不是说今儿个没空么?怎么过来了。”
大妈奇怪看周红红一眼,“过年前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