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二章

一个男人猛的窜出来,抓住她的手提包就跑。
学生们一共有十来个,都是由那个老师挑选带过去的。本来因为身高限制,周红红是进不去的,但是长相弥补了不足。
程意被挂断电话后,依然春风满面的。听听他家媳妇儿刚刚说什么了,她说想他。
她们刚入座不久,菜就开始上了。
她明白他又是抽风了,急急解释道,“膝盖,就到膝盖。”
周红红急了,描绘着那抢匪的衣服特征。
听了这话,周红红也看向那边。不过,她觉得还是程意更帅。当然,她无意和女同事分享自己男朋友的容貌。她笑笑,不接话。
老板答应了,还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些贼都给派出所交了保护费,抓不到的。”
同学们的号码她一个都背不出来,而且她也不知道等车的具体位置。她只能找程意。
那警察反应平平,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女同事一边往那边走,一边啧啧有声:“钭沛长得可真是……”
周红红正要回复时,猛的意识到,她还没有告诉程意,钭沛也在这次出差的名单上。
她好几天都不理程意,直到去了d市。
周红红第一次穿高跟鞋,非常不习惯,在客场走来走去的,磨伤了脚后跟。她问同学借了止血贴,在休息间晾了下。
可是她和女同事才上了的士车,女同事就说是钭沛请客,去高档和*图*书餐厅。
她好不容易切了一块肉,短信就来了。翻开手机一看,程意那厮又无聊了。
她去旁边的小店铺,说明了下情况,带着哭意问老板能不能借她打个电话。
“能赚一点是一点么。”她闷闷的回道。
可是周红红却不怕了。之前的彷徨无助,在此时全部松懈。
“呵,还玩制服啊。”他的语调越来越冷。“短到哪?露逼么?”
周红红的眼泪差点没忍住。她什么东西都在那个包包里。手机、钱包,还有今天辛苦挣的钱,更让她绝望的是警察的态度。
他冷笑,“你还就这劳碌命。”
记忆这种东西,实在是说不上的神奇。场景的重现可以启动某些已经模糊的事。顺着这段路走过去,周红红都还能清晰地想起自己无助的心情。
他突然想去翻相册。他不爱拍照,以前和时婕艺,合照也就寥寥几张。周红红也不喜欢拍照,但是他经常扯着她乱拍一通,拍到的大多是她气鼓鼓的包子脸。
她想,他会不会又是怀疑她背着他干了什么事。
他马上问谁请。

周红红不习惯这种高端的地方,她很不自在,而且,她也没用惯刀叉,动作很生疏。
她哭着道,“程意……”
那时候,周红红和室友的关系还没有僵裂,她还住在宿舍。
曾经的回忆触动,她微笑,低头抿了口可http://m.hetushu•com乐。
离开车的时间还早,大团队就先去四处逛。但是周红红因为脚上的伤口,选择在街边的景观椅上坐着休息。
“说什么呢你。”她又是气,“我就穿他们发的制服,帮客人带带路。”
他问周红红附近有没有什么24小时的店,然后让她去那里等。最后他哄她道,“不要不好意思,如果有人赶你走,就凶他。周红红,你等我。”
操周红红怎么就可以这么爽呢。
事情发生得让她措手不及。
虽然周红红只是“嗯”了一句。
周红红不太想去,但是又不好突然改变主意。这么犹豫着,很快就到了那个餐厅。
不是在别人那受气了才想他。
这一刻,他是她的天神。她的男人。
周红红瞧他的样子貌似是不乐意请饭似的。
走出麦当劳时,她的心情很灿烂。
她在酒店门口下了车,然后去寻找当年的那家麦当劳店。
她那天完全咬牙撑下来的,腿酸疼得要命。
周红红以为女同事是被钭沛落下了,于是爽快地答应。
钭沛看见她们俩,淡淡地点头示意。
打完这么一轮也不完全尽兴,他回到家时还会揪着她干,干得她连连求饶。
周红红赶紧拉住背带,却杠不住对方的冲力,又加上腿突然抽筋,她一下子跌倒在地上。等她狼狈地爬起来时,那抢包的早已不知所踪。
程意真恨m.hetushu.com不得此刻能压着她操个爽。
凌晨十二点多,程意终于出现了。他进来时浑身都湿透了,头发上的雨水顺着五官轮廓滴落下来,表情肃冷得可怕。
周红红去到家具城后,趁着休息的空档,闪进茶水间给程意电话,谈起这份工作。
她停在一个巷口,如今这里没有警察的留驻。附近的街道比前几年热闹了许多,人来人往的。她远远的看到那间麦当劳,便缓缓地移着步子过去。进去后,她买了杯可乐,找到当年坐的位置坐下。
程意是事后才知道的,他有些黑脸,让她去退掉这个什么破助学。“我再怎么不上道,也不会让我的女人穷。”
周红红下了公车后,终于拦到一辆的士。她的裤子也被晾得快干了,就是头发还有些湿。
周红红瞪着他,满腹委屈。他跟着她来了s市后,一直游手好闲的状态,她出去兼职也是不想他总往赌场去。
将近十一点半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店里来了几个避雨的顾客。周红红看着一个个人进来,心里默念程意的名字。她只想见到他。
没有人晓得,红窝的老板还得委屈到自己待在办公室打飞机。
她看到不远处的巷口正好有个警察,赶紧奔过去求救。
那种风花场所,客人和妞儿在众目睽睽下都能开搞,程意偶尔见到,就会幻想自己和周红红的场景,想她想得躁了,m.hetushu.com他就找她的照片来发泄。
现在想来,她耗了七年的青春守着程意,而他何尝不是护了她七年。他将她困在他的城墙里,欺负她,却为她遮挡外面的风风雨雨。她回忆着他所做过的承诺,终于明白,原来他一直都是认真的,他的确要对她负一辈子的责。
程意阴郁沉沉,“周红红,你不会想打扮得花枝招展,在那勾个有钱的客人吧。”
“拍张你的制服照过来啊。让我瞧瞧你个小娼妇怎么骚给别人看的。”
他会放一叠她的照片在店里。
她飞扑到他的怀里。
周红红哽咽地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她祈祷着程意别再奚落她,她受不住。
“怎么了?”他立即严肃了。
她越软,他就越硬。
她一直就是嘴上逞强,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如今真的听她有点儿表示了,他的心情简直无法言喻的滋润。
周红红在大一的上半学期,因为考虑到家里的经济负担,去向学校申请了勤工助学。
设计部女同事来了通电话,问周红红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警察无动于衷,说他准备换班了,让她等交班的过来。
周红红望了眼门口。她真的还记得,程意出现的那一刻的场景。
她们没得住宿,只能搭夜晚的大巴回去。有几个女孩说想逛逛d市,明天再回去,老师任务完成后也不勉强她们,就是说今晚要回去的,几点在哪里等。
周红红有理说不和*图*书清,直接挂上电话。她想哭,可是老师约定的时间却要到了。她狠狠抹去眼泪,吸了几下鼻子,就勉强撑着笑容出去。
周红红在此时深深体会到官匪一家的含义。她给程意打电话,他没接。她很慌乱,她怕他不接这陌生电话。
周红红喝完可乐后,又坐了一阵子。
她拨了三次,他才接起,非常不耐的口气,“谁?”
女同事拖着周红红进去,才转过门就看到钭沛坐在窗边的位置上。那优雅的姿态,甚是招人。
可是那时候学校的兼职任务已经批了下来,周红红就妥协着,“我下个学期就不去了,这次都报上了,就试试做么。”
周红红和那老板道谢后就走到对面的麦当劳店,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坐下。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身无分文,她很害怕。
他环视店里一圈,看到周红红时,依然寒着脸。
d市有个家具城的老板和她们的老师有些交情,碰巧那里要组织大型的家具展览会,于是老师就推荐自己的学生去当接待员。

“随便你。”程意叼上烟点燃,嘲弄的神态。“有钱给你花你不要,尽自己赶勤快,你们学校是有设村姑奖么?”
求饶过后,她就酥酥软软的,“程意哥”“程意哥”的叫。
他确实没有再激她。“不哭,媳妇儿。好媳妇儿,你有我呢,别怕。”
她给他汇报正在吃大餐。
她憋着一股气,跑出了他的租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