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周红红心中暗疑这份热情。
周红红本是客套话,却不料夏太太赞同地点头,喜孜孜的。“我先生很好的。”
平日里嬉痞的语气,这会儿在周红红听来却有了丝甜蜜的感觉。“嗯。”
“不客气呢。”夏太太还是那句话,她见周红红握着杯子不喝,又道,“你要多喝热水,不然会感冒的。”
虽然这个夏太太和常人不太一样,可是经过这短短的相处,周红红觉得,那份心无城府的纯净,比什么都珍贵。
“……”周红红真是想揍他一顿,好不容易她想要和他坦白,被他一搅和,什么气氛都没了。
周红红和傅自喜聊了些永吉镇的风土人情,傅自喜听得津津有味,偶尔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周红红都一一解答。
傅自喜呆了下,“我先生说结婚,就去结婚呢。”
里面传来一声,“在的。”
“很好吃的。”夏太太继续道,“我先生怕我肚子饿,就会给我买吃的。”
她一边往市区方向走,一边张望着有没有的士经过,或者,就算有个公交站也好。
最后老太爷答应了,但是仍然要求程意必须背着周红红进程家门,之后才能开宴。
“为什么不要结婚证呢?”傅自喜更疑惑了。“那个好快的,一会儿呢,我就变成夏太太了。”
得到的答案是,她只比傅自喜大一岁。她不禁感慨,自己这些年为程意劳心劳力的,老得很快。
周红红拎着小盆栽往公车方向走,心中一动,她给程意拨了个电话。
这时,刚好有车和-图-书在这家店前停下,一个男人拎着一个蛋糕盒,打着伞下来。他看了眼避雨的周红红,就进去店里,喊道:“夏太太?”
这下,周红红稍微安心了,又是道谢。
市场部下午的行程时间安排得早,周红红和副经理匆匆吃了个午饭便前往新区洽谈,留下个女同事自己在那等待钭沛的消息。
“那说明你先生对你很好。”
市场部此次是来谈d市的主力店事宜,包括连锁店风格、规模等等。那公司成型的项目都在市区那边,副经理便提出,第二天去市区参观。
周红红尝了一口蛋糕,莞尔道:“很好吃。”
两人办完事出来,上了一辆的士车。由于副经理约了这里的老同学,和酒店方向的不是同路,于是在分岔口,她让周红红另外再坐车。
周红红临走时,想要买一盆花,傅自喜却主动地递了过去,“送你的。”
周红红以前想起这件事,心里会怨恨自己的不争气,居然因为程意的喜好而轻率决定人生大事。如今她的付出有了回报。她就稍微平衡了过来,起码她现在可以说她是在恋爱,而不是单相思。
“谢谢。”周红红接过那杯水。她刚刚在外面凉风细雨吹了一阵子,半条裤子都湿了,很冷。但是这么一个陌生人,她又有点警惕。
“你滚吧,我上车了。”周红红吼完一句就挂掉。
“谢谢呢。”傅自喜大大的笑容绽放。
周红红惊讶不已。
“谢谢呢。”她接过男人手里的蛋糕盒。
“那要和图书问他才知道。”周红红以前就盼着那么一张纸来证明她和程意的关系。
夏太太看了眼周红红半湿的头发,抿抿唇,腼腆地道:“你……要不要进去躲雨呢?”
周红红还是笑,坦白着从未出口的心事。“我以前想起他,心里就会痛。可是再痛,也还是把他放在心底。”
“不客气呢。”夏太太笑了,然后和那男人挥别。
“你先生对你真好。”
他停滞了一下,“周红红,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夏太太放好蛋糕,出来要送他。走到店门时,见到偏角处的周红红,她愣了下,反应过来后,她说道,“你在这里也会有雨的。”
周红红喃喃出这么一句后,傅自喜听明白了。“那你们就是恋爱呢。”
周红红怔住。
周红红环顾了下这店,最终啜了一小口。这开水下肚,确实不那么冷了。她又喝了几口,然后看向夏太太,微笑地问,“你好,请问这附近有公车站么?”
傅自喜不是很懂这句话,她小皱着眉在那想,那这个男朋友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噢,那你要去问呢。”傅自喜睁大眼睛,“我以前什么都不懂,可是我去问爸爸妈妈,还问我妹妹,后来也问我先生,我现在就明白了。”
周红红平时不爱闲谈,但是今天遇到这位夏太太,不知怎的,有了聊天的兴趣。她看向傅自喜无名指的戒指,掩饰着内心的情绪,“夏太太,你结婚算早的呀。”
“……你想我了?”他很不确定。
和*图*书人任务完成,说道,“夏太太,我先回去了。”
傅自喜见周红红似乎是在想什么,于是安静的看向外面的雨帘。
“有的。”夏太太先是点头,然后又道,“不过我不知道在哪里。小陆去送花花了,她回来就知道的。”
夏太太进去休息间,给周红红搬了张椅子,然后又斟了杯开水,递过去,“这几天,经常好大雨的。”
“他在用他的方式对我好,可是他从来不知道我要什么。”周红红的笑有些无奈。
程意之所以同意前面的一堆事,无非就是为了最后那个步骤,他想光明正大地和周红红行房。谁知,老太爷就是不让他如意。
程意依言行事。
d市的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花店小妹回来后,给周红红指了路。
“呃。”傅自喜又呆了。
“没事,有车。”男人和善地笑,“夏先生交代了,今天他要开会,没那么早下班,吩咐我先给您带些小点心。”
她坐在公车上,想在记忆中捞出几句自己曾经的情话,却徒劳无功。
“你喜欢就再吃呢。”夏太太可高兴了,她自己也搬来椅子,一起排排坐,她端正了身子,一副好学生模样,“我是傅自喜。”
“没关系呢。”傅自喜笑开来,“我先生以前也不好的,可他现在很爱我。我妈妈说过,现在最重要。”
“媳妇儿,要不要我晚上过去让你爽爽。”
车到了酒店后,周红红才发现这里似曾相识。当她看到酒店的卡片时,就肯定了,这条路她几年前确实和_图_书来过。
周红红双手接过,“谢谢你。”
周红红舒颜,“那太感谢了。”她本来还怕这店主要来驱赶。
周红红因这傻气的回答笑了。
“花花不贵的。”傅自喜怕周红红嫌弃,有些羞怯,“祝你早点和男朋友结婚呢。”
“嗯。”周红红笑。她不是要从傅自喜口中得到什么答案,她只是从没有倾诉过,而今遇到个单纯的听众,让她忍不住。“其实,我男朋友不好。”
“嗯。”
婚礼呀。
大夫人则去劝,说如今的社会已经不兴那套了。
周红红回过神后,忽然开口,“很多人都知道我结婚了,其实我没有。”
周红红在路口等了十来分钟都不见有空车经过,她看这里的环境,是个新开发区,基本都是私家车来往。
“嗯。我等他说爱我……等了很久。”
只是到了酒宴结束,他却非常不爽。因为老太爷什么天方夜谭的习俗都想到了,就是独独漏了“送入洞房”。
“我很爱他,他也说爱我。”
乌云越积越多,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就来了。
“什么意思?”周红红都郁闷了,她又不是有事才想起他。
周红红想起自己和程意的那场摆酒,因为老太爷的关系,那酒宴办得挺隆重,都是按永吉镇的风俗走的。
“我先生可好了。”傅自喜点头。“嗯……你男朋友对你不好么?”
程意聆听着“如果没有你”响了一会儿,才接起,“媳妇儿,你想我了么。”
周红红虽然进了店,可是显得很拘谨。她心里盘算着得买和-图-书一盆小花草聊表谢意。
“不过,好多人不知道我们结婚了。夏倾……就是我先生,他说以后要办婚礼。嗯……”傅自喜想了想那个形容词,补充道,“很盛大的婚礼,这样大家就会知道我们已经结婚的。”
傅自喜茫茫然。“我想起我先生会很开心的。”
程意在这厢邪气地笑,“这都还没到晚上呢。太久没搞,寂寞了吧。”
周红红解释道,“我们请了好多人过来,但我们没有结婚证。”
对方欣然答应。
夏太太从休息间出来,看到男人,很惊讶。她望了眼外面的雨柱,“好大雨呢,我以为你不来的。”
走着走着,天色开始暗沉。她抬头看了眼,感觉是大雨的趋势,便加快步子,只盼着能拦到车回去。
她看到不远处的写字楼,正想奔过去,却被红灯截停。无奈之下,她只能避在临近的店铺雨棚下。因为怕挡着店面,所以她站到了偏角。这暴雨伴着大风,斜斜地飘过来,周红红被淋了半身。她后悔太相信天气预报。
傅自喜愣了。
“嗯。”她的这声拖得长长的。
“我叫周红红。”兴许是被傅自喜那纯真的笑容感染,周红红终于觉得这次的大雨不算太背运。她看傅自喜长得挺小的,便开口问了下年龄。
夏太太笑呵呵的,然后想起了蛋糕,便去打开盒子,分了一块给周红红。
“恭喜你。”
夏太太说话有种奇怪感觉,但是周红红此刻相信,这不会是坏人。
老太爷封建得很,要行繁琐的礼节。
她从来没有说过她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