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九章

程意脸色平静,启动车子,往市区方向走。“我只和两个女人好过,一个她,一个你。我不会去想如果你比她早出现,或者她当时不撒谎的话会怎样。都已经发生的事,想也没有用。”
他笑着停住动作,轻声道:“媳妇儿,我帮你剪,你乖乖的别乱动。”
“程意……你……爱……”她果然还是不够勇气,在最后转了两个字,“谁呢?”
从女性观点来说,大家希望张乐铭和周红红凑成一对。张乐铭成熟稳重,是个好丈夫人选。当然,这是表面上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则是,钭沛应该留给更加优秀的女人。要是周红红这种普通的女人也能和公司高层攀上关系,那很多女同事都会怨天不公的。
程意没说出口的是,时婕艺已经瘦得不成人形。折磨她的已经不只是那个病,还有她自己对病魔的恐惧。她生怕再度陷入那种狂乱之中,所以战战兢兢。
第二天,周红红破天荒的,睡了个懒觉,起床后发现程意居然比她还早。他那带着讨好的态度,让她心情很愉快。
“把你死的号码给我。”程意一大盆水浇下。
程意察觉到她的情绪,见她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动人神采,他有些恍惚。
可是当他俩晚上回到那个家,程意倒真的乖乖地去睡客房。
他的上一段感情,女友是个小女生的性格,多愁又善感,任性爱撒娇。他宠她,纵容她的一切,偶尔他也有想发脾气的时候,可时婕艺总会先来认错。久而久之,程意都懒得和她计较了。
周红红又沉默了。
此时,周红红却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万一永远找不到她的男人呢?”时婕艺的家人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中国这么大,谈何容易。
周红红看完那苦情剧,又换了个姿势,斜靠在沙发上,翘起一条腿晃荡着。就这么荡着荡着,她又有了新想法。“程意,你很闲吗?”
他几乎是到了今天才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来往,同样的,她也会如此。
她一巴掌朝他的头拍了下去。“滚开你!”
程意都没来得及开心,她就又继续道,“我要自己睡主卧,你睡客房去。”
果然,一上车,程意就直截了当。“周红红,我知道你不舒服时婕艺。可她是病人,我看着她那样不能不管她。”
黄导悲愤地转身hetushu.com就走,临走时被程意喊住。“黄的导演。”
之后的时间里,两人都不说话,一个低头,一个傻愣。客厅里只有嘈杂的电视声。
程意轻哼一声,磨茧更加起劲。要不是顾虑到周红红,他早一拳挥过去了。
程意真的觉得自己对她算好的,他挣钱给她花,谁欺负她,他都站她这边,而且他只有她一个女人。他不晓得她有什么不满足的。后来受到二姨太的启发,他才明白,女人都在乎那几句话。
程意轻轻拍着周红红的背,听黄导没再念出那个英文名,他便不留意那边,低声问道,“周红红,又气了?”
周红红觉得有可能是重名,还是问清楚得好。“adonis……他出国留过学么?”
她看他靠着栏杆郁闷抽烟,昂着头重重地哼了一声。
从外貌上来说,是她高攀了他。性格方面,则是她倒了大霉才爱上他。
她气哼一声,“你会爱我多久呢?”
“没。”他换上浅笑,“媳妇儿,要不要我给你按摩?”
程意抓着她的脚掌端详着。
“看什么啊。”她无所惧怕,“去拿指甲钳过来。”
程意抬起头时已经是若无其事的模样,“我说过了,就不说了。”
他脸色僵凝了一下,但很快妥协了,“好。”
他低骂一声,“你不是听到了。”
周红红才想起这事,连忙道歉。
他的温柔,她想了很多年,想到都已经绝望了。现在的他,和年少的他,就这么重叠了,让她一时间怀疑这是不是个梦。如今,那个干净又温暖的程意笑看的女人是她。
“媳妇儿,我们回家。回家我让你打,你爱怎么打都可以。”
黄颖以前不甘心程意被周红红这样级别的女人霸占,明着挑衅周红红是个乡下妹,配不上程意。基本上,除了程、周这两家人,大约其他人看他们俩都是不般配的。甚至于周红红自己,都这么觉得。
钭沛和同事已经往这边过来,周红红不想让他们见到,她警告道,“你再乱来,就滚到天边去。”
周红红真想踹他几脚,她都能预想她这次拒绝的话,他肯定又要死缠。她忆起昨晚的那句梦话,在想自己要不要赌一把,但她已经输不起了。然后,她转念一想,既然都没什么可输的了,那还怕什么呢?最多不过就是和*图*书被刺多一刀。
“你别动手动脚的。”她甩开他的手。
程意让周红红重复一次那个英文名。
周红红依旧望着前方,轻轻点头。
他坐在一旁看她,实在忍不住了,就走去阳台。
“你要不要脸。”周红红差点又要挥巴掌过去,但是最后忍住了。
她呵斥道,“既然你这么有空,帮我剪剪脚指甲。”
钭沛笑,温暖如春风。
她在主卧洗澡的时候,还特意把主卧、书房、浴室都给锁上了,就是为了防狼。
她懒得看他,“我也和你说过,我和那些男人没什么。你信过我么?”
这一个小插曲,让周红红的情绪低了下去。时婕艺的事,果然程意时时刻刻惦记的。
“我肯定选择和你过下去。但是她第一次犯病也是因为我,我想帮帮她。”他也不在乎她回不回答,他只是要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以前不和你说,是不想你不高兴。不过……你不跟我说那个小白脸在你公司……我也不高兴。”
“我不会的,只要你回来。”他只差没求她了。
黄导停住脚步,回头欢天喜地的,还以为是短片有望。
他一晚上没动静。
“风太大,没听到。”他的这个烂借口挺好用的。
“那你以前怎么……”
“那你滚吧。”她冷下脸来。
“我信你。”就看刚刚那小白脸的表现,程意真的相信她。
“嗯。”这话没什么好意外的,她一直都知道。只是真的听他说出,还是不好受。
广告组同事见到程意后,才觉得昨晚的见证人言论一点都不夸张。周红红的这几朵桃花,着实让人费解。
傍晚时分,张乐铭打电话来,问周红红晚上吃饭的时间。
闻言,周红红握起拳头,她不知怎的,紧张了起来。
钭沛轻轻飘了程意一眼,就转向周红红,莞尔道:“表姐,你不进去指点指点?”
他默默地站起来,听令行事。他回来坐下时,她直接伸腿过去,几乎要踩在他的脸上,被他迅速地一把握住。
“上车说。”他丢下一句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钭沛自这之后,就懒得刻意伪装了,他对周红红的态度恢复成初见时的冷漠。不就一个女人,他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而且他也不屑用强迫的手段。
她痒得直蹬腿。“滚蛋吧你!”
周红红似乎是明白了,有种如和-图-书释重负的感觉。
他郑重道,“我要媳妇儿。”
她斜斜地瞥他,“生气啊?”
黄导被程意这句话刺到了。他望向钭沛,谁知钭沛也别过头去。
“时婕艺的事,我都坦白了。周红红,你就不能信我么?”他说了很多遍这个了,可是她都一直介意着。
周红红都没反应过来,黄导说的三人是指谁,见他忽然泫然欲泣的表情,愣了。
黄导没想到是问这个人,他摇头,“没有,就一辍学的,平时有空就四处找拍。”
“滚开。”周红红只要想起程意说会一直爱她,就觉得底气十足。从他口中撬出的这句话,让她一时昏了头。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悲情戏都觉得好笑。
果然,只是同名的而已。
钭沛这是第二次和程意近距离接触。他看这个邪里邪气的男人和周红红一点都不般配。但听刘一卓说,他俩在一起很多年了。
她怔住了。
见他半天没动作,周红红挣着要缩回来。
只是,他和她一开始就是吵来闹去的,所以他根本没去想过,就算周红红再怎么犟,终究是个女人。
再说这周红红,是由张乐铭引荐过来的。张乐铭的心思,大家都看得出来,偏偏女当事人迟钝得很,碰到有他俩单独用餐的时候,她还会问问其他同事要不要一起,同事们都不禁同情张乐铭。有人建议张乐铭该出手时就出手,张乐铭却婉言拒绝。真是急死一堆八卦人士。
她挣脱他的怀抱,“你连尊重人都不会,你懂什么是爱!”
他戳她的脸,戳呀戳,“跟你说,你不高兴。不跟你说,又摆脸色给我看。”
旁边广告组的同事看着这三人,有种怪怪的感觉。这两个男人的对峙太明显了,肯定有问题。
周红红狐疑看了他一眼,她还是不太信他。至少在这方面,他向来需求大。
但是黄导就显得没眼力了。他见到两男一女的画面很美好,已经在幻想怎么拍摄能打动人心。他振奋地开口,“我说,不如你们三个来帮我拍个小短片吧。我剧情老早有了,是我初恋的故事。”
他闷闷不乐的,但是不敢朝她发脾气了。他回到招待区的沙发坐着等她,静静地抽烟,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等不到他的回话,提醒道,“喂。”
(修)
周红红对时婕艺这个名字敏感和*图*书得可以,她又僵硬了一下。
关于钭沛,同事大概了解一些来头。空降而来的实习生,比正式员工还慑人,甚至于部门总监都要对他敬让三分。某同事挖出的资料是,钭沛有高层当靠山。钭沛初来公司,给人的感觉很孤傲,和同事们并不多话。公司里不少的女同事被他的那张脸迷倒,纷纷主动搭讪,可他都冷淡回应。后来,设计部和市场部合作了,大家就发现,钭沛见到周红红时就会变成一个阳光少年。
程意好半天没回话,他拐进一条街道,然后停车。他手指敲着方向盘,神色显得古怪,“你听到昨晚那话了?”
“我也没什么好指点的……”周红红尴尬地推辞,里面尺度太大,她承受不住。
“顾以声能找,他家势力大。”
周红红郁闷了,没踩到。
周红红鲜少有这么耍性子的时候。因为程意的表白,她隐忍了多年的脾气爆发了。她不给他做早餐,更不会给他准备午饭,她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每当他说话,她就故意把音量调得很大声,存心一副撩架打的阵势。
程意看着黄导胡须杂生,还表现出痴情男儿的形象,迅速地捂住周红红的眼睛,叮嘱说:“别看,伤眼。”
“不过,我不能管她一辈子。”程意转头看了看她的神情,心里软了。“她这病,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是好,我也不想和她一直这么演。所以,只有那个男人才能真的救她。”
同事是个醒目的人,他不作声。
按照红窝的标准,周红红不是个合格的女人。可在程意看来,自家的媳妇儿最得劲。
然而,现在的事实就是,老天从来就不公平。一个海归,一个高层,还不够,周红红身边又冒出了一个不知名,但容貌极其出色的男人。
程意回过神后,朝她笑了笑,难得的温和,“听话。”
“谁知道你哪天又发神经。”
她哼了一声。
程意微微皱眉,在思考什么。
周红红点点头,考虑着是否要告诉他,她想回宿舍。
“一直啊。”他不假思索地回道。他以前是不知道什么是爱,可是后来他想通了,他只有对着周红红的时候,有想和她过一辈子的念头。
程意自然也不乐意让小白脸看笑话,只是拉住她的手,缓缓磨着她手掌的茧。
程意大概听出是有人约她吃饭,想凑过来偷听,被她瞪了www.hetushu.com回去。
她笑,“昨晚你还说我勾搭男人呢。”
周红红则一直都不是大喜大悲的人。他刚开始接触她的时期,因为老太爷的关系迁怒于她,她很平静,和他保持着距离。两人真的处了之后,她除了有时凶巴巴、爱乱扔东西之外,其他时候也都比较淡。就连哭泣,都是那种闷闷的。
“没有。”她一如既往的无所谓态度。
“你是不是还介意我昨晚强你的事?”程意还想抱她,见她动怒,作罢。“周红红,你罚我,怎么都行,我认了。以我后都不会再那么对你的,你的话我都听。”
她突然冷笑,重重地点头,“好,我回去。”
程意又耍无赖了,嘟哝道,“媳妇儿,我们都来说。我昨晚说了,轮到你了。”
他旁边桌子上的烟灰缸全是烟头,估计是一直抽。
程意挠了几下她的脚底。
她静静的。
“媳妇儿,媳妇儿。”他扒着她不放,声声绵长。
黄导脸一黑。“我没死。”
她不会向他撒娇,也不跟他说情话。可是,她爱他。她所有的表现都让他笃定这一点。过日子,还是这样的女人好。
“我以后都信你,你也要相信我。等帮她找到了孩子的父亲,我就任务完成。”他和她确实没有彼此坦白的时候。她性格闷,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刚刚那些话,换在以前,他是怎么也不会说的。
“嗯。”他看她躺在那,就有冲动想压上去蹂躏。
程意抬眼与她对视。
她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周红红收工后看到他就烦,暗骂阴魂不散的。
她的手和脚都没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一看就是个干粗活的。红窝那里的妞,个个都是细皮嫩肉的,唐芷蔓要求高,不好的进不来。
程意抽完烟转身,隔着玻璃门盯着周红红一会儿,才推门进来。
程意看到她出来后,坐姿不变,猛地吸了几口烟后,拧掉。“走了?”
周红红凝视着程意的侧脸。
他又敲了几下方向盘,然后倏地一把揽过她,脸埋进她的发间。
他得知她来了片场,没说别的,只笑着说改天再约。
周红红推开他,“我要回宿舍。”
“我本来没想找那男的。年前她出院了,我就不想淌这浑水。上个月底出了个异国恋的新闻,她又怕了。其实这次她没犯病,就是心理作用。我看她挺可怜的,就答应帮她找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