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
程意的怒气再也压抑不能,他慢慢的挺进,眼底阴霾可怕,“周红红,你只能被我干。”
“我没有……”周红红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他那嚣张的玩意儿已经抵在她的腿间。
“我脾气是不好,说话也不中听,可是我没想对你坏。”
周红红依然哭,在动情之后,呜咽声就附和着他的节奏。

所有人看到的是,程意对于此行的不乐意,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窃喜。当他亲眼见到周红红和男同学有说有笑的时候,他的脾气就来了。他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好,那些男同学借故和她这啊那的,他非常不爽。
“我哪里勾搭男人了?”她一直很莫名他的这个论调。
她顾着哭,也不去辩驳。她委屈,他自己说过的话可以当放屁,但如果她哪里没顺着他,他就怒不可遏。她恨极了这种不公平的感情。
她向后蹭,直到贴着车门,才感觉有了气势,“我最讨厌——”
“……”
周红红怕程意不管不顾的,真惹出祸来,忙不迭的点头。
可是她听见了。
周红红见他似乎是不生气,胆又大了,“你发脾气就爱乱来,都不管我。”
程意想起二姨太的话,继续道,“好,你说。我不整你。你到底不满意什么,今天全给我说清楚。”
他的频率越来越快,m.hetushu•com她仍旧不肯醒来。在极乐时刻来临的刹那,她窝进他的肩膀,轻声地唤了一句,“程意哥……”
周红红根本就反抗不了。在这过程中,她的纤腰被他抠得犯疼。她察觉到了他的恶意,以前即便她再怎么不情愿,他也不曾这般凶猛过。
程意不想回答,深深地吻住她。
他擒住她的脚踝,恶狠狠地说:“你现在知道怕了?周红红,我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长记性。”
他怎么也不会承认他是嫉妒,嫉妒得快要疯掉了。
她痛,和第一次那样的痛。
她抱着他的手臂,深怕被他抛得撞上车顶。她早已意识模糊,所有的感受都集中到和他相连的那区域。
周红红愣住了。
程意褪下她的加绒裤,盯着她内裤上的花纹,粗声问道:“穿这么骚,是给谁看的?”
“你之前还要依着我的……”周红红蹬腿想去踩他的脸,徒劳无功。
他脸色一僵,“我没这么说。”
“只要你不离开我,别的你想怎样都可以。”这是他唯一的保证。
她的话语模糊不清,“我为什么要和你过,我讨厌死你了。”
“知道什么是强奸么?就是我才不管你湿不湿,照样插。”他说完就依言深捅到底。
他想要蹭过来。
她松了口气。
程意向来爱玩持久战,变换姿势的过程中和-图-书,周红红一会儿哭,一会儿叫。等到他真正的罢休,她的眼睛都肿了。
程意小心地擦着她的眼泪,“我那都是装的。跟你又不能装一辈子,我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只是这么看着看着,他又想玩了。

谁料,周红红哭得更加凶了。
周红红紧紧搂住他,一声一声的回应他的动作。
于是她觉得这更加是梦。因为这三个字对她而言,是全世界最动听最动听的话语。
周红红出来后,看都不看程意,直接躺下睡觉。
他送她上大学回来后,就有意无意地暗示老太爷异地恋的危害。
周红红抬眼看他,视线一片模糊,“你刚刚还强迫我……”
周红红又开始哭,此刻心里的情绪铺天盖地,让她再也无法掩饰。“程意,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坏……”
周红红鼻涕眼泪的乱抹一通,“你是不是觉得我水性杨花?”
“那你干嘛老说我。”
程意只好坐在床边看她。
“我说了你又要整我……你最混蛋了!”
程意截断她的话,勾起嘴角,“我今天就把你整死在这。”
周红红似梦非梦之间,感觉到男人的撞击,她尖叫,她求饶,可是都抵不住那道欢愉的魔力。她此刻全部的情绪都被身上的男人所控制。
程意也窝火。他是男人,他知道周红红对男人的吸引力在哪。和图书
这么逞兽过后,程意心情显得轻快不少,也有耐心哄女人了。他帮她把衣服穿好,抹着她的眼泪,“你哭得累不?以前没见你这么爱哭的。”
周红红泣不成声。
这男人简直是牛皮糖,怎么甩也甩不掉。
他揽她过来,轻轻说:“我现在没喜欢她。那都过去了,我以后都和你一起。我以前对她那样,是戎博钧说……追女孩子就得那么恶心,不能让她知道我的真脾气。”
她转头不看他,跟这种人根本说不通。
程意退了出来,忍着要爆炸的情欲,解开她的安全带,抱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程意未料到是这般回答,他的怒气瞬间消散了大半,“我没有扔下你。”
“神经病你——”
周红红经过这番折腾,疲惫不堪,脑子一团乱。她什么都不去想了,就希望能够好好睡觉。
“你对她多好啊,说话那么温柔,什么都依着她。我呢?凭什么我就得……迁就你……”周红红的泪水因为这句话又淌下来,越说越哽咽。
“又?”他弃掉烟头后就扑上去扒她的裤子,力道蛮横无比,“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强迫。”
他拉过旁边的安全带,把她的双手捆了几圈,然后直接撕下她的内裤,眼里都冒了火,“你是不是张着大腿让别的男人钻进去了?”
“我哪里让你不高兴了?”程意www.hetushu.com想起她的两个绯闻,又开始暴躁,“我想和你好好过的,可你都不给我机会。你还敢跑。”
他放开她的脸颊,威胁道,“再说一遍。”
他皱眉,“哭得丑死了。”
“你乖乖待在我身边,什么都好说。”程意扯掉她的鞋子,扔在一旁。
程意呼出一阵烟雾,倏地下车,开了后车门,把周红红推了过去,自己跟着坐进来。
她还有好多衣物留在程意家里,所以回到那个家后她就拿睡衣进浴室洗澡。直到站在镜子前,她才发现那只野兽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少的印记。
她闭着眼睛,翻了个身,“我很累,明天要上班。”
“谁让你勾搭男人。”
他最终还是给她做足了前戏。
“行,没勾搭,我信你。”他搂着她安抚,“别哭了,明天这眼睛肯定不能见人。”
“说话啊,不是你要说么?话都藏着,我哪知道你想什么?”
程意立即刹车,赶在十字路口前停下,然后从后视镜看到她害怕的模样,他摸出烟叼上,讥嘲道:“就这条路,过了下班时间都没几辆车,你吓成这样。”
周红红只以为他是为她偷偷跑出来的事生气,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率先打破沉默,“我自己走自己的,你又管不着。”
她不禁骂:“你个禽兽!”
“我怎么对你坏了?”
“周红红,不哭了。”他扣住她的双颊,让她嘟成和_图_书小猪嘴,“我问你,这工作,你是不是勾男人得来的?”
她快要哭了,“程意……别,我痛……”
程意使劲按住她的腰,勒得她的肌肤浮现出瘀青。
周红红刚刚腿都软。幸好新区这边晚上冷清,不然这么飙车,早就完了。她张望了下外面,确实荒无人烟。
周红红的脸色煞白,不停的哭叫。他的尺寸本来就大,她干涩涩的根本容不下。
周红红扭着要逃离。
程意等着她的回答,可是她又闷上了。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他平缓了些情绪,“周红红,你说说,我哪里不好了?”
腾云驾雾中,他贴在她耳边,说了三个字,很轻很轻。
周红红隔着车窗,望向昏暗的马路。她抓紧自己的衣摆,深呼吸后才道,“你喜欢时婕艺,你为了她,就扔下我。”
如果还看不出他的意图,她就白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你——混蛋!又要强迫我……”
他许久没和她欢爱,她因为痛楚而绷得紧紧的,把他夹得魂儿都要掉了。可是她一直哭,脸蛋侧进座椅中呜呜地哭。
她往后缩着,“我都说了不和你一块了。”
“管不着?”他冷笑,“我想,前阵子我真是对你太好了。”
程意咬上她的唇,哑着声音,“我的座椅湿嗒嗒的,全是你流的水。”
“那是你惹我。”
果不其然,老太爷不到一个月就赶他去周红红所在的城市。